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172章 尘埃落定

小说:无限之噬尽诸天 作者:子夜时歌 更新时间:2018-01-13 12:08
  任我行精气神合一,气势渐渐收敛在身上,仿佛化身一道凶猛巨兽,吞虚还无。
  “哼!”东方白冷哼一声,如虹气势瞬间粉碎,随即只见一轮浩越升空,俯瞰众生。
  丝丝凉意传来,渐渐影响周边,衣服上,座椅上,渐渐弥漫出冷意,出现湿润。
  “给我破!”任我行大叫一声,巨兽嘴巴一吸,狂风卷起,冷意以及湿润瞬间消失。
  在座的都是江湖好手,虽然看不见他们的对决,但是细微的环境变化,还是能够感受到的,尤其是刚才的风卷,如此妙不可言的攻击,即使什么都看不见,但是为了其中秒地,依旧聚精会神的目视。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任我行和东方白二人不过是初级领会,虽然很强,但是距离棘手,还有细微差距。无论是任我行而言,还是东方白而言,都并不具备威胁。
  这并不是楚风自吹自擂,别看他非常希望跨越那个境界,但是以他们攻击范围和力度而言,完全不及楚风。若是给他足够的世界,完全可以破灭一块完整大陆。
  东方白没想到任我行的回应如此精准而又霸道,一时有些技穷。但是多年的争斗经验在此刻就是发光发热的时候。只见她背后虚影变化,折射出炙热的强烈气息,浩瀚磅礴,宛如一尊正午的浩日般。
  众人微微一退,一道热浪烧的众人发须曲卷。
  楚风心中讶异道,“这样的变化,是葵花宝典的力量吗?看来她对于其中领悟很深啊!”
  虽然没有看过葵花宝典,但是楚风对于林家辟邪剑谱非常了解,两者虽然各步相同,但是真气的特性,却是非常的相识。
  别以为这是一部太监武功,就以为它如同太监般阴阳怪气,阴气深深。其实它之所以需要切鸡鸡,就是因为真气太过炙热。需要切除真阳部分,获得承受体质。
  至于女子修炼,楚风也想过,大概凝聚炙热真气都不可能,尤其是女子的武功与男子有着细微不同,要想如同东方白那般活用葵花宝典,完全只能看各人天资。
  只是让他非常惊讶的是,没想到东方白还能返还本质,使出葵花宝典宛如太阳般炙热。虽然有着细微差别,在楚风体察入微下,看得出这炙热不过是变化而已。
  就如自己的柔劲和刚劲,一体两面,本质并没有改变。看来也是那本太极拳经的效果,但是改变内力可比劲力难得无数倍,楚风自问使劲浑身解数也难以办到。
  当然,以他的性格,武功只是升华之道的铺垫,可没有兴趣改变属性。他最强的杀伐手段,从来都不是现今阶段的武功。
  思索间,任我行瞪大眼睛,身上的精气神再次合一,一道巨兽虚影,把地而起的咆哮一声,俯冲一跃,一口咬向东方白。
  “哼,果然你在强撑!”东方白冷哼一声说道。虽然并不是十分明显,但是虚影的确虚弱下来,才一击而已。任我行就已经撑不住,所谓异样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
  刹那之间,炙热的气流涌动,逼得众人一退再退,生怕殃及池鱼,到了小院等着。
  楚风身上同样炙热,但是依旧若无其事的看着,即使殃及池鱼,他并不怎么在意,即使攻击落在身上,不过挠痒痒而已。
  下一刻,刺眼的光芒出现,仿佛房间升起一个太阳,小心的房间,一道金黄色的光芒随着气流冲击,通天彻地的闪亮而起。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像是火焰舔过来一般,武功高的已经瞬间退开,武功低微之辈,一下子捂住双眼,痛苦的嘶鸣起来。
  只是不等众人回神,房间之中,任我行也发出一声惨叫,哐当一声,破门而出。
  “爹!”任盈盈一跃而起,双眼通红的扶住。
  任我行轻轻一退道,“盈盈,快……离开这里!”
  “爹,我……”任盈盈怎么可能舍弃自己父亲逃命,只是她武功低微,任我行虽然只是轻轻一退,还是不可遏止的倒退而回。
  落到人群之中,任盈盈使出再次冲上前救援,但是一只大手拉住她,沉痛的说道,“盈盈,教主自有脱身之法,咱们快走!”
  “我……向叔叔!”任盈盈素来聪颖,如此明显的谎言,它怎么可能相信。尤其是任我行脸色不正常的血红,双眼仿佛熊猫帮冒出厚厚的黑眼圈,气息也在不断下降,即使有后招,也不可能逃脱东方不败之手。常人都能看出,这是必死之局!
  “咔嚓!”门框破碎的残害一声脆响,楚风不紧不慢的走出来,静静看着场中变化。
  任盈盈面带喜悦的说道,“楚少侠,你不是救出父亲,就取我么?我答应你,作为我的未来夫君,我希望你能拉爹爹一把!”
  “唔,我不过是戏言而已,没想到圣姑大人竟会如此在意,实在是叫我好不吃惊啊!”楚风脸色露出夸张的惊讶,明眼人都能够看出,这不过是自鸣得意的姿态。
  任盈盈虽然看似平易近人,但是内心其实非常高傲,虽然楚风此言只是玩笑而已,并非恶意。但是心底里依旧升起一股怒意,“哼,楚少侠愿意出手,小女子自然百倍报答,但若是就连自己的亲人都保护不了,小女子嫁狗都不会选择跟你!”
  “此言差矣,我没有那意思!”楚风摇头道。
  任盈盈脸上一喜,追问道,“那你这是何意?”
  “救人是要就得,不过……”楚风欲言又止道。
  这时,屋中闯出一道残影,东方白从破门穿过,身子微微一晃,落在楚风的身边,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不过,不过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说绝对不是因为美色当前,为了一品圣姑大人的芳泽!”楚风脸色有些发白的东方白,平静无比的回答道。
  任盈盈脸色微微绯红,也不知是气得还是羞的,没好气的瞪了楚风一眼,目光落在东方白的身上,目光中满是仇恨之色。
  东方白轻轻一叹道,“人都是忘恩负义的,以前我半信半疑,不过今日却是万分确信。很好的眼神,盈盈,我非常喜欢。”
  “东方不败,你休要信口胡言。你囚禁任教主十几年的时间,再是恩情,也该烟消云散了!”向问天烂在任盈盈的跟前说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我可没有对你们的陈年旧事感兴趣的意思。既然已经尘埃落定,也该是离开之时!”说着漫步走向任我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