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0329章 简单落幕

小说:都市绝品狂尊 作者:赵六郎 更新时间:2019-09-12 16:22
  众人本以为赵岩要让虢鹞去破阵,而虢鹞居然去对付夏震业了。
  而夏震业面对虢鹞猛烈的攻击,居然一时来不及,将沉重的集亡锤给丢在了地上。
  大家正在想着赵岩是不是想要擒贼先擒王的时候,另一个巨大的怪物茧狱,竟然打起了集亡锤的主意。
  让大家意外的是,那个金丹境界的夏震业才勉强举起来的集亡锤,居然被茧狱轻轻松松的给举了起来。
  这已经足够惊爆周围所有人的眼球了。
  然而,更加意外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那些隐藏在周围的强者以为那个茧狱得到集亡锤会马上去交给赵岩的时候,他竟然直接向“八极灭杀阵”中的那人发起了进攻。
  竟然还是用的人家夏家的武器。
  在集亡锤的重击之下,四名夏家筑基强者顷刻间变成了碎片。
  一连串的意外,让包括赵岩阵营的所有人目瞪口呆,震惊的无以复加。
  这一番操作,当真的惊爆了所有人的眼球。
  谁能想到,赵岩让虢鹞猛攻夏震业,就是为了让他失手丢掉集亡锤?
  谁有能想到,赵岩会让茧狱去夺取集亡锤,并且立即攻击那八名筑基强者?
  然而,这一切就这么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他们面前,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此刻,那些隐藏在暗处的仙门强者看着赵岩的目光,已经不仅仅是意外了,更多的则是忌惮。
  而此时天空中的夏震业,还在被虢鹞苦苦纠缠。
  他之前的一句怒吼,根本不起任何作用,虢鹞根本一点也不怕他。
  夏震业修炼的是金系能量,而虢鹞同样修炼了金系能量。
  而且,直到现在为止,虢鹞都只用肉体力量在与之对抗,而它修炼出的力量还一点都没有使用。
  “先生,那个带翅膀的老虎,是什么生物?”老天尊忍不住询问道。
  因为虢鹞实在太神奇,即便是老天尊活了几百岁,也可以说的上是见多识广了,但是他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哺乳动物还长着一对翅膀的。
  赵岩不无得意的回答道:“他是虢鹞,是白虎与天空霸主金翅大鹏的后裔。”
  “只不过,它还没有完全觉醒他的本能力量,否则,即便是金丹强者面对此时的虢鹞,也只有被虐的份儿!”
  听了赵岩的回答,所有人都表示不可思议。
  白虎和金翅大鹏竟然还能够有后裔,是怎么做到的?
  看了众人奇怪的表情,赵岩只是笑了笑,群没有继续解释。
  他一解释,必定暴露自己的身份。
  现在的他,还不打算将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
  甚至于,他根本就不想再地球上暴露自己的身份。
  而墨垚也是对此刻站在场中,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的茧狱产生了兴趣。
  “赵岩呢,那个八条腿的家伙又是什么?”
  赵岩看向此时一直现在那里举着集亡锤等待自己下令道茧狱说道:“它叫茧狱,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妖兽。”
  “它本身就拥有着强大的体外骨骼,此刻的它,肉体堪称上品灵器,再加上他本身就具有强大的力量,能够轻松举起那件宝器,一点都不奇怪。”
  “同样的,他也还没有觉醒真正的技能,否则,我们想要破阵,根本不需要借助于那件夏家的宝器。”
  赵岩说道这里便不说了,他当然不可能将茧狱的技能透露出来,着我算是太低自己留下的一张底牌。
  “赵岩,你竟然操控妖兽攻击人类,你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
  “诸位道友,难道你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小子这里行凶吗?”
  天空中的夏震业再次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而他这话再大家的眼里无疑是更加的无耻。
  这里是哪里?这里是七郎山,是人家赵岩的地方。
  你们浩浩荡荡的来七郎山找事,并且以他们背后的夏氏仙门实力相威胁。
  而如今的他,竟然说人家行凶。
  这种无耻的程度,完全已经超越了M国的水平。
  还没等那仙门强者回应,赵岩却是直接对着场中的茧狱说道:“一个不留。”
  那些仙门强者会不会回应夏震业赵岩不知道,但是夏震业有一次鼓动那些仙门强者对付赵岩,却是让赵岩动了赶尽杀绝的心思。
  本来赵岩是想着只要拿下夏震业和夏康文就好,他也不想造成太多多的杀孽。
  这也是他让茧狱杀掉了其中的四名筑基之后,就停下来的原因。
  然而夏震业再次挑战他的底线,这就不能再忍了。
  “一个不留”四个字一出,周围的那些仙门强者的内心再是一颤。
  刚刚针对夏震业的那句鼓动的话,他们本就不想回应,因为,尽管他们也是金丹境界压制下来的。
  而此时夏震业这么一个压制境界的金丹强者,在面对虢鹞的时候,都那么吃力,那么他们在虢鹞面前会如何?
  还有就是,赵岩居然能够只会这么两个强大的妖兽,那么赵岩本身的战斗力到底如何。
  他们非常清楚赵岩此时的境界,但是他们也清楚,境界并不一定代表着真正的战斗力。
  在修仙的世界里,那些越级挑战并且能够越级杀人的天骄多的是。
  他们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真的拿得住赵岩。
  这也是他们一直隐身不出的原因所在。
  而此时的茧狱却已经举着集亡锤再次冲向那些夏家的筑基强者,还有那些早已经瘫软在地的天武境强者。
  筑基强者在茧狱的一击之下都变成了碎片,更何况是他们?
  “住手,你给我住手!”天空之中始终无法摆脱的夏震业,歇斯底里的大喊,他的声音都已经发叉了。
  但是茧狱怎么可能会搭理他?它手中的集亡锤已经高高举起,眼看就要落下。
  “赵岩!住手!”这个时候,墨垚的声音再次响起。
  而赵岩听到墨垚这句话的时候,也当即向茧狱下令住手。
  那些已经被吓得呆愣住的夏家强者,此时已经被吓傻了,对于墨垚的话,根本没有听到。
  而周围的那些仙门强者,此时却是长出了一口气。
  他们不想与赵岩为敌,但是他们同样不想看到夏家人被赶紧杀绝。
  否则,以后该如何面对夏家人?
  此时墨垚出言阻止,当然是再好不过,因为,此刻的这里,可能也只有墨垚能够阻止这一切了。
  赵岩转身看向墨垚,墨垚已经出现在赵岩的身边,一脸郑重的说道:“赵岩,已经杀了四名筑基了,夏家也算得到了教训,不能再杀了!”
  “为什么?难道你不是来帮我的吗?”赵岩诧异的问道。
  本来他也不知道墨垚为什么要帮助自己,但是既然对方舍命“相救”,赵岩肯定会将他当成朋友。
  但是此时的墨垚却有走出来为夏家人求情,这是何道理?
  赵岩可是不知道墨家人处世理念,还是那句话,赵岩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真正意义上的好人。
  墨垚看着赵岩,他也明白赵岩这一问是出于怎么样的想法。
  他看着天上的夏震业,又看向那些已经被吓傻了的夏家人,最后又向周围扫视了一眼,尽管那里看不到任何人。
  “这个世界本来就纷争不断,我们墨家不希望这样,总是尽自己所能出来阻止。”
  “正如之前我不希望看到夏家人欺辱你一样,此时,也不希望看到你造成太多的杀孽。”墨垚郑重的说道。
  赵岩听了他的这些话,算是明白了墨垚的真正意图,那就是,哪边弱,他就帮谁?
  这不就是个搅屎棍吗?
  “难道你没有听到刚刚夏震业的话吗?直到现在,他还想着联合众人来对付我。”
  “如果我今日放过了他们,你认为将来他会放过我吗?”赵岩质疑的看着墨垚问道。
  此时赵岩对这个墨垚的好感度直线下降。
  因为他不认同墨垚的处事方法,这样只会使得这个世界更乱。
  有错就要罚,除恶务尽。
  如果放虎归山,将来他们造成的危害会更大。
  正如一些犯罪分子一样,明明知道他们还没有真正的改过,却因为刑期已满,却不得不释放出去,然而,刚刚释放出去,他们就会再次出去害人。
  这样的事情在世界范围内屡见不鲜。
  也不可否认有些是真正被改造好的,当然,也有很多是冤狱,但是,对于真正的恶人,赵岩从来都不会手软。
  就像对付西方的雷纳德家族和东洋的萨袅丸家族一样。
  墨垚则是摇了摇头说道:“如你所言,将来的你,是不是还要赶去夏家,将夏家赶尽杀绝?”
  “如果他们胆敢伤害我的家人,夏家肯定一个不留!”赵岩坚定的说道。
  “那么如果他们放了赵家人呢?”墨垚提出这样一个调和方案。
  没有在意赵岩奇怪的目光,墨垚看向高空之中大喊:“夏震业,讲和可好!”
  此时的夏震业,正在被虢鹞压着打。
  虢鹞那强大的肉身,真的让他非常的头疼。
  他用尽各种方法,都无法对国药造成伤害,反而是自己却是处处吃亏。
  他此刻甚至都有些后悔自己前来这里招惹赵岩了。
  他低估了赵岩的能量,今日赵岩给了他太多的意想不到。
  这让他之前发誓要拿下赵岩的豪言壮语,有了一丝动摇。
  而这个时候,墨垚的话传过来,则让他的内心的天平直接倒向了讲和的一面。
  躲开虢鹞的一次攻击,夏震业直接回到地面上,他脸色阴沉,目光冰冷的看着赵岩,随后看向墨垚说道:“你能做到?”
  到了现在,他的内心还对之前墨垚阻止自己的事情心存怨恨。
  或许他认为,如果没有墨垚的阻挡,说不定此时的赵岩可能已经被他拿下了。
  墨垚却是丝毫不在意他的目光,点了点头说道:“放了赵家人,你要立誓,永远不得与赵岩为敌!”
  听了这句话,连赵岩甚至连周围的那些仙门强者都位置动容。
  他们心想,这那里是在帮夏家,这根本就是在给夏家下套。
  让夏家不要和赵岩为敌,那不就等于让夏家放弃了赵岩身上的秘密?
  而夏家死掉的那四名筑基强者不是白死了吗?
  赵岩没有说话,他在等待着夏震业的回应,如果夏震业真的答应了这个要求,他当然不介意放过现场的这些人。
  毕竟,现在的他,还真的不想和夏家你死我活。
  “你认为我的话,有用吗?”夏震业疑惑的看着墨垚问道。
  墨垚却是一笑说道:“只要你今日能够放过赵家人,赵岩就能够放过你们这里的所有人。”
  “如果你将今日之事带回越洲,我不相信你们的家主还愿意继续针对赵岩!”
  这时候,夏震业的目光真的变了,他当然相信,如果他们家主知道赵岩有这种能量的话,他们的家主在对付赵岩这件事情上,一定会非常的慎重。
  他看了一眼赵岩面无表情的脸,纠结了片刻之后,看着赵岩问道:“你同意这个建议吗?”
  赵岩看了看墨垚认真的脸,有看向夏震业说道:“只要你放过赵家人,还有我外婆,我不介意放你们离去,不过……”
  赵岩指着夏康文说道:“这个人必须留下!”
  此刻早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的夏康文,对于赵岩的话,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而夏震业也明白赵岩为什么会有这个要求,他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我同意!”
  赵岩朝着悬浮在半空的虢鹞招了招手,又想茧狱下令,两个大家伙直接回到赵岩的大后方。
  同时夏家的集亡锤也被呆了回来。
  这让夏震业无法接受,随即说道:“我的兵器……”
  “你的兵器?”赵岩不悦的看着夏震业说道:“人做错了事情总要付出代价,这个锤子,就让我暂为保管,以后如果你们夏家继续作死,这锤子,就留给茧狱做玩具了。”
  “你……”夏震业当然很不满意,但是有什么办法,难道继续开战吗?
  本来强势而来,败势而归就已经够丢脸的了,要是自己的手下全都死在这里,他该如何交代?
  叹了口气,最终不再言语。
  最终,赵家人被释放,夏家人沮丧的离开,而夏康文则被留了下来。
  “诸位,如果没兴趣进山喝茶,那就请回吧!”赵岩朝着周围空旷的群山喊道。
  他当然是在和周围的那些仙门强者说的。
  而那些人却没有任何回应,在赵岩“逐客令”下达之后,悄然离开。
  赵岩看着群山笑了笑,随后看向墨垚说道:“前辈,要不要进去喝几杯?”
  墨垚则是一脸正色的说道:“我与他们一样,既然事情已经结束,我也该离开了!”
  赵岩有些意外,墨垚的表现和其他人明明不同而他却说自己和他们一样,这是何道理。
  “凡事随心,他们来旁观,是因为他们的那颗好奇之心,而我来这里也是出于好奇,只不过,我不希望看到不想看到的事情,这也是随心。”墨垚说完,转身就走。
  赵岩本打算再阻拦一下,而这一刻他想到了墨垚的那句话:“一切随心。”
  如果自己拦住了他,岂不是让他违心?
  摇了摇头,赵岩转身走向神女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