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370 各自的结局(下)

小说:八零军嫂娇养成 作者:苦吗 更新时间:2019-06-20 00:02
  很长时间,叶战国没有听到安小萍的名字。
  偶然的一次跟一个与安小萍有生意来往的朋友打电话,听他提起了这个名字,叶战国还有些恍惚。
  跟唐文文离婚后,他的身边没有缺少女人的时候。
  各种各样的女人,只要他想要,总能用钱轻易将对方留在身边。
  被时光尘封的记忆,每回被无意开启,总是有别样的魔力,吸引着他历经沧桑的心怀念起那段青春岁月。
  “还在听吗?”
  “骗她钱的人还没找吗?”
  “卷巨款逃了,还能老实给安小萍报警抓了?这一次安小萍资金跟不上,得亏死了。”
  叶战国挂了电话。
  站在窗边,记起那一年跟安小萍在帝都熟悉起来的那场车祸,不知不觉两人就熟悉了起来。
  扪心自问,跟唐文文的婚姻走到了陌路,并不是只有安小萍的原因。
  买了车票。
  几天的路程,回家后又跑了几处地方,替安小萍把一些关系打通。
  通过朋友,叶战国把安小萍约了出来,在一家餐厅。
  氛围和谐浪漫。
  只可惜,种种美好都已经成了过眼云烟。
  “大忙人居然回老家了,稀罕呢。”安小萍笑道。
  叶战国垂下眼睑,长睫遮掩了眼底的轻松惬意。
  端起了可乐。
  叶战国啜了一口,才抬头看向安小萍,直接了断道:“听说你生意上出了问题,要借钱吗?”
  太过直接,倒让安小萍有些反应不过来。
  怔怔地看着他。叶战国比前几年壮了,更有男人味了,面上此刻挂着笑意,亲切温和。恍惚间,似透过时光,望见最初认识的那个叶战国。
  安小萍把玩着钥匙扣。
  “都已经帮我把那些债主搞定了,我不问你借钱,还能跟谁借钱?”安小萍弯着唇角,笑得有些苦涩。
  这些年刻意不去关注叶战国,但是关于他的一点一滴,安小萍都知道的。
  他身边就没有缺过女人,一个又一个。
  至于好不好看,都是外人说的,安小萍从来都没有看到那些人的模样。
  钱,叶战国已经提前准备了。
  让安小萍不解地是,叶战国居然陪着她,一家一家的还债。
  那副悠闲自得的模样,倒更像是陪着她散步。
  安小萍不再奢望,对于他的陪伴,也没有多猜测。
  “我这段时间都在家里,你想要找我,可以打电话,我家的号码还记得吗?”街头分别,叶战国出声道。
  眼神漆黑深邃。
  面容慵懒含笑。
  高大的身板穿什么衣服都觉得好看。
  一直都喜欢他这样类型的男人,猝不及防的撞见他俊容含笑的模样,安小萍心跳乱了节拍。
  “记得。”安小萍喃喃道。其实早就忘了,她也不希望再次联系叶战国了。只要等资金回拢,到时候债务两清,各无相欠,各无牵挂了。
  叶战国噙着笑,半是玩笑半是认真道:“你要是愿意回来,我身边还是可以空出一个位置的。”
  话语中满满的调戏,就像是说惯了这种话,脸不红气不喘,跟多年前的叶战国,判若两人。安小萍心底莫名涌现一股厌恶感,厌恶这样的叶战国,情场浪子。
  没有回复。
  叶战国等了一会儿,见安小萍脸变了色,恼了,若有所思的微微眯了眯眼儿,转身上了一辆车。
  就算回了家乡,他的日程表上依旧排的满满的饭局。
  安小萍不愿意陪他玩,自有其他人愿意陪他消遣时光。
  安小萍立在原地好一会儿。
  望着那辆车消失在拐角口,才转身朝着回家的路走去。债务的焦虑感消失了,踏上回家路的心也踏实了,对家里人,安小萍没敢告诉她们,自己被一个信任的人以投资稳赚的名义,骗走了所有的积蓄。
  如果不是叶战国出手帮忙,这一次……这一次安小萍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勇气继续活下去。爬高容易重新爬起来太难了。
  叶战国为什么要借钱给她?
  安小萍百思不得其解。
  甚至是那张借条,也是见到叶战国只是随意地揣进裤兜,并不是特别在意,也似乎并不在意她是否会偿还。
  “姨~”
  小小的人儿,撒着小短腿,扑入了她怀里。
  声音清脆,安小萍满心的烦恼瞬间消失无踪。弯身,将星儿抱了起来,刮了刮他的小鼻子,与他那双漂亮的星眸对视:“今天乖不乖啊?”
  “好乖哦。”星儿捧着安小萍,主动吻了吻脸颊:“姨心情不好,星儿啵一个。”
  安小萍微愣。
  抱着星儿往安家走的脚步止住了。
  “哪里不好了?”安小萍笑了笑,才发现脸上神情紧绷,笑容都有些僵硬,眉宇似乎也紧蹙着,往眉宇拢起了一处,安小萍透过正对着院子的一面玻璃窗扫了一眼,发现这样的自己凶神恶煞的,安小萍好笑的弯了弯唇角。
  “星儿跟姨说一个秘密。”星儿亲昵的搂着安小萍的脖颈,笑眯眯道。
  “什么?”
  “妈妈问我,要不要认姨当妈妈,星儿本来不愿意的,但是妈妈说,姨不要弟弟妹妹,就喜欢星儿一个。”安小萍低下眸光,对上星儿澄澈的目光,星儿笑嘻嘻的,“如果姨只喜欢星儿一个,不像爸爸妈妈有了弟弟,就不疼我了,那星儿就让姨当妈妈,一辈子孝顺姨。”
  鼻头酸涩,又是喜又是感动,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这孩子没白疼。
  安小萍心里夸道,轻轻地贴面亲了亲脸颊:“星儿真乖。”
  “外边是不是有人欺负姨了?”星儿眨巴着眼睛,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星儿可以给姨打跑坏人!”
  “恩。”安小萍哽咽道。
  抱着星儿走进了堂屋,里边安小暖正在跟安妈谈话,郭妈抱着小孙儿冬儿,坐在一旁笑意盈盈的。听到动静声,几人都朝着安小萍方向看去。
  认亲的仪式在几个族老的见证下办的,请了不少近亲来参加宴席。
  热热闹闹的。
  星儿也改了姓安,户口迁移到了安小萍名下。
  吃穿,安小萍总是给星儿最好的。
  也履行了对星儿的承诺,没有再多的弟弟妹妹,始终只有星儿一人。至于再婚,随着她年岁的增长,家里人反而不再催,顺其自然的。
  叶战国却开始与她有了交集。
  明明在帝都,是风流的富少,身边的女人从来没有缺过,隔三差五的换,可总是会腾出时间,回到福县,邀请安小萍喝茶吃饭,就像是普通朋友一般相处。
  又偏偏无话不谈。
  安小萍理不清她跟叶战国之间的关系算是什么,索性两人都没有结婚的愿景,便也顺其自然,没有刻意疏离叶战国,也没有刻意远离叶战国。
  偶尔,也会跟叶战国聊起他身边那些女人,各类的美,叶战国从不吝啬对她们的夸赞。
  与叶战国在一起,偶尔也会有几回醉酒过后的鱼水之欢。
  酒醒后,各自又会回归到各自的生活轨迹。
  五年的时间,安小萍才将当初叶战国借的一笔巨款,还清了。
  各不相欠。
  却依旧像是男女朋友一般的处着,关系微妙,谁也理不清那究竟是身体欲望还是虚无缥缈的爱情。
  郭泽强在一次任务中出了意外,腿留下了残疾,被调回了家乡从事轻松的文职工作。
  每日工作之余,大部分的时间,郭泽强都是陪着安小暖的,大的孩子由安妈带着或是被安小萍带在身边,经常近距离接触安小萍做生意的场景。小的孩子由郭妈带着,或是安妈带着,或是安小暖夫妇带着,小小的一团子很爱笑,郭妈戏称小团子长大以后肯定是从事教师职业。
  有了大部分闲暇时间,郭泽强常常带着安小暖在福县各处有趣的地方游玩,出名的地方吃饭,或是去更远的地方游玩,只有他们两口子的蜜月之旅。
  又是一年的那一天。
  坟前杂草丛生。
  两抹身形,一前一后手牵着手,朝着坟墓所在的位置走去。
  郭泽强手中拎着祭品香烛。
  不信鬼神的他,也为了某个人,愿意尝试相信。
  而那个人,早已躺在冰冷的木棺中。
  安小暖始终觉得郭泽强是喜欢何嘉利的,喜欢的不得了,喜欢的连他自己都未察觉自己有多喜欢何嘉利。
  香烛燃烧,纸元宝被火舌窜起。
  漆盘上是托郭妈置的祭品,肉鱼水果等几样。
  这一处风景极好。
  每回来祭拜的日子,都是晴空万里,远处的树被风吹得晃动,再远些的地方,大概走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海边,祭拜的空隙,郭泽强会带着安小暖去那边海边走走,一波一波的浪潮席卷而至,卷着沙石贝壳鱼虾,行走在沙滩上的人赤着脚,印下一串串脚印子。
  “你说阿利是不是知道你其实喜欢她?”
  由着郭泽强牵着走,安小暖撩开被海风吹乱的发梢,笑容甜甜的,调侃道。
  “别胡闹,我并不是那种喜欢她。”郭泽强一如既往的否定道。
  边上有泛着贝壳闪光的沙滩。
  安小暖扯着郭泽强往那边走去。
  懒散地仰躺在沙滩上,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空。
  头枕着双手。
  “要是你早点认识何嘉利,你会选择她,还是选择我呢?”安小暖喃喃问道。
  郭泽强在她身边的沙滩躺下。
  思绪不由随着安小暖的话语而飘到了极远的地方。这些年,安小暖不断重复着这个问题,似乎总担心有来生有来世再度相逢之时。
  “媳妇儿就这么一个,还用得着再选吗?”郭泽强侧过身,手伸出,握住了安小暖的手,眼底溢满宠溺的笑容:“下辈子,我还是会选择你。”
  “那没有娃娃亲,你还选我?”安小暖不依不饶。纵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还是最喜欢最喜欢郭泽强了。这些年,何嘉利就跟一根鱼刺扎着心口,从来没有因为郭泽强的回答而放下心结。
  可每回得到了答案,安小暖又能从答案中得到心安,稍稍缓解胸口的憋闷。
  “没有娃娃亲?”郭泽强眯起了眼,板起了脸庞,整个人显得更加严肃了起来,犹豫了片刻:“这就不好说了。”
  安小暖叹息。
  “我还记得你,就一定会选择你。”郭泽强承诺道。
  顿了顿,郭泽强摇头苦笑,无奈于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跟安小暖商量这么虚无缥缈的事,“不记得你了,我就很难说,难保不会从了谁。”
  海浪退去。
  在深处捡了一些漂亮的贝壳石头,用香芋叶子包裹了,两人牵着手回到墓地,将祭品收进了袋子里,顺着小路回了安家。远远地就能听到五六个顽劣的孩子嬉闹追逐。
  郭妈坐在边上,笑意盈盈的看着院中热闹的孩子们,时不时地侧头跟安妈说上几句话。
  原来乌黑的鬓角,不知何时,变白了。
  面上的皱纹也深了几道。
  目光愈发显得慈祥和蔼。
  退休的安爸带着郭爸去了附近的公园,一群老爷子聚在一起,或是打麻将,或是打牌,或是下棋,消遣着时光。
  听远在帝都的安小福说,当初被他生父收养的那只猫,某一天突然死了。
  安小暖没有去多问。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岁月一如既往的无情,身边陆续有人先离开这个美好的世间。
  郭泽强一有空闲,总是带着安小暖去游玩。退休以后也养成了习惯,孩子们各自大了,有长辈亲戚看顾着,也能自己更好的照顾自己了。
  郭泽强迷恋上陌生地方旅游的新鲜感,考了驾照,开车带着安小暖去了很多地方。在地图上只是定了起点跟终点,路途中间的路途却是跟着并不详细的地图走的,绕绕转转,也常常在陌生的环境里迷路,或是出些小问题。
  有一次,露宿在荒无人烟的林子,次日到处去寻找人家帮忙修车。
  村子太小了,还是雇了一辆车拖到市里去修的。
  每年一定会在老家的日子,总是祭日那几天。
  每年安小暖总会问着郭泽强同样的问题。
  每年郭泽强总会耐心地回答着同样的答案。
  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可时间却总是一点点流失。
  星儿有了喜欢的人,安小萍也很满意那个女孩,结婚、生子、继承家业。安小萍退居幕后,帮着星儿经商,给星儿出谋划策,妻子贤良顾家,一家子生活的和睦幸福。
  冬儿娶了外地的女孩,在家乡学校当了数学老师。
  郭泽强跟安小暖始终在旅游的路上,从最初的自驾游,到后来的跟着导游旅游。
  安小暖是两人之中最早走不动的。
  都说人死前,眼前会掠过一生的景象。即使重生的这一世,安小暖也觉得自己活得糊里糊涂的。
  不知道会不会再有来生,能再次遇到一个叫郭泽强的男人。
  年迈衰老的安小暖去世的同一天傍晚,伤心过度的丈夫郭泽强亦跟着昏厥去世。
  福儿跟冬儿商量,将二人葬在一口棺木中,举办了热热闹闹的丧事。
  而他们的人生仍在延续着,一代代的延续着各自的人生,延续着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