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二百五十四章:帝王之术

小说:晚唐春 作者:洋洋鬼 更新时间:2017-09-14 05:50
  一早,只有本城门开了,里面黑压压的出来不少人,还有牛车,多是住在城里的唐人,这是出去耕作了,要等晚上才会回来,虽然被刘睿带走了不少唐人,韩延辉又从其他的地方招来不少,毕竟,城市的生存还是要依赖农田的耕作的,韩家在塞外根植多年,影响力还是有的。
  外城,东奚王的族人只占用了空旷的东北一面,一开春,族人多去了草原深处,留在这里的不多,要不是出现这多事情,外面还有三千多佛和离的契丹人,这里留下的奚人应该更少。
  那也爆炸大火,烧毁的是临近内城的房屋建筑,这会儿这一带就被隔离起来,作为接近内城城墙的隔离带。
  守护内城的只有寿王的神策军五百人,外加从高骈那里弄来的五百人,一千人守内城,很是勉强,寿王也从唐人中选出一千青壮帮着收成,不能再多了,就是这一千也是每天轮流着,这春耕季节,农夫们最关心的是耕作。
  所以,寿王暂时只能依赖韩家的人帮着守护外城,东奚王那里,有韩家照顾着,加上寿王的拉拢,暂时也算和谐,毕竟,城外三千多契丹人也是东奚王的敌人,这样,几个方面暂时达成了一种平衡,还算相互容忍着,只是,这种平衡很合适微弱,稍微有个风吹草动,就会发生变故,所以,佛和离也好,韩延辉也罢,尤其是寿王都在急切的想着对策。
  其实,刘睿也希望这种平衡暂时维持下去,只有一段平和的时间,才能叫自己开战自己的计划,打成一锅粥,自己也是没有机会。
  可是,究竟如何叫这种平衡稳定的维持下去?
  其实,整个事情的额关键点,依然在刘睿这里,这就是刘睿可以营造的环境,只有这样,才能叫自己能在这个风口浪尖,有自己操作这几股势力的额可能,叫他们围着自己团团转。
  寿王对刘睿这百多人没有为难,直接放进了内城,却也局限在一个院落之内,只叫刘睿过去见他。
  寿王的临时都督府正是曾经襄城都督府,虽然破烂不堪,好歹收拾一下也能住人,寿王正在习武场,看着自己的五百神策军和五百高骈的五百江南军对练,寿王自然明白,五百江南军不可能真心终于自己,所以正想法子和自己的五百神策军融合,想把他们融进神策军之中。
  刘睿就站在一旁看了一会,没有去打搅寿王,寿王明知道刘睿来了,也没有什么表示,好像很不在乎,这是一种心理压力,正酝酿着如何威压刘睿的气氛,今天,寿王需要从刘睿这里得到很多需要的东西,最少是承诺,更知道,刘睿这个人做事情绝不吃亏,所以,寿王也是很看重这次见面。
  好一会,那寿王带着几个随从离开了操练场,进了都督府的大厅,有过了一会,出来的王樵对着刘睿吩咐:“你要小心说话,不然,得罪了王爷,你师父到来后会绕不过你的。”
  小心什么?
  刘睿眼睛瞥了王樵一下,为难状:“请先生明示,在下粗鄙武夫一个,不明白先生这种高深的提醒?”
  不是真的不明白,而是一种表态,更近乎示威,我刘睿不在乎,应该小心的是你的寿王!
  谈判,先要在气势上压迫对方,这个道理寿王明白,刘睿更是没有不明白的道理,前提是各取所需,结果是皆大欢喜,这其中各自的得失就需要好生把握这个过程。
  寿王高坐台上,上面一张大大的高高的桌子,几乎遮住了寿王的整个人,只有他挺起身,下面的刘睿才能看见他的脸,依然玩着帝王之术,继续给刘睿施压,要的就是这种高高在上,叫下面的人有着仰视,顶礼膜拜的气势。
  寿王在吃早餐,刘睿上前,跪下行礼,那寿王只是继续吃着,挥挥手指了指王樵,然后继续吃他的早餐,却是身边的王樵问话了。
  “大都督问你,你身为辽城守捉使,那夜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却带着你的人,带走了这里的乡民跑到了野狼窝,算不算擅离职守?你这样配不配做这个守捉使?大都督惩罚有据,自然要对你做出惩罚,不然难于服众!你可有解释?”
  这是要把我的守捉使拿下了,也好接着对我积压,也知道这借口不伦不类,寿王不好意思自己启口,就叫王樵出面。
  刘睿故作迷惑:“在下迷顿,请先生解惑,那一夜,在下也是受害者,事发当场,在下却是和佛和离苦战的主力,要知道,在下身边只有五百人,还是榆关镇将府的,却要面对佛和离五千大军的围攻,还要加上吕用之那几百人,可谓是劳苦功高,后来大爆炸,外城火光一片,在下为了保住那些唐人,尽快疏散离开那是自然,出了城,就是韩家掌控了城里的一切,在下难不成杀进去在和韩家的人外加东奚王的人苦战一场不成?”
  刘睿说着,只是眼睛看着台上高桌后寿王的情形,根本不管王樵的喜怒哀乐,这王樵不过是代替寿王问话刘睿关心的也只能是寿王的态度反应。
  寿王却只露出脑门上的帽盔,根本看不见他的眼。
  那帽盔有节奏的上下微微浮动,说明寿王依然不紧不慢的吃饭。
  刘睿继续分辨:“大都督想要扎根辽城,少不了韩延辉出头出头,平衡各方面的持续,有韩延辉在这里,咋下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不然就会发生不愉快,那样绝不符合大都督的计划,所以,离开是最好的选择,也好叫大都督从容入主辽城,有咋下在野狼窝策应,也是给寿王最好的支持,我的那点人放在辽城根本起不到作用,唯有在外面才会造成对这里的一种施压,叫这里跌人多少有多顾忌,只有这样,寿王才是安全的,再有,想要扎根辽城,就要维持民生,发展生产,如今正是春耕季节,在下带着人着急耕作的事情,其实也是为大局着想。”
  当当!
  上面传来筷子敲打碟子的声音,显然是示意刘睿不要继续了,刘睿才闭住嘴停下,静静地等着王樵说话。
  王樵闷哼一声:“多是狡辩,你的职责不是屯田耕种,而是守卫辽城,既然你擅离职守,大都督也只能免去你的守捉使职位,不这样做,就无法服众,大都督府就徒有虚名了,你有什么意见吗?”
  刘睿这次没跪下,又一次就算是对寿王客气了,对着上面拱拱手:“没有,在下何德何能,根本没能力完成守护辽城,所以,这个职位在下也是心甘情愿的没了,为了大都督府的安全,请大都督另选合适的人选。”
  当当!
  这次是筷子敲打桌子的动静,大概是寿王认可了这个结果。
  鞭子抽完了,就该是甜枣了,一手萝卜一手大棒本就是帝王之术的手段。
  刘睿拭目以待,看王樵如何自圆其说。
  “不过,你对大都督入主辽城毕竟是有功劳的,要不是你吸引住了佛和离,把他的五千骑兵引到事先布置的地方,也就没有接下来韩长史计策的启动,说到底你是离了大攻的,只是你作为辽城守捉使不称职罢了,有奖有罚才是大都督御下的手段,所以,对你也是另有封赏,大都督已经飞鸽圣上,准备封你为五品屯田员外郎,并奉旨安抚辽南,这是大都督对你的赏赐,也是期望,希望你勿要辜负了大都督对你的期望,只是,安抚使不能有兵权,那样就会叫辽南那些势力多有忌惮,就不会接纳于你,所以,你要把你的三千义儿军交给大都督统一统领,这个你可有意见?”
  废话,安抚使没有兵权,那是盛唐那会的规矩,后来这个名号都是为了平衡安抚地方藩镇的,你能说那些藩镇就此就没了带兵的权利?骗傻子也不带这么玩的!
  不过,刘睿却不会拿这个借口去激怒寿王的。
  “没意见,等义儿军处理完辽南的额事情,在下立刻叫义儿军请示榆关镇将府,只要镇将府给了在下调令,在下绝不会耽误片刻。在下对大都督的忠心可昭日月!”
  这就是那刘仁恭做挡箭牌,你有什么脾气,那卢龙军听宣不听调已经百年了,难不成你寿王就能叫藩镇立刻改了规矩?
  叮当!
  这次上面传过来一个脆响,显然寿王心里恼怒,把碗碟敲碎了。
  王樵恶狠狠地瞪了刘睿一眼:“榆关镇将府那里,大都督自会安排,就不用你操心了,为了盘山的义儿军能有效的行动,大都督下令,封那高骈为大都督府辽南军都虞候,校检指挥使,刘涛为斥候营指挥使,不日,就会将这份命令下达给他们,高骈和刘涛也算是为大都督分忧,功劳不小,要是大都督视而不见,岂不是怠慢了军心!这个封赏的钱财,就不用你这个安抚使操心了,你如今主要的事情就是把野狼窝的春耕搞好,然后立刻赶往榆关,把榆关山庄营运司的事情立刻了断,给大都督府解决补给军饷事宜,这才是你这个屯田员外郎的职责!”
  故意撇开自己,封赏高嵩和刘涛,这是离间我和下属的关系,是帝王之术的老一套了,刘睿却是笑了,你自己的钱还要我想法子解决的,还要背着我用我的钱拉拢我的心腹手下,这也太肆无忌惮了,刘睿我难道真的就这么好脾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