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二四〇章 输赢和胜负

小说:水天孤鸿 作者:水煮老玉米 更新时间:2019-11-09 03:18
  “晨晨,电脑推荐的,未必就是最佳的,关键是,未必适合人类棋手,特别是,未必适合你尹晨晨。你看,你这手托,完全可以脱先,先攻击这块黑棋大龙嘛,黑棋未必敢脱先去吃你这两颗白子,……。”
  这是尹晨晨的第二盘棋,她执白,目前形势已经稍稍落后。实战中,尹晨晨选择活动黑阵中的两颗白子,人工智能也推荐这一招。但可惜,一番折冲下来,白棋两颗子虽然活出,棋局,却就此更加明显的呈现败势。至于最后白棋赢下来,是对手打了勺,尹晨晨,捡了一盘。不过对这招,严格的说这个构思,关峰却有不同的意见。
  “赌李烨不敢置大龙的死活于不顾?这条龙,不像要死的样子,我当时就没想过去吃他大龙,……。”
  李烨的黑棋大龙,猛一看有点危险,但仔细琢磨,却发现弹性很足,即使黑棋再脱先一手,白棋也没把握吃掉,万一吃炸了,那么棋局,立刻就结束了。
  “呵呵,晨晨,你是尹晨晨,他是李烨啊。”
  关峰摇摇头,却不肯多说,点着一根烟抽了起来。茶几上摆着一个硕大的烟灰缸,里面还有两个烟头,估计尹福凯,在家也是抽烟的,那自己也,来一根。
  “嗯,有道理。不过,关峰,那次你不是说过,下棋要不计较胜负,要追求手中有棋,心中无棋吗?”
  李烨是著名棋手,世界冠军,等级分几年来都在国内前十之列,他棋风稳健,大局观好,官子一流,总之,就是一个十分均衡的棋手。而尹晨晨棋风硬朗、计算准确、杀力彪悍,典型的攻击型棋手。关键是,比赛前,她等级分一直在两百名开外,严格说来已经算是二线棋手,再加上黑棋形势占优,李烨,确实没必要和尹晨晨赌大龙的死活,很有可能跟着应。当然,那丝毫不意味着尹晨晨就占优了,而是,成了另外一盘棋,至少,棋盘大了不少。
  但是,利用对手的心里,兵行险着,这还是棋艺吗?
  “晨晨,我是说不计较输赢,没说不在乎胜负,输赢,可不等于胜负。”
  关峰,有点无奈。他发现,鄂斯界的语言,不少情况下,根本无法准确翻译鸿蒙仙界的一些概念,而他,有时候也不免偷个懒,随便乱扯几个词凑活凑活,这在日常生活中也许无所谓,但有些场合,就可能造成很大的误会。
  “又胡说八道,你就喜欢欺负,嗯,输赢不就是胜负!此两者同出而异名,有差别吗?”
  输赢和胜负,尹晨晨倒是模模糊糊感觉到关峰的意思,她是希望,关峰,能说得再详细点。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晨晨。输,赢,也没差别?”
  论道,就是论道,不是传道、解惑,关峰不可能说得再详细点,至于尹晨晨能从中悟道什么、收获什么,那要看她的悟性,和平时的积累。
  “围棋不就是输赢,嗯,胜负?”
  对尹晨晨,围棋就是黑和白、胜和负,以及,输和赢。
  “围棋,不仅仅是胜负,就算是胜负,比赛的输赢,和围棋的胜负也不一样。比赛的输赢,不仅仅是在棋盘上,比如,比赛有限时,限时,不是围棋,是规则。晨晨,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天地也是万物?以自身为刍狗?”
  鸿蒙仙界,有以棋入道的金仙,但是,他们和鄂斯界的职业围棋选手,貌似也不是一回事,不过,两者之间的不同之处,关峰却根本说不清楚。
  “围棋的胜负!比赛的输赢!”
  尹晨晨蓦然一呆,脑海中划过一道闪电,整个人,如木雕泥塑一般,再也不动一动。
  关峰和尹晨晨拆解棋招,周玲听不懂,后来不讲一招一式的得失了,却又突然拽起古文来,周玲同样在一边听得稀里糊涂,心里暗暗吐槽关峰的,书呆子脾气。尹晨晨的异状,吓了她一大跳。
  “这样也行!”
  关峰摇摇头,把食指放在嘴边晃了晃,对周玲做个噤声的手势,自己轻轻地站起来,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拉上窗帘,又把尹福凯从厨房了喊出来。
  可惜那道蒜苗炒腊肉,尹福凯刚炒到一半,正准备加点料酒,也只好,先扔在锅里。
  “关峰,这是怎么回事?晨晨,她没事吧?”
  尹晨晨就那么傻乎乎的呆坐着,三人站在一边静静地看了几分钟,周玲实在无聊,招呼两个人蹑手蹑脚的来到书房,轻轻地关上门,小声的问关峰。
  “晨晨,大概,是顿悟了吧。嗯,阿姨,晨晨没事,最多醒过来,有点饿。”
  “经此一悟,晨晨的识海,应该能扩大不少,就是不知道最后会有多大,唉,看她的运气吧。”
  修士顿悟,关峰在鸿蒙仙界见得多了,但凡人的顿悟,他却是第一次见到。
  人的识海扩大,精神会更加强大,更准确的说法是,精神的潜力更高,关峰很期待,尹晨晨的识海,能不能达到产生、容纳神识的地步呢?
  “关峰,那,这个顿悟,你估计,晨晨要多久才能醒过来?时间太长,她不会饿坏吧。”
  尹福凯精明能干,气度沉稳,平时也是一个厉害人物,但是,顿悟什么的,他不熟啊:那不是小说中才有的吗!
  “不知道。叔叔,没事。晨晨,是个天才,她这次,真有可能拿个冠军回来。”
  饿,尹晨晨肯定饿不坏,自己被饿死,那就不是顿悟,是吓傻了!不过,她顿悟会多久,就没有人能肯定。
  “小峰,你饿了吧,先,自己出去吃点吧,我和你阿姨看着晨晨。坏了!尚云彤两口子等下还要来打牌。”
  这顿饭,看样子肯定是在家里吃不成了,尹福凯也顾不上可惜自己炒的拿手菜,安排接下来的事。
  “我喝瓶啤酒就行,叔叔,阿姨,你们先吃吧。”
  厨房里已经炒好了几道菜,三个人在家里悄悄吃两口,问题不大,只是,不要太吵。
  “老尹你出去吃吧,吃完了给尚云彤说一声,我和小峰看着晨晨,我喝点牛奶就好。”
  顿悟什么的,周玲更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关峰,肯定是要留下的,看样子,他有经验。
  “我也不饿,嗯,我给老王发个短信。对了,小峰,手机也要调成静音吧。”
  尹福凯也不肯出去吃。一顿饭不吃,他关系不大,实在饿了,还可以喝啤酒吗,牛奶也不错。
  “小峰,你和晨晨,平时就是,那样说话?”
  三个人把手机调成静音,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傻坐了一会,周玲实在忍不住,小声的问关峰。
  “嗯,差不多吧。晨晨最近在看道德经,她挺聪明的。”
  关峰和尹晨晨在一起,一开始其实没什么话说,后来嘛,他说话的机会也不多,主要是尹晨晨中场休息时东东西西的瞎唠叨,这个,就不好给老太太多说了。
  “哦,那也,挺有意思。”
  道德经!周玲顿时无语。她自然知道女儿挺聪明。说实话,关峰和尹晨晨在说什么,周玲一点也听不懂,道德经,也不是青年男女在一起最喜欢说的那些话,不过,既然尹晨晨喜欢,那就算是,有意思吧。
  ……
  尹晨晨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醒来后果然大声喊饿,下楼吃了一大碗牛肉粉外加一屉小笼包子,还喝了一大碗瘦肉粥,别的,看起来和往常区别不大。
  不过,吃完早饭回到家没多久,胡乱应付了父母几句,她就自称有新感悟,拉着关峰到自己的房间,研究棋艺了。周玲和尹福凯嘀咕了几句,索性决定,喊几个朋友郊游去。
  “老尹,你说咱家晨晨,跟着关峰这么混,以后,会有好日子吗?等她不下棋了,不会出家去研究道德经吧?”
  到了车里,周玲却不急着上路。
  昨天晚上,周玲找机会把尹晨晨顿悟前,和关峰两个人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仔仔细细向尹福凯学了一遍,两口子翻来覆去琢磨了很多遍,也不明白莫名其妙的几句话,尹晨晨,自己的女儿,为什么就顿悟了。
  “玲玲,我也不知道,嘿嘿,好日子,唉,只要晨晨高兴就好。关峰,不是一般人吧,……。”
  在尹福凯心中,尹晨晨当然是天才,但是,之前尹晨晨的围棋之路,灰暗、坎坷,一无所成,可和天才不大相称,关峰,会让女儿绽放出灿烂炫目的光彩吗?拥有那些,本就应该属于她的光辉和荣耀。
  对关峰,尹福凯一开始看着很刺眼,很想揍他一顿,不过,每个老爹第一次看见女儿的男朋友,差不多都这样,和那混小子是不是关峰没关系。说实话,作为一个女婿的人选,尹福凯觉得关峰还不错,如果中间不是多了一个左琼桦的话。可惜,左琼桦和关峰认识,比尹晨晨更早,而且,一开始尹晨晨就知道,这个,总怪不着关峰吧。
  “晨晨说他很厉害,就是懒,……。”
  也不知道童家咋想的,鹏飞楼,总投资大概在两个亿左右,这么大的事,周玲就没听见关峰说一个字,就算有左琼桦帮他张罗,恐怕也不仅仅是一个懒字可以解释的。
  “嘿嘿,老梅家的丫头,取保出来就加入了峰华公司,现在又买了个大房子。她的案子,还没判吧。无暇那丫头,厉害着呢,不知道看上了峰华公司什么?”
  梅芳无暇不是一般人,能加入一家小小的峰华公司,而且在星城买房子,这是,准备长久的干下去了?尹福凯倒不是担心梅芳无暇和尹晨晨抢关峰,可是,他心里,很茫然。
  “嗯,我听方芳说,好像是那套房子是公司奖给她女儿的,具体什么事,她也不知道,……。”
  梅芳无暇的案子,还是周玲介绍给关峰的,当然更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峰华公司才成立不到三个月,梅芳无暇,能立下什么大功劳,值得奖一套房子?
  “他还真大方。”
  关峰送了尹晨晨一个翡翠手镯,估计值几万块钱吧,说起来也不小气,但,和一栋房子比,总显得不够大方。可惜,尹福凯不清楚真相如何,也不好随便发脾气,万一人家梅芳无暇真的立了大功呢。
  “唉,随随便便就送人房子,这么大手大脚的,是过日子的样子吗!尚云彤也说关峰是一个奇人,我看,晨晨是真的喜欢他,养个女儿,一辈子操不完的心,……。”
  奇人,不一定是个好女婿,但对尹晨晨,周玲其实也是没好办法,从小就没好办法,现在,还是没好办法。
  尹晨晨绝不会认为自己的手镯比不上一栋房子,但是,这个空间,确实是太小了,特别是见识了斩空刃的,巨大。
  “关峰,我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去山里闭关,你陪陪我吧,习惯了这玩艺,一旦没有,太不方便了,……。”
  尹福凯和周玲刚一出门,尹晨晨立刻将关峰扑倒在床上,先把这一个月欠的账都补回来再说,几番折腾,意犹未尽的她,却已经筋疲力尽,要先喘口气。
  “不行!嗯,晨晨,前天有人袭击小桦,……。”
  关峰自己,除了修炼,没什么正经事要忙,不过,值此多事之秋,让他陪尹晨晨去闭关,也是不可能的。当然,他要解释几句,给尹晨晨一个,说法。
  “哦。那我去找一户农家小院,你要多来陪我,……。”
  左琼桦有事,那就,下次再去山里好了。尹晨晨脾气不好,一般情况下,还是愿意讲道理。
  此次顿悟,尹晨晨收获极大,确实需要静下心来沉淀一下,她闭关本来就不一定要去山里。事实上,没有斩空刃,请她去山里,尹晨晨也不会去。
  “嗯,你别动,我自己来,……。”中场休息,两个人就那么躺在一起,谈谈说说,搂搂抱抱,不多时,尹晨晨感觉歇了过来,爬起来自己坐了上去,房间里顿时响起让人血脉偾张的声音。
  “关峰,再等一会,等一下,你抱我去洗澡,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几天没见我,憋坏了?”
  终于,云收雨散,尹晨晨躺在床上,全身散了架一般,一个小脚趾头也不想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