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278、两个世界(二合一)

小说:舰娘之红色血统 作者:王子虚 更新时间:2019-05-24 15:18
  沐风舰队与山下俊介的舰队距离还有将近1000公里。
  山下俊介虽然站在了十几层楼高的战列舰舰桥顶上,也根本不可能看到沐风的舰队。
  实际上距离根本不是问题。
  这边海域是单方面透明的,如果沐风不让山下俊介发现自己的舰队,他找一辈子也找不到。
  山下俊介在几十米高的瞭望台上,吹了一下午的海风,什么都没找到。
  山下俊介无法理解,但是脑子一根筋,一直在继续观测。
  一直到天黑下来之后,山下俊介肚子咕咕直响的时候,才不得不从十几层楼高的舰桥上下来。
  黑漆漆的世界,黑漆漆的舰桥,黑漆漆的船舱里面,好像什么都没有。
  偌大一艘战舰,一个人影都没有,也没有多少灯光,却在自己往前跑。
  普通人上来早就吓坏了,不过山下俊介早差不多已经习惯了。
  山下俊介摸黑去了厨房,本来以为扶桑应该给自己做饭了,结果打开灯一看,只是在餐桌上发现了一张字条。
  “司令,蔬菜没了,土豆也没了,中午的米饭和鱼肉还剩下一些,我放在蒸笼里,您凑合吃点,嚼点茶叶吧。”
  山下俊介想发火,却又发不出来,捡起字条慢慢捏在手里,在桌边站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去拿了中午剩下的饭菜来吃。
  吃完饭之后,山下俊介一个人到指挥室的板床上睡觉,心里想着事情,翻来覆去睡不着,时不时爆出一句粗口。
  山下俊介不是不想去找自己舰娘,但是自己的舰娘跟自己的关系相当冷淡,如果不是命令和工作需要,几乎不愿意跟自己说话。
  自己如果主动去找她们聊天,她们大多都只是敷衍几句,自己如果动手动脚,还会被赶出去,久而久之山下俊介也不再去自讨没趣了。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
  舰娘和指挥官是心灵相通的,指挥官的全部优点,会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自己的舰娘面前,相应的,所有的缺点同样一览无余。
  指挥官对自己的舰娘的抱有怎样的态度和感情,是真心实意对自己好,还是有着什么不良的企图,舰娘们是能够感觉的到的。
  舰娘不会伤害自己的指挥官,但是却会失望,甚至是厌恶,反感。
  舰娘的契约不是主仆契约,是没有强制力的。
  指挥官通过心灵传讯说的话,和口头说的话没有区别,如果舰娘拒绝指挥官的指令,指挥官也是无能为力的。
  …………
  船舱的另一头,扶桑看着吹雪、凌波等几个驱逐舰、轻巡在床上睡着,回头看向旁边坐着的赤城、加贺、高雄、爱宕,还有旗舰长门。
  她们身上都有伤,加贺是最严重的,身上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外面套着一件肥大的人类的衣服,不然就全身基本曝光了。
  剩下几个也都是衣衫不整,伤势只是谁轻点,谁重点的区别,所有人都是一动不动的坐着发呆,神情麻木,眼神呆滞,
  已经好几天没补给过资源了,舰娘只要燃料没用光,就算一直不吃东西也没问题,但是精神状态会越来越差。
  扶桑长长的吐了口气:“这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长门愣了一会儿:“回到母港就好了。”
  加贺听了不由得扁了扁嘴:“回到母港就好了?长门你真的相信这句话吗?你忘了我的伤是怎么来的吗?你忘了你们今天刚刚干了什么吗?”
  长门轻笑一声:“最起码不用饿肚子了,受点伤我还是能承受得住的。”
  加贺继续说:“长门你来的晚一些,现在还不是太了解,以我们这个指挥官的性格,我们可不只是受点伤的问题。”
  赤城摆了摆手:“加贺你不要说了,无论如何,那始终是我们的指挥官,是他将我们建造出来的,人类的寿命是有限的,我们保他一生平安就是了。”
  加贺反问道:“我们倒是愿意保他一生平安,但是前提是在他死之前,不要把我们全都折腾死了!”
  爱宕双手合十:“我不想以后的事情,我现在只是祈祷我们能够平安回到母港,接下来的几天不要再遇到深海了,我们已经没有力气战斗了……”
  爱宕说的话引发了其他人的共鸣,大家一时间都说不出话。
  船舱里面一片安静,剩下的只有呼吸声,以及远方隐隐传来的海浪声。
  …………
  与此同时,沐风在科研中心跟着天狼星姐妹忙活了半下午,傍晚时分带着一包香蕉干,到船坞上接了回来的广东。
  沐风拉着广东到了餐厅找位置坐下,和平方舟马上端出了专门给沐风准备的饭菜,一碟一碟的放在沐风面前:
  “司令官你最喜欢的葱爆羊肉,笋片炒牛排,从军港带出来的青菜不多了,不过我们船上种的青菜也开始收获了。
  “首先是今天刚刚摘得青梗小白菜,呼伦姐拿虾仁炒了一下,还有空心菜也是新鲜的,逸仙前辈用猪头肉凉拌了一下,来是试试看!”
  这几个大厨做的东西,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是都是色香味俱全的极品家常菜,沐风看到样子就食欲大开:
  “好好好,真是辛苦你们了,这么多东西我一个人可吃不了……”
  广东也不说话,果断的,主动的,拿了一副碗筷坐在沐风侧面。
  沐风见状脸露微笑,轻轻的摸了摸广东的头发:
  “对了,那个长门舰队你们不用一直盯着了,每天上午预警机探查航路的时候,顺便去看一眼,知道她们往哪个航行就行了。”
  “嗯。”广东点头答应着,已经低头开始吃了,与此同时,呼伦和逸仙拿了果汁过来,大家围坐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吃饭。
  半个小时后,沐风吃饱喝足,伸手摸了摸肚子,伸了个懒腰:
  “晚上大家有什么活动?要继续去打篮球吗?”
  “嗯。”广东放下碗,点了点头,“南昌跟我说,下午我没有参战,红队太嚣张了,必须打压一下他们的气焰……”
  “噢噢……”沐风也来了兴趣,“一会儿我去……”
  沐风话刚说到这里,就感觉自己大腿被人捏了一下,下意识的抬头,就看到平方舟在跟自己使眼色。
  沐风马上明白过来,长长的打了个哈欠:
  “我今天有点乏,一会儿得先去睡了,你们也别玩到太晚啊……”
  晚饭之后,母舰里面的灯火通明,大家的夜生活开始了,舰娘玩游戏的玩游戏,打球的打球,而沐风早早的就回到了房间。
  一艘十万吨的装甲游轮,就住了二十几个人,所有人的房间都是非常宽敞、豪华,而且设施都非常齐全的。
  沐风哼着小曲而,到酒柜拿了一瓶红酒,两个高脚杯,打开红酒的软木塞,分别倒了两杯,放到客厅的茶几上。
  在旁边沙发上坐着玩了一会儿手机,就听到了熟悉的敲门声。
  沐风马上跑过去开了门,就看到和平方舟俏生生的站在门外。
  沐风马上伸手拦住了和平的腰,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探头看看外面的走廊,确认没有人跟踪,顺手反锁了房门。
  沐风再回过头来,再看到旁边的和平方舟的时候,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一套粉红色的吊带连衣裙,材质非常的柔软而有弹性,几乎完全贴合着身体,明明穿着衣服,却将她完美的女性身材完全展露出来。
  胸前部分向中间收紧,把两团丰满柔软的东西集中在一起,隐隐向上托起,构成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那儿的弹性非常好,和平的身体活动的时候,两边都会跟着微微颤动。
  这条裙子不但柔软贴身,乍一看还隐隐有种半透明的感觉,但是仔细看的话,却发现实际上并不能完全看透,给人一种微妙的朦胧感。
  和平方舟一手掐腰,在沐风跟前转了个圈,一脸微笑的说:
  “我去跟天狼星学了设计衣服的方法,最近刚做出来的,怎么样,司令官,好看吗?喜欢吗?”
  “好看……”沐风上前一步,双手揽住了和平的腰,“你穿什么都好看,穿什么我都喜欢,不穿我也喜欢……”
  “噗……”和平噗呲一笑,“你这家伙越来越不正经了……”
  “都是自己人,我才不会假正经……”
  沐风嘴里说着,拉着和平到客厅的沙方上坐下,拿起红酒递给和平。
  “谢谢……”
  和平接过来,跟沐风碰了一下,放到嘴边抿了一口,放杯子的时候低头看到自己胸口,忽然灵机一动。
  “司令官你过来,靠近一点……”
  “嗯?”沐风有点疑惑,不过还是照做了,凑到和平跟前看着她。
  和平向后靠在沙发靠背上,一只手横在胸部下方,微微向上托起,另一只手将酒杯中的红酒,倒在了胸脯中间的那个小坑里。
  做了这一切之后,和平抬起头,脸上带着微妙的笑容看着沐风,故意拖长了声音,非常夸张的叫着:
  “啊……糟了,司令官,我把酒撒在身上了……怎么办啊……衣服要弄脏了,司令官你快帮帮我啊……”
  胸脯中间雪白的肌肤、暗红色的酒液交相辉映,在灯光的照耀下,隐隐反射着醉人的荧光。
  沐风看着眼前的女孩,听着她的话,看着她的表情,喉咙有点发干。
  沐风不得不承认,和平的皮总是恰到好处,总是能够戳中自己的心坎。
  自己对她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
  “别慌!”沐风双手扶着和平的双臂,让她不要乱动,低下头,慢慢的把她胸口的红酒吸进嘴里。
  和平看着趴在自己胸口喝酒的沐风,一颗心脏也是控制不住的怦怦直跳起来,非常夸张的叫了起来:
  “啊……司令官你在干什么……不要亲……不要吸……啊……痒……”
  …………
  第二天上午六点多,昨天晚上辛苦劳作许久的沐风醒了。
  低头看着怀里的睡的正香的和平,抱着她温暖柔软的身体又睡了个回笼觉,到上午九点多才起床。
  吃了早饭之后,呼伦、逸仙、和平方舟,带着闲着的舰娘去舰体上层的花园打理大家一起种植的各种花草,清理菜地里面的杂草。
  千岛湖被呼伦堵在了花园门外,她是唯一一个被禁止进入花园和菜地的,因为这丫头兴奋起来根本管不住,很容易搞坏东西。
  沐风带着十六和小22们也过去凑热闹,带着22们一起拔草,同时对站在门外撒欢、嚎叫、哀求的千岛湖报以非常同情的微笑。
  辽宁到海面上展开舰体,和以前一样开始勘察航线。
  今天应该说运气不错,周围1500公里范围内,基本没有什么恶劣天气。
  与此同时,长门的舰队航行的已经不是长门了,现在海面上是两艘高雄级并肩前进,方向已经转而向南。
  现在双方距离还有600多公里,预计明天就会出现在同一个海域。
  这天早上,山下俊介喝了点稀粥,吃了半条咸鱼,就再次登上了舰桥开始观测周围的海面,试图找到其他的舰队的踪迹。
  然而还是一无所获,双方距离太远了。
  不过山下俊介在船上、海上也无事可做,也没有人能够聊天说话,整个人都快魔怔了,还不如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下午,山下俊介继续一个人在舰桥顶上吹风。
  另一边,沐风故意要小十六教自己学游泳,然后带着她和22们一起去了母舰上的游泳池,带着一帮大小萝莉一直闹到了晚上。
  晚上吃了逸仙做的饭菜,沐风去打了会儿游戏,然后去长春房间蹭了床。
  又过了一天。
  出海第23天。
  这天上午,按照惯例,是广东展开舰体提前勘察航线了。
  放飞预警机之后,很快就看到200公里外航行的山下俊介的舰队。
  今天在海上航行是扶桑号,那高耸而且扭曲的舰桥,非常的易于辨认。
  扶桑危楼高百尺,山城手可摘星辰,长门不敢高声语,大和恐惊天上人。
  按理说,双方如果继续保持现在的航向和速度,天黑之前就能碰面了。
  但是按照辽宁和南昌的意思,这个IJN司令部的舰队,从一开始对己方的态度就不友善。
  为了避免任何无法预料的危险,两人决定,母舰编队与对方舰队始终保持200公里的距离。
  200公里可以用母舰上的雷达直接扫描到,导弹可以直接攻击到,而对方却无法发现自己。
  这样确保自己舰队绝对安全。
  沐风本人是完全无所谓的,沐风不知道山下俊介在做什么,不知道他计划着什么,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沐风是完全没有兴趣了解这些。
  山下俊介舰队的作用,就是带自己找到IJN司令部的具体位置。
  所以山下俊介注定是看不到沐风的舰队了。
  从现在开始,远洋母舰开始与山下俊介舰队保持距离,控制航速,防止双方继续靠近。
  同时也要避免拉的太远,那样就不方便雷达直接监控了。
  在扶桑舰桥上面观测的山下俊介并不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做都是徒劳的。
  沐风坐在甲板上的露天咖啡厅,喝着果汁玩手机游戏,突然听到广东叫道:
  “司令官,你快看,我找到了什么!”
  沐风连忙连接着广东的视野,经过短暂的愣神之后,长长的吐了口气:
  “终于……到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