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66章 心中无血,出师大吉!

小说:一世富贵 作者:安化军 更新时间:2017-07-17 23:19
  已经到了深秋,清晨的风吹在身上,冰凉刺骨。
  禹藏花麻在西使城旁边的小山谷中走过来走过去,踩得脚下的枯草呀呀乱响,不时抬头看一看刚露出鱼肚白的东方天空,满面都是焦急之色。
  野利遇乞低声对他说道:“放宽心,一会必然会是个吉兆。我告诉你个消息,不要传扬出去。前些日子已经议定,邈川首领一声金龙将娶乌珠的另一女为妻,与你一起做本国附马。而且不只是一声金龙,流落在宗哥城的唃厮啰次子磨毡角也已经归附本国,只要你这次取了秦州城,则陇右之地就尽归你们几个所有。到时守住陇山的关口,谁能奈何你们?”
  “哦——”禹藏花麻答应一声,没再说什么,也看不出高兴不高兴。
  禹藏花麻的势力在兰、会两州,因为跟河湟吐蕃各部族的关系比较疏远,也没有可能把势力延伸到那里,他关心一声金龙干什么。现在党项在兰州到狄道去的马衔山隘口筑了两座小城瓦川和凡川会,隔绝了兰州与河湟的道路,两者各不相干。
  正是有禹藏部的存在,党项对唃厮啰用兵,走的是北线打牦牛城,而不是从兰州发兵。
  瞎毡主动提出归附大宋,磨毡角却在这个时候阴附党项,细究起来,其实都跟被党项攻灭的西凉六谷蕃部的残存势力有关。厮铎督带六谷残存势力的大部依附唃厮啰,因为六谷蕃部跟党项不共戴天,唃厮啰只能坚决反抗党项,而与唃厮啰敌对的势力便大多站到了党项一边。而瞎毡依附的是六谷中的龛谷蕃部,不管他的意愿如何,反正是必须站在党项的对立面,只能附宋。只有远离湟水流域,黄河和洮河一带的蕃部,才能在两者中间保持中立。两强对立,夹在中间的小势力实力不够,只能选择一边站。
  其实党项的元昊又何尝不是如此?夹在契丹与大宋之间,他的父祖都是左右逢源,从两边吃好处。能够有这种局面,是因为党项的势力足够强大,契丹和宋都用得到他。元昊连这种局面都不能接受,非要自己称帝,那就看他有没有这么大的脑袋戴这顶帽子了。
  一道金光从远方的山头上崩射出来,天地间突然一下子就亮了。
  “时辰到了!”一个巫师打扮的人厉声喝道,带着两个徒弟牵住了一腔羊。
  禹藏花麻和野利遇乞都紧张起来,紧紧盯着巫师的一举一动,生怕错过了每一个细节。
  牵住羊,巫师带着两个弟子干净利索地宰杀了,剥了皮,连内脏都一起掏了出来。
  巫师仔细看了羊的内脏,手拄木杖,对着太阳高声喊道:“肠胃无碍,心中无血,出师大吉!此次出战必然取秦州城,这是上苍给大王的礼物,不能违背天意!”
  禹藏花麻长出了一口气,与众人一起欢呼。
  野利遇乞满脸都是笑容,对禹藏花麻道:“天与不取,反受其咎,你还犹豫什么!”
  禹藏花麻对着东升的太阳,张开双臂,高声道:“天意已降,哪里还敢再有疑虑!此次我们并力出兵秦州,一定要万众一心,全力对敌。——如有违誓,有如此箭!”
  一边说着,一边取了一枝箭出来,一折两半,自己收了一半,另一半交给野利遇乞。
  野利遇乞小心收了断箭,高声道:“大家合力伐宋,如有违誓,有如此箭!”
  说完,把手中的断箭高高举了起来,聚在小山谷里的人一起欢呼,声势震天。
  蕃羌重巫卜,在出兵之前选个良辰吉日,提前一夜焚香祷祝,在谷里烧五谷彩布。第二天清晨宰羊,如果羊的胃道无阻,则表示出兵无碍,羊的心中无血,则表示出兵大吉。
  一直犹豫不定的禹藏花麻得了这个吉兆,再无疑虑,心中如放下了一块大石一般。
  野利遇乞更是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终于完成了任务。党项全国设十二监军司,在边境驻重兵,但由于应对的重心是大宋和契丹,面对西蕃的监军司兵力较少。具体说,是防备契丹七万人,对鄜延、麟府两路五万人,对环庆、泾原两路五万人,甘肃路驻军三万人防备西蕃、回纥。其余驻扎于腹心一带的重兵,是属于机动的进攻力量。直面秦州的是天都山附近柔狼山北的西寿监西司,而兰州附近卓罗城的卓罗和南监军司,因为中间有禹藏花麻相隔,反而跟秦州无关,主要用来防备唃厮啰和河西。
  这是元昊称帝的第一个年头,秋冬时节必然有大战,党项抽不出多少兵力来与禹藏花麻一起进攻。西寿监军司来三千人,已经是野利遇乞现在能够调动兵力的极限了。那里和在韦州的静塞监军司一左一右扼葫川,也不能真当泾源路的大宋重兵不存在。
  党项军制,每一正兵配三人左右的负瞻,汉人的说法就是杂役。这是蕃羌风俗,不但是党项如此,契丹和吐蕃也是如此,是他们部落奴隶制在军事上的反映。所以别看党项动不动就出兵数万数十万,真正的正兵其实并没有多少。
  元昊的第一次对宋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还是放在了鄜延路和麟府路。他们对那里已经做了长时间的军事准备,摸清了地理人情,做了针对性的部署,又有横山羌相助,是最适合发动大战的地方。而且在元昊称帝之后,大宋虽然加强了边地州军的军事力量,却没有针对党项的统一方略,有很多漏洞可抓。对鄜延动兵,党项全境的军事力量都被抽调,位于西侧的右厢同样也不例外,野利遇乞想帮禹藏花麻也无兵可用。
  党项是全民皆兵,听起来好像非常厉害,实际上这是建立在部落奴隶制基础上的。正兵就是一个一个小的奴隶主,负瞻、寨妇等等杂役算是农奴,战事起来,正兵拿着命去抢财货人口,负担则转嫁到那些杂役之流身上。要知道即使正兵战死,他们的地位也是由子孙承袭,农奴的地位几乎不可能改变。即使不把这些杂役当人,压迫得狠了,他们也总会起来反抗。所以必须打胜仗抢到财货,来补充战事的消耗,一旦打了败仗,特别是核心主力被吃掉的话,则就有可能发生大乱。
  野利遇乞鼓动禹藏花麻进攻秦州,其实并没有指望他能真地占领那里。到底党项不是跟禹藏部一样窝在山里的土大王,这点见识还是有的,几万临时凑起来的部落兵怎么可能攻得下那样的重城,宋军就是不反抗,城门关起来任他们打也得打上几年。野利乞遇的目的是借此牵制住西线的宋军,并作为疑兵牵制宋朝的注意力,放松对东线的警惕。
  至于禹藏花麻失败怎么办,野利遇乞管他们去死,他的势力削弱了党项就进占西使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