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七百七十九章、契机道歉!

小说:逆鳞 作者:柳下挥 更新时间:2017-10-09 22:37
  第七百七十九章、契机道歉!
  紫发紫眸,白衣胜雪。更新快无广告。
  即便是这厚实的黑暗,也难以掩饰她那妖冶绚丽的容颜。
  她的美放着光!
  像日月星辰,霸道威武,藏也藏不了,躲也躲不住。
  陆契机从高空坠落,缓缓降落在众人面前。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她身上,面前的人以及城楼上的士兵。
  她的到来太过耀眼,瞬间就将所有人的眼球吸引过来。
  陆契机!
  陆氏之女!
  这只是她明面上的身份,随着前段时间九国屠龙的事件爆发,陆契机的真实身份也跟着曝光------
  她竟然是凤族后裔,神鸟凤凰的转世真身。
  这样的一位天之贵女突然出现,又将带给他们什么样的讯息?
  “契机------”公孙瑜掀开厚实的布帘,在丫鬟睛儿的搀扶下跳了下来,快步朝着陆契机所在的方向奔了过去,喊道:“契机,你回来了-----契机-----”
  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但是多年相处,公孙瑜一直将陆契机视为已出。严格意义上来讲,她对陆契机的感情要比罗琦夫妇对陆契机的感情要更加深厚一些。毕竟,他们朝夕相处,是一点一点的看着她长大的。而李岩罗琦夫妇却和陆契机相处的时间太少太少。
  “母亲-----”陆契机看着公孙瑜欣喜的表情,心里生起一股暖流,任由她将自己抱在怀里,出声唤道。
  “契机,好孩子-----你这些日子去哪里了?怎么也不给家里说一声?你父亲派人到处寻你,却找不到你的任何消息-----”公孙瑜的担忧是真的,关心的话是真的,派人去寻找陆契机的事情也是真的。陆氏遭此大难,一家人分崩离析,四处分散。倘若陆契机不在,又怎么能够算得上一家团圆呢?
  “我去----做了些事情。”陆契机出声说道。她做的事情没办法向公孙瑜解释,也不想让她担心。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公孙瑜紧紧的握着陆契机温暖的小手,说道:“回来的正好-----我们正准备离开风城,你回来了就和我们一起走吧,一家人要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
  在看到陆契机的那一刹那,罗琦也同样满脸惊喜的朝着陆契机奔跑而来。
  只是,公孙瑜跑在了她的前面,公孙瑜将陆契机给抱在了怀里,她就只能站在一边傻笑。
  从血缘关系上,她是陆契机的生母。远比其它人更有资格抓着陆契机的手关心一番。
  可是,从情感上,她不如公孙瑜亲近。
  从身份上,她只是公孙瑜的一个丫鬟-------
  在小姐的面前,她永远只有站在一侧等候的份。
  李牧羊和陆契机的身份被调换,人生被错位,她的人生又何偿不是如此?
  她不曾做错什么,只是因为主子的一句话,一个命令,一个决定------她便只能把自己刚刚出生的女儿送去和人交换。可有人想过她的感受?
  等到公孙瑜和陆契机叙旧的差不多了,罗琦才凑了上去,笑着说道:“契机------回来了?”
  “嗯。”陆契机点了点头。顿了顿,又说道:“让母亲担忧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罗琦笑呵呵的说道。除了这句,也不知道如何和自己这个看起来就无比冷傲的女儿再说些什么。
  陆契机径直朝着李牧羊走过去,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有话要和你说。”
  “那就说吧。”李牧羊出声说道。
  陆契机看了一眼李牧羊身边的胖子,又打量了一番四周将视线焦点放在他们俩人身上打量的人群,说道:“跟我来。”
  “我凭什么要跟你去啊?你说去就去-----你以为你是谁啊?”
  李牧羊反驳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见到陆契机转身离开了。
  “这女人------”
  李牧羊无奈,只得跟在陆契机的身后朝着更远处走去。
  “有话就说呗,又没有什么外人-----”胖子对陆契机的行为很不满,此时的他八卦之心熊熊燃烧,但是陆契机就像是要特意防范他似的,竟然把李牧羊带到一个让他难以偷听的地方说话去了。“兄妹之间还有什么不能当人讲的-----又不是爱人-----”
  看到陆契机在前面站定,李牧羊也停步在她不远处的地方,出声问道:“你要和我说什么?”
  陆契机眼神如天上的星辰一般闪亮,虽然此时的天空并没有一颗星星。
  她那双漂亮的眸子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盯着李牧羊,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
  “不知道怎么说?还是不知道说什么?”李牧羊的嘴角浮现一抹嘲讽,说道:“不然的话,我先离开,你站在这里好好想想?”
  “我想------”陆契机眉毛微挑,不知道是气愤李牧羊的态度,还是终于下定决心说出自己一直梗在喉间难以出口的那句话。“我应该对你说声对不起。”
  “对不起?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知道。”陆契机说出来的话硬梆梆的,却给人一种受了委屈的小可怜模样。
  她不是一个懂得撒娇的女人,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李牧羊明显的感觉到------她在撒娇。
  当然,在李牧羊看来,只是撒娇失败或者说是一次失败的撒娇而已。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话-----就不会用这样的态度对我。”
  “--------”
  “我已经说过对不起,我心里也确实是这么想的------”陆契机的话语变得柔和,还有着隐藏的很浅显的歉意。“当时那种情况,我也只是听从安排-------爷爷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并不知情。”
  “所以,他诈死的事情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李牧羊声音冰冷,说道:“他假装败于宋孤独之手,然后朝着那断山深崖掉落下去------而你在关键时刻将他救下,并且为他医治,隐藏行迹----所以,在我们被人追杀的时候,你一直没有出现------那个时候,你正在忙这些事情吧?”
  “------是的。”陆契机脸上的歉意更浓,沉声说道。李牧羊说的都是实情,她知道他已经知道了真相,却没想到他仿若亲身所见,将他们所做的所有事都推算出来了。
  听到陆契机的回答,李牧羊的心脏抽紧,伴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刺痛。
  “我这个孙子-----还真是个外人啊。”沉沉的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