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六十四章 回不去当初

小说:君子不泣 作者:辰怿 更新时间:2018-04-08 16:19
  一上午,李晋跟辛伊泡在书房里,把画缸里的画拿出来通通看了一遍。
  临近午时,辛伊伸了个懒腰,在李晋腮边落下一吻,今日她看到的太多,听到的太多,越发觉得夫君对她真是好的不能再好。
  “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去做。”
  捧起辛伊的手,放在唇边,他喜欢吃她做的饭,可是他不忍心让她劳累。
  “让下人去做吧,我们去房里歇会。”
  不等辛伊拒绝,李晋一把抱起辛伊。
  “啊!”辛伊惊呼一声,双手牢牢抱住李晋的脖子。
  “你——”
  李晋坏笑啄了一下她的唇,看着她微红的脸,笑得更加欢畅。
  “为夫越发觉得夫人秀色可餐,不如我们——”
  辛伊的脸本就有些红,闻言红的更加厉害,跟个红灯笼似的。
  “你,你——”辛伊羞的说不出话,只把头埋进李晋胸口,恨不得在地上寻个地缝钻进去。
  这人,说这话也不觉得羞……
  李晋自然不会真的做些什么,他不过是忍不住想逗弄她一下,她害羞的样子,让他特别愉快。
  吃过午饭,还有一下午的时间可以消磨,李晋带辛伊去了他的兵器库,那里有他收集来的许多精巧的武器,有许多更适合女子携带,他一直放在一个单独的架子上。
  “你武功路数虽奇特,可若真遇上高手恐难招架,还是选一个趁手的兵器防身才好。”
  辛伊不明白,她一个深宅妇人,为何需要武器防身。
  “我为何需要防身?有夫君在,谁能伤的了我?”
  她其实并不知道他的武功高低,可她知道,他不会容许别人伤害她,她全身心的相信着他。
  李晋苦笑,他何尝不想时时刻刻保护着她,可她总是拒绝,从来都是他去靠近她,她对他,犹如对待洪水猛兽般。
  “不过是以防万一,你只管挑一件戴着,我若不在,也能安心。”
  不想让李晋担心,辛伊走到那个架子前,认真挑选起来。
  的确都是些女子用的武器,更多的是暗器。
  一个镯子引起她的注意,玉质是纯粹的白,光洁的玉面,浑然天成,很是惹人注目,却让辛伊想不通它怎能做为一件暗器。
  见辛伊盯着那只镯子,李晋拿起那只镯子,向辛伊展示。
  “啪!”李晋不知按了哪里,那玉镯自中间断开,一个断面是中空的,另一个断面却是连着一个弯刺,那玉刺透着寒光!
  玉镯合上,那玉刺正好隐藏在另一截断面之中。
  当真是,奇思妙想,巧夺天工!
  辛伊一脸新奇接过那只玉镯,那卡扣依着一缕翠色而设,镯面严丝合缝,看不出半点破绽。
  李晋指着玉镯内侧的一处给辛伊看:“用力按下就能弹开,然后,用力向外刺!”
  李晋拉着辛伊的手刺向自己的胸口,辛伊骇了一跳,拼命拉着李晋的手,那玉刺才堪堪距离李晋胸口处半寸处停住。
  李晋笑了一声,放开辛伊的手。
  “若有一日,你想杀我,只管这般刺过来,我绝不躲闪。”
  “呸呸呸!”
  辛伊猛呸了三声,埋怨道:“你胡说什么呢?”
  所谓一语成箴,不管此时李晋说这话是不是有心,他日,等那玉刺真的刺在他的胸口,他却觉得并不意外,仿佛,这玉刺本就是他送到辛伊手上用来了断他的武器。
  两人出了武器库,孙敏德正等在外面,见到李晋,上前行礼:“大人——”
  孙敏德看了眼李晋身后的辛伊,李晋明了,他让孙敏德去查的事情又眉目了。
  “去书房等我。”
  伸手握住辛伊的手,领着她一路回了住着的小院。
  “伊伊,你在院子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辛伊自是不会阻拦,乖巧点头,自己进了院子。
  院子里有两个丫鬟在打扫,那两个丫鬟仿佛有些怕她,见她进来,行礼喊了声“夫人”便匆匆离去。
  叹气,她原先一定很厉害,这府里的下人见了她无不噤若寒蝉,弄得她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
  书房里,李晋一目十行看完手中的信,眉头不自觉皱起。
  这件事情,的确匪夷所思。
  “我本以为,她不过是个小丫头,不成想,竟有如此城府,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孙敏德并没有出声,他知道,盟主并不是真的在问他,他不过是,自言自语。
  他也没想到一个刚刚十三岁的小姑娘背后做了这么多动作,平日里的天真竟全是装模作样!
  “唐——楚王知道多少?”
  下意识还想叫唐大人,突然想起来,已经不是昔日的唐大人,而是楚王了!
  一声楚王叫出来,却觉得,他们再也回不去当初了。
  “不敢确定,只知道楚王的人插手过其中的事情,具体参与了多少却是不清楚。”
  突然就觉得讽刺了起来,明明,昨日见面的时候还跟他如此亲密,他竟从未把他当做兄弟,若是兄弟,怎会背着他藏起了石菖蒲,他唐啸霖明知石菖蒲是他的仇人,恨不得生啖其肉的仇人!
  压下起伏的胸口,李晋问:“把石菖蒲的母亲送到昌平,派人盯好她,若是在别处见到她,格杀勿论!”
  “抓到的那个女子呢?”
  孙敏德问的女子正是那日曾去过朋来客栈的女子,根据店小二的描述,就是这女子亲手做了清粥让他送到李晋房里。
  不成想,抓到那女子的时候,竟正好她去见一个老妇人,这个老妇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一直盯着的石菖蒲的母亲!
  这一切说是巧合恐怕谁也不会信,明明,他们已经被下了毒,为何,付灵芷还要派那女子冒着暴露的危险去客栈送去解药?
  是有更大的阴谋?
  “杜忠福那里怎么样了?”
  “暂时还没有动静。”
  “付灵芷身边多派几个人,必要时候,不必留情。”
  李晋眼中闪过一丝迟疑,却只是一瞬,他告诉自己,那不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怎会长出一副蛇蝎心肠?
  派人刺杀辛伊和陈晓叟,藏匿石菖蒲,暗地里撺掇石菖蒲的母亲接近辛伊,指使杜忠福给辛伊下毒……
  桩桩件件,令人发指!
  “解药可找到了?”
  孙敏德摇头,不要说找,这种毒药城里的大夫听说都没听说过,就连他们抓来的那女子,也只是个跑腿的,并不知道那解药怎么制成的。
  “谷神医那里打听过吗?”
  “在谷神医的弟子那里打听过,说辛姑娘曾去问过这种药,貌似是有位姑娘也中了这种毒。”
  “哦?”
  辛伊曾见过这种毒?
  一切都纠缠在一起,像一团乱麻,李晋怎么理也理不出头绪。
  “卫希怎么说?”
  卫希便是希儿,提到卫希,孙敏德暗地里替卫希默哀。
  明明挺伶俐的姑娘,怎么到了夫人身边就混得那么惨?
  许多事情竟然还不如毛志才知道的多!
  “她并不知情,不过说可能跟夫人的师兄有关,夫人去谷神医住处的那几日常去见她的师兄,听说夫人的师兄是为了寻妻才来的兴城。”
  辛伊的师兄?陆远?寻妻?
  李晋心中一沉,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已经与一个兄弟有个隔阂,他不想,连另外一个兄弟也要怀疑,可……
  若是陆远是为了欧阳薇而来,那,此事未必跟庆之没有关系……
  “去查亢少……”声音有些沙哑,李晋不欲多说,直接闭眼靠在椅背上。
  他与亢庆之一同加入天下盟,只是,盟主之位传给他之后,庆之便渐渐不再参与天下盟的事,只是,偶尔吩咐下边的人去办些事情,他也懒得过问。
  李晋开始反思,他是不是有些太疏于对下边的管理了?
  “毛志才,去叫石大锤过来。”
  石大锤曾是黄土堂的香主,可权利不亚于堂主,黄土堂本是用来隐匿在各地打探消息,堂内的人武功在天下盟虽不算最出色,但却各有所长,全是些见眼色行事善伪装的主。
  黄土堂一直未设堂主,石大锤占了个香主的名,却已经是黄土堂的老大。
  可李晋派他保护在辛伊身边的时候,辛伊被石菖蒲下了蛊,李晋因他办事不利摘了他的香主之位。
  李晋想到他,是因为,前段时间,距离苍山派最近的人,便是石大锤……
  亢庆之一直在兴城,若是欧阳薇真的在亢庆之府上,且中了跟辛伊一样的毒,那定然不是自愿前来的,若不是自愿,有机会带她来兴城的人,极有可能便是石大锤!
  一刻钟,石大锤便到了门口,他敲了下门,听到许可,按捺着兴奋推开门。
  前段时间,他帮亢少办成了一件大事,亢少曾许诺会让他登上黄土堂堂主之位,尽管曾经也算黄土堂的一把手,可总归挂的是香主的名,跟别的堂主站在一块总觉着矮了一头。
  “盟主。”
  石大锤白净的脸上因为兴奋而有些发红,李晋暗暗冷笑一声,露出个和善的笑。
  “坐下说话。”
  石大锤搓着手兴奋应了一声,坐在书案下首的椅子上。
  一看石大锤的样子,李晋哪里还有不明白,他定然是以为今日叫他过来是要告诉他什么好消息!
  可自己无缘无故怎会提拔他,最有可能的是,亢庆之曾经许了他什么!
  “亢少前几日同我说,你帮了他很大的忙,对你可是赞不绝口——”
  一说这个,石大锤反而谦虚起来:“亢少真是的,全赖盟主平日里的教导,那日亢少还说让我耐心等着,没成想这么快就跟盟主说了……”
  李晋唇边的笑意更深:“是啊,的确是挺快。”
  石大锤一愣,这才察觉到,盟主的脸色并不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