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3,老马

小说:多维异度 作者:赵羿宸 更新时间:2019-02-11 17:51
  那人只让我称呼他叫老马,至于真实姓名,他不说,我也不多问。他除了一脸的胡子外,再给我印象深刻点的就是他时时刻刻像喝醉了酒似的朦胧眼睛。他同陈懿虎给我的感觉截然相反,这人说话做事给人一种沉稳随和的感觉,不像陈懿虎像是在审问。
  我打车过去,车子在黑夜的霓灯中缓缓行驶,如同一条条佝偻着身子的虫子在街道上排着队前行。我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想着自己转眼来这城市也已经有了五六年的时间。现实的各种冷酷无情已经把我最开始抱着梦想的棱角磨平。当程风的石头扔进大门的那一刹那,我仿佛看见了大门内发出异样的反应。至于什么反应我记得不是太清楚。迎面而来的巨大物体就像在车子外面缓缓的朝我撞过来,吓得我一个激灵,定睛一看,才发现已经到了目的地,窗户外面老马正向我使劲挥手。
  “小南,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挺尴尬的打招呼,我还是随着他的脚步慢慢走近了酒吧里面。
  “怎么了,今天这么急切的找我来。”我们坐在前台昏暗的灯光下,显得略有疲惫。我要了杯啤酒,一股脑的灌下去,冰冷的液体顺着我喉咙流过,滚烫又撕裂。
  “没什么,既然认识了,还是时不时的出来了解一下。”我很敷衍的说。其实我很想把关于大门的一切告诉老马,因为老马看起来就是那种值得托付和信任的人。我仔细看着他的眼睛,他眼睛反射出的微弱光芒让我感到了一种错觉,就是当程风扔石头的那一瞬间发生的错觉。
  “你,你最近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么?”我小心的问,我想慢慢把问题牵引到大门上去。
  “最近?你这么一说,我倒确实遇到了一切很奇怪的事。”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似乎看着我脸上的表情来猜测我是否有兴趣听下去。“我一个朋友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挺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音信,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消失了?”我再次确认了下。
  “是的,就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去处,打电话报了警,已经一个多星期了,还是没有什么进展。整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我在猜想是不是被什么人谋害了,尸骨无存。”他说话的语气有点沉重,我能看出来他口中的那人同他的关系非同一般。
  “也可能是什么特殊的原因导致他想安静一段时间也不一定吧,我就有过这样的情况。写东西的时候没有灵感,就断绝了自己的一切的联系,只身一人去往远处。”
  “他消失了!你知道吗,他什么都没有了,连警察都找不到。”老马说得很激动,他的口气斩钉截铁,就是告诉我他的朋友已经死了。
  “确实挺邪门的。”我含糊的说了句,我不敢有太刺激的话说出来,生怕老马更加激动。
  他端起酒杯的手颤抖着,眼里含着泪光。
  “对不起。”我赶紧道了歉,问到了他的心坎上,“是个女孩吧。”我问。
  他缓缓点头,一瞬间我就明白了为什么一个外人会让他露出如此的表情,除了不必要的人际关系,剩下的,就只剩爱情了。
  “你们交往多久了。”
  “没有,我只是以朋友的身份一直在她身边默默守护着。”
  我越想越觉得恐怖,我甚至有种异样的想法,就是那个离开世界的女孩,可能正是被大门吞噬才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样我就更加不敢把大门的事情告诉老马了。看着老马孤零零的背着我喝酒,我知道他是不想我看见他落泪的样子。
  “老马。”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回过神擦擦自己的眼角。
  “不好意思,有点激动了。”他勉强笑着。
  “没事,我能理解你的感受。”我忍了忍,我的内心来来回回做着抉择,甚至于为了缓解尴尬说出“今天天气很好”的怪话。天气好不好,傻子都会知道我心里肯定藏着什么难隐,即便大雪刚下过,我还是看见老马惊奇的看着我。
  “你心里有事。”他说。
  他的眼睛看着我,他那双像是滚动着宇宙星云的眼眸死死盯着我。
  “我今天来找你,其实确实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但我不确定这件事你是否会相信。”我做了一很深很深的呼吸,差点缺氧晕厥过去,“这件事可能很多人听了都不会相信,如果不是我自己亲身经历,我也可能会只是把它当做玩笑,甚至是做的一个梦。”
  我把那天同程风遇到大门的一切事情都告诉了老马,一吐为快,我的身体瞬间轻松了许多。但我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气氛紧张起来。老马呆愣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桌上的酒杯出神。
  “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没人会觉得这是一件真正发生的事情。”
  “但我相信。”老马轻声说,我有点没太听清。“这件事听起来确实令人匪夷所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你说完之后,我有种莫名的直觉,觉得你说的是真的。”他笑了笑,又要了杯啤酒。酒吧前台昏黄的灯光打在他沉稳的脸上,略显苍老了些。我明白他是因为什么原因相信了我说的话,但我没有刻意去戳穿。也许女孩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达到了不可逾越的地位,要是你现在说几天前看见了一群人贩子穿梭在大街小巷,他也会相信女孩是被拐了去的。
  气氛沉重了很多,我们都想找个别的话题来打破这尴尬的局面,可我们都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没注意到周围的人已经渐渐稀少起来。
  “小南,你说要是一个人真的进入了你说的那个大门,还有机会活着出来吗?”
  我仿佛看见酒吧前台的酒柜塌陷进去,出现了无垠的宇宙。黑暗当中,有那么些星星点点在挣扎着发出光芒。我使劲甩了甩自己的头,知道那是极度紧张出现的幻觉,再次睁开眼,前台的酒保还是好端端的站在一边擦着酒杯。我记得一部电影里面说过,一个合格的酒保总是在不停的擦着酒杯,即便杯子干净无比。
  “你问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可能人在踏入大门的那一刹那,就如同置身于火海当中了,在慢慢的焚烧着自己也说不一定,哪还说得上回来的可能,早就魂飞烟灭了。
  “可是我还是不相信,我能感受到她,说明她还活着。”老马说。
  “你这是一种强烈的思恋带来的错觉罢了,就像很亲的人已故之后,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是能感知到他还存在着的,说白了就是一种恐惧,越想它就越是存在着,其实早就消失了而已。”我说,我看过玄学的书籍,上面记载的一切全都写的神乎其神,令人佩服他们的想象。
  “你说的大门,你之后有看到过么。”
  “我倒是想再看到,这样也许能缓解一下内心的一些疑虑。”
  那个晚上的酒喝得不太尽兴,两人一直坐到打烊,才昏昏沉沉的走回家。看见老马离开时的背影,佝偻着,像被一块石头压得直不起腰。我好像害了他,女孩要是真的死掉了倒还好,如果给予他一点希望,他就会死命抓着这根稻草不松手。
  一个星期内我都窝在家里不敢出去,也没什么能让我值得出去的,直到老马在一个阴沉沉的下午给我打了电话,我们才又见面。电话里他既兴奋又颤抖地说:
  “小南,我好像看见你所说的大门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