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part36:大嫂是谁

小说:简而言之我爱你 作者:木一单 更新时间:2019-05-20 23:56
  看着走远的两人,岳云棋看着许箴狭促的笑,调侃:“大嫂哦。”
  许箴好笑又好气的伸手打她,奈何离得有点儿,衣服又多,打不到。
  岳云棋看着她笑眯眯的说:“看看,人家哥们多直接,哪像你扭扭捏捏躲躲闪闪的,喊大嫂都不应。”
  许箴凤目一眯,语调幽幽,“再说别怪我不理你。”
  岳云棋看到她临近发火的边缘,识趣的低下头撇嘴,小声地嘀咕:“我又没有说错。”
  许箴好气又无可奈。
  柳相宜哭笑不得的说:“好了,赶紧吃东西吧,饺子都凉了。”
  许箴闻言急忙用筷子夹饺子,懊恼的说:“都是你们,害得我热乎乎的饺子都没有吃到。”
  岳云棋冤枉的睁大眼睛,这也可以怪我?果然是大神的女人,如此的不讲道理。
  女孩子吃东西聊天的话题无外乎八卦衣服化妆品,既然许箴不许说简言,岳云棋自然说到了宿舍的另一个妹子,江月。
  “小月月现在肯定跟男朋友花前月下你情我浓。”岳云棋满脸羡慕的说到。
  许箴期待脸,“不知道小月月带蛋糕回来了没有?”
  岳云棋与柳相宜吐血,怎么会有如此煞风景的人?
  岳云棋看着她发自内心的问:“你的小白文到底是怎么写出来的?”
  许箴天真烂漫的说:“想出来的啊。”
  岳云棋恨铁不成钢的说:“那为什么现实中发生的都被你曲解为其他的意思,你确定那些真的是你写的?”
  “当然啦。”许箴迫不及待的回应。这个怎么可以怀疑。
  岳云棋与柳相宜看一眼她,摇摇头,低头吃东西,不想说了。
  许箴看到她们这样,郁闷的低下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太不友好了啊。
  虽然说心里很想花大钱气一下拉仇恨的父母,但是吃完饺子实在吃不下其他的东西了。许箴郁闷至极的说:“要一杯柠檬茶就回去了。”
  岳云棋很不淑女的打一个饱嗝,憨憨的说:“呵呵,回去还有蛋糕,我们走了。”
  柳相宜看一眼旁边的共享单车,问道:“要不要骑车回去?”
  岳云棋道:“刚吃饱,走走吧,差不多了再骑车。”
  许箴与柳相宜没有异议,于是三人说说笑笑往学校走。
  灯火通明的男生宿舍,简言坐在电脑桌前,苦恼的揉一下眉心,语气无奈,“妈,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简妈妈柳眉倒竖,“忙什么忙?现在都几点了?还是你有什么要忙的?”
  简言听着她后面那句明显变了的语气,哭笑不得的说:“我有什么好忙的,爸爸呢,你不跟他出去走走?”
  “他啊,吃完饭就去林教授家里下棋了。”简妈妈满不在乎的说到。
  简言道:“你怎么不去找苏教授聊天?”
  简妈妈怒道:“还不是要打电话给你,林家小子放假回家了,我都没有去看看,你看看人家臣忻,国外这么远都回来,你元旦回不回来?”
  简言背靠椅背,慢条斯理的说:“不是说让我元旦去陆阿姨家,现在又让我回家?”
  简妈妈表情一僵,怎么忘了这件事,冷静的说:“那你不要回来了,再不去婉柔家,她就要杀去学校找你了。”
  简言哭笑不得的皱眉,这什么话?
  简妈妈很严肃的说:“去她家不用带什么礼物,就吃个饭好了。”
  简言无奈的揉眉心。
  简妈妈义愤填膺的说:“她来我们家的时候也没有礼物,所以不用带给她,不过可以带给小妹,记得拍几张小妹的照片给我。”
  简言眉毛一跳,无奈的喊:“妈~”
  简妈妈拍沙发,不耐烦的说:“妈什么妈,说不带礼物你肯定不听,我让你拍张照这也不听?”
  “都多久没见了,一去就说要拍照片给你看看,别把人家吓了。”简言义正言辞的说到。
  简妈妈信誓旦旦的说:“肯定不会,小妹一定还记得我,小时候那么可爱的丫头,怎么可能把我忘了。”
  简言不语,那可不一定,那人这么没心没肺,连我都忘了。
  简妈妈大声道:“记住了哦,要是没有照片,你就等着你小时候尿床的照片摆满我们家。”
  简言:“……”你能不能讲道理一点?心累的叹气。
  梁俊宇在一旁看着他欲哭无泪的表情,心里着实佩服老大的娘亲,能让老大这样苦恼的,应该只有她一人了。
  “老大,我们在饺子店看到大嫂了。”杨天日推门大声道。
  简言忙不迭的捂手机,但是那边的简妈妈很犀利的听到了,顿时兴奋的问:“大嫂?什么大嫂?儿子有情况。”
  简言狠狠地腕一眼杨天日,冷静的说:“妈你听错了,我们要去打扫卫生,拜拜。”
  简妈妈看着显示通话结束的手机,气不打一出来,居然又挂我电脑,逆子!
  杨天日看到自家老大的动作,嘿嘿一笑,谄媚的说:“我只是如实禀告,没想到您在跟太后娘娘通话。”
  孙晓一个白眼飞过去,急忙邀功:“老大,我们今天跟嫂子说了,你很洁身自好,让她完全不用担心。”
  “担心什么?”简言淡淡的问。
  “你出墙啊。”杨天日不经大脑就直接说出来。
  宿舍安静。
  两秒后,杨天日急忙呸呸呸吐口水,辩解:“没有没有,是让大嫂放心您对这些莺莺燕燕完全不放在眼里。”
  “大嫂是谁?”简言很恶趣味的看着他们问。
  杨天日与孙晓面面相觑,心里有些打鼓,拼命的卧槽卧槽,说了这么多你问我这个问题,我要怎么回答,一错杀无赦。
  杨天日拼命朝孙晓使眼色,说话啊猴子。
  孙晓挤眉弄眼,这要怎么说?如果不是,会死的很难看。
  杨天日欲哭无泪,校运会开始就认为她是大嫂了,理所当然就一直是了,现在你问我,难道还有其他人,简直是一脸血!
  简言悠闲自在的看着他们,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桌子。
  梁俊宇在一旁看着这个情况,觉得心跳快得要跳出来,同时庆幸不已,还好老子没有出去买东西,不然死定了。
  杨天日哭丧着脸,丧权辱国的喊道:“爸爸,儿子错了。”
  简言哭笑不得的看他,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语气淡淡,“我可不要这么250的儿子,吃东西。”
  杨天日心碎一地,同时心里松一口气,还好还好,然而还没有等他呼出一口气,简言又道:“她在店里吃什么?”
  杨天日与孙晓一愣,随后杨天日孙晓气冲冲的上前搂住他,气急败坏的吼:“我靠,吓掉半条命。”
  简言无辜的推卸责任,“我问一下而已,你们都没有回答。”
  杨天日与孙晓对视一眼,一个抱住他,一个挠痒痒,宿舍闹成一团。
  冬至,在很多地方是一个大节日,杀鸡杀鸭拜祖宗,样样不少。但是在城市与学校,很多人感觉不到那种氛围了,不过它依旧存在许多淳朴的地方。
  许箴看着天上弯弯的月亮,轻声道:“我想起了琴师里的一句歌词,冬至君王释放我孤身归故里,我背着琴步步望回宫闱里,那个冬至会是怎样的。”
  柳相宜遥想状,“不舍凄凉吧。”
  岳云棋纳闷的说:“我比较好奇琴师里是两个男的还是一男一女。”
  “两个男的,我看过他们的评论。”许箴道。
  “哇,”岳云棋睁大眼睛,兴奋的说:“我要去看看,两个男的听起来又不一样了,满满的基情。”
  柳相宜哭笑不得的摇摇头。
  岳云棋自豪的说:“现在这个社会,已经是同性的天下了。”
  许箴安静,过了一会儿小声地说:“真的是这样吗?”
  岳云棋疑惑的看向她,“小箴箴你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觉得这个很正常吗?现在不赞同了?”
  许箴摇头,“不是,我想到看过的一个数据,现在我国AIDS的人越来越多,很多是大学生,而传播途径很多是同性间,我只是在想,为什么这样?”
  柳相宜与岳云棋安静的看她。
  许箴轻声道:“我没有觉得同性不好,我佩服或者很平常的对他们,我只是想说,现在很多人那样只是觉得那个圈子新鲜,但是他们不是真正的那样的人,真正那样的,不管是谁,都是一心一意,而没有这么多这种不好的数据。”
  柳相宜与岳云棋想着她的话,随后赞同的点头,确实是,大家都可以做到一心一意对一个人,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患上那种病了。
  许箴看一眼她们,轻笑道:“好了,我们别想这么多,这个我们也管不了,还是安安心心的做我们腐女就可以了。”
  岳云棋伸手抱住她,钦佩的说:“你说的很好啊,不管同性异性,要做的都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许箴耸耸肩,无奈的说:“现在这个社会,真的没有多少人可以。”
  “性.欲物欲权欲,能有多少人不受诱惑,别想太多。”柳相宜道。
  岳云棋笑道:“不想,我们只是一个小女子,说说而已,这些改变社会的,就留给盖世英雄去做吧。”
  许箴点头,“嗯,我们改变不了别人,但是我们可以要求自己做到。”
  三人对视一眼,用力的点头。
  其实不管社会如何,只要大家都能做到自律,社会是和谐美好有爱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