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三百二十章 筑基(下)

小说:富二代修仙日常 作者:郁雨竹 更新时间:2018-10-12 00:57
  全基地的人都在等着看林清婉筑基,为了不跟她抢灵气,大家都没再修炼了。
  雷涛他们每天都面对着修炼室在cāo)场上做训练,方问等人则在基地里四处溜达,虎妞等妖修也破天荒的不宅在屋里打游戏,而是出来晒太阳。
  每天都在草地上跑跑跳跳,顺便仰望修炼室。
  因为知道筑基花费的时间长,而林清婉天资好,经脉肯定宽,所需的时间肯定更长,所以大家都不急。
  可况似乎有些出人意料。
  他们闭关第三天,修炼室上空的灵气开始急剧旋转,不断的有灵气从外面被抽取过来。
  这是体内灵力已被压缩成灵液,开始吸收灵气的象征,方问眨眨眼,犹豫着道“我记得我当年摸到灵力压缩成灵液的点是在闭关的五天后”
  汪师兄也道“我也是五天,小寒快一点,但也要三天,压缩灵力又用一天半”
  曾远幽幽的道“易师弟不是在里面吗或许是有指导呢”
  “师父他们也不是没指导过我们,但我们不也得花费时间去摸索吗”汪师兄道。
  曾远“他们能天地双修,说不定是易寒帮着她压第一滴灵液呢”
  “这不可能,修士怎么能让第二人进入自己的丹田”
  话是这样说,但汪师兄也不敢说得很肯定,毕竟他只知道天地双修的两人信任度很高,但具体高到哪个地步却是不知道的。
  如果真是这样就连汪师兄都忍不住嫉妒起林清婉的好运来。
  易寒的修为可比林清婉高多了,本来和比自己修为高多人双修就占好处,如果两人不设防到连丹田都能进入,那表明林清婉同时还能得到易寒的修炼心得。
  可以最直观的体会他修炼多年来的新的体验,这让她至少比别的修士少走一半的弯路。
  汪师兄都如此,曾远就算是已经勘破心魔,此时也不由红了眼,只是嫉妒的对象从易寒换成了林清婉。
  而后的况也的确证明了这一点,修炼室上空的灵气团从形成开始就没有散过,晚上尤其浓厚,月华与星辰之力几乎浓郁得成实质
  白则是灵气团,但灵气在普通人眼中就跟空气一样,因此在基地还没入道的人眼中,这两天基地就是风大一点,凉爽一点,空气特别的好。
  尤其是修炼室那边,靠近,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如此七天后,第八天的傍晚,天空的晚霞特别的美,一朵朵火红色的云飘在基地上空,附近的人们看见,纷纷掏出手机拍照,发表在微博或朋友圈里,表示今天的京城天气特别好,竟然见识到了火烧云。
  这让不少人质疑。
  有人留言道“先不说京城有没有这么好的空气,竟然不是灰色的云,就说这个月份,京城有可能有火烧云吗”
  “就是,造假也要造个靠谱点的。”
  被怼的人不开心了,一连上传了好几张图片,又道“又不是我一个人看见,今天下班回来的路上好多人都拿手机拍照了,京城怎么了,这几年环保抓得严,就不许我们京城空气变好”
  楼主之后,也开始有人上传图片,表示楼主没说错。
  而此时,天已经黑了,星星挂了满天,月亮悬在半空中,只有月牙一般大小,但它们却能把大地照得亮堂堂的,在路灯稀少的偏远郊区,落在地上的月华与星光尤其显眼。
  很不巧,基地就在偏远一点的路段,但再偏远,这里也是有居民区的。
  因为照片的事迅速发酵,不过几个小时网上就传遍了,不少居民都下意识的探头出去看天空,然后惊诧的发现半空中的竟然还有红色的云朵,只是那抹红色已经很浅,可在深夜中依然很显眼。
  看到的人纷纷走上阳台,好奇的道“都这时候了,怎么还有红色的云”
  “快拿手机拍一拍。”
  “这是云吗不会是什么东西的灯吧”
  “会不会是地面有什么东西照着的”
  而被注视着的基地里的人并不知道他们的上空正在引起轰动。
  此时他们正紧张的盯着修炼室看,异象出现,说明林清婉就要筑基成功了。
  今夜的星星很多,基地里将所有的灯光都熄了,星光便尤其明显。
  似乎是受林清婉功法的影响,星光如同白瀑一般泻下,将这一片照得如同披着纱的白天,虽然朦胧,却亮得能看见五十米外的人。
  修炼室里,易寒已经停止运功,只是默默地坐在一旁看着她吸收星辰之力。
  已经到了这时候,如果他再帮她,对她可能没有好处,反而还有害处。
  就好比渡劫,如果有人帮忙,那天雷只会更厉害,而不是停歇。
  所以有些事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不能帮忙,更不能代替的。
  此时易寒便坐在一旁,尽量不波及进去。
  但林清婉运气实在是好,筑基的最后关头竟然是正好黑夜,还是星辰之力最盛的这一天。
  林清婉体内的功法飞速的运转着,将星辰之力吸收进体,而她的心神此时正沉浸在识海的功法中。
  这一部功法是白翁在某个秘境之中得到的,白翁已经修炼成仙,能够被他一直带着的功法想也知道有多可贵。
  而林江这个大成神仙都会在上面写注解,可以说,这门功法在当今,甚至是在远古时代都是很上等的功法。
  而且和其他功法不一样,它修的是星辰之力,星辰代表的是宇宙和变化。
  此时,林清婉又被拉入了一片星空之中,她无形无声的漂浮在一片寂静的星空之中,一道道字符从她脑海中飘过,让她被动的记了下来。
  她似星空中的一粒灰尘,幽幽的往前飘去,看到了星云飘过,还看到一个坑坑洼洼的大球旋转着将飘过来的灰尘和星云卷过来附在球表,一点一点地变大,在她回过神来时,它已经霸道的将附近漂浮的石块,灰尘都吸了过来,成了一个巨大的球体
  林清婉好奇的看着,这难道是一个星球形成的过程吗
  她没来得及看太久,只觉得丹田内一阵钝痛,她咻的一声被拉回了体内
  此时她丹田内的灵液已经满了,林清婉心神一定,运气功法使它们去开拓丹田,将被吸入体的灵力再度压出了一滴灵液时,那滴灵液一滴落,似乎发出了一声轻响,丹田再也盛不住这么多的灵液,因为它落下dàng)开的涟漪接触到丹田壁时便发出“啵”的一声响,丹田一振,开拓出一大片天地来。
  本来满满的灵液瞬间一缩,落到了丹田底部,勘勘只到丹田的四分之一多。
  丹田空旷,她的体下意识的将星辰之力吸收入体转换成灵力,因为她丹田大,经脉宽,一次吸收的星辰之力太多,以至于外面的星光呈现出一种扭曲的光芒,远远的看去,就好似有人在拿着远光灯往天空中照一样。
  远远的居民区里的普通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发消息道“好了,洗洗睡了,那就是有人吃饱了没事干往天上照灯呢,虽然不知道那片红云是怎么照出来的,但现代科技还有什么办不到的”
  “谁大半夜的这么无聊”
  “这世上从不缺少无聊的人,那片空旷,说不定是一群富二代在飙车”
  “说飙车的那位别走,你们怕是不知道那片是什么地方,那是军事基地,军事基地我正好在那附近上班,人家大门都有站岗的士兵的好不好谁那么不要命去那里飙车”
  “咦,军事基地那会不会是在演习”
  这条才被发出去就被删了,后来再有军事基地或演习这个词都被删,或则成了号,吃瓜群众们呆了一下,这是个什么意思
  “得,大家是该洗洗睡了,不该聊的不要聊,小心明天被查水表。”
  不少人都熄了灯睡觉,但也有不少人悄的拿了望远镜出去观望,然后越看越不对,因为那边的天真的很奇怪啊。
  林清婉将丹田填满时,天空中便出现了异象,云彩翻涌而至,先是火红的一片,然后红中开始出现别的色彩,翻滚间,那几道彩色被分析出来,慢慢的,天空中的云变成了火红色的凤凰,但翅膀却是金色,尾部又是绿色的,火红色的头中,两个大大的白色眼睛正默默地注视着基地下方的人。
  大家都惊呆了,汪师兄半响才道“我记得林师妹的灵根中以水木居长,且也主修这两种的法术,怎么却还有火和金”
  方问若有所思道“易寒主修火和金。”
  “可筑基异象向来只能代表个人”想到林清婉和易寒道关系,汪师兄默默地闭上了嘴巴。
  “行了,废话少说,赶紧抢位置打坐,异象一结束,灵雨就要下了。”
  雷涛等人闻言,精神一振,立即跑去抢占位置。
  很快,大家就各就各位,然后仰着脖子等下雨,却发现天上的彩云迟迟不散,还在翻涌着变幻形态,大家表一滞,着就有点尴尬了。
  全基地的人都在等着看林清婉筑基,为了不跟她抢灵气,大家都没再修炼了。
  雷涛他们每天都面对着修炼室在cāo)场上做训练,方问等人则在基地里四处溜达,虎妞等妖修也破天荒的不宅在屋里打游戏,而是出来晒太阳。
  每天都在草地上跑跑跳跳,顺便仰望修炼室。
  因为知道筑基花费的时间长,而林清婉天资好,经脉肯定宽,所需的时间肯定更长,所以大家都不急。
  可况似乎有些出人意料。
  他们闭关第三天,修炼室上空的灵气开始急剧旋转,不断的有灵气从外面被抽取过来。
  这是体内灵力已被压缩成灵液,开始吸收灵气的象征,方问眨眨眼,犹豫着道“我记得我当年摸到灵力压缩成灵液的点是在闭关的五天后”
  汪师兄也道“我也是五天,小寒快一点,但也要三天,压缩灵力又用一天半”
  曾远幽幽的道“易师弟不是在里面吗或许是有指导呢”
  “师父他们也不是没指导过我们,但我们不也得花费时间去摸索吗”汪师兄道。
  曾远“他们能天地双修,说不定是易寒帮着她压第一滴灵液呢”
  “这不可能,修士怎么能让第二人进入自己的丹田”
  话是这样说,但汪师兄也不敢说得很肯定,毕竟他只知道天地双修的两人信任度很高,但具体高到哪个地步却是不知道的。
  如果真是这样就连汪师兄都忍不住嫉妒起林清婉的好运来。
  易寒的修为可比林清婉高多了,本来和比自己修为高多人双修就占好处,如果两人不设防到连丹田都能进入,那表明林清婉同时还能得到易寒的修炼心得。
  可以最直观的体会他修炼多年来的新的体验,这让她至少比别的修士少走一半的弯路。
  汪师兄都如此,曾远就算是已经勘破心魔,此时也不由红了眼,只是嫉妒的对象从易寒换成了林清婉。
  而后的况也的确证明了这一点,修炼室上空的灵气团从形成开始就没有散过,晚上尤其浓厚,月华与星辰之力几乎浓郁得成实质
  白则是灵气团,但灵气在普通人眼中就跟空气一样,因此在基地还没入道的人眼中,这两天基地就是风大一点,凉爽一点,空气特别的好。
  尤其是修炼室那边,靠近,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如此七天后,第八天的傍晚,天空的晚霞特别的美,一朵朵火红色的云飘在基地上空,附近的人们看见,纷纷掏出手机拍照,发表在微博或朋友圈里,表示今天的京城天气特别好,竟然见识到了火烧云。
  这让不少人质疑。
  有人留言道“先不说京城有没有这么好的空气,竟然不是灰色的云,就说这个月份,京城有可能有火烧云吗”
  “就是,造假也要造个靠谱点的。”
  被怼的人不开心了,一连上传了好几张图片,又道“又不是我一个人看见,今天下班回来的路上好多人都拿手机拍照了,京城怎么了,这几年环保抓得严,就不许我们京城空气变好”
  楼主之后,也开始有人上传图片,表示楼主没说错。
  而此时,天已经黑了,星星挂了满天,月亮悬在半空中,只有月牙一般大小,但它们却能把大地照得亮堂堂的,在路灯稀少的偏远郊区,落在地上的月华与星光尤其显眼。
  很不巧,基地就在偏远一点的路段,但再偏远,这里也是有居民区的。
  因为照片的事迅速发酵,不过几个小时网上就传遍了,不少居民都下意识的探头出去看天空,然后惊诧的发现半空中的竟然还有红色的云朵,只是那抹红色已经很浅,可在深夜中依然很显眼。
  看到的人纷纷走上阳台,好奇的道“都这时候了,怎么还有红色的云”
  “快拿手机拍一拍。”
  “这是云吗不会是什么东西的灯吧”
  “会不会是地面有什么东西照着的”
  而被注视着的基地里的人并不知道他们的上空正在引起轰动。
  此时他们正紧张的盯着修炼室看,异象出现,说明林清婉就要筑基成功了。
  今夜的星星很多,基地里将所有的灯光都熄了,星光便尤其明显。
  似乎是受林清婉功法的影响,星光如同白瀑一般泻下,将这一片照得如同披着纱的白天,虽然朦胧,却亮得能看见五十米外的人。
  修炼室里,易寒已经停止运功,只是默默地坐在一旁看着她吸收星辰之力。
  已经到了这时候,如果他再帮她,对她可能没有好处,反而还有害处。
  就好比渡劫,如果有人帮忙,那天雷只会更厉害,而不是停歇。
  所以有些事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不能帮忙,更不能代替的。
  此时易寒便坐在一旁,尽量不波及进去。
  但林清婉运气实在是好,筑基的最后关头竟然是正好黑夜,还是星辰之力最盛的这一天。
  林清婉体内的功法飞速的运转着,将星辰之力吸收进体,而她的心神此时正沉浸在识海的功法中。
  这一部功法是白翁在某个秘境之中得到的,白翁已经修炼成仙,能够被他一直带着的功法想也知道有多可贵。
  而林江这个大成神仙都会在上面写注解,可以说,这门功法在当今,甚至是在远古时代都是很上等的功法。
  而且和其他功法不一样,它修的是星辰之力,星辰代表的是宇宙和变化。
  此时,林清婉又被拉入了一片星空之中,她无形无声的漂浮在一片寂静的星空之中,一道道字符从她脑海中飘过,让她被动的记了下来。
  她似星空中的一粒灰尘,幽幽的往前飘去,看到了星云飘过,还看到一个坑坑洼洼的大球旋转着将飘过来的灰尘和星云卷过来附在球表,一点一点地变大,在她回过神来时,它已经霸道的将附近漂浮的石块,灰尘都吸了过来,成了一个巨大的球体
  林清婉好奇的看着,这难道是一个星球形成的过程吗
  她没来得及看太久,只觉得丹田内一阵钝痛,她咻的一声被拉回了体内
  此时她丹田内的灵液已经满了,林清婉心神一定,运气功法使它们去开拓丹田,将被吸入体的灵力再度压出了一滴灵液时,那滴灵液一滴落,似乎发出了一声轻响,丹田再也盛不住这么多的灵液,因为它落下dàng)开的涟漪接触到丹田壁时便发出“啵”的一声响,丹田一振,开拓出一大片天地来。
  本来满满的灵液瞬间一缩,落到了丹田底部,勘勘只到丹田的四分之一多。
  丹田空旷,她的体下意识的将星辰之力吸收入体转换成灵力,因为她丹田大,经脉宽,一次吸收的星辰之力太多,以至于外面的星光呈现出一种扭曲的光芒,远远的看去,就好似有人在拿着远光灯往天空中照一样。
  远远的居民区里的普通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发消息道“好了,洗洗睡了,那就是有人吃饱了没事干往天上照灯呢,虽然不知道那片红云是怎么照出来的,但现代科技还有什么办不到的”
  “谁大半夜的这么无聊”
  “这世上从不缺少无聊的人,那片空旷,说不定是一群富二代在飙车”
  “说飙车的那位别走,你们怕是不知道那片是什么地方,那是军事基地,军事基地我正好在那附近上班,人家大门都有站岗的士兵的好不好谁那么不要命去那里飙车”
  “咦,军事基地那会不会是在演习”
  这条才被发出去就被删了,后来再有军事基地或演习这个词都被删,或则成了号,吃瓜群众们呆了一下,这是个什么意思
  “得,大家是该洗洗睡了,不该聊的不要聊,小心明天被查水表。”
  不少人都熄了灯睡觉,但也有不少人悄的拿了望远镜出去观望,然后越看越不对,因为那边的天真的很奇怪啊。
  林清婉将丹田填满时,天空中便出现了异象,云彩翻涌而至,先是火红的一片,然后红中开始出现别的色彩,翻滚间,那几道彩色被分析出来,慢慢的,天空中的云变成了火红色的凤凰,但翅膀却是金色,尾部又是绿色的,火红色的头中,两个大大的白色眼睛正默默地注视着基地下方的人。
  大家都惊呆了,汪师兄半响才道“我记得林师妹的灵根中以水木居长,且也主修这两种的法术,怎么却还有火和金”
  方问若有所思道“易寒主修火和金。”
  “可筑基异象向来只能代表个人”想到林清婉和易寒道关系,汪师兄默默地闭上了嘴巴。
  “行了,废话少说,赶紧抢位置打坐,异象一结束,灵雨就要下了。”
  雷涛等人闻言,精神一振,立即跑去抢占位置。
  很快,大家就各就各位,然后仰着脖子等下雨,却发现天上的彩云迟迟不散,还在翻涌着变幻形态,大家表一滞,着就有点尴尬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