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八十九章、除名战前夕

小说:都市阴阳师 作者:瘦身肥仔 更新时间:2019-08-22 00:04
  “大概?”左柔脑袋上冒出了冷汗。
  不过,她不得不佩服元皓的手腕,乙级中等的破道,不管展现出的威力如何,能够将其刻画在伪侍身上,那可不是一般的阴阳师可以做到的。
  “难怪爷爷对其他人不怎么爱搭理,唯独对于元叔会有不一样的对待。”想到这里,左柔忍不住瞟了一眼身旁的元皓。
  元皓的脸色变得有些严肃,推了推眼镜说道:“虽然雷棺的威力已经被降低到很小,但是如果多次被打中,身体一样会无法承受。”
  这个时候,小熊公仔再次叫喊道:“炸鸡腿!”
  白夜不敢怠慢,集中精神调取体内的灵,想要在腿部施展灵凭,不过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在一秒之内快速施展灵凭,结果自然显而易见——
  呲!
  一阵电流在白夜的身体表面流连,即便白夜拼命忍耐,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由此可见,这连续的电击,确确实实对他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左柔见此一幕,有些担忧地说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一秒之内快速施展灵凭,本身就需要长时间的磨炼才可以做到,不是一蹴而就的,这个与阴阳师对灵凭的熟练度要求很高。
  元叔,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训练灵凭的?”
  元皓沉思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地回道:“昨天大概是他第一次成功施展出灵凭吧......”
  “什么?”听闻此话的左柔大惊,再次问道:“那他之前做了多久指引灵的训练?”
  “应该没有吧,依照我对他的观察,他之前根本没有指引灵的习惯,完全是倚靠身体进行行动。”
  左柔闻此,有些目瞪口呆,回过神来之后才说道:“没开玩笑吧?当初我被爷爷逼练灵凭,足足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够在三秒内施展灵凭,而在一秒内快速引导,则花了我足足近一年的时间!你现在让一个初学者做到这一点,这怎么可能?”
  听闻此话的元皓微微眯眼,其实他一开始的目的也只是希望白夜能够在五秒内施展出灵凭,这个虽然对于初学者来说很难,但是他觉得白夜可以做到。
  不过,想要在一秒内成功,对于现在的白夜来说,是一个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你说的有道理,看样子我得要重新刻画一下术式,看一下能否修改到我想要的预期,然后再决定要不要继续这个训练了。”元皓这么说着,慢慢向白夜走去。
  而房间正中央的白夜虽然一直都在训练当中,但是元皓与左柔二人的话,他还是都听到了。
  眼见元皓离白夜越来越近,白夜突然笑着说道:“元老师,没必要,就这样吧。”
  元皓停下脚步,问道:“白夜同学,你确定吗?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你现在基础还没有打好,想要做到一秒内施展灵凭,还是太勉强了。”
  听闻此话的白夜摇了摇头,回道:“我很确定,其实我已经找到一些感觉了......”
  “猪脑!”小熊公仔的声音突然响起,紧随而来还有雷棺带来的电流洗礼。
  白夜一阵颤抖之后,轻笑着继续说道:“而且这个惩罚内容,还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如果我实在承受不住,我会说的。”
  “你在开什么玩笑?雷棺毕竟是乙级中等破道,哪怕威力只有原先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那也是不是可以多次承受的东西!你已经连续承受四次了,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左柔本来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元皓伸手打断。
  只听元皓悠悠说道:“尊重学员的意志,也是身为导师的任务,白夜同学,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
  白夜略显苍白的脸色上挂着笑容,点了点头。
  “那好吧,如果你真的承受不住,就不要再勉强了。”
  “谢谢元老师成全。”
  左柔听到两人的对话,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化成了无声的叹息。
  有些坚持的东西不是外人可以轻易改变的,她自己不就是这样吗?
  “猪腰子!”
  训练继续,白夜再一次全身心投入到了训练当中,相对于雷击带来的痛苦,一种莫名的兴奋席卷了他的全身,让他身上的每一处细胞都仿佛在尖叫呐喊!
  那是一种对于变强的渴望,只有变得更强,才能去打破他自己的命运。
  ......
  离除名战只剩下了一天的时间,天枢院内,尤其是在新入学员当中,一个奇怪的谣言慢慢流传了开来。
  “你们听说了吗?明天下午有一场新学员之间的殿前演武!”
  “殿前演武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几天我们去演武殿,看到的战斗还不够多吗?”
  “这和之前看到的性质完全不一样!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我听说那两个新学员展开的可是除名战,输的那一方将会失去所有的点数,然后被天枢院除名!”
  “不会吧?两个人是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才会展开这种对战?那双方都是谁?”
  “一个好像是石冢老人手下的孙良。”
  “孙良?我记得他,天赋很高,一般的新入学员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那另一个到底是谁,敢和他打这样一场比赛,实力肯定也不差吧?”
  “叫白夜吧?”
  “白夜......”
  众人面面相觑,在最顶尖的那一批新生里,好像并没有他这样的一个人。
  直到一个人有些不确定地说道:“这个白夜该不会是那个零亲灵者吧?”
  “你这么一说,我也有印象了,好像是只有人级一阶灵骸,导师也是那个天枢院学员公认的废物元皓。”
  众人沉默,在他们的心中,这已然是一场一面倒的战斗。
  天枢院一处昏暗的房间内,孙良正站在桌子的一旁,在他的面前正依靠着一个魁梧男子。
  饶是平时嚣张跋扈的孙良在这个魁梧男子面前,也显得是毕恭毕敬。
  “最近天枢院内关于你明天战斗的小道消息有点多啊?”魁梧男子吸了吸鼻子,看似随意地问道。
  孙良连忙回答:“哥,这个消息其实是我叫人放出去的。”
  “哦?”魁梧男子双脚翘到了桌面上,等待着孙良的回答。
  “我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杀鸡儆猴,告诉天枢院里的其他人,如果敢惹我们孙家,那个小子就是下场!”孙良提到白夜,拳头忍不住再次握紧。
  “呵!”魁梧男子嗤笑一声,对于孙良的说辞显得颇为不屑。
  只听他说道:“你的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了解?为了孙家?你是为了自己,你想要在别人面前表现,你想要将看不起你的人狠狠地踩在脚下,我说的对不对?”
  孙良一听,脸色有些紧张,话也变得有些支支吾吾:“哥......不是你......说的这样,其实我......”
  魁梧男子大手一挥,打断了他即将要说的话。
  “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没必要辩解!我们孙家做事情,什么时候需要看别人的脸色!嘲弄孙家的人,一个都别想好过,听说那个叫唐龙的,在入学那一晚也让你难堪了?”
  孙良连忙点头回道:“哥,是的,那个家伙仗着自己天赋高一些,也是一副看不起人的模样,只是现在的我,可能还不是他的对手......”
  越到后面,孙良的声音越小,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这也不能怪他,唐龙可是拥有人级九阶灵骸的人,在新生当中出类拔萃,就连石冢老人都是对他青睐有加。
  “呵!唐龙,我没记错的话,他之前就已经被云杰打败过一次了,实力确实是有些,但也不过如此,现在的你想要打赢他是有些困难,不过没关系,他在天枢院也蹦跶不起来。你现在要关心的,就是明天下午的比赛到底能不能赢?”
  “明天下午,那个废物?”孙良冷笑一声,面目狰狞。
  “他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虽然我已经找人试探过他,但是我听说了一些奇怪的传闻,或许他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哥,你放心吧,明天我不光要赢他,我还要把他狠狠的踩在脚下,我要让所有人知道,得罪我孙良,就算退学,也要在尝尽屈辱之后!”
  孙良连忙点头回道:“哥,是的,那个家伙仗着自己天赋高一些,也是一副看不起人的模样,只是现在的我,可能还不是他的对手......”
  越到后面,孙良的声音越小,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这也不能怪他,唐龙可是拥有人级九阶灵骸的人,在新生当中出类拔萃,就连石冢老人都是对他青睐有加。
  “呵!唐龙,我没记错的话,他之前就已经被云杰打败过一次了,实力确实是有些,但也不过如此,现在的你想要打赢他是有些困难,不过没关系,他在天枢院也蹦跶不起来。你现在要关心的,就是明天下午的比赛到底能不能赢?”
  “明天下午,那个废物?”孙良冷笑一声,面目狰狞。
  “他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虽然我已经找人试探过他,但是我听说了一些奇怪的传闻,或许他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哥,你放心吧,明天我不光要赢他,我还要把他狠狠的踩在脚下,我要让所有人知道,得罪我孙良,就算退学,也要在尝尽屈辱之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