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真相

小说:邪帝妖妻:之邪帝你别撩 作者:天边细雨 更新时间:2019-03-15 15:48
  看着眼前的万丈高崖冷凝月脸上露出了自嘲神情,再回头看看后边即将接近的王室亲卫她的心中此时充满了恨,呵墨宇豪还真看的起她,为了的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连王室亲卫都出动了。
  “回去告诉莫宇豪和南宫天想要就到阴曹地府来拿吧,我等着他们”,再看了一眼将近的亲卫嘴角露出讽刺微笑纵身跳下身前这万丈深渊。
  在四天前天宇百年望族的冷氏家族以通敌卖国的罪名打入了天牢,这让天宇的老百姓不太相信在天宇成立之初就一直支持着天宇且一直注重民生的冷氏家族会叛国,冷凝月更不会相信。
  但刑部却在冷家家主也就是当朝宰相的书房中搜出了叛敌卖国的书信,让冷斋丞百口莫辩,书信是他的笔记,而且还有奸细的指认。
  冷斋丞是当朝宰相也是冷凝月的父亲,而冷凝月的母亲则是天宇开国元勋楚家的第二十六代家主当朝大将军的独生女楚月惜,而冷凝月就是他们的独女,她拥有堪比公主还尊贵的身份,有的公主还比不上她。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如此贤身贵体的她居然下嫁给了只是一个爵爷而没有多少功名的南宫天,但冷凝月却以为自己是嫁给了能和自己百年恩爱双心结的人。
  现在她才知道当初觉得自己多幸运多么的人生得意,那么现在的自己就有多么的可笑,多么的可悲,想到冷家今天所遭受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冷凝月仿佛被人拽住了心脏,下一刻就会被捏爆一般疼痛。
  当冷凝月听到冷家被下狱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提笔描摹前段时间楚家送来的一副名家之作她很喜欢就自己临摹了起来。
  听到这消息拿着笔的冷凝月手抖的将浓厚的笔墨撒到了临摹到了一半的画作上,已经看不清原本画的是什么,震惊的冷凝月没有注意身后的椅子往后一退的摔坐到了地上。
  但她立马想到他那个给自己的生活带来阳光的人南宫天,抓住这一根救命稻草她跌跌撞撞的向南宫天平时办公的书房。
  推开书房的门,就看见南宫天做在书案前手里拿着笔在写着什么,看见她来了立马就不动声色的拿了一本旁边的书将东西压到了下边,抬头看着惊慌失措的冷凝月问道道“月娘为何会这么着急,这要让下人见了成何体统”
  其实他知道冷凝月的来意,毕竟这是他一手的杰作,冷斋丞书房中的叛敌书信就是他费了五年的时间才放进去的呢,可是经过多年的掩藏现在已经可以演的出神入化南宫天面上没有丝毫漏洞的说道。
  心里想着虽然现在冷斋丞以及蹲进了天牢冷府也被抄了可莫宇豪想要的东西还没有找到,所以冷凝月还有用。
  他在天牢中用冷凝月的性命为要挟,让他交出皇帝想要的东西,可那老东西油盐不进,好说歹说都不肯透露半分,最后他以冷凝月可以免去死罪将为流放为交换才让老东西同意交出莫宇豪想要的东西。
  冷斋丞答应了,但还是要求就是要见一见冷凝月,要确定冷凝月是好好的。
  南宫天向莫宇豪禀告后就答应了,不就给他们看一下人吗,有他在旁边看着还怕他们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吗,为了他们的宝贝女儿,他们什么现在都可以答应,他警告他们不要说不该说的话后甩袖离开。
  “南宫,你快去救一救冷家,父亲他们被皇上关进大牢了”月千忆急切的抓住南宫天的衣服说道。
  “月儿,其实我昨天就想告诉你岳父岳母的事,可又怕你担心,但是情况复杂所以就没有告诉你,你不会怪我吧?”南宫天假装难过的说。
  “相公不可,月娘怎会怪罪相公呢,况且还要靠相公想办法救助我们冷家”冷凝月说道
  “月儿不怪就好”南宫天说道。
  “额对了,相公我要去外公家,和外公商量一起救父亲母亲和冷家”冷凝月说道。
  “月娘,你不用去楚家了,楚家也和冷家一起下狱了”南宫天拉住着急的冷凝月说道。
  “月娘,冷家这次被打入大牢中是因为有人举报说岳父大人私通外敌,举报的人还说岳父大人手中有一样神秘的东西,陛下就是听信了才将相府上下打入大牢的,月儿你可知岳父大人手中有什么神秘的东西”
  南宫天说着眼睛中幽光不断闪现,有些激动的眸子没有逃过冷凝月的眼睛让冷凝月心中产生了一丝狐疑。
  南宫天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马上恢复担忧的神色道“说不定我们自动献上那神秘的宝物表示尽忠的决心,皇上就会赦免相府,月儿你可知…….”南宫天的眼中再次闪过一丝期待。
  冷凝月的心中一窒不好的预感产生,若南宫天刚才眼中闪过的一丝激动是她看错了,那这一次的期待却没错,好似南宫天早就知道某些事情却故意来套她的话,不过她确实不知道就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南宫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的表情,他知道冷凝月不会骗他,心知只有带冷凝月去见冷斋丞了。
  “月娘,先别着急,先回去,我即刻进宫去面见圣上,看能不能让我们去见一下岳父岳母”心想重要的人要来了得赶快将她骗走
  冷凝月看了他一眼拼命的点了点头离开了他的书房。
  第二天进了一次宫的南宫天带着冷凝月来到了天牢,大牢里阴暗冷湿到处都是腐败糜烂的味道让冷凝月不禁捂住了嘴巴,心里就像刀绞着一样疼,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这一切看在南宫天的眼里就是冷凝月娇生惯养受不了天牢里的气息,嘴角露出了讽刺的笑容,越过冷凝月给冷凝月带路向重刑天牢走去。
  打开牢门冷凝月就看见眼前脸色苍白的父母,他们显然受过大刑虽然他们现在身上的囚服看上去干净整洁。
  当着南宫天的面冷凝月急切的扑到了楚月惜的面前却没敢扑到楚月惜的怀里怕碰到楚月惜身上的伤口说道“母亲,别担心南宫会救你们的,你们会没事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