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690章生无可恋

小说:仙医小神农 作者:鱼它爸 更新时间:2019-05-16 05:36
  要知道,在农村和在城市不一样,农村人的思想一般都比较传统守旧,尤其是在婚姻大事上,离过婚的女人就像是被男人只剩下的菜,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对女人的伤害都极大,因为首先,她们没能做到三从四德、从一而终。网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何况究其原因,韩秀儿和姚大壮会走到今天,说到骨子里,还是由于韩秀儿生不出娃,不能替老姚家传宗接代,延续香火。
  就凭这一条,街头巷尾那些七大姑、八大姨茶余饭后谈起这件事儿的时候,也肯定会对着韩秀儿的脊梁骨指指点点,说她的闲话,因为在那些农村妇-女的潜意识里就觉得,生娃是女人的天职,或者说是义务,生不出来?那么不好意思,即使被夫家欺负、嫌弃,甚至虐待,也在情理之中,活该!
  所以,韩秀儿做出这样的决定,肯定是背负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离了也好。”王风脸色一沉,禁不住暗叹一声,突然有些怀疑,自己教训了姚大壮一顿,让韩秀儿顺势和姚大壮离了婚,究竟是帮了她,还是害了她,但是木已成舟,离婚证都领了,王风只能安慰道:“女人嘛,就该为自己活着,好男人多的是,没必要为了别人的闲言碎语让自己受委屈,忍气吞声的和那个畜生过一辈子。”
  这话说完,王风抬头看了韩秀儿一眼,发现韩秀儿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眼泪像下雨似的,啪嗒啪嗒夺眶而出,打湿了她那红润的脸颊,滴在她哅前的衣服上,把衣服都给弄湿了。
  而倒扣在韩秀儿哅前的那两个玉碗也随着她呼吸的波-动时起时伏,她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眼泪把她哅前的t恤打湿以后,当即就贴在了她哅前的皮肤上,呈现出半透明的状态,借着昏暗的灯光,隐约可以看出哅-部的轮廓。
  几乎是出于男人的本能,王风的视线下移,目光在韩秀儿哅前一扫而过,这一扫不打紧,他惊讶的发现,韩秀儿身上那件白色t恤居然紧贴着身体,也就是说,她没有穿罩罩。
  这个怪不得王风的眼尖,要怪,只能怪女人哅-部的特征实在是太明显了,穿没穿罩罩,换成谁都看得出来,因为在韩秀儿哅前那两个玉碗的顶端,分别有一个花生米那般大小的小豆豆抵在白色t恤上,抵出两个醒目的突点儿。
  “忘穿了?还是故意的~~~~”
  现在这种气氛,韩秀儿正哭得伤心,王风知道自己不该多想,更不该有什么邪念,但是没办法,他的大脑根本不听使唤,脑洞立刻就开了。
  “风哥,我连娃子都生不出来,是不是很没用,不配做个女人?呜呜~~~~”韩秀儿只顾着伤心,并没有注意到王风的目光,她越哭越凶,哅前那两个倒扣的玉碗也跟着越抖越厉害,晃得王风眼花。
  咕噜!
  王风很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摇头道:“当然不是,你瞎想啥呢,女人生不出娃子的原因有很多种,问题不一定出在你身上。”
  “我也觉得,我的身子没啥毛病,所以上次才会~~~~”提起上次在苞米地里的那档子事儿,韩秀儿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突然,她伸手抹掉眼泪,抬起头,目不斜视的盯着王风,问道:“风哥,你不是咱们村子里的神医么,那你~~~~你能不能帮我摸摸,看到底是我的毛病,还是大壮有毛病?”
  “啊?”
  王风愣住了。
  这大晚上的,孤男寡女,韩秀儿没穿罩罩,还哭湿了衣服,气氛本来就有点儿尴尬,再摸来摸去的,好像不太合适吧?
  如果放在平时也就罢了,瞧病嘛,属于正常的“工作流程”,王风这点儿职业素养还是有的,自认为不会在摸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关键是没有锁门,刘小花和叶诗仙随时都有可能会来啊,这要是摸的过程中被她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撞见,那还得了?
  就在王风愣神的时候,韩秀儿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腾的一下站起身,抓住王风的手,把王风拉到床边,然后她的p股一沉,重新坐在床上,用近乎乞求的目光看着王风,咬牙道:“风哥,我知道你有那个本事,算我求你了,你就帮我摸摸吧,要真是我的问题,我、我就~~~~呜呜。”
  话没说完,韩秀儿刚止住的眼泪便又流了出来,梨花带雨的样子显得楚楚可怜。
  从韩秀儿那满怀期翼的眸子里,王风瞧得出来,对于能不能生娃这件事儿,她心里是十分看重的,要不然,上次在苞米地里,她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顶着身败名裂的风险,去和那个叫拴子的王八蛋约会,差点儿就被拴子败坏。
  如果不能证明韩秀儿的清白,即使她和姚大壮离了婚,估计也过不去这个坎儿。
  再者说。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三人成虎,等所有人都认定韩秀儿的肚子不中用、生不出娃的时候,说得难听一点儿,像她这样结过一次婚、被姚大壮不止一次的上过、打过、虐待过、并且无法传宗接代的“残花败叶”,哪个男人还肯再要她?
  难道真要让她背负着“生不出娃”的负担,孤苦伶仃的当一辈子寡-妇?
  如果这样的话,王风有心帮她,无疑是好心办坏事,等于害了她,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说的便是这个道理。
  “秀儿妹妹,你实在想让我帮你摸,那也可以,但是现在~~~~”王风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韩秀儿抓着他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他摇头叹息一声,本来想说改天找个合适的机会再替韩秀儿摸,可是话说到一半,心头一软,愣是没好意思拒绝,话锋一转,点头道:“那~~~~好吧,既然你这么在意这件事儿,我就给你瞧瞧,不过,咱们可把丑话说在前面,不管结果怎么样,你都不能胡思乱想,更不能想不开,干什么傻事儿。”
  说实话,韩秀儿越在意,王风就越担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张秀儿真的没有生育能力,离了婚、守了寡,到时候生无可恋,脑子一热,走上绝路可咋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