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九百一十六章 出城

小说:傻子的王妃 作者:三更雨雪 更新时间:2020-04-25 06:24
  刚蹲下没一会儿,约有百十来人骑着马从他们面前呼啸而过,苏婉央看得很清楚,骑马又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就是千泽钰的贴身护卫。
  他们刚刚出城的时候也没有露馅啊,为什么这些人这么快就追了过来啊,现在可就有些不太妙了。
  那些人离开之后,苏婉央赶紧起身往北边走,夜离晨也立马跟了过去,苏婉央没好气地问道:“你不回东陵去跟着我干嘛?我之前可帮了你这么多,你该不会是还想赖着我吧,我可告诉你,现在我已经出了城,随你怎么喊,都没有人来抓我了。”
  苏婉央刘知道夜离晨肯定不会这么轻松地就放过自己,不过夜离晨现在可身受重伤,她想甩掉夜离晨可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可夜离晨却回了一句:“南宫姑娘不是不认识在下吗?怎么又知道在下是东陵人?”
  苏婉央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又镇定下来,说:“整个雷树城的人都在传刺杀二皇子的人就是东陵的奸细,如果你不是东陵人,那又是哪国人,还有,你也不要再继续跟着我了,我可不会这么好心再照顾你了。”
  “在下并没有跟着姑娘,只是在下恰好跟姑娘同路而已,姑娘若是不喜欢在下跟在你后面,那我走你前面吧。”
  苏婉央听到夜离晨这句话之后差点儿没忍住对夜离晨动手了,几个月不见,夜离晨还真是越来越欠揍了,只是看在他还受着伤的份儿上,苏婉央也懒得跟他计较了。
  刚刚千泽钰的人是往东边追的,而现在苏婉央却往北走,他们也万万没想到苏婉央会选择绕路走,虽然远是远了一些,不过走这条路还是要保险一些,她可真的不想再回去千泽钰身边了。
  之前苏婉央又是买药又是买吃的,今天又买了牛车和棺材,她身上也没有几文钱了,早知道她逃跑那天就应该多顺一些值钱的东西,都怪她当时太着急要逃跑了,不过现在她总归是逃出来了,没有盘缠,她也能想办法挣钱。
  出城的时候,苏婉央特意从东边的城门出来,如果到时候他们被发现了,这样也能让千泽钰的人产生他们是要往东陵跑的错觉,所以千泽钰的人短时间内应该还不会往他们这边追过来。
  不过走着走着,苏婉央就感觉有些头晕眼花的,她一摸自己的额头才知道自己发烧了,现在天气还很冷,晚上睡觉时苏婉央身上又只盖了那么一两件衣服,她怎么可能不会受风寒啊,现在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她现在尽量在天黑之前赶往下一座城才行。
  没了牛车,苏婉央就只能用双腿走路,因为又没吃饭又发着烧,所以苏婉央走得特别慢,她偶尔会回头看一眼夜离晨,夜离晨跟她一样也走得很慢,而且夜离晨的脸色比她更不好,苏婉央现在都已经自身难保了,又怎么能管得了他啊,于是苏婉央就继续赶路。
  这西浩的天比东陵南枝都要黑得早一些,苏婉央还没有赶到下一座城,天就已经黑了,如今外面天寒地冻的,要是在外面待上一晚,估计她会烧得更加厉害。
  不过幸好老天带她不薄,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在野外过夜的时候,苏婉央刘突然看到前面有一座破庙,这座破庙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里面的灰都很厚一层了。
  有破庙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这破庙破是破了一点儿,但好歹能够遮风避雨。
  进了破庙之后,苏婉央就找了一些柴火来好生火取暖,赶了一天路了,苏婉央感觉双腿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她坐在火堆边烤着火,夜离晨也特别不要脸地坐在她旁边,苏婉央也没有管他,只要她不妨碍到自己,他做什么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不过身子是暖和了,但是苏婉央的肚子却开始咕咕叫了起来,她唯一的一个馒头已经在中午的时候吃了,现在她全身上下什么吃的东西都已经没有了,而且这荒郊野岭的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弄吃的,看来今天晚上就只能这样饿着了。
  之后苏婉央就在火堆旁边铺了一些稻草休息,而夜离晨还在那里坐着,苏婉央已经累得不行了,所以也没有再管夜离晨,自己就这样睡了。
  第二天苏婉央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破庙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找了一圈,夜离晨并没有在破庙里,苏婉央想他是不是已经自己走了,她心里觉得夜离晨走了也好,毕竟她也不想一路上一直有一个尾巴在后面跟着,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却生出一丝丝的失落。
  之后苏婉央便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破庙了,可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迎面撞上了正往破庙里走的夜离晨,而且他手里还提着一条鱼,那条鱼全身都被冰冻住了,夜离晨这是那儿弄来的鱼啊?
  夜离晨看着苏婉央背着包袱,于是便问道:“你要走了?”
  苏婉央没好气地回道:“我不走,难不成还一直待在这里啊?”
  这里离城里应该不太远了,只要进了城,她想要什么都能有了。
  可夜离晨却直接揪着她的衣领把她往回拉,夜离晨把她重新拉到火堆前坐下,然后他把手里的鱼放下,就开始生火了,苏婉央没有说话,就只是在旁边安静地坐着,而且她的小眼神也不停地往夜离晨旁边的那条鱼身上扫。
  说实话,她现在真的是饿了,即便这条鱼是生的,苏婉央光是看上一眼,就觉得肚子更饿了。
  夜离晨把火生好就开始烤鱼了,苏婉央也一直盯着那条鱼看,夜离晨也注意到了,他的嘴角也不由得微微上扬。
  苏婉央从未觉得时间像现在这样这么漫长,为什么这条鱼迟迟没有烤好,苏婉央就这样死死地盯着那条鱼,看着它从一条冻鱼,变成了一条香喷喷的烤鱼,苏婉央的饥饿值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攀升,她也数不清自己已经咽了多少次口水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