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322、温柔的慈悲

小说:大时代1994 作者:柳岸花又明 更新时间:2018-12-07 03:24
  现在的情形是,舞台已经搭好、有了外国友人当观众、两个演员已经就位,那么“导演”熊白洲自然就要开工了。
  “一回生二回熟,我们第二次见面也算是熟人了,既然相熟我有话就直接问了。”熊白洲盯着宋起柱和康为民。
  “你们这个集团的首脑是谁?”
  “有多少人?”
  “基地在哪里?”
  这些问题白登威不知道拷问多少遍了,白天宋起柱忍着挨打也没有回答,现在自然也一句话不说。
  刘大祥看了心里更加恼怒,又是“唰唰”的抽着:“你们他妈的哑巴了吗?”
  宋起柱不吭声,康为民也学着沉默。
  倒是外国友人看的心惊肉跳,这把椅子摆在很前面,他脸上都能感觉到皮带挥动时“呼呼”的风声,这“噼啪”的鞭笞好像打在自己身上。
  卡夫感觉心脏在“嘭嘭”的跳动,双脚也在不自觉的紧张用力,求生欲让他想赶快离开这里。
  “嗒。”
  一滴带着咸味的液体突然甩到了卡夫的嘴里,他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几秒钟后才剧烈干呕起来。
  反应非常大,因为血腥味好像充溢在整个呼吸系统里。
  卡夫正在宣泄自己的呕吐感,突然有人在背后拍了拍他。
  “动作小点,不要影响我们大佬说话。”白登威站在椅子后面,俯下头轻声耳语。
  卡夫正吐的满眼都是泪水,听到这句的提醒,他转过头看了看白登威,又看了看其他人,这些人对血淋淋的场面是漠不关心,甚至可以说习以为常。
  不过,卡夫的干呕却让他们都皱着眉头。
  换句话说,他们关心能否听清楚那个年轻人的讲话内容,远大于眼前这两人被抽打的是否疼痛。
  熊白洲也在看着卡夫,不过他脸色很平和,礼貌又安静的等待。
  这种安静比恐吓更有力量!
  在恐惧感的支配下,卡夫马上坐直了身体,不敢再发出更多动静。
  看到这种情况熊白洲才继续说话,语气好像和熟人聊天:“我的时间很宝贵,明天上午还要去市n开会,所以没有太多功夫耗费在这里。”
  “如果还不愿意开口,我就直接送二位下去了。”熊白洲就连威胁别人的性命都一如既往的从容,彷佛一年前的商都火车站。
  宋起柱的瞳孔在放大,他在分辨熊白洲这句话的真实性。
  “我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考虑。”
  熊白洲掏出烟,盛元青马上过来点火,一颗烟头的火星在工地探照灯面前是那么的不显眼,不过四海这些人都知道这根烟的长度,就代表着某些人生命的存留时间。
  “宋,宋哥。”康为民叫了声,熊白洲的沉稳如同一面看不到底的深渊,让人心慌。
  “吵什么,他不敢动手的。”
  其实宋起柱心里也没有底气,只是固执的相信熊白洲不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动手。
  现在杀人就是污点,动手就是漏洞,宋起柱虽然觉得自己枪毙一万次都不够,但他仍然愿意赌活。
  赌自己能够活下去,赌熊白洲不敢动手。
  但是他遗憾的输了,熊白洲未必需要亲自动手。
  一分钟时间到了,两个人还是没有回答,熊白洲远远的弹飞烟蒂,看了看拧着脖子的宋起柱和狐疑犹豫的康为民。
  “离场,陪我吃宵夜。”
  熊白洲的离场不是要放过他们,而是真正做事的开始。
  盛元青要留下来看热闹,也为了出一口恶气,他想亲手送走宋起柱。
  熊白洲没有允许,这件事动手抓人的是全老猫,动手清理的也应该是全老猫。
  就连全老猫那边派过来的人都在劝道:“小盛哥,您还是离开这里吧,熊哥是在保护您。”
  盛元青何尝不知道熊白洲的意图,只是内心实在恨透了宋起柱,不过他不敢违逆熊白洲的话,只能上前拍了拍宋起柱的脸:“你这r真是幸运,老子是想活生生打死你的。”
  熊白洲离开了,四海的人也离开了,但宋起柱和康为民却没有离开,前苏联的遗孤也被留下了。
  全老猫派过来的那个人还“体贴”的把卡夫绑在了椅子上,大佬熊20万投资拍的电影,没有观众可不行。
  熊白洲是导演,全老猫就是选角的副导演,导演点名要经验丰富的人来处理,全老猫很给面子的派来一个做事利索、动手能力很强的幕后人员。
  甚至都没有走出这里的大门,四海这些人突然听到好了背后一声惨厉的叫声,盛元青刚想回头,熊白洲却不轻不重扇了一下他的脑袋。
  “不许回头!”
  盛元青讪讪的笑着不敢再看,熊白洲走在路上,一抬头看着亮如钻石的启明星高挂在深蓝色的幕布上。
  “服务不错,这笔生意要加钱啊。”
  这顿宵夜就和平常一样,所有人该说话就说话,该开玩笑还是开玩笑,唯一不同的是熊白洲打包了两碗艇仔粥带了回去。
  “熊哥,带给谁吃的啊?”刘大祥在后面问道。
  “国际友人。”熊白洲笑了笑:“他可能没吃过中国传统的小吃美食,所以对我们国家的文化才有些误解,我是帮他提高认识。”
  话虽然这样说,但很明显国际友人是一点都吃不下了,因为他第二次吐了,这次更加激烈。
  卡夫跪在地上又哭又吐,身上还绑着一把椅子,情绪看上去有点失控。
  宋起柱已经不见了,彷佛凭空消失一样,一点踪迹都没有,只是康为民一脸呆滞的看着水泥搅拌机,“咔吱咔吱”的声声作响。
  熊白洲没有管康为民,走到卡夫面前亲自解开他的绳索。
  “还想拿了钱就走吗?”熊白洲亲切的问道。
  满脸是泪的苏联遗孤先是点点头,不过马上就疯狂的摇头。
  “不走了,不走了,求你们不要绞我。”
  熊白洲叹一口气:“国际友人可能是饿了,净说胡话,把宵夜拿过来。”
  陈庆云拎着艇仔粥走过来,熊白洲亲自拿起勺子喂食。
  “既然不想走了,那就吃碗宵夜吧。”
  卡夫不敢拒绝,一边吃着一边哭,眼泪流到了粥了,流到了熊白洲手上,但熊白洲也不嫌弃,动作轻柔的喂食。
  终于,卡夫再也忍不住了,突然嚎啕大哭的哀求:“钱不要了,能不能放我回去啊。”
  “不行呢,我的钱既然给出去了,也就不想收回来了。”
  口气依然很温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