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1163章 美人多刺

小说: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作者:夏染雪 更新时间:2020-02-15 22:05
  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受得了公子的逆向过的内劲,那种身体被一点点的催毁,那种绵长不能忍的疼痛。https://那种生不如死,却又是无法结束的煎熬,还有几尽绝望的恐惧。
  这几乎都是世间最是残忍的折磨。
  烙衡虑收回了自己的内劲,而后再是顺势而行,竟是开始的平复着季红娇身上的那些疼,那些痛,当然也是可以让她活的时间更长一些,到时可以再是多受几天的折磨,尤其是这样的生不如死,一生难忘的折磨。
  季红娇的脸现在还是在抽,就连她身上的肉,都是在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的颤抖。
  她抬起脸,就如同看着鬼魅一般,恐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你是魔鬼!”
  “那又如何?”烙衡虑拿过了帕子好生的擦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很难想象,这般高洁干净的男子,竟是使出如此残忍的手段出来,而此时,他就是恶魔,这一身的谪仙气质之外的,根本就是一个残忍的过命阎王。
  他再是凑近了季红娇,“季红娇,本王的时间有限,耐心也是不多,你要还是不说,本王会让生不得,死不安,活着受尽此等折磨,死了也是尸骨无存。”
  “而且一次比一次疼,一次比一次重。”
  直到每日烈火焚身,痛不欲生,而这些莫不成都是你要的。
  季红娇的身体不觉的抖了一下,而直到了现在,她的脑子可能还是记不住那种疼痛,可是她的身体却是记住了,现在哪怕一听,都会痉挛着,疼痛着。
  而这样的疼,只要是有感觉的。就没有人想要再是经历第二次。
  这不是折磨,这根本就就是人间炼狱,那种就算是死,也是不愿意再是经历一次的人间炼狱。
  烙衡虑走到了一边,再是一撩自己的衣摆坐了下来,而他抿平的唇角微抬,黑眸泛冷,也如冷玉一般寒凉无温,他用帕子一根一根擦着自己的手指,却似乎就如自虐一般,一遍一遍的迭,一次又一次的来回,哪怕都是擦出了血丝,他却仍是未曾停过。
  只有他的那一双眼,还是冷冷的看着被绑在柱子上面时不时打着冷战,也是瑟缩着半边身子的季红娇。
  长意走了过来,然后站在季红娇的面前。
  而后,他一笑,可是这一笑,却是让季红娇再是尖叫了一声。
  “是谁让你如此做的,我家的夫人在哪里?”
  长意挽起了袖子,手中多出了一把尖刀出来。
  然后他一手拿着尖刀,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
  季红娇不时的挣扎着,身体也是抖的十分厉害,而脱去了那张皮的她,不但是丑,还是恶心,现在长青还是吐着呢。
  长意啧了一声,“我听说,你夺了不少女人的面皮,是因为你长的丑吗?”
  “不!”
  季红娇不断的摇头,“我不丑的,我不丑,我一点也不丑,这不是我的,不是我的脸。”
  “这是你的脸啊?”
  长意用自己的指腹试了试手中的尖刀,竟笑的越是俊秀了起来,如同一个大男孩一般,这般的干净无害着。
  只是,真的不要以为他就是那种人畜无害的,能够跟在烙衡虑身边,也是一路追随他的人,是简单,是无害的吗?
  而隐于这张笑的如同娃娃一般的脸皮之下,到底是些什么,可能也便只有他自己才能知道。
  “其实我听过你的名子。”
  长意用着刀背,轻轻拍着季红娇的原本的这张脸。
  季娇红不想听,她不想听这些,她不想见自己的脸。
  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了,早知道会遇到了这群可怕的,不是人之人,她绝对不会的敛这样的一笔生意,也不会打那个女人的主意,早知道这里如此危险,她就应该知难而退,也就不会受到这么多的折磨了。
  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了啊。
  可是她却仍不想如此认输,若是认了,那么,她就是一败涂地。
  “我看你还真是不想要这张脸了?”
  长意用刀背一寸寸的划过了这张脸的每一处,而越是划,季红娇脸上的冷汗也就是掉的越多。
  “不说话啊?”长意的嘴角也是咧的更开了一些,“既是如此,那你还要这张丑脸做什么?”
  “不如毁了去,如此丑陋的脸,怕是你自己看着都是恶心吧,反正你可以拿出一张又一张的脸给自己换上,也是乐此不彼着,听说你当初可是一月之内,就给自己换了五张脸呢。”
  “那我就好心的帮帮你如何?”
  当那把尖刀就要划破季红娇的脸时,她再是一声尖叫。
  不要,不要毁了她的脸。
  她的脸再是丑,那也都是她的脸,纵然连她自己都是不愿意多看一眼,那又怎么了,是她的脸,就是她的脸,谁也夺不走。
  这世上只有她夺别人脸的事,而她自己的脸,就只是她的,别人碰也是碰不得。
  “那好,说吧。”
  长意终于移开了尖刀,“不然我会先是画花你的脸,让你变的更丑,然后再是让你尝下那种血肉尽毁的后果,如何?”
  季红娇身上的肉,又是不由的颤了一下。
  她的身体果然就是记住了刚才的疼痛。
  那样的疼痛,她真的承受不了。
  他们都是魔鬼,都是恶魔。
  她闭上眼睛,再是睁开双眼之时,已是做了决定,她与那些人没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要为那些人承受着这些非人的折磨。
  她抬头看向烙衡虑那边,还是对于他的那张脸心仪不已,却又不由的想要低头躲避。
  美人是好,却是多刺。
  男人亦是相同,
  稍不注意,可能就是尸骨无存。
  而长意还在等着她的招认。
  “我说……”
  她喘了一声粗气,“我说,只要你们不要动我的脸。”
  她再是抬起脸,也是咬了一下牙,“是有人让我过来,他给了我十万两银子,让我过来扮一个人,他说这是一张难得的美人脸,也是我从未见过的脸。”
  既有银子拿,又可以再是收一张脸,我自是答应,而她挣扎着,仍是想要找到自己那张面皮,心中仍是存有那一袭的贪婪之色。
  这张脸确实是她所见过的最完美的脸,也是她最喜欢的脸,这般美的女人,就连她自己都是险爱上,可是如今,她什么都是没有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