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九百六十章

小说:六零有姻缘 作者:三羊泰来 更新时间:2018-01-10 00:56

  第二天沫沫还是被吓到了,拧了安安的耳朵,气的拿着棍子追着安安打,“这么大的事,你竟然才告诉我,恩?”
  安安疼的呲牙咧嘴的,“我这不是怕您一时承受不住吗?”
  沫沫哼了一声,“我还要谢谢你了?”
  安安,“妈,我错了,是我不对,都是我的错。”
  沫沫按了按眉心,脑仁一跳一跳的,她又有孙子了?
  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封婉一个人在首都没人照顾可不行,她可记得封婉营养不良的模样,封婉现在怀孕了,是一定要接过来的照顾的。
  沫沫估计,封婉这孩子一定没敢跟家里说怀孕的事。
  沫沫呼出一口气,这两个孩子都挺愁人的,果然小时候越懂事的大了事越多,而且每件都是大事。
  沫沫丢下安安,这早饭也不用做了,紧忙回屋子换衣服,换衣服的时候,想想她又当奶奶了,还有些激动呢!
  好吧,她的高兴是有对比的,想想庄朝露,其实早婚也挺好的,至少不用等个十几年后,她天天发愁。
  沫沫打安安动静挺大的,声音也没控制着,等沫沫出来,安安已经被浩博几个慰问过了,眼里都是崇拜的眼神,大有厉害了我的哥。
  安安摸着鼻子,抽了抽嘴角,他真心是意外,当时也鬼使神差的,真的,他自认为意志力不错,可当时是怎么了?
  安安晃了晃头,想不明白。
  沫沫和安安去封婉家的路上,沫沫已经从安安的嘴里了解了昨天两个人的谈话。
  沫沫是女人,更能够了解女人,封婉对安安是有好感的,那就好办了。
  本来沫沫想去买一些营养品的,可最后打消了这个念头,营养品不急,她想去和封婉谈谈。
  沫沫和安安到的时候,封婉还在被窝里,见到沫沫整个人都有些傻,迷迷糊糊的长大了嘴巴,凉风灌进了睡衣,才想起来她还没换衣服,惊呼一声,说了句稍等。
  沫沫听见屋子里翻找衣服的动静,眼里带着笑,这丫头还挺可爱的。
  五分钟不到,门再次打开了,封婉面对庄连夕会更自在一些,可面对连沫沫,她就要紧张了,很紧张。
  封婉的脑子里一直回忆着连沫沫的干过的事,连沫沫的观察能力特别的强,她一直记得,连沫沫的谨慎和低调,她深怕自己的异常被发觉。
  她一直认为,连沫沫的想法是对的,重生也好,穿越也好,只是有了第二次人生的机会,但并不意味着你的智商和心机也开了挂,你该是什么人还是什么人。
  所以想要成为人生赢家,活的长长久久,低调谨慎绝对是对的。
  沫沫坐下,看着封婉一直低头看着地面,忍不住跟着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发现,在看是封婉过度紧张而紧绷的身子,明白了。
  沫沫拉着封婉的手,“别紧张,你也坐。”
  封婉哎了一声,忙坐到了床边。
  现在冬天,早上的屋子还是有一些凉的,封婉倒觉得挺好的,至少能让她的脑子清醒,不会头脑一热,迷迷糊糊的被发现问题。
  一时间屋子里又安静了,沫沫已经打量了一圈,封婉是个勤快的,房间很干净整洁。
  可能是太安静了,封婉有些压力,忍不住开了口,“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封婉问出了口,心里忍不住想,别是连沫沫看不上她,所以今天来棒打鸳鸯的吧,哎不对,怎么就成了鸳鸯了呢!
  封婉心里另一个声音,连沫沫不会的。
  可随后还有声音在开口,“怎么不会,在描写也是文字里的人物,又不是活生生的人,文字在描述也不能描述的那么全面。”
  一时间,封婉脑海里的两个声音打了起来。
  沫沫看着紧绷了不少的封婉,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安安多看了封婉几眼,出了声,“你没事吧!”
  封婉啊一声,“没事。”
  沫沫咳嗽了下,拉着封婉的手,“你们两个人的事,阿姨已经知道了,阿姨先替安安道个歉,再怎么,你都是吃亏的一方。”
  封婉脸蛋红了,当时的事,她迷迷糊糊的,虽然喝多了,可也是有些意识的,开始正是发现庄连夕人正直才放心的跟着走的。
  后来庄连夕说演个戏,她也是知道的,开始抱在一起也没什么,可后来不知道怎么了,荷尔蒙爆了,然后不该发生的发生了。
  她也不傻,也是看了多年总裁言情文的人,她当时身上的香气不对,本来她也没多想。
  可昨天听了连沫沫说导演的话,她觉得事情不简单,晚上没有庄连夕,她就想的多了,后来一想香味的来源,磨牙了,知道香味是催情的了。
  封婉忍不住偷看了庄连夕一眼,这么说来,庄连夕也是着了道的人。
  封婉摇着头,“应该是我道歉才对。”
  封婉说的是真心的,要不是香味,庄连夕不会干出出格的事的。
  沫沫一听,瞪了安安一眼,心里忍不住想,封婉心里一定很喜欢安安,忍不住笑了,两个人有感情,才能过的长久呢!
  沫沫道:“现在说说你肚子里孩子的事,安安是一定要负责的,我的意思是是尽快见见家长把婚事给定下来,别等着孩子大了。”
  沫沫知道,无论什么年代,未婚先孕都是要经受舆论的,还是先结婚的好。
  封婉愣了,她还没想过原身的父母,她是胆怯的,怕被原身的父母发现,想到原身父母对原身的疼爱,一时间,心里挺不得劲的,慢慢的酸涩感。
  封婉想拒绝结婚的话都说不出口,她必须要为原身的父母着想,单亲妈妈,还是未婚先孕的,父母该多担心,而且父母很保守,一定会伤心的。
  如果她回去,舆论一定会攻击着家人的,她又摸了下肚子,她必须要承认,她没有一技之长,本想着写个剧本,可现在编辑可没未来赚钱。
  她能不能养活得了自己都是问题,何况还是一个孩子,她想到了另一个世界去世的妈妈,她也是单亲家里,明白单亲家庭孩子的痛苦。
  沫沫一直观察着封婉,封婉神情软化,她是看在眼里的,这两个孩子过了年就可以领证了,结婚正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