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076章 旖旎的小心思

小说:守婚战 作者:雨一刀 更新时间:2019-11-09 03:11
  守婚战路过婚姻之外的狼藉第076章旖旎的小心思微信发出去有一分钟,仍旧没有收到严妍回信。余白看了看表,七点十一分,吃晚饭时间。
  他打开天窗,放平座位,看着幽暗的天空,没有月光,只有车子旁边那棵梧桐树的树叶,在夜风撩拨下,哗啦哗啦的左右晃动。晃得他眼花。
  余白觉得十分寂寥。比头顶上的枯叶还要寂寥百倍。
  手机打开,又关上,关上又打开,打开又关上,如此折腾数十次,昏暗的车厢里,余白的脸一会儿明一会儿暗,引得巡逻的保安好奇地趴到车窗上往里探看。
  余白被突然出现一张黑乎乎的脸吓了一跳。
  保安和他认识,嘻嘻笑道:“没事吧?以为谁在车里发呼救信号呢?”
  余白郁闷:我还摩斯密码呢。
  他立直坐椅,跟对方客气了两句,把尽职尽责的保安送走后,又瞄了眼手机,后知后觉自己刚才的行为的确好笑。
  他可不就是在发呼救信号呢。可惜,人家看不到。
  时好时坏的心情交替之际,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显示收到一条微信。
  余白激动地打开,果然是期盼之人发来的。
  一段10秒的视频,里面是严妍聚餐的情景。镜头里美酒佳人,衣香鬓影,热闹非凡。与孤零零待在车里的自己形成鲜明的对比。
  余白反复看了看视频,灵光一闪,发动车子,风驰电掣向京都开去。
  严妍不喜欢应酬,主办单位把宾馆与培训地点分开,隔了很远的路程,培训课程结束后直接就近聚餐。严妍算了算回去的路程折合成人民币价格不菲。
  干脆不折腾了,决定耗到结束跟大家一起回去。反正回去了也一样玩手机。
  她坐在角落里看着大家推杯换盏,交头接耳,几轮酒精过后,个个面上有了几分颜色,说话开始放肆起来,个别男性开始肆无忌惮上荤段子。
  严妍不参与也不听,抱着手机低头和余白聊天。
  他回的很慢,似乎有什么事在牵扯他的精力。
  倒是林依然一条接一条的信息顶进来。
  “来个你的位置,出门在外不安全。在我这儿报备下。有事第一时间打给我。我在京都有朋友。帮你搞定一切困难。”
  严妍笑着把宾馆的位置发了过去。
  林依然出差时,严妍倒是这样跟小姑娘说过一样的话。现在反过来她又来关心自己。真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有友如此足矣。
  严妍在豆瓣里发了条动态后,继续翻看她和余白以前互动的私信。自从余白坦白他就是开花的树之后,她就在无聊时做这件事。
  真的是好多好多条。
  虽然平时交流的不多,但多年下来,留言加私信要翻好久。
  以前读着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怀着异样的心情重读,竟然发现很多以前无法理解现在却深受感动的言语。
  那份温暖窝心,是无法用三言两语就表达出来的。
  那天突然被余白牵了手,她的心有一瞬的停滞。她明确的知道,那一瞬间的失魂,是为余白而生的。
  这么多年封闭起来的心,就在那一瞬里突然活了起来。像即将僵死的鱼突然被雨水灌溉,那份重获新生的喜悦,没有心死过的人不会懂得。
  所以,她冲动了,她任性了,她放纵了。心甘情愿的由他牵着手一直往下走。当时的她不想说话,不想被打断,就想这么天长地久的走下去。
  她不是矫情的人,虽然她怕再次遭遇17岁的噩梦,但一旦遇到对的人,她也不想错过。30岁的年纪,没有什么是不能试上一试的。
  包括爱情。
  大不了失败了,孑然一身一辈子。
  反正爱过了,伤过了,知道了其中滋味,不枉来一趟人世间。
  所以,当余白面对她忐忑、担忧时,她反而勇敢、直白。
  再次想到余白那天跪地求婚的样子,严妍情不自禁地弯起了唇角。
  她默默咀嚼着他那句经典台词----余生共白首。
  她问这些话练了多久,他说小时候无聊,研究自己名字时,灵光乍现想到了。
  余白,余生共白首。
  多有意义的名字。
  我用我的名字向你求婚,就是用我的一生向你承诺。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严妍故意逗他:这么说你不管遇到哪个女孩都会用这句台词来求婚了?
  余白脸色即变,举双手发誓:我只想对你一个人说这句话。
  严妍满意的放过他。
  想到这儿,她又情不自禁笑出声来。
  不知为什么,自从遇到余白,她一直觉得很开心,日子也变得格外有意义。
  每天早上睁开眼,先是打开手机看微信里有没有他的留言,睡前几乎抱着手机道晚安。白天工作起来也心不在焉,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没干。
  其实,所谓重要的事,也不过就是点亮手机屏,看有没有他的消息而已。
  如果有,心情像吃到棉花糖的小女孩一样雀跃。
  如果没有,沉闷地提不起精神来,什么也不想干,干什么都没有动力。
  她觉得这是病了。
  苏晴说,这就是爱情。
  她又笑,眼睛弯弯的像月牙。
  一只大手搭到她的肩膀,她猛然抬头,还来不及收敛的笑容在与一张陌生的大脸相对后,顿时凝固在精致的五官上。
  她愤怒地站起来,重重打开那只搭过来的手。
  手的主人很不高兴,把两只手举过来,想要全部放在她的肩上,嘴里还嘟哝着:“严同学,我坐在你后面,你不记得了?”
  严妍在他的手搭过来之前,抄起桌上的杯子,朝他泼去。里面的液体不知是茶还是酒,毫不浪费的洒到了男人的脸上。
  “你喝醉了,最好先醒醒酒。”
  这一幕,被一起来的同事看到。
  她晃着并不稳当的步伐急急地走过来,先是看了一眼醉酒男,又看向严妍。
  “你这人怎么回事?连领导也敢泼?她可是主办方的李经理。咱们年年都在他们公司搞培训,你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严妍冷笑着站直身体:“领导怎么了?领导就可以随便搭别人的肩占便宜?我凭什么不敢泼他,敢惹我,我都敢揍他。”
  “呀呀呀,瞧把你厉害的。我们培训部的活动能让你一个人实习生给搞砸了?”
  “再说,凭什么说人家占你便宜?说不定是你想勾搭人家还差不多?”
  严妍觉得遇到一个脑残同事,真是人生之大不幸。
  “刘子霞,实习生也是人,也不是随便让你欺负的,知道吗?”
  严妍下意识的向前走了两步,身高优势让刘子霞顿觉有被碾压的危机。
  搜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