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536章:明灯

小说:慕红裳 作者:旺财是只喵 更新时间:2020-10-21 12:10
  “王爷想的如此周到,老身感激不尽。”穆老夫人站起来,想要向郑瑛行礼,郑瑛赶忙站起来一把将老太太扶住。
  “红裳,”穆老夫人被郑瑛扶着没办法行礼,因此朝孙女招招手:“快,替你五哥给信王殿下行个大礼。”
  穆红裳立刻靠了过来,而她还没来得及低头行礼呢,郑瑛已经速度很快地放开了穆老夫人,一转身将手臂横在穆红裳身前,挡住了她。
  “王爷,这一礼,我该行。”穆红裳抬起脸,一双大眼睛,像是天边最明亮的星子一般:“我应当替我五哥好好谢谢您。”
  郑瑛觉得穆红裳这双亮闪闪的眼睛,一定是会下蛊。被她这样一望,他就突然糊里糊涂地松了手,任由穆红裳当着众人朝他弯下了腰,行了个极其郑重的大礼。
  受了穆红裳一礼的郑瑛有些懊恼,他觉得有些失礼,事情还未办,居然就让穆家人弯腰向他致谢。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太久没休息,因此被穆红裳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一望,一时之间有些发懵。
  不过懊恼归懊恼,信王殿下表面上还是很能撑住面子的,他一脸淡定的朝穆红裳点了点头,开口描补了一句:“穆大小姐放心,本王既然受了你这一礼,该做的事,本王都会做到。”
  不过为了掩饰自己那一点点些微的不自在,郑瑛还是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这一举动倒是让穆老夫人有些歉疚。她因此看了看天色,开口建议道:“已经深夜了。殿下,您明日还需得上朝,还是早些回府休息吧。”
  “也好。”郑瑛点了点头应道:“趁夜回去也隐蔽些,少惊动人。”
  “红裳,”穆老夫人朝孙女吩咐道:“你替我送送殿下,亲自替殿下掌灯。”
  穆红裳果然如穆老夫人吩咐的一般,亲自掌灯送郑瑛出门。她和郑瑛两人一前一后,安安静静的沿着幽暗的石板路,往安国公府侧门的方向走。
  眼看着快到门口了,郑瑛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了一眼穆红裳,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了一句:“记住有事直接吩咐极翎他们,别跟我客气。”
  “嗯。”穆红裳点点头:“我知道的。”
  “那我走了。”郑瑛在黑暗的遮掩下,又恋恋不舍地多看了穆红裳两眼:“你……别送了。前面不远就是侧门,你家管事在门口等着,有人帮忙照明,回去吧。”
  穆红裳犹豫了一瞬,站在原地点了点头。郑瑛正打算往门口走的时候,穆红裳却突然开了口:“殿下……你……”
  “嗯?”郑瑛又转回身,一脸询问地望着穆红裳,以为她还有什么事要拜托他。
  “我是想说……”穆红裳向前跨了一步,声音很小地说道:“请你一切小心。李相、何文茂都是仪王的人,他们……”
  “别为我担心。”郑瑛果断打断了穆红裳的话:“而且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你是穆家人。”
  “但我还是希望你一切都好。”穆红裳低声答道:“顺顺利利的。”
  郑瑛偏过头,不去看穆红裳的脸,语气有些生硬地答道:“我自然会顺顺利利。只要我能将你家里的事查得水落石出,在父皇面前自然可以压过郑瑾一头。什么都不重要,任凭他背后有多少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父皇的态度。”
  穆红裳抬起头,望着郑瑛的背影,最终没有再开口多说什么。
  “我先走了。”郑瑛没有回头,他只丢下一句简单的告别,接着便大步迈向安国公府角门处。
  穆红裳站在原地,看到等在角门附近的管事提着灯笼跑过来,将角门拉开了一条小缝,郑瑛很快从门缝处闪身出去了。
  郑瑛出门的一瞬,还是忍不住回了头。距离远,天又黑,他其实已经看不清楚穆红裳的脸了。只能看到她提着灯笼的身影,就这样直直站在黑夜中,孤孤单单。
  郑瑛离开安国公府的时候,其实已经过了三更天,然而这样的深夜,没睡的人多得是,比如顾大学士府里,顾正则和顾三爷父子俩。
  这爷俩不光没睡,其实连晚饭都没吃,自打顾三爷一回家,父子俩就关在书房里商议眼下的局势。顾三爷从顾大学士口中得到所有信息之后,脸都是青的,他既慌张,又庆幸,幸好一切都不算晚,还有回转的余地。
  “账目上肯定没问题。”顾三爷这样告诉顾大学士:“我是度支主事,户部所有往来账目,都要经我的手。粮料相关事务,常平归我,但斛斗这一块,其实大部分都在仓部那里,两京仓廪廥积,计度东京粮料、百官禄粟厨料等是仓部核算之后,交账到我这里,我负责复核。”
  “你们仓部司庾,你可了解?”顾大学士问道。
  “我入户部后,换过一任司庾,眼下这位也算是户部的老人。”顾三爷答道:“以前是金部主事,管着赏给和百官俸禄库藏钱帛这一块,这差事轻松,权利却不小,算是美差。去年调去了仓部做司庾,平调,并非升迁,仓部的差事可不如金部轻松,我当时以为,是何文茂想往金部安插自己人,所以才将以前的金部主事调离。眼下看来……”
  “这司庾必是何文茂的亲信。”顾大学士立刻下了判断:“何文茂原本是林相的学生,林相把控户部多年,许多户部老人都是林系官员。在他之前的司庾呢?被调去了哪里?”
  “发运。”顾三爷立刻答道:“管着御河漕运、商人飞钱、桥梁、三税,也是个不错的美差,比仓部司庾还强些。”
  “以前这位司庾,八成是孙尚书的人。”顾大学士想了想之后说道:“否则何文茂做什么如此大费周章的调职布局。”
  “这样看来,他早有预谋。”顾三爷蹙起眉:“否则为何不直接将自己人安插到发运,御河漕运、商人飞钱、桥梁、三税这几项油水十足,依我说,倒比仓部强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