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六十九章 想哭的韦笛

小说:大逆锋 作者:我们踢球吧 更新时间:2018-01-13 12:09
  范毕庄并没有将那位叫做徐杰的领队的叫嚣放在心上,但他不知道的是,在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气急败坏的徐杰领队就第一时间打电话回了国内,将这里的情况向足协以及体育总局上报,要求一定要严惩这种肆无忌惮,对国家形象造成恶劣印象的“刺儿头”。
  如果是国内的球员,足协有的是办法整治,要么停赛,要么罚款,要么就是长时间的调查,保管能让一名职业球员硬生生的折腾得前途无亮。
  哪怕是在欧洲效力的球员,但只要根还在国内,足协依旧有数不胜数的手段让对方低头。
  但略微棘手的是,范毕庄并不是国内走出的球员,最重要的一点,对方可以说是完全跟中国足球扯不上关系,人家虽然是黑头发黄皮肤的华裔,也不止一次的公开宣称自己是炎黄子孙,可事实就是,范毕庄拿的是欧洲护照,从法律上来说,是地地道道的欧洲人,中国足协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能够作威作福,但对于“欧洲球员”,他们就只能抓瞎了。
  当然,对于这种不服管教的刺儿头,足协也是没有好感的,哪怕范毕庄是在欧洲,他们也有着自己的解决手段,那就是“封杀”——面对徐杰的请求,足协方面给予的回应是,立即下达文件通知各个部门,封锁范毕庄在国内的一切体育和商业活动,并且会知会商管部分进行配合。
  同时,中国足协会发文和西班牙足总进行沟通,要求范毕庄向中国足球以及中国球迷进行诚挚的道歉。
  中国足协的反击来得又快又猛,这群官老爷们也是下定决心要抖一抖威风,让世人知道,他们的权威和地位不容挑衅,哪怕是身在欧洲的球员,他们也是有能力让对方好看的。
  对于顶头上司们的举动,徐杰感到极其的振奋,这一次的欧洲之旅,他可算是狠狠的丢了脸面,好在他有背景有后台,范毕庄就算再炮轰又怎么样,他在国家队的地位依旧稳如泰山,反倒是口无遮拦的范毕庄,这简直就是一个愣头青,嘴上过瘾很爽吗?不过是一名球员罢了,你以为自己是谁,还能翻了天去?
  徐杰兴奋的幻想着,范毕庄在国内的巨大压力下,低头认错,痛哭流涕的场面,只要想到这,他就是浑身的舒爽。
  只是让徐杰万万想不到的是,他带领着中国队返回国内之后,迎接他的不是足协官员关怀备至的嘘寒问暖,而是一纸调令——他被暂时调离了中国队领队的职位,这还不止,还有专业的调查团,开始调查他在国家队领队任上的一切作为。
  徐杰慌了,官员搞足球,谁都知道背后肯定有不少的肮脏交易,没谁屁股是真的干净的,这哪里经得起调查?
  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徐杰,慌乱之中赶紧联系他背后的人,结果电话中显示的只是“嘟嘟嘟~”的忙音,再打,干脆就关机了。
  就算不清楚国内发生了什么,但这样的情况,徐杰再蠢也知道,自己完了,他已经被他的靠山给放弃了。
  ……
  时间推回到两天以前。
  在中国足协刚刚向下面各级发布有关于对范毕庄的“封杀”决定之后,一场天大的麻烦,便随之而来。
  足协官员也是人,他们也要吃饭,专管中国足球一切事宜,听起来权力挺大,但方方面面需要的资金和赞助可是不少。
  和中国足协合作的商家可不少,甚至一些有所求的人,每年都会给足协领导送上不菲的厚礼。
  这些“额外收入”以及“赞助费”,足以让足协上上下下都过得十分舒坦惬意。
  只是谁也没料到的是,忽然之间,这一切就改变了。
  韦笛是足管中心的主人和党高官,此刻的他,正焦头烂额的接着属下们不断打进来的电话,一个又一个消息让他脑袋都快炸了。
  “什么,XXX商家表示不愿再和足协合作?”
  “什么,京城的XXX公司将中断合同,不再赞助足协的一切活动?该死的,我们可是签了正式合约的,他们难道要违约吗?”
  “……就算是赔款,也不再会为足协掏一个子儿?……他们原话是这样说的?这群家伙,是疯了吗?难道他们不知道,足球是中国的第一运动,能够给他们带来巨大的收益吗?”
  “又一个商家要取消合作协议?什么,还要起诉我们?……混蛋!这些人都是集体吃错了药吗?怎么都跑出来和我们不对付了?”
  韦笛在办公室里一边拿着电话,一边愤怒的大喊大叫,这个时候,秘书推开门走了进来,将一份公函放在了办公桌上。
  “这是什么?”
  韦笛挂断电话,没好气的询问自己的秘书。
  女秘书漂亮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犹豫,却还是如实的回答道:“是京城最高法院的传票。”
  “法院?传票?这是什么鬼东西?法院竟然找上了我们足协?他们也疯了吗?”
  韦笛一脸的不敢置信,他的脑子现在有些混蛋,许多合作伙伴的突然“反水”,已经让他感觉很是莫名其妙了,而突然而至的法院传票,这已经不是莫名其妙来形容了,韦笛甚至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疯狂到了他看不懂的程度。
  “我咨询过法院了,他们表示,我们现在的办公大楼,并不是国有土地,而是私人持有……而现在,那名持有人向法院提出申诉,要求我们搬离这里,因为他要在这块土地上建立……建立……”
  “让我们搬离这里?”
  韦笛愣了一下,随即也明白过来,足协总部办公大楼的土地确实不是国有的,这点韦笛清楚,但这么多年下来,也没有谁来找麻烦,想想也是,国家部门使用这块场地,谁敢打对台戏啊?所以历届足协领导也没有放在心上。
  但从法律角度上来说,这块地的主人还真就不是足协,他们只有使用权,对方想不租给他们,就不租给他们——当然,对方是要支付中止合同的赔偿金的。
  “他们不知道,这样做会支付一笔为数不菲的赔偿金吗?”
  “我问过了,他们说不在乎,他们有钱,他们任性。”
  “……”
  好吧,这个理由很强大,强大到连韦笛都无言以对,有钱任性,别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从法理上说,对方的做法还真就挑不出错。
  “连国家的便宜都敢占,我看他们是好好的生活过得不耐烦了。”韦笛有些糟心的恨恨摆手,对于这张传票,他并不是太放在心上,他决定找个时间,和这块地的主人见个面,劝说一番,他就不信了,还真有人敢跟国家公职人员对着干。
  “对了,你刚才说他们要建立一个什么?”
  韦笛忽然好奇的问道。
  “他们说……他们说……要建立一个全亚洲最大的……呃,公共厕所……”
  韦笛再度傻眼,这一次,他气得快要直接吐血。好半晌,回过劲来的他才咬牙切齿的开口:“这块地的主人是谁?查出来没有?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给他的胆子,敢这样羞辱一个编制内的国家机关……”
  “没查出来,但是……”女秘书翻开了手中的文件册,仔细的寻找了一下,“他们自报了家门,说他们姓范,如果主人你想找他们的麻烦,他们非常欢迎,对了,他们留下了地址,地址是……”
  “这个地址很熟悉啊?”
  听到秘书念出的地址,韦笛愣了一下,绞尽脑汁在脑子里回想一番,眼睛突然的睁大:“你说他们姓范?”
  见到女秘书肯定的点头,韦笛心中顿时有一万头草泥马神兽奔腾而过。
  妈卖批哦,范家,是那个范家!那个在国内连国家领导人都得和颜悦色对待的超级家族!
  他一个小小的足管中心主任,竟然还想放言去找对方的麻烦,我勒个去,虽然不知道范家怎么盯上了自己,但对方不来找自己麻烦就烧高香了,他哪里还敢硬气的去找对方的麻烦?
  韦笛郁闷的将法院传票小心翼翼的收好,没办法不收好,他可不敢真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要这么做了,估计他在足管中心主任的位置上,很快就混不下去了。
  韦笛也不是蠢货,蠢货也做不到足协当家人的宝座,联想到此前这么多商家以及合作伙伴的突然“反水”,范家也突然冒了出来,韦笛顿时就将其联想到了一起,不用问,这一切都是范家的手笔。
  只是他不清楚的是,范家这种庞然大物,怎么突然就瞄上了自己,自己虽然现在的职位不算低,但在一些豪门大族眼中,也只是小虾米罢了,谁特么有功夫来对付自己这种小角色啊?
  韦笛垂着脑袋把里里外外的都想遍了,却还是想不出自己做了什么事,是得罪到了范家的。
  就在韦笛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办公室内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心烦意外的韦笛本来不想接通,可是看到来电号码,顿时一个激灵,赶忙家电话拿了起来。
  “老领导,您找我?”
  “我找的就是你这个王八蛋!”
  对面,一个愤怒无比的大嗓门顿时就咆哮了起来,直接就将韦笛给吼懵了。
  “瞧瞧你干得好事!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球……我告诉你,林家刚刚有人打电话到我这来了,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也不知道你怎么得罪他们了,我只知道一点,如果这事你摆平不了,那我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你清楚这代表着什么,就算我倒了,你特么也别想好过!”
  一通怒吼,电话被挂断,韦笛满脸的迷惘,持续震惊中。
  林家,怎么又跟林家扯上关系了?
  我的天,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先是范家,现在林家也冒了出来了,而且还都是冲着自己来的?
  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韦笛都有种快要哭了的感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