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1269章 饺子惹祸了

小说:抗联薪火传 作者:老哲 更新时间:2019-09-21 15:20
  正月十五雪打灯。
  那雪依旧洋洋洒洒的弥漫在这个中国东北的小山村了。
  雪其实也是不同的。
  刚入冬的第一场雪那还是很有诗情画意的。
  那时可真的是雪花。
  薄薄的雪花从阴郁的天空中飘下,落在人的皮肤上就会融化。
  而如果落在人的衣服上你就会看到那真的就是有着六个角的美丽的雪花。
  而这时的雪由于含水量比较大,你用手一捏那就成团,那自然是打雪仗的不二选择。
  可是,随着那西西伯利亚的冷空气进一步南下,天上再掉下来的雪花你用肉眼就看不出形状来了。
  而等到了这个正月十五的时候,天上下的就已经是雪粉了。
  其实,那雪并没有多大,但架不住有风,那风便把那雪粉卷得洋洋洒洒。
  而此时就在这洋洋洒洒的雪粉之中,在一个只有二十来户人家的小山村里,全村一百多名老少已是全都站在了雪粉之中。
  那细密的雪粉灌进人的脖子里那是“嗖嗖”的凉,而他们的心里也凉了。
  所有人都看着对面的日伪军,心中也都知道他们吃的饺子惹祸了!
  日伪军其实也不多,那是一个排的伪军三十来人和一个分队的日军十一个人。
  日伪军自然是荷枪实弹的,那刺刀也全是在枪上装着的。
  虽然那刺刀不再是雪亮的那种,但那毕竟是杀人的东西,山村里的人看着那乌黑的刺刀便在这雪中瑟瑟发抖!
  “小样的,早就告诉过你们不要种麦子,你们当老子说的话是放屁啊?!
  一个个的在正月十五都吃上饺子了,你们特么的长了那样的嘴了吗?”一名伪军军官正在人前大骂着。
  “现在好,现在老子也救不了你们了。
  你们各家能干活的男人,十七岁以上的,五十岁以下的都跟我走,去给皇军干活!
  别说老子没提醒你们,你们也知道我和咱们屯子有那么点关系。
  谁特么的也别反抗。
  谁要是敢反抗,就不是把你们这里的男人全抓走这么简单了!
  我说的这意思你们应当是懂的!”
  那名伪军军官也头痛。
  他们这些伪军还真的就不是外派来的,还真的就是屯子里的伪军。
  既然都是屯子里的人,那难免和各屯子的人沾亲带故的。
  所以他并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
  奈何这回日军却是从别的渠道得到了这里有人种麦子的消息,所以才会在这正月十五赶到了这里,那就是奔抓“吃饺子”的事来的!
  他是知道跟自己来的这十一名日军不懂日语,所以他才暗示这个屯子里的老百姓不要反抗。
  这些不知轻重的老百姓可千万因为这点白面饺子扫了大日本皇军颜面。
  那日本人多牲口,烧杀掳掠强奸杀人,甚至说把你这个才二十来户的小屯子直接给灭了那也是正常的!
  这名伪军军官的话引起了那他面前站着男女老少阵骚动,可是那些男人自然是不会主动出来的。
  谁也不傻,没吃过猪肉却都看过猪跑!
  他们屯子没被抓过壮丁那是因为地方偏僻,日伪军轻易不过来。
  可是,别的村屯被抓走的壮丁有几个回来的?
  可千万别告诉他们那些被抓走的人是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只怕现在都已经在外面变成白森森了骨头架子了!
  “都不动是吧,上去抓人!”那名伪军军官扫了一眼身旁那脸上已经露出不耐神色的日军军曹道。
  军官有令,他手下的伪军自然就动了。
  这个屯子一共才二十来户,那家里能干活的成壮年连老子带儿子加一起那也只不过是四十多人罢了。
  在那枪托与刺刀的逼迫下,在男女老少的喧嚣与哭嚷中,能干活的男人被伪军士兵驱赶了出来。
  “哎,大哥,我不是这个屯子的啊,我是来走亲戚的!”有人嚷了起来。
  那人却是那老雷头的四儿子,也就是雷鸣的四哥。
  他还真的就不是这个屯子的。
  他眼看着自己三哥都被抓走了,这与是否亲兄弟两个的那种上阵亲兄弟无关,那留一个在外面才好想办法往外捞人啊!
  “少特么磨叽,我管你是哪个屯子,谁叫你馋吃饺子了,老子过年还没吃着呢!”一名伪军上去就给了雷鸣他四哥一枪托。
  就这一下,雷鸣他四哥也老实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叫劲有什么用啊!
  而此时就在这前面闹闹腾腾的人群的后面,周让倒拿着自己的那把苕帚已是在眼神闪烁了。
  刚刚她正想认自己的婆婆呢,可谁曾想就这节骨眼日伪军就闯进来了!
  此时的周让很恼火,自己好不容易有了个家。
  自己却是连“娘”还没叫出口呢,却是被日伪军把事给搅了,你说她上不上火?!
  可是,周让可不觉得凭自己一个人一把枪就能把这些大鬼子二鬼子全给干掉了。
  她周让没有这个本事,更何况这里还有全村的男女老少呢,这一打起来自己死了不要紧,可别把老百姓牵连进去!
  怎么办呢?
  周让眼光闪烁,这时她便看到了自己身前站着的一个半大小子。
  那半大小子还想往前凑呢,却是被雷鸣的老爹和老娘给拽住了。
  那孩子也就是十二三岁,却是雷鸣他三哥家的二儿子。
  周让心中一动一伸手就按住了那孩子的肩膀,接着她把头一探已是耳语道:“二小子你别说话,跟我来!”
  周让这一句就让那孩子把脑袋转了过来。
  而同样这一句,雷鸣老爹和老娘的目光就也被周让这句话给勾过来了。
  这老两口刚刚也看出来了,周让这个丫头那是有话跟他们说。
  而且也猜到,周让应当是认识雷鸣的,否则她怎么可能猜到他们一家子人姓雷呢。
  只因为他们家老四和小六子那是长的最象的。
  只是,此时他们却也知道现在可不是问这事的时候了。
  那老两口也算是被日伪抓过一回了,那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
  所以他们心中急切却也不能问。
  而且,别人不知道,他们当然知道,周让那可是有枪的。
  周让那是有着两短一长三支枪的外加一匹马的。
  那马却是被雷鸣的老爹在山里隐蔽处搭了个窝棚给藏了起来,那时不时的他还要去给喂草料的。
  而这时周让就带着那个二小子偷偷的往屋子后面退去了。
  日伪军来的人加一起也就四十来人,他们也知道这个屯子人少所以也没有当回事。
  他们也只是把村里人给撵到了村子中间的空地上罢了,却根本就没有围起来。
  所以,他们压根就没有人注意到人群后的周让和一个半大小子向后退去。
  或者说,人家就是看到了也没拿他们两个当回事。
  一个明显是个女的,隔肢窝下面还夹了把茹帚。
  另外一个是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半大小子,人家才懒着理他们呢。
  “二小子,想救你爹不?”草房后周让已是在低声说话了。
  “当然想了!”那二小子就说。
  “大鬼子二鬼子到这里来不会是走过来的吧?”周让就问。
  “不会!他们肯定有马车!
  这里的道这么难走,我知道他们肯定是把车停在远地方了。”二小子就回答。
  “你认识道吗?”周让又问。
  “我认识!”二小子回答。
  “好,你领我过去!”周让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