米趣小说网

第五百四十一章 牧灵驾到

小说:吞界 作者:阎尚溪 更新时间:2019-03-15 16:33
  第五百四十一章牧灵驾到
  飞仙教使者所举行的盛会就在雨花台召开,这一天,雨花台可谓是热闹万分,诸多大教疆国的教主都亲自出席了,甚至有大教的老祖都亲自出席了这场盛会。也有不少教主或老祖带着自己的晚辈出席这一场盛会,对于他们来说,这是难得的好机会,如果趁着这个机会能与飞仙教拉上关系,在未来这对于他们的宗门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事实上,有很多年轻一辈都想参加这样的一场盛会,能借这盛会长长见识,认识更多的强者,只不过,这样的盛会不是谁都够资格参加的,只有出身于大教疆国弟子才有这个资格参加。
  此时,很多教主、老祖以及众多的青年俊杰聚集在这里,除了众多的各派各教的大人物之外,墨空言这些绝世天才都一一登场,参加这一场盛会。
  墨空言、林天帝、战师,宝胜人皇,白剑真,花无瑜都一一出席了这一场盛会。
  当然,如战师的护道人老神仙、墨空言的护道人神剑皇,则是没有来,像他们这种巅峰上的强者,根本就不需要放低姿态来这里,不过,神剑皇座下的先锋天鹏妖皇则是陪伴在墨空言的身边。
  天鹏妖皇是神剑皇座下的先锋,有天鹏妖皇在,那就是最好的宣告了,这很明白地暗示所有人,想动无色天的传人,那必须问踏空仙帝座下的战将同不同意,这样的暗示是十分具有威慑力的。
  在盛会上,飞仙教使者高坐上首,他亲自主持这一次的盛会,飞天圣女则是站在了飞仙教使者的旁边,毫无疑问,飞仙教使者是有意栽培她,让她更有机会接触三界的各大强者。
  盛会举行之前,诸多来宾纷纷落座,在这个时候,楚岚也来了,她只身一人而至,十分的低调。但是,楚岚想低调都无法低调,出尘如仙,不论楚岚走到哪里,都是那么吸引人的目光,所以,当楚岚出现的时候,不知道多少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更是有年轻一辈,看到楚岚,那更是如痴如醉。在当今,很多人认为楚岚是三界的第一美女,在三界,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一辈的天才为她心神摇曳,为她而日夜不寐。
  “楚仙子来了。”看到楚岚,有人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在以前,楚岚可谓是高调,她出行,可是异象纷逞,引动全城追逐,现在的楚岚,出行只身一人,低调自然,返朴归真。楚岚到来之后,向飞仙教的使者致意,然后是纷纷落座,而在场不少年轻一辈是目光久久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楚岚来了不久,牧涵、洛天依、凌晨与白剑真也都来了,她们四个虽然不如楚岚那般绝世无双,但是,依然是倾国倾城,让任何人看之都不由为之惊叹一声,为之惊艳。
  “镇妖古国的三仙体和白剑真也来了,第一凶人呢?”看到四女齐来,不少人都为之瞩目,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所有人都知道,牧涵她们是牧灵的人,至于白剑真,由于不常在镇妖古国,所以只有很少的人知道她也在牧灵身边,所以,当她们都出现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由往她们身后望去,想看一看第一凶人牧灵来了没有,可惜,她们身后空空如野,并没有第一凶人牧灵的身影,这让不少人为之失望。
  此时,不管是墨空言,还是战师,又或者是宝胜人皇,都不由留意四女的身后,看牧灵来了没有。到了今天,牧灵凶名在外,战师他们也不得不重视牧灵这个对手。
  “你们主子牧灵没来吗?”当四女落座之后,飞天圣女不由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
  飞天圣女现在觉得自己是位高权重,而三圣教与镇妖古国是生死仇敌,特别是前不久凌晨与牧涵带着人一口气拔了三圣教的几个堂口,这让飞天圣女咽不下这口气,借这次机会发难。
  “我们公子无暇,我姐妹四个替公子出席便可。”对于飞天圣女挑衅的口吻,凌晨也一样强硬,立即反击。
  至于冷傲的洛天依和白剑真,是冷冰冰地坐在那里,根本就懒得去回应飞天圣女,牧涵更是如此,一向安安静静的她,更不会去与飞天圣女去争口角上的长短。
  “哼,不会是不敢来了吧。”飞天圣女冷笑一声,说道:“听说牧灵仇家满天下,见现在天下豪雄聚集在此,怕被人寻仇,所以,做起缩头乌龟来。”
  凌晨来之前就已经意料到飞天圣女会借此发难,镇妖古国与三圣教结仇,双方之间爆发是迟早的事情。
  凌晨冷傲地看了飞天圣女一眼,冷笑地说道:“就算与人结仇,我公子又何惧于他人!就凭你,还不够资格评论我公子,有那个胆量,就跟我公子亲口说去。”
  “哼,所谓的第一凶人,有什么了不起。”飞天圣女冷笑一声,说道:“本姑娘还不把他放在眼中,就凭他也值得本姑娘亲口跟他说?他算什么东西?”
  对于飞天圣女这话,让在一边坐着的楚岚暗暗地摇了摇头,飞天圣女的确没经过什么风浪,刚刚得到了权势,就把尾巴翘起来了,不要一世,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与什么人为敌!
  “凭你这话,就该斩你!”此时,凌晨顿时秀目一厉,一下子站了起来,持剑而立,秀目是寒光一闪。
  “好大的口气!”飞天圣女背后靠山硬,又有神皇护道,底气十足,也不惧于凌晨,冷笑地说道:“这里是飞天教的地盘,容不得你撒野!”
  飞天圣女是没有多少的智商,但是,狐假虎威,拿鸡毛当令箭,这是她最擅长的事情了。飞仙教的使者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对于飞天圣女的能力,他的确有很多不满,但是,对于他而言,飞天圣女终究是他的晚辈,就算是飞天圣女有什么不对,他也不可能胳膊往外拐。
  “小姑娘,这里不是动刀动枪的地方。”飞仙教的使者沉声地说道,说话间,他透露出一股威严,不怒而威。
  “师妹,退一步海阔天空。”此时,宝胜人皇开口对凌晨说道。
  凌晨冷冷地看了宝胜人皇一眼,冷冷地说道:“谁是你师妹了?”
  宝胜人皇也不生气,淡淡地说道:“师妹,我知道你当年受人所蛊惑,所以对宗门有怨气,但是,你终究是宝胜帝国的人……”
  自从凌晨乃是仙体中成之后,宝胜帝国一直想把凌晨弄回宝胜帝国,甚至宝胜帝国的老祖希望凌晨能与宝胜人皇结为夫妻。不过,凌晨根本就不卖宝胜帝国的帐,对于她而言,她早就不是宝胜帝国的人了,早就与宝胜帝国一刀两断了。
  “少在这里跟我假惺惺的。”凌晨根本不卖宝胜人皇的情面,冷冷地打断了宝胜人皇的话,冷声地说道:“你也不需要在我面前倚老卖老,我与宝胜帝国没任何葛瓜,你用不着在我面前端架子。”
  “人皇,这等叛逆之徒,应该诛之!”趁宝胜人皇与凌晨闹翻,飞天圣女冷笑一声,煽风点火,搬弄是非。
  “蠢女人,滚出来,我三招斩你!”凌晨个性本就是火辣冲动,她最讨厌别人说叛逆这事,当年她离开宝胜帝国可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背井离乡,亲人永别,现在飞天圣女如此搬弄是非,她顿时发飙了。
  “够了!”此时,飞仙教使者沉喝一声,斥喝凌晨说道:“这里不是尔等能撒野的地方!”
  “是吗?”凌晨冷视飞仙教使者,冷声地说道:“想我尊重你飞仙教也不难,先管好你身边的走狗!”
  “太过于张狂了。”此时,墨空言也缓缓地说道:“天下人共攘盛会,这不能因为你一人而破坏,不管你主子是何人,此时此刻,该向使者低头认错。”
  “是吗?”凌晨还没开口,洛天依缓缓站起来,秀目横扫,缓缓地说道:“若是有人放狗要咬我们,三圣教也好,飞仙教也罢,我们会痛打疯狗,从不看主人!”
  “不错,我们镇妖古国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过,若是有不开眼的东西找上门来,就先自己备好棺材吧。”牧涵也站起身来,轻声说道。
  白剑真虽然没有说话,却站在了三女身边,剑气冲天。
  不管面对怎么样的敌人,四女都会站在同一条阵线上,她们绝对是不会让别人欺负自己的妹姐,更不会让人威胁镇妖古国!
  “够狂,不愧是第一凶人的人,的确像第一凶人那样狂。”有人见四女有独战天下之势,有人不由低声地喃喃说道。
  牧灵一贯就是如此,不管面对任何敌人,都是嚣张无比。
  “人皇,若是你宗门中人,你们宝胜帝国应该管教管教,否则,我三圣教替你们宝胜帝国出手管教,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此时,飞仙教使者目光一冷,沉声地说道。
  宝胜人皇看着凌晨,露出笑容,最终,站了起来,缓缓地说道:“师妹,你只不过是受人蛊惑而己,现在随我回去,还来得及,不要逼我出手。”
  “是吗?”凌晨还没开口,洛天依冷傲一笑,冷冷地看着宝胜人皇,说道:“既然宝胜人皇如此自信,就尽管放马过来,今日我们必镇压得你崩天体永远翻不了身!”
  洛天依这话霸气十足,气势冲天,就算宝胜人皇这样的崩天体中成的天才,她也不放在心上!宝胜人皇的虽然了不得,跟出自于“体之言”的伴生佛魔体相比起来,那就还有一定距离了。如果三女同时出手,那绝对可以杀得宝胜人皇崩灭。
  “三大仙体镇压一大仙体!”听到这样的话,众多人都在心里面跳了一下,洛天依、凌晨和牧涵三女都是仙体中成,天下皆知的事情,如果说,三女联手的话,三大仙体一出,那只怕是绝对镇压宝胜人皇。
  “哪里需要三位姐姐出手?宝胜人皇,上次你跑得快,我们还没有打完!要不要接着来?”此时,白剑真上前一步,剑气冲天,之战苍天。
  宝胜人皇也不由目光一寒,眉毛挑了一下,一个白剑真就够他喝一壶了,若是再加上三大仙体,恐怕今天连逃命都难了。
  “以四敌一,有违强者风范,本座不才,倒是想领教领教洛姑娘的伴生佛魔。”此时墨空言缓缓地说道。
  墨空言曾与牧灵结仇,毫无疑问,他是绝对支持宝胜人皇的。
  “如果墨空言你想找人决斗,我跟你过几招!”墨空言横上这一手,另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
  说话的正是男扮女装的花无瑜,此时,花无瑜携众家姐妹,傲视墨空言。不论什么时候,花无瑜都是无条件站在牧灵这一边,她与牧灵的关系可是十分的铁。
  突然之间,好几个绝世天才卷入这样的风波之中,这让很多人都面面相觑,大家隐隐觉得,当世的绝世天才已经开始结成了阵营了,彼此都在为争夺天命而拉拢盟友。
  此时,战师如磐石一般坐在那里,而林天帝是含笑不语,楚岚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她明白飞仙教使者多多少少有这个意思,若是三界的绝世天才相互残杀,对于他们飞仙教而言,那就是最好的事情,他们可以坐收渔利。
  此时,气氛紧张到极点,双方是一触即发,在台下的诸多大教疆国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没有人敢多吭声。
  对于诸多大教疆国来说,不论是飞仙教,不论是宝胜人皇又或者是花无瑜她们,这都是他们所能惹得起的,诸多大教疆国只能是旁观,谁都不敢去插手或劝架。
  “轰——”就在气氛紧张到极点的时候,突然之间,整个天地都摇晃起来,好像是有什么重重地砸在了大地上一样。
  “啊——”接着,外面响起了一阵惨叫声,雨花台之外一阵混乱的惨叫声起伏不止。
  听到外面混乱的声音,在场的众多强者都不由面面相觑,外面是何方神圣地闹事,现在天才豪雄皆聚集在这里,又有飞仙教的使者亲自主持这大局,谁人敢来捣乱,这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妖皇,出去看看是谁在这里兹事,给我拿下。”墨空言皱了一下眉头,吩咐地说道。
  飞仙教在此举行盛会,虽然说这场盛会由飞仙教使者主持,但是,维持这场盛会的秩序还是由无色天负责。
  事实上,无色天也有足够的实力,所有人都知道,有墨空言在此,而神剑皇又在佛城,无色天负责这场盛会的秩序,谁人敢来捣乱,这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听到墨空言的命令,天鹏妖皇长啸一声,双翅一张,遮天蔽地,瞬间飞出了雨花台。天鹏妖皇飞了出去,外面顿时静了下来。
  “好了,现在该安静下来了。”墨空言看着众人,说道:“盛会,应该继续下去,不管是谁,都不应该搅乱这场盛会,不然,我相信使者会下令清场的。”
  此时,墨空言是气势压人,他也的确是有这个底气,在年轻一辈,他本就是难有人能敌,更何况,现在神剑皇亲自坐镇佛城,谁敢把手伸向他们无色天,谁敢与他们为敌?
  墨空言也是有意与飞仙教结好,若是能得到飞仙教的支持,那么对他未来是大有裨益。
  “这话说得对,不管是谁,都不应该搅乱这一场盛会!”宝胜人皇沉声地说道:“否则,应该清场。”
  在这个时候,大家都看得明白,墨空言与宝柱的人皇是站在了一条线上,他们都与飞仙教交好。
  而与此同时,飞仙教使者坐在上首,看着四女,沉声地说道:“若是四位向在场的诸位道个歉,我相信大家都能体谅,当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轰——”的一声响起,飞仙教使者话还没有落下,天空一黑,一只巨大的黑影重重地砸了下来,把大地砸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大坑,吓得在场的众多人都纷纷后退。
  “天鹏妖皇——”当大家定眼一看,这才看清楚从天空上砸来的黑影正是刚才飞出去的天鹏妖皇。
  此时,天鹏妖皇庞大的身体砸在了地上,把地面砸碎,鲜血在裂隙间慢慢流淌着,而天鹏妖皇身上正站着一个人。看那身影,似乎还在吃着什么东西。一个人站在天鹏妖皇的背上,一脚就踩住了天鹏妖皇,让天鹏妖皇爬不起来,这样的场面,实在是太震撼了,要知道,天鹏妖皇可是神剑皇座前的先锋,曾经随踏空仙帝横扫天下,这是一尊了不起的妖皇,然而,今天却被人踩在了背上。
  “邪佛!”看到站在天鹏妖皇的人,不知道谁尖叫了一声,骇然失色。
  “邪佛——”当看清楚天鹏妖皇背上的人,不管是谁,都脸色大变,此时,就算是墨空言、战师、林天帝他们全部都脸色大变,一下子站了起来。
  所有人都知道,邪佛被灵山驱逐了,他悄然地离开了佛城,没有想到,今天邪佛回来了,而且,一回来,就把天鹏妖皇踩在脚下,这未免太霸气了吧。
  墨空言顿时脸色大变,甚至可以说脸色难看到极点,天鹏妖皇乃是他们无色天最强的先锋,今天却在天下人的面前被邪佛踩在了脚下。
  “他在吃什么?!”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这时才有人看见,牧灵手中正拿着一条烤的喷香四溢的大腿,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神禽的腿。
  “那......那......那是神皇的腿?”有人站的角度很好,看得清清楚楚,随即浑身颤抖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随着他的话,众人才看见,那天鹏神皇的一条腿,似乎被人活生生的撕了下来。
  此时,天鹏妖皇想爬着起来,但是,作为邪佛的牧灵一脚踩在他的脖子上,听到“喀嚓”的一声,骨碎声响起,天鹏妖皇凄厉地惨叫一声。
  这惨叫声不论谁听在耳中,都不由毛骨悚然,感觉一阵刺痛。
  “给我乖乖地趴着,否则,今天我就把你另一条腿撕下来烤了吃。”牧灵一脚踩碎了天鹏妖皇的脖子,天鹏妖皇再也动弹不得。
  “邪佛,你太放肆了。”墨空言忍不住沉喝一声。
  邪佛当着天下人的面踩碎了天鹏妖皇的脖子,这简直就是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了他们无色天的脸上。
  然而,牧灵懒得多看墨空言一眼,从天鹏妖皇身上走了下来,悠然地看着飞仙教使者,说道:“让我身边的人道歉,那也要掂一掂你自己的斤量,拿镜子照一照自己是什么东西。”
  邪佛这样的话,让很多人面面相觑,很多人一时之间还没有听懂牧灵的话。
  此时,牧灵向四个女孩招了招手,说道:“丫头们,过来,公子爷今天就看一看是谁欺负你们,公子爷给你们作主。”
  四女二话不说,立马站在了牧灵的身后。
  “哈——”此时花无瑜一拍手掌,大笑地说道:“我就知道你这个假和尚是你这家伙。”
  “没错。”牧灵看了一下花无瑜,露出笑容,悠闲地说道:“最近当佛主当得有点腻了,也该换换身份了。”说完,露出了真身。
  “第一凶人牧灵!”当看到牧灵露出真身的时候,有人不由失声地大叫道。
  一时之间,众多人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是墨空言他们都一下子傻了眼了。
  “邪佛就是第一凶人牧灵!”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这个消息,对于众多人来说,一时之间还有些难于接受。
  至于墨空言他们,神态更是难看,他们宁愿是被邪佛打败,而不是号称第一凶人的牧灵。在场众多人中,唯有楚岚自然地坐在那里,牧灵到来之后,她就料定会有怎么样的事情发生了。
  看了众人一眼,这个时候牧灵悠闲地笑了一下,缓缓地说道:“该算的,今天我就一一算一下。”说到这里,他的目光落在了宝胜人皇身上。
  “刚才有人说,我家的晨儿是你什么狗屁的宝胜帝国的弟子。”说到这里,牧灵慢理斯条地说道:“现在,我在这里重申一次,别往你们脸上贴金,这话我只说一次,下次你们宝胜帝国还搞这一套的手动作,我会亲自去你们宝胜帝国一趟,灭了你们宝胜帝国!”
  牧灵这样的话,顿时让宝胜人皇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牧灵当着天下人的面说要灭他们宝胜帝国,这何止是抽了他宝胜帝国一个耳光,这简直就是当着天下人的面羞耻他们宝胜帝国。
  宝胜人皇作为宝胜帝国的掌门人,这样的事情他又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他不由沉喝道:“不管你是邪佛,还是牧灵,但,你这话太狂了,羞辱我宝胜帝国,本座……”
  “既然你没听懂我的话,那我就教你怎么样听懂我的话。”牧灵打断了宝胜人皇的话,一只手向宝胜人皇抓去。
  “给我开!”宝胜人皇狂吼一声,顿时是崩天体爆发,轰碎诸天,崩毁万道,他一足抬起,以亿万座星辰的力量向牧灵碾压而去。
  一时之间,轰鸣声不绝于耳,在宝胜人皇的崩天体之下,虚空都“砰”的一声崩碎,难于承受这可怕的力量。
  但是,“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瞬间,宝胜人皇被牧灵一下子抓住了大腿,要知道,崩天体是力无穷,特别是宝胜人皇乃是仙体中成,他的一足之重,那就是如亿万星辰一般,但,在这一刻,牧灵却轻易地抓住了宝胜人皇的大腿。
  “轰——轰——轰——”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牧灵一下子提起了宝胜人皇的一条大腿,一次又一次地狠狠地抽在大地上,左右狠砸,正反狠砸,一次又一次凶猛无比地砸在地上,把大地砸得支离破碎!
  就算崩天体很坚硬,但是,在这样的狠砸之下,宝胜人皇都被砸得鲜血淋漓。
  “不可能——”所有人都骇然,有人忍不住尖叫一声。
  所有人都知道,崩天体是力量无限,没有谁能接得住崩天体的一击,然而,今天仙体中成的宝胜人皇被牧灵提在手中,就像是一只小鸡一样,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然而,没有人知道,此时牧灵所用的也是崩天体,虽然宝胜人皇同样修炼成功了崩天体,但是与牧灵所修炼的体魄比起来,简直是不堪一击。
  “这点速度,也敢出来卖弄。”牧灵提着宝胜人皇一次又一次地狠砸,砸得大地到处都是鲜血。
  宝胜人皇的崩天体无敌,这是很明显的事情,但是,他的速度不够,这也是明显的事情。这也是崩天体的弱点之一,崩天体是力量无限,但是,速度却输给了其他人仙体!
  最终,牧灵把宝胜人皇砸得奄奄一息了,这才罢手,缓缓地说道:“回去告诉宝胜帝国,以后宝胜帝国敢再提晨儿的事情,我亲手灭了你们宝胜帝国。”
  说完,牧灵随手就把宝胜人皇扔了出去,“轰——轰——轰——”一阵天崩地裂的声音响起,宝胜人皇被扔得很远,他的身体一连撞穿了好几座山峰,这才消失不见了。
  见到年轻一代无敌的存在宝胜人皇就这样被牧灵像扔垃圾一样扔了出去,所有人都毛骨悚然,甚至是噤若寒蝉,所有人都畏惧地看着牧灵。
  邪佛也好,第一凶人也罢,牧灵就是那么的凶悍,这简直就是神挡杀神,魔挡灭魔,谁人都不能挡他的道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