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九章 求佛不如求我9

小说:千穿历凡劫 作者:错负轮回 更新时间:2019-08-13 02:15
  柳丞相怒不可遏的扫视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到了冯志远的身上,顿时一凝。
  冯志远虽然还在极力的遮掩,可柳丞相是谁?
  冯志远偶然间抬眼,眼中那点儿遮掩不住的得意,被他尽收眼底。
  今天这事儿,瞒得过所有人,也绝瞒不过他。
  他相信自己的四个儿子也都看出来了。
  就连脑子最慢的二小子都瞒不过的事情,其他三个人精就更不用提了。
  柳丞相对此心里有数。
  只是,想归想,关键在于证据被这冯家的小子处理得太干净。
  这小子绝对没随冯家的根儿,随了他的亲娘,会的也都是内宅的阴私手段。
  但内宅的阴私手段,由一个眼界更高的男子使用出来,必然更加阴毒。
  柳丞相也就看了冯志远一眼,在他察觉回视过来时,他的目光已经挪开,又定在了水渍未干、尸骨未寒的玉书身上。
  这一眼,让柳丞相的心中一沉。
  从小一起长大,伺候了冯志远十几年的忠仆,都能被那庶子如此对待,此子将来必是个祸害。
  这种比蛇蝎妇人更加阴毒的货色,他决不允许那厮打他宝贝女儿的主意。
  柳丞相多年的养气功夫,让他哪怕在朝纲之上都游刃有余,面不改色。
  可今日,事关爱女,他却屡次动怒,险些破功。
  但也正是事关爱女,他再如何心浮气躁,也都得绷得稳稳的。
  柳丞相施压,整个丞相府都被动员起来了。
  折腾到了深夜,能掌握的也就这么多。
  那边醉酒的小厮,被吓醒拉下去审问后,审出来的东西也是不尽人意。
  那小厮招供:“奴才咏春,是博海院伺候表少爷的小厮。”
  “今日,轮到奴才下值的时候,表少爷皱着眉,说许久不见玉书,安排他做的事儿也不知办得怎么样了。”
  “表少爷见奴才被换下,让奴才顺便去找人。”
  “奴才应了,找遍了博海院,才从厨房小隔间找到了人。”
  “可才找到玉书,他喝得正在兴头,不由分说,就将奴才拉了过去,连灌了三杯。”
  “玉书是表少爷身边的红人儿,奴才不敢得罪,只好小心陪着。”
  “奴才几次想要开口,都被玉书给打断了。”
  “直到玉书喝的尽兴了,奴才开口,说表少爷寻他,问他事情办得如何了。”
  “玉书当时愣了半天,才一拍额头,说是忘了。”
  “他想起身,却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奴才扶了好几回都不成。玉书大概是喝多了,就把表少爷遣他去办的事儿给说了出来。”
  “奴才一听,就是去传句话儿,想着跑个腿还能得不少赏银,就心动了。”
  “柳府谁人不知,蓉香院的那位出手阔绰得很。就连随随便便拿出来的赏银,最少也都得几两碎银。”
  “奴才主动递了话儿,要替玉书跑一回蓉香院。”
  “哪知,这一路都好好的,奴才也没喝多少酒。可才到蓉香院门前,这脑子就晕沉了起来。”
  “之后的事儿,奴才,奴才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啊?”
  “也,也许是那酒后劲儿大?奴才真的不是有意要冒犯大小姐的!”
  “借奴才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呐。”
  “奴才敢对天发誓,如有一句不尽不实,愿遭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不,是全家都不得好死!”
  咏春信誓旦旦的举起三根手指起誓,审问也就到这儿结束了。
  这个鬼神遍地的大陆,对于誓言还是十分看重的。
  若非心中坦荡,是断言不敢拿全家人的性命起如此毒誓的。
  所以,审讯的人相信了咏春没有说谎,再三详问了一些细节后,就将一叠厚厚的供词捧到了柳丞相面前。
  柳丞相过目后,重点定在了咏春和玉书喝酒那段对话上。又定在了咏春到了蓉香院门口,忽然意识模糊那一段上。
  最后,又放到了咏春立誓的那一段。
  看完这三段,柳丞相看向了三儿子和四儿子,两人都微微摇头。
  显然,他们并没有新的进展。
  柳丞相当即大手一挥,带着人直接走了。
  原地只留下了冯志远,但柳丞相却是留话,将其禁足在博海院内,不得随意在柳府内走动。
  众人好戏没能看全,夜云岚被爹娘和四位哥哥一起送回了蓉香院。
  四位哥哥轮番对她又安抚了一遍才离去。
  留下柳丞相夫妇时,冯氏眼圈才终于红了,抱着夜云岚不住安抚,眼泪一双一对的往下掉。
  夜云岚这才看出来,柳蓉香这哭相,像了她娘八成。
  还有那两成,大概是打小起就娇生惯养,眼窝子不是一般的浅吧。
  这不,冯氏一哭,她还没觉得怎么着呢,脸上却早已经开始发洪水了。
  那眼泪流的那叫一个汹涌,绿柳眼明手快的取帕子给她,一方帕子没够用,绿柳连忙又给换了一方。
  接连换了四五回帕子,她这才哭得没那么凶了。
  夜云岚被这汹涌的眼泪淹着了,脸上再次带出了一丝生无可恋。
  冯氏看到宝贝女儿哭时,就意识到自己一个不小心,又招了女儿伤心了。
  她一边心疼着宝贝女儿,从绿柳手中接过帕子,给女儿擦脸。一边哄着劝着承诺着一大堆柳蓉香喜欢的东西,就盼着女儿别哭了。
  冯氏都不用转头,便知道,身后的丈夫这会儿什么表情。
  也知道自从自己生了女儿之后,就不是丈夫心中第一得宠的了。
  她有时也会吃醋,却不会因此疏远了女儿。
  女儿是她生的,她自然要更疼更宠。
  跟自己女儿争宠这种蠢事儿,她可做不出来。
  柳蓉香终于被冯氏哄好了,夜云岚松了口气,就原主的那个哭法,她是真的吃不消的。
  然而,她才附身而来,不能立马就改变原主的性格。
  要改变也需要一个契机才行。
  比如拿冯志远做个文章,然后华丽蜕变。
  在此之前,人前她不能强行武力镇压,只能任由原主释放情绪。
  小不忍则乱大谋。
  好不容易忍到原主不哭了,夜云岚被泪水糊住的眼睛,这才看到了柳丞相的神情。
  感觉到柳丞相眼中的心疼,深邃,还有一丝对冯氏的不满。
  夜云岚何其敏感,一下子就明白了,两人之间怕是要生隔阂。
  原主要的,是和和美美的柳家,她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要拆生分?
  这可不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