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B116

小说:三世惊情 作者:三某你好 更新时间:2017-10-15 12:54
  B116
  “啊……那个什么,什么啦……对了,丁香妹妹……你这是去哪儿呀……”
  肖飞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打身前匆匆而过,定睛一看,见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丁香酒吧里把他叫作“哥哥”的那位服务生。
  说来奇怪,肖飞眼瞅着熟人,一时间竟然叫不出对方的真实名字,便以往日里一句玩笑的称呼叫那个服务生作“丁香妹妹”。
  其实那个“丁香妹妹”并非妹妹,也非美美,而是一个阳刚之气全无,阴柔之气泛滥的娘炮儿,学名“娘娘腔式男人”。
  “哎哟,原来是哥哥呀!”
  服务生扭过头来,循声看去,认出了那个总叫自己妹妹的哥哥。他并没有因肖飞冠他以“丁香妹妹”之名而有半点儿责怪肖飞之意。
  相反,“丁香妹妹”倒显出了一些兴奋之色,似乎是因为几天不见他们突然相见,图增了他对肖飞的一份许久的思念。
  服务生停下了匆忙的步子,调转身子,来到了肖飞身前。
  这不是笑话,也非讥讽,和那服务生相识也算许久了,肖飞和那服务生还就真未互通姓氏和名谁。
  他俩你一个“哥哥”来、我一个“妹妹”去的,这样好不亲热,突兀地向大众们展现着他俩超乎性别的爱情。
  似乎如果换做以对方的真实姓名相称,便会失掉这爱情里的许多浪漫的情调。
  虽然这全因剧情需要而由作者编撰使然,然并卵,他俩还就真不是一对不折不扣的“Gay”。不管你是信,还是不信,反正你爱信不信。
  “丁香妹妹,你这样慌慌张张地是要去干什么呀?”
  由于所遇之事发生得突然,更因肖飞问得迫切使然,丁香妹妹未能抑制住往日里常有的慌慌张张,却秉承着平常里一贯地没头没脑,在肖飞面前一如既往地叽里呱啦起来:
  “唉哟哟,不得了啰!不得了啰!死啦,死啦,唉哟哟,真真地死啦?”
  眼瞅着眼前的这个可爱的男人模样的小妹妹说得如此慌张,不由得引起了肖飞对他可爱模样的无尽喜爱,并油然而唤起了肖飞对他的一通调侃:
  “丁香妹妹,不要急,慢点说,谁死了呀?你看你这着急的样子,是你家阿猫死了,还是你家阿狗死了呀?”
  “阿猫?……阿狗?……哥……哥……你好坏……你好坏……怎么咒我家的猫和狗去死呢?哥哥,我家的猫和狗健康着呢?你好坏……你好坏……”
  丁香妹妹激动了,说话间,他用自己的小锤锤习惯性地在肖飞胸前一通乱锤,然后……(各位读者,省略号处请自行发挥想象)。
  肖飞并不介意这个男人小妹妹对自己行使的这一番温柔的暴力摧残,相反,他觉得这是一种世间罕有的享受。他享受着,并快乐着。
  然而,对于眼前两个男人间这种同志般友谊的画风,Angel和Rowling已是难以忍受了。
  Rowling对于肖飞的性取向已经开始有所怀疑了,但她却还是深深地爱着肖飞,这一点不容怀疑。
  Angel心无旁骛,无所顾忌,她已经无法直视这个叫“丁香妹妹”的男人了,她无法忍受他举止的忒娘,以及他话语的忒磨唧。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于是乎,她发飙了:
  “嘿,娘娘腔,别那么磨磨唧唧,好不好!爽快点儿,你家到底谁死了,快说!”
  服务生从Angel的话语里听出了浓浓的枪炮声,他不甘示弱,扯起了反击的大旗,铿锵有力地回应道:
  “唉哟哟,我说,这位妹妹,你怎么说话呀?谁是娘娘腔呀?”
  服务生的嘴硬,换来了Angel更有力的语言暴力。
  “你呀!”Angel鼓着眼睛,非常坚定地说,“丁香妹妹……哥哥……哼……叫得多浪呀!”
  “我说你这个妹妹是怎么说话哩,人家可是纯着哩,这十里八街的,哪个不晓得我是一个纯爷们!”
  丁香妹妹手儿扮作兰花,指着半脸不屑、半脸不平的Angel,愤愤地发作着身体里的火气,突然间,他好像想起了什么。
  他双目一溜烟,看了看眼前的肖飞,又看了看肖飞身旁的Rowling,接着又看了看他指着的Angel,最后他又想了想自己,他总算是发现问题的所在了。
  “我说这位妹妹,请不要叫我丁香妹妹,好吗?哥哥叫我丁香妹妹,我倒是没有浪的感觉,你叫起来时,我倒是嗅到了一阵一阵地酸溜溜哟!”
  “你!”
  Angeln愤怒得脸也红了,脖子也粗了,她恨不得走过去用她那一口洁白如玉的牙咬上服务生一口。但转念间,她又忽然萌生了一丝感触:
  “我这是怎么啦,为什么会对一个娘娘腔动了粗?”
  正当Angel反思着自己时,Rowling用手扯了扯她的手指头,暗示她不要再和眼前的这个娘娘腔一般见识。
  然而,她在心底对Angel今天的不可思议的反常举止,再联系服务生的阴阳怪语,突然之间,产生了一丝疑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