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二四九章 饭不好吃

小说:水天孤鸿 作者:水煮老玉米 更新时间:2019-11-21 13:12
  “蓉蓉,你真要陪峰哥留在星城,这鬼地方,我是一天也呆不下去,明天就走,……。”
  展琪琪看了一眼自己刚住了十几天的新房子,心里有点遗憾:多漂亮的房子啊,当时金蓉蓉简简单单装修房子、买家具的时候,自己帮着出了不少注意呢,真是可惜了。当然,房子再漂亮,她也不打算继续住下去了。
  烂眼硕虽然只是临时冒充一下自己的男朋友,不过,他人长得帅气,嘴巴又甜,传说中床上功夫也不错,器大活好,而且混得看上去也很威风,在酒吧一条街那块,小有名气。琪琪倒是不介意和他真正的交个朋友。今天星期六,她本来想让烂眼硕请自己吃晚饭,但是打他电话,烂眼硕一直关机,发信息也不回,直到不久前,琪琪才听人说,烂眼硕,昨天晚上在湘江里游泳,一不小心,淹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展琪琪在床上呆呆的坐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就动手收拾行李,上网订票,她运气不错,明天下午去鹏城的高铁票不紧张,还剩不少。
  “琪琪,我不走。峰哥不是坏人,要不,你也别走了,我们俩一起卖花,正正经经的做生意,……。”
  得知烂眼硕“不小心淹死”的消息,小金同样被吓得不轻,不过,最终,她却不肯听琪琪的主意,悄悄地把房子卖掉,再去别的城市,从头再来。相反,她还想要琪琪留下来,和自己一起,真正的从头再来,就从小金花店开始。
  有了自己的车,干什么都方便多了,小花店,她想把业务扩大点,那就要再雇个人,雇谁不是雇啊,小金和琪琪,是老乡,都知根知底,很合适,两个人正正经经的做事,有关峰照顾,小金感觉,养活自己,并不难。
  “做屁的做生意!你那个破店子,忙得要死要活,累的要命,一个月还没我一个晚上挣得多,还要天天守着,看那帮大学生秀恩爱,没劲!蓉蓉,峰哥一个学生,哪来这么多钱,他不是正经人,我可不敢玩了,你也玩不起,天大地大,自己的小命最大,……。”
  烂眼硕水性是好是坏,琪琪不清楚,但她心里知道,烂眼硕,绝对不可能是自己不小心淹死的。原因很简单,她和烂眼硕聊天的时候,烂眼硕无意间说起,他前几天闹着玩,不小心被自己家里养的狗小小的咬了一口,怕得狂犬病,见不得水,最近几天,他根本不会去游泳。
  不过,这个消息,琪琪连对小金都没说。
  至于开小花店,琪琪从来没想过,也许,再过几年,等自己年纪大了,会考虑随便开个小店,过日子。现在嘛,还是外面的花花世界,更好玩,挣钱也轻松。
  展琪琪不喜欢大学城,不喜欢大学城里成群结队的女大学生,没钱的男大学生,她也不喜欢。
  “琪琪,峰哥喜欢我,真心对我好,在这个房子里,我睡得着,你自己去吧,……。”
  关峰是不是正经人,小金当然不能确定,事实上,她根本说不清什么才是正经人,但是,她不在乎。她留下来,并不仅仅是因为这套房子和那根失之交臂的项链,还有很多,她平时没有注意的,小细节。现在想起来,就是那些细节,她能肯定,关峰虽然脾气不好,嘴巴也不甜,但心里还是很在乎自己的。这样的男人,碰上了,她不愿意轻易放手,即使她知道,两个人,不可能有结果。
  “蓉蓉,趁我们还年轻,为什么不多玩几年,世界上有钱的男人多的是,也不止峰哥一个,……。”
  展琪琪和小金是老乡,她确实想和小金一起换个地方,主要是想有个伴,彼此照应,出门靠朋友吗。
  “琪琪,你自己走吧,我想好了,我哪儿也不去,就留在星城,星城也很好玩,……。”
  有钱的男人,也许很多吧,但对自己好的有钱男人,小金就碰上了关峰这么一个,她决定留下来,看能不能抓住这个破讲究特别多,让人又爱又恨的,懒男人。
  “星城是很好玩,可惜,如果有人也给我买一套房子,我就留下来陪他,……。”
  鹏城未必比星城好玩,但是,琪琪很不服气,她想不通,明明大家一起认识的,自己比小金聪明,口才也好,长得也更性感,就算,矮了点,为什么关峰能送小金房子,而自己,就只有,两顿宵夜。
  项链被抢,小金确实没提要琪琪赔偿的事,但她现在不说,以后呢?展琪琪没把握,而且,就算小金以后也不提,但关峰呢?展琪琪更没把握。更关键的还是,以前两个人之中,总体上来说,琪琪是居于主导地位,没有特殊的原因,就是琪琪的脾气,比较强势。但以后吗,嘿嘿,有关峰在,小金的脾气会不会变大,展琪琪,没把握。
  “琪琪,以后有事了,打我电话。”
  关峰到底喜欢自己什么,小金也不清楚,事实上,她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小金再不敏悟,也听得出琪琪口中的醋味,那就,各人过各人的日子吧。
  “哦,蓉蓉,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
  小金不愿意离开,琪琪也没办法,那就,一起吃顿饭吧,怎么说,星城,也是自己青春岁月的一个驿站。
  “我来请你吧,……。”
  无论谁请客,小金并不想吃这顿饭,不过,还是,好合好散吧,大家毕竟朋友一场。
  但是,要不要马上把琪琪离开星城的消息告诉关峰呢,小金很困惑。还是再等一等吧,大家毕竟姐妹一场来的。虽然,直到现在,琪琪也没告诉小金,她到底准备去哪个城市,重新开始,也许,是她忘了吧。
  当然,小金不知道的是,有些饭,不仅她不想去吃,关峰同样也有无法拒绝的饭局。
  ……
  星期六,左琼桦又和关峰来到丰年公司承包的荒山,慢慢悠悠的溜达了一天,名义上是在寻找地脉聚集之地,实际上也是在寻找地脉聚集之地,结果,没有结果,简单一句话,一无所获。对此,左琼桦,包括关峰,都毫不意外。
  事实上,左琼桦对在丰年荒山寻找地脉聚集之地,早就不抱希望了,不过,她还是很享受和关峰两个人在山里,按费诗婷的话说,瞎折腾。
  “峰哥,姜钧建的事,你想怎么办?”
  斩空刃空间巨大,方便快捷,又没人打扰,两人世界,机会很难得的,左琼桦估计,这样的机会,以后会越来越少,她恨珍惜。即使关峰在山里话也不多,而且晚上他每次都是自己在外面打坐,让左琼桦一个人睡,嗯,订制的双人行军帐篷,左琼桦还是宁愿留在山里过夜,万一,关峰发哪根神经,嗯,来灵感了呢!
  可惜,今天的晚饭,关峰不得不回沅州吃,和姜钧建的麻烦有关,左琼桦,有点小不爽。
  “小桦,这事我不管,你想咋玩就咋玩吧。姜老师是姜老师,姜钧建是姜钧建,你不用理我,嗯,坦克你也不要考虑,我估计,他也不会有什么想法。”
  关峰心不在焉的说道。
  姜钧建的事,他听左琼桦唠叨过两次,有点小啰嗦,关峰兴趣不大,他不想过问。
  事情本身不复杂,姜钧建是沅州人,与人合伙在星城开了一家广告公司,据说干得还不错,大富大贵谈不上,至少他的钧建广告公司,在丰兴大厦租得起办公室。要知道,丰兴大厦可是当年吴瘸子产业的精华,位于星城市中心,高端写字楼,租金,很不便宜。
  钧建公司的租赁合同,是在吴瘸子手上签的,现在丰兴大厦易手,所谓买卖不破租赁,租赁合同还是有效的。丰兴大厦类似的情况多了,比照葫芦画瓢就是,左琼桦,其实是梅芳无暇,有一套标准程序处理类似的业务,钧建公司,没什么特殊的。但再简单,有些必要的程序还是要走一下,比如,到房屋租赁管理办公室进行变更登记等等。哪想到这一走程序,梅芳无暇还真发现了问题:钧建公司租赁的房子,被抵押出去了,而丰兴公司对此,不知情。
  丰兴大厦是丰兴公司的,钧建公司只是租赁,当然没权利抵押。这中间定然有古怪!梅芳无暇仔细一查,原来是钧建公司为了从银行贷一笔款,伪造相关的文件,把房子抵押给了银行。这个,峰华公司肯定不干,要求解除抵押,而没有抵押,银行当然就要钧建公司还钱。
  其实这种事吧,钧建公司肯定不地道,但老实说,不算太恶劣,毕竟姜钧建的贷款还没到期,房子,还是丰兴大厦的,姜钧建只要把钱还上,左琼桦并不准备深究。但是、可是、然而,麻烦就麻烦在,姜钧建,没钱。
  银行的钱去了哪里?姜钧建之前,在沅州投资了一家锰矿,贷款的用途,按合同约定是要用于锰矿的后续建设,而实际上,姜钧建,其实是他妻子付胜娣,拿去炒股了。
  付胜娣胆子很大,不仅忽悠亲朋好友拿钱出来给她炒股,自己融资杠杆也很高,可惜,运气不好。现在锰矿遇到了意料之外的麻烦,付胜娣在股市上也亏了一大笔。姜钧建,一分钱也拿不出来。
  而且姜钧建不仅不还钱,他还有自己的道理。姜钧建辩称,自己抵押丰兴大厦的房子,是当时的总经理同意了的,相关的文件,是丰兴大厦提供的,他也不知道是假的,自己也被骗了,是,受害人。可惜,那个总经理,出国了。
  总之,就是说不清的糊糊事,三方来来回回的扯皮了很久,姜钧建也没拿出钱来。到最后,他就一句话,要钱没有,要命,也没有,峰华公司,去起诉我好了,咱法庭上见。
  不还钱,那可不行,丰兴大厦刚转手,不能给人留下这么一个可欺的印象。法庭上见?想得美!老子可没功夫给你打民事官司,邱杰敏发脾气了。求朋友、找关系,直接以诈骗罪立案,把姜钧建抓了起来。
  一抓人,姜家人着急了,这不,就找到了关峰,希望关峰能给左琼桦,吹吹枕边风,对对错错的先不说,先把姜钧建放出来。至于钱吗,姜家人会想办法,而且正在想办法,但你真正需要钱的时候找钱,从来都不容易,姜家人需要峰华公司给他们一段时间。
  再说,姜钧建在里面,姜家人,谁去找钱啊。
  说实话,在丰兴大厦,甚至峰华公司,关峰还是很低调的,一般人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但是,姜钧建不是一般人,他不仅是沅州人,老乡,和关峰还能扯上点其他的关系。
  姜钧建是姜业吉的儿子,而姜业吉,是关峰的小学老师,三年级的班主任,语文老师。左琼桦在沅州过年,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事。实际上,费诗婷对左琼桦很满意,虽然不至于逢人就讲,但也,向不少亲戚朋友显摆过。
  沅州能有多大,姜业吉,也就很轻松的打听到:丰兴大厦管事的左总,是关家的,准儿媳,自己的学生关峰,是左总的男朋友。他托人给关玉坤递过几次话,关峰没理他,这不,姜钧建刚被抓没几天,姜业吉就找上门来了。
  “哦,我给彪哥说了,今晚这顿饭,我就不去了。峰哥不生气就好。”
  左琼桦心里很犹豫。
  姜钧建从银行的贷款,不过八百多万,他现在是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但他有钧建公司的股份,还有锰矿的投资,真要照顾姜业吉这个老师的面子,把这些东西拿过来抵债,也不是不能考虑,但其中一大堆麻烦事不说,关键是,左琼桦,不喜欢姜钧建这个人,很不喜欢,非常不喜欢。
  原来,姜钧建在星城白手起家,能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还是很有能力的。他三十四五岁年纪,事业有成,长相英俊,又是玩的广告这一行,见多识广,口才极佳,风度、气质都无可挑剔,应该说,颇有成功中年男人的魅力,对小姑娘杀伤力巨大。姜钧建的风度,本来和左琼桦无关,但是,姜钧建显然也很清楚自己的魅力,他因为这件事和左琼桦一接触,就动了,按贺雨娴的话说,人财两得的心思,对左琼桦大用美男计,骚扰的左琼桦不胜其烦。否则的话,邱杰敏也未必会,按何三的话说,给姜钧建动真格的。
  美男计,其实不算什么,左琼桦碰到的多了,姜钧建也不过是,执着了一点。但姜钧建行事最让左琼桦恶心的是,根据贺雨娴的调查,她断定,姜钧建“勾引”左琼桦,不仅没瞒着自己的妻子付胜娣,还得到了付胜娣的大力支持,也就是说,姜钧建两口子,一开始,打的就是骗财骗色的主意。这个,左琼桦就觉得自己被小瞧了:男人喜欢美女,喜欢钱,这个嘛,算不得大毛病。但是,骗财骗色,和喜欢美女和钱,不是一码事。骗!瞧不起自己的智商,这不是侮辱人吗!好歹,我左琼桦也是学数学的呢,在你姜钧建两口子眼里,智商就那么低,长得很像,傻白甜?
  “小桦,宇文叔叔的工作,交给坦克就行,你不要有太多顾忌,咱们修道之人,……。”
  既然左琼桦给宇文清彪打了招呼,她去不去吃这顿饭,关峰无所谓。
  别的男人,比如左琼桦的老乡、同学,喜欢左琼桦,偶尔送束玫瑰、巧克力什么的,关峰并不是特别在乎,这说明左琼桦长得漂亮,魅力值高。但姜钧建显然不是简单的喜欢漂亮小姑娘,而是一开始就居心不良,按左琼桦的话说,其心可诛。因此这顿饭,本来关峰是断然不肯吃的。但是,出面请吃饭的,是宇文庸赫,这个,关峰就实在无法推脱。不过,吃饭可以,怎么处理姜钧建的问题,关峰并不希望左琼桦考虑宇文庸赫的想法,如果宇文庸赫有想法的话。
  事实上,宇文庸赫只是对宇文清彪说,姜业吉想请关峰、左总吃顿饭,别的,多一个字都没有,或许,宇文庸赫,也有自己的不得已之处吧。
  姜业吉现在是沅州实验小学的校长,而宇文庸赫转业后在沅州教育局上班,只是个,普通干部,嗯,享受正科级待遇,两个人,想必是有些交情的。
  “嗯,我知道。”
  宇文清彪自己,是支持对姜钧建下重手的,至于宇文庸赫,他们父子间如何沟通,左琼桦本来就不打算过问,不去吃这顿饭,她只是担心关峰不高兴。主要是关峰对老师的态度,这个,看看尹晨晨就知道,没有尚云彤,尹晨晨何至于如此的,得寸进尺。
  当然,关峰尊敬师长,是好事,其实每个人尊敬师长都是好事,左琼桦对师长,也很尊敬。至于尹晨晨和姜钧建吗,左琼桦觉得自己是,宝宝心里苦,宝宝还说不出来。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