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二五〇章 做人的道理

小说:水天孤鸿 作者:水煮老玉米 更新时间:2019-11-22 13:15
  不知道宇文庸赫怎么想的,晚饭定在郭德赞家开的沅州鱼巷,而吃饭的人,除了他们两口子、姜业吉两口子,还有贺雨娴的父母,再加费诗婷和郭德赞的老娘。关玉坤与郭德赞的父亲郭合众,借口有事,没来。再加上关峰、宇文清彪、郭德赞、贺雨娴四个,学生,十几个人,五个老太太,而且都是老熟人、老朋友,包厢里,气氛很热烈。
  可惜,缺少了左琼桦这个主角,酒桌上的气氛,不免略略有点尴尬,那就,先喝酒吧。除了姜业吉两口子,别人都是丰年公司的,股东,关玉坤很给力,丰年公司经营状况不错,这个夏天,大家的心情都很好,大热天的,有人请客,几个老朋友凑一起喝杯冰啤酒,感觉很不错。
  老人在座,关峰他们四个学生,也没人敢耍个性,就是老老实实敬酒。沅州鱼巷,这是郭德赞的主场,他使出百般解数,再加上关峰、宇文清彪的酒量,着实,不赖,四个小辈频频敬酒,很快,四个老太太就酒足饭饱,兴致不减,费诗婷提议,老太太们在包厢里开始,打麻将。包厢很大,搬过来一台自动麻将机,有郭德赞在,很简单。
  子女们争气,有出息,再看看姜钧建的样子,都说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其实没有比较,也没有幸福,老太太们心情舒畅,打个小麻将,咋啦!
  “赞伢子,小峰,你们两个是我最有出息的学生,朋友多,面子大,能不能给芙蓉公安说说,把案子撤了,……。”
  老太太们麻将打得兴高采烈,但姜业吉今天,可不是打麻将来的,更不是看老太太打麻将来的,他看宇文庸赫只是与贺光熙大谈特谈丰年公司哪家的猪长得快,哪家的鸡又得病了,可能会影响口感等等屁事,只得借着几分酒劲开口:没办法,自己养的儿子,含着泪,也要救出来啊。
  “呵呵,姜老师,我敬你一杯,感谢你当年对我们严格要求,教给我们许多做人的道理。现在我们是法治国家,党中央大力提倡依法治国,按法律规定,……。”
  郭德赞端起酒杯,淡淡的接过了话茬。
  峰华公司副总经理、再加上丰兴大厦百分之二点五的股份,严格说来,一大屋子人,就郭德赞和峰华公司,或者说丰兴大厦有直接的关系。姜业吉挑明了,郭德赞理所当然的第一个顶上去,言辞非常委婉但态度异常坚决的,拒绝了姜业吉的请求。这当然有点得罪人,但郭德赞也是有脾气的,总不能老是喝酒在前,挨揍在后。
  而且郭德赞说的也都是实话,丰兴大厦到公安局报案,那是经过董事会研究的,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对姜钧建手下留情,他郭德赞个人没问题,但是,其他股东,不是你姜业吉的学生,人家可没听过姜老师传授,做人的道理。要不,你姜校长,去给他们讲讲?
  最关键的是,按法律规定,刑事案子,一旦立案进入程序,那就是国家、政府该管的事了,峰华公司不过是一个被害人的角色,撤不撤案、放不放人,那是公安的权力,峰华公司,根本没资格指手画脚。
  姜校长学问渊博,嗯,可能对法律不熟,但没关系,在座不就有一个律师吗,据说业务水平还是不错的,毕竟关律师也是你姜老师没出息的学生吗,姜校长可以咨询咨询关大律师,这个咨询费,嗯,免费。学生吗,尊师重道,应该的。
  至于法律规定之外的道理吗,你姜老师当年没教过,我们也是,爱莫能助。
  “赞伢子你能不能给你朋友打声招呼,把建伢子先取保出来,他也好去找钱,亡羊补牢,……。”
  姜钧建被抓,他也聘请了律师,律师想把他取保出来,但芙蓉分局的朋友告诉律师,这个事吧,哥们你找芙蓉分局没用,要被害方吐口才行,里面的水很深,你在芙蓉分局别忙乎了,那纯粹是瞎耽误工夫。
  做人的道理,姜业吉当年也许讲了很多,但弄虚作假、把别人的东西不告而取,肯定是没讲过的。郭德赞言语中,俏皮话不少,但其中的鄙视、刻薄之意,姜业吉教了一辈子语文课,如何听不出来,那就,退而求其次吧:不撤案,先取保出来,这个,总不要董事会研究了吧。
  “呵呵,姜老师,这个,能不能取保,公安局有法律规定,我去打招呼,那不是搞歪门邪道吗,当年姜老师给我们讲过,这个做人,要遵法守纪,五讲四美三热爱,……。”
  开玩笑,为了姜钧建立案,邱杰敏费了好大的人情,郭德赞自己都陪着吃了顿饭,他还喝多了,岂是姜业吉区区亡羊补牢四个字就能打发的。姜钧建不拿出钱来,你就安心在里面呆着吧。至于姜业吉吗,来,姜校长,咱先回忆一下,当年你教给我们的,做人的道理。
  当然,现在是沅州鱼巷的大包厢,不是你姜老师的三尺讲台,回忆哪条道理,就不是你姜老师一个人说了算的。我记得有一条是,做人,要遵纪守法来的。
  “小峰,你看这个还钱的期限,能不能缓缓,先把查封的账户解开,唉,墙倒众人推,我这也是,没办法,……。”
  “我靠!你个胖子懂什么他么的五讲四美三热爱!”
  本来,这顿饭,姜业吉的重点客人,是左琼桦左总,现在左总不给面子,那就只能寄希望于郭德赞,可惜,郭德赞满嘴做人的道理,还口口声声是自己教的,这个,姜业吉也是,宝宝心里苦,宝宝说不出。那就,试试关峰这边:晚两天还钱,应该,不难吧。你丰兴大厦那么大的基业,不差这一星半点的,何必,欺人太甚呢。
  过年的时候,郭德赞一不小心把实验小学一个女老师肚子搞大了,那女孩非要和郭德赞结婚,否则就跳河、上吊、喝药,闹得很热闹。最后是姜业吉出面做了不少工作才压下来,不过,现在郭德赞要讲道理,他也是,恨在心头口难开。
  实际上,姜业吉,平时是很喜欢讲道理的,而且很擅长讲道理,可惜,他悲哀的发现,没有了校长、教师这个光环的加持,自己的道理,并非那么的天经地义,别人也有别人的道理,平时只是没有机会讲出来罢了。
  既然郭德赞现在坚持讲道理,那么,姜业吉只好试试,对关峰动之以情了。据说,这小子的脾气还是,嗯,关峰这混蛋,小时候脾气也不好。不过,听说他对王继亮,很尊重。同样是老师,王继亮已经退了,而自己,能平安过了这道坎,再当三五年校长没问题,关峰应该,更,尊重点吧。
  说实话,关峰一个晚上不大说话,就知道傻喝酒,在姜业吉看来,果然是江湖传言无虚,关峰,就是个运气不错的小白脸,可能在床上有两把小刷子吧,估计在这种大事上,对左琼桦影响力有限。自己的这个学生,能有如此的自知之明,还是,嗯,很让人欣慰的。姜业吉不愿意为难关峰,但是,他这不是,没办法了嘛,最后一根稻草,也要抓住啊。
  原来,付胜娣的一个大学同学,家里大人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同学告诉付胜娣,那家上市公司要有大动作,很大的动作,远比市场以前预计的要大,内部已经定了,就等找个合适的机会,走程序了。一旦消息公开,股价肯定会暴涨,现在买进,是最后的机会。
  其实这家上市公司有关的传闻,已经风传了一段时间,该公司的股票,也已经涨了好几波。股价,按行内人士的说法,早就是天价了。但付胜娣不相信自己的同学会骗自己,不仅自己筹集了大笔资金,还高杠杆的融资,重仓该支股票。准备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结果,和通常的狗血故事一样,公司的公告出来,股价不仅没有一飞冲天,反而是断崖式下跌。付胜娣舍不得止损,稍一犹豫,很悲催的,被爆仓了。
  同样的故事,在股市上,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但直到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姜业吉才体会到简简单单的爆仓两个字,究竟意味着什么:付胜娣炒股的钱,有一部分是姜钧建出面找姜家在沅州的亲戚朋友借的,不少亲戚,姜钧建借钱,还是打着姜业吉的名头,姜业吉自己,也搞了一笔钱投进去。
  现在,姜钧建出事,借钱的亲戚朋友不干了。你们原先许诺的高额利息,咱就先不说,至少本金要先还回来吧。姜钧建不在,被抓了,那么,父债子还,嗯,错了,是子债父还,天经地义,姜业吉,还钱吧。
  这些债主,单个人的钱或许都不多,三五万、十来万的都有,但几乎每一个人,姜业吉都拉不下脸来赖着,他也不敢。比如他四姑奶奶的养老钱,老太太都120多岁了,虽然身体很好,但老太太2万块的养老钱,你敢不还?万一老太太气的有个三长两短,谁负责?再比如,沅州教育局长小蜜的8万块,还有,姜业吉自己找了个小情人,小情人她三姨的6万块,这都要还吧。总之,每一个找上姜家门的,姜业吉都需要还钱,可惜,他没钱。
  没钱,冤有头,债有主,那就找付胜娣要钱。可惜,付胜娣也一屁股屎,比他还惨!钧建公司的账户都被冻结了,付胜娣又不是开银行的,哪里变得出钱来。因此,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先把姜钧建放出来,让钧建公司正常的经营,实在不行,也要把相关资产、账户解封,否则的话,再过上几个月,钧建公司,很可能就破产了。到时候,姜钧建就算无罪释放,放他出来,也,哭都找不着地方了。
  “姜老师,胖子从小就比我学习好,大道理我不会讲。你是老师,我就请教姜老师你一个问题,换做你是我,你会给小桦,嗯,给左总,怎么说?”
  事情本身的是是非非,对对错错,关峰不想多说,他也不想和姜业吉回忆做人的道理,只是祭出最基本的道理:要想公道,打个颠倒。角色替换,很简答吧。
  对狐假虎威的狐狸,关峰从来没有半分同情之心,你可以狐假虎威,但是,老虎倒架之后,你也要承担后果。享其利,受其患,就是这么简单。
  别给我说什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生活不容易之类的屁话。人生在世,谁容易啊。我一个堂堂大罗金仙巅峰,连一块下品元石也找不到,我容易吗我。
  “我靠!细腰你这混蛋,揭我黑历史。我最近没得罪你啊,不就上星期不小心被抓卖银瓢娼,让你去领了一次人,交了五千块罚款吗,这么小心眼,跟个娘们似的,……。”
  郭德赞闻言,心中很郁闷:他小时候的成绩,还是不错的,但是也就一般般而已,比关峰差不少。关键是,一屋子的人,除了姜业吉的老婆可能不大清楚这一点,别的人,哪个对他的成绩不是一清二楚。
  当然,读小学的时候,关峰也谈不上是好学生,他的成绩,嘿嘿,不提也罢,按贺雨娴的话说,一个字,都是渣渣。
  “呵呵,这个,等锰的价格涨上来,沅州锰矿挣钱了,我用这张老脸保证,一定第一时间还给左总,其实建伢子两口子都很能干,是两个不错的孩子,……。”
  关峰的问题,话不多,但是太尖锐,太诛心,姜业吉也没法正面回答,只好施出最后一招,卖脸。这本来就是这顿饭,姜业吉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卖点。
  姜钧建在沅州锰矿的投资不少,可惜,这两年国际锰价低迷,沅州锰矿处于亏损状态,他的股份,不值钱。而且也已经抵押出去了一部分,剩下的,自然被查封了。谁都知道锰价总有一天会涨回来,但到底要多久,三年五年、十年八年,或者,两个月,只有天知道。
  “姜老师,你别怪我说话不好听,姜钧建两口子,确实是很聪明,顶级聪明。我看,最好是细腰劝劝桦桦,嗯,劝劝左总,嫁到姜家,给姜钧建做二房,丰兴大厦做嫁妆,这样才皆大欢喜,免得以后有人不满足,……。”
  锰矿挣钱了才还钱?姜业吉没有任何新说法,比如拿锰矿的股份抵债什么的,就拿一张老脸出来,贺雨娴在旁边,实在是忍不住了,冷冷的一笑,不紧不慢的接过了话茬。说话,确实,很不好听。
  姜钧建,贺雨娴也认识,实际上,两个人很熟悉。姜钧建也曾经向贺雨娴找钱,顺便,嗯,展现过他成功中年男人的魅力。贺雨娴对他的印象,好得了才怪。其实就算对姜业吉,贺雨娴也印象一般般。
  姜业吉是特级教师,当个老师,教学水平,那是一流的,这在沅州是公认的,没争议。至于其他方面吗,嘿嘿,能成为一校之长,姜业吉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当然,那时候他们都是小孩子,对这些不大懂,平时同学聚会,碰见姜业吉,贺雨娴该敬的酒还是要敬,但逢年过节,从没有人想起去姜校长家坐坐。
  当然,毕业后的学生不去看望老师,特别是小学老师,这也不算什么。但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你看人家王继亮,虽然喜欢说怪话,临退休也没评上特级教师。但就连费诗婷,也会催促关峰,去看望一下退下来的,王副校长。
  所谓公道自在人心,是非自有公论,无外如是。
  “呵呵,那不过是年轻人开玩笑,建伢子当时也不知道左总认识峰伢子,唉,现在他媳妇也闹得厉害,……。”
  姜钧建风流倜傥,对左琼桦的小动作,姜业吉也隐隐约约听说过,否则的话,他早就直接找到民政局或者关家老屋去找关玉坤了,就像找郭德赞的老爹郭合众一样,何须再麻烦宇文庸赫出面正儿八经的摆酒。
  关玉坤和费诗婷,他又不是不认识。
  说句题外话,对姜业吉,郭合众的态度很热情,对姜钧建的处境,他也表示了深深的同情和遗憾。可惜,在峰华公司,郭德赞只是个打工的,峰华公司的事,郭德赞副总经理说了不算,郭合众更是,鞭长莫及。
  当然,美男计什么的,越描越黑,就不要提了。至于付胜娣吗,嘿嘿,姜钧建的一切,本来就是和付胜娣一起打理。现在姜钧建进去了,当然就由付胜娣说了算,可惜,姜业吉对付胜娣,不能放心。本来这些事,对在座的诸位说不着,但姜业吉,不是要,博同情吗,那也只好,哭诉几句了。
  “姜老师,你别怪我说坏冲,姜钧建那么对小雨点和左总,实在是有点过分,要不是看你的面子,换一个人,我把他四条腿都敲断,……。”
  宇文清彪也认识姜钧建,但对他的印象,呵呵,不难想象。宇文清彪,确实想过把姜钧建揍一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