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序章

小说:与妖怪擦肩 作者:大葱蘸芥末 更新时间:2019-07-17 12:40
    今年夏天,北方天气出奇的闷热,甚至让人的心情也变得莫名烦躁。
    不过,即使再热的天气,人们依然在为了各自的生活奔波忙碌。
    北都市古玩街,曾经是收藏家和投机者的一片乐土。在这里你可能因“捡漏”而一夜暴富;也可能因“打眼”而痛失重金。
    随着时代的变迁,城市化的逐渐完善,地摊文化也逐渐走向没落。
    古玩街的现状,完美的诠释了这一点,往年熙来攘往的市场,此时只有零零散散的十几个摊位扔在垂死坚持着。
    ……
    “老板,这玩意儿多少钱啊?”,一个身着艳丽花色短裤的年轻人,用脚指了指摆在地上红布上的一个四五寸大的圆形物件。
    红布另一端,坐在马扎上的干瘦老头儿抬头看了看青年,眼神一亮,伸出五个手指,“5000块您了”。
    “什么玩儿就这么贵?”,青年有些意外,蹲下身子用手拿起那个圆盘似的物件,摆在眼前仔细观摩了一下,“不就个破陶盘么,张嘴就要5000,我看您这有点太黑了吧!”
    “哎!小哥儿,最近南边儿那个王爷墓被盗的事儿,听说了吗?”,干瘦老头儿往前探了探身子,用很小的声音,大有深意的说道。
    “听说啦,怎么?难道,这东西是从那搞出来的?”,青年听老者这么一说,忽然想到南方一处古墓被盗的事情,瞬间明白了老者的意思,进而反问道。
    老头儿闻言,先是故作神秘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没错儿!不过这次搞动静有点儿大,已经被条子盯上了,所以才急着出手……”。
    青年将信将疑,又摆弄了几下陶盘,“不对吧?!警察盯上的东西,您还敢摆出来?就不怕给自己惹麻烦?”
    “嘿嘿!那墓可在南边儿,条子就是想查,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到这儿来,再说了,在这地界儿,小老头儿我,门儿清”,干瘦老头儿嘿嘿一笑,对着青年小声说道。
    “怎么样,小老弟,我看你也是真喜欢这东西,得着?”,干瘦老头儿见青年露出犹豫不决的表情,试探着问道。
    “5000太贵了,我还是不要了!”,青年被老者这么一问,将圆盘放下,作势就要起身离去。
    “等等,要不咱这样,你看能出多少!?差不多就行!”,干瘦老头儿见状,急忙出言挽留。
    青年听老者这么一说,非但没露出欣喜的表情,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他站起身子,咬了咬牙,“我顶多出一千块钱!”
    一听这话,摆摊的干瘦老者飞快抓起那圆盘,噌的站了起来,“小老弟,咱不带这么划价的啊,这可是实打实的老东西!是宝贝!你要是真心想要,咱折个中!3000块钱,这大清早的我也图个吉利儿,成不!?”
    说着,干瘦老头便将手里的陶盘递给对面的年轻人。
    “不行!不行!我多一分为不出了,这东西外形这么普通,顶多也就是个假货,我买回去也没啥用”,青年拨浪鼓似的摇着脑袋,伸手拒绝道。
    老者见状,心中有些恼怒,不过面上却没表现出来。
    沉默片刻后,忽然从身后摆放的杂物里翻找出一个黑漆木匣,把手里的陶盘小心的放入其中盖好盖子,双手捧着递到年轻人身前,“得嘞,您是真会划价儿啊,今天小老头儿我就吃回哑巴亏,1000块钱,您得着!以后淘什么东西,劳您多照顾着!?”
    而对面的青年见状,非但没有伸手去接那木匣,反而一个转身拔腿就跑。
    “站住!二生,把这小子给我拦住!别让他跑了!”,干瘦老者反应也是极快,向站在青年身前不远处的黑胖汉子大喊一声后,一脚跨过红布追了上去。
    跑开的年轻人自然也听到了老者的叫喊,看见刚才还在和别人聊天的胖子正转头看向自己,心里暗叫“不好”,不过这时已经来不及多想,他一个加速就要从那胖子身后不远处冲去。
    可他没想到的是,那黑胖男人的身体却表现出与他身材极其不符的灵动,只是一个闪身就挡在他的前面。
    年轻人实在没想到,一个看起来得有二百多斤的胖子居然动作能这么敏捷,还没反应过来,一头就扎到胖子怀里,同时被两条粗壮的手臂劳劳锁住,任由他用力挣扎,也没能撼动。
    这是那个干瘦老头也赶了上来,“好小子!连爷爷我你敢涮,今天这东西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
    胖子皱了皱眉松开双臂,改为单手薅住青年的脖领。没等年轻人说话,率先开口,“怎么了,狗爷?这小子是过来捣乱的?用不用我先给他上上课?”
    “不,不是,我就是出来逛街玩儿的,没带钱,我也买不起!”,青年见到胖子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急忙解释道。
    “你TM跟我这废什么话,我告儿你啊,别说狗爷我不厚道,这东西3000块钱,一个子儿不能少,麻利儿找人送过来,你拿东西走人”,干瘦老头在青年身上摸索了一遍,发现除了一个手机和零零散散几十块钱就别无他物。
    “你刚才不是说1000块钱么?!怎么还涨价了???”,青年人一听这话,壮起胆子畏畏缩缩的说道。
    干瘦老头儿,斜着眼睛看了青年一眼,嗤笑一声,“二生,告诉他为啥!”
    “你小子搅和了我们狗爷的生意,还好意思问为啥?”,胖子接口道。
    “没错!爷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麻利儿打电话找人把钱送来,你拿东西走人,咱相安无事;要么,废你一根手指,以后别让狗爷我在这地界儿看见你。”,干瘦老头儿,抓起青年的右手拍了拍他的脸,恶狠狠的说道。
    不知是因为天气还是恐惧,青年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听到老者的威胁,不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
    “大爷,我错了行吗,我给你道歉,我是来这边上学的,哪有那么多钱呐,你饶我这一次”。
    “你……”,干瘦老头刚想说着什么,却被另一个浑厚的声音打断。
    “怎么?狗爷,一早就这么大火气?气大伤肝啊……”
    说话的,就是刚才和胖子闲聊那人。不过这时,他已经站到干瘦老者和青年中间位置,正伸手把一根中华烟递给老者。
    “哟,这不是吴三爷么,稀客呀。怎么不在南边待着,跑我们这边来了?”,干瘦老头儿没有客气,接过烟卷儿叼在嘴边。
    被叫做吴三爷的男人,大概四十岁的模样,相貌十分普通,但眼神却给人一种异于常人的锐利之感。
    “这不是听说这边来了批新宝贝么,过来看看……”,吴三爷掏出火机,替老者点燃香烟,自己也抽出一颗放在嘴边,点燃。
    “这小子就是个棒槌,什么都不懂,您这跟他较什么劲”,吴三爷吸了口烟,瞟了一眼被胖子抓住的青年,缓缓说道。
    被叫做狗爷的老者闻言,向胖子使了个眼神儿,没有说话。见对方会意的点了点头。便一手拉着那位吴三爷往自己摊位走去。
    “我这儿有个烫手货急着出手,这小子在我这看了半天,琢磨着便宜卖了就完了,可没想到他给我这儿墨迹一早上竟然还没钱,你说气人不?”,老者从摊位上拾起黑色木匣,用手轻拍了两下。
    “烫手的东西,难道是”
    “没错……,你从南边来的,应该知道那件事儿了吧”,老者压低了声音说道。眼睛还不时的向周围瞟看着。
    “我看看!?”,吴三爷闻言,心中一动。
    干瘦老头儿没觉得意外,顺手把箱子递给了吴三爷。
    “这个东西,我要了!”吴三爷只是将盒子打开一条小小的缝隙,便斩钉截铁的说道。
    老者闻言一愣,表情随即便的古怪起来,“三爷真打算收了这东西?听说这东西可邪性着呢,我都不敢把他带家去……”。
    “狗叔的胆子什么时候也变这么小了?我刚下地的时候,可一直拿您老当榜样的!”
    “话不能这么说……,既然你想要,我还能拦着你不成!?正好,那小子应该也拿不来钱,我巴不得有人把他买走呢!”,老者似乎有些不快。
    “那就行了,手机给我,我现在就把钱转给你,3000没错吧?”,说着吴三爷便从口袋掏出手机。
    几分钟过后,吴三爷单手夹着黑色木匣和老者一同走到被胖子抓住的青年身旁。
    “这小子,能不能交给我?”,吴三爷看了看青年,又看向老者,若有所思的说道。
    “随你高兴咯,留着他也没个屁用……”,老者还没说完,就被吴三爷打断,“二生,把他交给我吧!”
    黑胖男人看了一眼干瘦老者,见他点了点头,便松开抓着青年的手。
    见如获大赦般的青年,眼神飘动着看着几人,吴三爷沉声说道,“别耍花花肠子,跟我走!”
    青年闻言一个机灵,飞快点头,嗯了一声。
    “狗叔,以后有什么宝贝一定别忘了我吴三!”,说完,吴三便头也不回的向远处走去。年轻人则乖巧的跟在他身后。
    ……
    “谢谢您刚才救我”,之前古玩街的青年,此时正低着头站在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之中。
    而那个把他带到这里的吴三,就坐在青年身前不远处的椅子上,用手摆弄着刚刚买回来的陶盘。
    “你想多了,要不是看见我要找的东西,我才懒得趟这浑水,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让你帮我办点儿事儿,不过分吧?”
    “您要让我干什么?”,青年的声音有些颤抖。
    吴三抬头看着他,嗤笑一声,“放心,不是违法的事儿,就是去帮我发个快递”,说着,吴三将陶盘重新装回黑色木匣,又从身后桌子上哪起一张纸条,一并递给青年。
    “这上面是地址,发出去以后把回执带给我,你就可以走了!”
    “嗯,知道了”,青年接过东西就要转身离去。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吴三忽然问道。
    “我…我叫孙宇,三爷还有什么事吗?”,青年被对方忽然叫住,吓了一跳。
    “哦!没事了,就用你的名字发件吧。潘子,你赔小孙走一趟,快去快回”,吴三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挥手把一直站在门口的魁梧壮汉叫了进来。
    “好的,三爷!走吧小鬼……”,潘子声音有些沙哑,向吴三应了一声,带着孙宇转身离去。
    见潘子二人走出了房间,吴三拿出手机,播出一串数字,“喂?东西的照片收到了吧?……好!我已经派人用快递给你们发过去了,晚些给你单号……,钱打到我账户就行了,嗯……之前说好的先付50万……”。
    挂掉电话的吴三,点上一颗烟,打开手机相册,目不转睛的看着照片里的陶盘,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燃尽的香烟烫到了吴三的手指,让他一个激灵噌的站起身子。
    吴三飞快把照片中的陶盘某处边缘放大,至仍能保持清晰的极限拿到眼前。
    这时他才发现,那处陶盘边缘竟然有一条微不可察的裂缝。
    他之前多次检查过陶盘,以他多年的经验判断,陶盘来自东汉甚至更早,而且似乎经过了某种处理,其表面竟如瓷器般平滑异常。
    按常理说,经过这么多年,陶盘上会出现一些瑕疵,也再平常不过。
    而让吴三觉得诡异的,并不是这条裂缝,而是从那微小的裂缝中飘出的几缕黑气,在陶盘上空凝聚成的那张淡若不见的恐怖鬼脸。
    吴三忽然想起那些关于陶盘的传闻,就连早就对墓中诡事见怪不怪的他,都不禁有些不寒而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