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一章 黑石城

小说:捡个老妖当师父 作者:日积月累 更新时间:2019-11-07 22:19
  当天上只剩最大一个太阳的时候,阿尔法行星的雨季终于降临了,这意味着最炎热的夏天已然过去,星球进入万物复苏的秋天。
  在行星最大的大陆的西北部,黑山山脉连绵数百里,它的主峰海拔五千多米,终年烟火缭绕,仿佛是天神的烽火台。
  十几天的暴雨冲刷后,黑山山脉到处焕然一新,连主峰的浓烟和火光也仿佛突然少了许多,空气中更是难得地少了些硫磺焚烧的气味。
  溪水夹带着火山灰从高高的山峰上冲下,沿着山脉两侧的山谷汇聚成无数股黑色的洪流,它们越过嶙峋的黑石,漫过山间的密林,向着山下广阔的原野俯冲,一路上响声震天,气势夺魂。
  被雨水滋润过的密林,那些脱水枯萎的巨木老藤似乎一下子活了过来,几天时间枝头上便抽出了鲜嫩的新芽,有些还挂上了绿油油的新叶。刚刚从夏伏中醒来的魔禽和魔兽,纷纷钻出地底下的洞穴,它们四处活动,寻夺食物,演绎丛林法则。
  山下广阔的原野里,嫩绿的小草才刚刚从土里探出头,刚毛鼠便贪婪地扯咬嚼食着。突然,一只魔鹰从天空中俯冲直下,尖尖的爪子准确地落在它的身上,没等它张开锋利的刚毛,便一口啄开了它的脑袋,将里面的魔核连着脑髓一吸而空。
  这片原野被称为亚美尼亚高原,它的名字来自于神启时代,在这历史已成神话的后天神时代,没人知道那个名字的意义。亚美尼亚高原地势较高,原本是由地下喷涌的熔岩凝固覆盖形成,如今地表早已风化为丰饶的土壤。
  黑色的洪流在亚美尼亚高原上汇成了许多条河流,有的径直向北注入黑海,有的则向东流淌,流过上千公里长的美索不达亚平原后,投入阿拉伯海的怀抱。
  那条流经美索不达亚的河流叫幼发拉底格里斯河,人们却习惯于称它为两河,这同样来源于神启时代,谁也不知道这么一条河流为什么偏要称作两河。
  幼发拉底格里斯河两岸的大片地域,因此也被称为两河流域,分布着大大小小许多个城邦。它们大多数集中在肥沃的美索不达亚平原,只有少数几个位于黑山脚下的亚美尼亚高原上,各个城邦分属于不同的领主,但因地理位置和信仰不同形成了两大对立的联盟——鹰之盟与蛇之盟。
  同处两河流域的黑石城与烈日城刚好隔河相望,分别扼守进入黑山主脉的两条交通要道,却属于两个敌对的联盟。
  黑石城的人们信奉蛇神,他们相信是蛇首人身的女神创造了最初的人类,教会了人类生存的本领,她是人类的祖神。而烈日城的居民信奉鹰神,宣称鹰神代表至高无上的太阳神,蛇神只是叛背鹰神的仆神,终久要被主神毁灭。
  历史早已湮没于时间的长河,不同的神话指引着不同的历史版本,谁也不知道历史的真相究竟如何,孰是孰非最后似乎只凭武力裁决。
  在创世诸神陨落后的一千多年时间里,鹰之盟与蛇之盟战争不断,可从未出现一方彻底压倒另一方的情形,最后形成了隔河而治的局面。
  作为进入黑山的要塞之城,黑石城和烈日城都绝对算是一个四战之地。早在神启时代,两城间便战火不绝,城墙不知道重建过几次,城中的人也如地里的韭菜,不知道被割掉几茬又长出几茬,但势均力敌的两城却从未曾统一过。
  当力量强大到势均力敌的时候,战争反而不容易爆发,这句话用在后天神时代的黑石城和烈日城非常合适。现在的人们似乎更愿意将目光投向黑山上数不尽的魔兽、灵药与灵石矿,而刻意忽略了一河之隔的那个敌对城邦,使得两城在百年内竟诡异地再无爆发过一次战争。
  非但如此,黑石城与烈日城物资的互补性很强,黑石城外土壤肥沃,农耕发达,粮食充裕,却缺乏冶金用的矿石。烈日城则地处高地,多为草原甸地,畜牧业发达,且多矿山金石。同时,黑石城通往黑山东麓,盛产灵药,而烈日城通往黑山的西麓,则多出灵石。
  这种独特的互补性,使得两城间催生了一种特殊的职业——商人,他们非但自由行走于两城之间,而且已扩大到整个大陆,并逐渐成为两大敌对联盟沟通的桥梁。
  近百年的休兵养息,使黑石城和烈日城两座城邦迅速发展壮大,至今人丁兴旺,百业昌达,武力鼎盛,成为亚美尼亚高原上最大、最重要的两个城邦。两城中人口众多,不仅长期从事狩猎、采药的猎队、佣兵众多,前来采购、贩卖货物的商贩云集,而且就连大陆上较为稀少的巫师、灵丹师和魔纹师也常慕名而至,更有来自各地的流人、逃犯,人员可谓嘈杂之极。
  亚美尼亚高原上城邦不像美索不达亚平原上那样拥有完整的行政体系,黑石城和烈日城都没有专门的执政官,领主名义上是最高统治者,但实际上神殿对城中的一切事务拥有最终裁决权。
  比起烈日城,黑石城的治安可能更加混乱,因为这儿是巫师和逃犯流人更愿意光临的地方。黑石城盛产灵药,它是炼制各种灵丹必不可少的原料,更是巫师配制各种药剂的必备之物,而巫师则是大陆上最神秘、最不讲道理的人,而逃犯流人往往为巫师所雇佣。
  恰时,秋雨初起,万物复苏,黑山上的灵药经过整个夏天的蜇伏,灵气涵足,生机最勃,药效最佳。因此,刚刚从夏伏里醒来的黑石城,男女老小,三教九流,早已迫不及待地要从地下城中钻出,赚取新秋的第一枚金币。
  这不,当滚烫的黑石还能煮熟鸡蛋的时候,当弥漫的水汽仍如桑拿浴般沉闷难当的时候,人们便已经急不可待地往地表搬东西了。只几天功夫,这原先如同鬼城般荒凉无人的石头城,便到处是商幡飘摇、杂声喧闹,到处是整装待发的猎队、佣兵,连和城卫军玩躲猫猫游戏的乞丐也要趁着当儿赶紧讨口饭吃。
  那边就有几个衣着破烂的小孩,大的约摸十岁,小的不过四五岁,个个脸带饥色!不过,他们可不是什么乞丐,而是小小货殖郎,在集市里已经干了一年多了,靠着给人带路谋口饭吃。
  所谓货殖郎,其实就是集市里的中介人,通过出售商业信息赚取报酬。比如,张三需要购买一张纯白的熊皮,但他不熟悉市场的行情,那么他就可以找货殖郎中咨询。货殖郎帮他找到便宜且符合要求的商品,必要时帮他讨价还价,一旦成交就可以从张三那儿收取一定的报酬。
  但很显然,这个时候的集市还没到商贸的旺期,小货殖郎们的生意比水还清淡。这可以想象,摊主们才刚刚将货物从地下仓库里搬出,商贩们也还没来及从外地赶来,只有猎人和佣兵会来采购一些物资,可在黑石城过夏的猎人和佣兵哪个不是本地通,哪需要什么货殖郎?
  整天下来,那几个小货殖郎问了不下百人,楞是没接上一桩生意,他们本已发白的脸色显得愈加苍白了,那两个年纪小的更是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石头哥,这样下去不行啊!生意这么清淡,大伙儿都一天没吃饭了,强子和小兰恐怕就要倒下了。要不,我去那边馒头店张姨那儿賖几个?”
  开口说话的是两稍大孩子中的一个,他身材削瘦,穿着一件破了几个洞的粗麻衣,模样看上去倒是挺清秀的。
  “阿建,你别去张姨那儿!这夏伏刚过,谁家能好过到哪去?张姨心好,可她家上有老下有小,丈夫大病初愈还不能干活,一家人的生计就全指望她这一天儿的进账,我们賖她的还不是要害她?”
  被称作石头哥的大概是这帮孩子的头,他双眉紧锁,说话不快却很有主见,只是眼前这事儿确实把他给难住了。
  两人相对无言。过了好一会儿,那个阿建突然开口道:“要不,明天我出趟城吧,只要不碰上魔兽,弄点吃的回来,应当问题不大。他们几个就交托给你了!”
  “阿建,你疯了!这个时候的魔兽最可怕,它们饿得恐怕连泥巴都当成美食,你竟然还敢往它嘴巴里凑?这不行,绝对不行!”
  “我不走远,就到城墙附近转转,没问题的。这儿要是有魔兽,也早被路过的猎队和佣兵给收拾了,哪里还有被我碰上的份?如果我只是想挖着植物块根,顺带逮几只土拔鼠,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不行,这也不行!除非……除非我去你留下!”
  “这还不是一样吗?我觉得没问题,如果你实在放心不下,那么明天我们俩就一起去,让弟妹们呆家里,不用到集市来了。”
  “这……好吧!你去把大家都叫回来了吧,我去办点事就回来。”
  半个小时以后,阿建带着另外四个孩子回到了他们居住的地方,那是一个废弃的旧仓库,房门和窗户都早坏掉了,好在墙壁和房顶大体完好,勉强可以遮风挡雨。
  喝过一点生水之后,他们躺在铺着一层干草的石头地板上,一动也懒得动了,只听见各个肚子里咕咚咕咚地响个不停。但是没办法,家里能吃的东西,昨天就已经全拿出来吃掉了,连石头那根系裤子用的牛皮带都被大伙儿拿去煮着吃了,现在只能这样干熬了。只希望明天运气好,能逮上几只肥肥的土拔鼠,大伙儿也可以打一打牙祭。
  到了夜色渐浓、街灯初上的时候,石头才回来。令大伙儿喜出望外的是,他的手里居然提着一袋子的粗粮,另一只手还拎了把五成新的钢刀。
  自从上个秋天砍柴时那把旧斧头弄断后,家里就一直没有切削用的工具,甚至连菜刀都没有一把。水果之类的不削皮吃倒也没事,只是偶尔弄点便宜的兽肉骨头回来,也非得跑到张姨家借刀不可,实在是太不方便了。这下可好了,不但有吃的了,而且刀也有了,还是一把能杀人的钢刀。
  杀人?
  是谁莫名其妙地提起这个词儿,让大家的情绪急转而下?那五个孩子你看我,我看你,又看看那袋粗粮和钢刀,竟然不约而同地脸色大变。
  “石头哥,你又杀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