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1267章 竟然是一家人!

小说:抗联薪火传 作者:老哲 更新时间:2019-09-20 19:55
  当周让进到了那老头的三儿子家时,那外屋地已全是白色的水汽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屋子里热屋外冷,那屋子里一做饭的时候,那水汽雾化的情况就特别的严重。
  在这种情况下,冬天一做饭的时候就得家家敞门。
  那时候各家又没有抽油烟机,你不敞门在那厨房里做饭满眼都是弥漫的水汽那是什么也看不见的。
  可平常做饭的时候敢敞开门,可煮饺子那就绝对不一样了。
  而就时下的这种局势,谁家煮饺子吃那敢明目张胆的?没有人家敢!
  东北这个地方那是清末开始闯关东人口才逐渐增加起来的。
  完全可以想象,在一个新开发起来的地方官府的作用是很有限的。
  就是张大师统治东北的时候那不也是胡子满地。
  可是,尽管胡子多,但老百姓可是不用咋交税。
  汉族嘛,农耕民族,为了糊口那自然就是开地种地。
  虽然说种的粮食总是会被当地的胡子抢掠走一些,但是过年过节吃顿白面饺子那还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是自打日本人来了随着日本对东北的统治愈发的深入农村,想吃顿白而饺子那可就不容易了。
  每家每户你要是种了小麦,每年收多些日伪机构那也是心里有数。
  到了秋收,小麦成熟了,日伪那也就跟着过来收粮了。
  尤其在日伪统治严密的地区,老百姓已经没有人种小麦了。
  种了也没用,你种了那就是等于给日本人种,人家直接就收走了,你吃白面那是犯法的!
  不过,救周让的这个老头家所在的屯子实在是过于偏远,日伪军便有点鞭长莫及
  这屯子一共才二十来户,各家各户就偷偷的找那山里隐蔽的地方种那么一点小麦,到秋偷偷的收了,日伪也不知道。
  这在这个小屯子里是人人心知肚明的事情。
  正因为这老头家正在煮饺子又不敢开门,所以周让进了那外屋地却是压根就没有看到人,全是白花花的水汽。
  倒是带着周让回来的他家老三说了一句:“爹,娘,我把你们孙女领回来了!”
  周让听人家这么说,她就在那水汽弥漫中笑。
  可不是吗?那老头和那老婆淑都七十来岁了,论岁数绝对是可以给自己当爷爷奶奶的。
  所以,那中年人开玩笑说把老两口的孙女给领回来了,周让也没有什么不乐意的。
  而他家老三这一嗓子便引来了好几个人的说话。
  “哎呀,我有大侄女了啊!一会儿我得好好看看!”那厨房的水汽中有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
  周让是绝对没有听过这个男子的声音的。
  听那声音就是岁数大那也没比自己大多些,想来那人就是救自己的老头家的四儿子了。
  那水汽中还有中年女人的声音,说的却是“丫头来了。”
  周让知道这个女人是老三的媳妇。
  想必这老四和老三媳妇正在锅台前煮饺子。
  而这时里屋就传来了那老婆婆的招呼声:“来!丫头,快进屋坐炕头上来!”
  周让知道这老三家人多也不用自己伸手,人家那也好几个儿子呢,那大儿子都和自己一般大了。
  所以,她便一边笑着说“婆婆我来了!”一边就往屋里走。
  屋子里果然一大家子人,足足有七八口。
  那都是那老婆婆的孙子什么的,另外还有一个比周让大点的女子,想必那是老四的媳妇。
  周让可不怯场,她却是格外喜欢这种大场面,那要是老头和老婆婆把自家的儿子孙子都招唤全了她才高兴呢!
  谁叫她从小是一个孤儿,她却是格外喜欢这种家的氛围!
  “你们几个小蛋子快起来,给你姐姐让地方!”正盘腿坐在炕头的老太太就撵她那几个孙子。
  时下的东北农村那都是烧炕的,取暖那也是用炕用火墙子的。
  中国人连钢铁都造不出多少来,老百姓根本就别寻思用那生铁做的暖器片。
  所以到了东北就坐热炕头那就是待客之道。
  别看是住人的屋子,老百姓哪啥得烧太多的火,你就是穿上新棉裤那炕面子以下的凉风也是“嗖嗖”的!
  周让笑着坐到了炕沿上,可那老婆婆怕她冷却又让她脱鞋上炕盘腿坐。
  周让给终是不肯,随手把自己隔肢窝下夹的那把苕帚放到了炕头。
  她还特意摸了一下那炕面子的温度,心道,还行,不算太烫,别再把我枪里子弹烙响了!
  而这时便有人大声说着“饺子来了!”,然后房门一开一个年轻男子端着一盖帘饺子就进了屋。
  听那声音,周让便知道这个年轻男子一定就是老婆婆家的老四了。
  可是,她一抬头看这个老四的时候不由得就愣了!
  这老四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可这都没有什么。
  只是,周让一看这老四的那脑形那脸庞,却恍然便有了一种这个端着一盖帘饺子的人竟然是自家雷鸣的感觉!
  如果不是这个老四长的比自家小六子老成了那么一点点,周让绝对会以为这个人就是自家小六子呢!
  这能是巧合吗?
  这个老四和自家小六子长的实在是太象了,不会有血缘关系吧?!
  “咋了,大侄女?”那年轻男子看周让愣愣的看着自己也不说话他也好奇了,便笑着问道。
  在他眼里,周让那自然是一个比自己小的女子。
  并且他也听自己爹娘说了,说是救了一个抗日队伍上的女兵。
  眼见周让的眼睛很好看,可是脸上还有些微肿,东北人一打眼就知道这是脸上冻出疮来了。
  可是,他这一笑,周让瞬间便已经确定了一件事情。
  这个老四这一笑和自家小六子笑的时候,那眼神,那嘴角,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周让飞快的扭头就又看向了那个老头和那老婆婆。
  于是她在两位老人那“沟壑”纵横的脸上却是终于找到了和这个老四和自家小六子的共同点来!
  “婆婆,你家原来姓雷吧?”周让忽然颤着声音问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