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492章:烟云山谷中救人

小说:星雨仙缘 作者:子·羽 更新时间:2020-08-03 06:06
  “家主!”众人想不到,平时优柔寡断,遇事总是顾虑重重的乌华,今日却为了家族的利益,竟然主动牺牲自己,这种表现,让所有人为之感动不已的同时,痛心疾首。
  “我跟你们拼了。”刚刚赶来的乌家大长老,是一位炼气十层大圆满修士,看到家主被逼自杀,心痛不已的同时,忘却了所有,主动对赵风发动了攻击。
  “自找死路。”只见一个鬼卒上前一步,一拳打在乌家大长老的胸口,结果了对方性命。
  “大长老!”乌家众人在此哭喊道。
  家主被逼自杀,大长老被人一拳打死,老祖又被吕长腿完全压制,已是凶多吉少,驻守乌蒙镇的烈火宗强者,到现在都没有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情,乌家一时间陷入了绝境。
  “轰!”即使乌野祭出杀人越货夺得中品法器,在吕长腿面前也无济于事,被吕长腿一戟斩断飞剑,震碎了五脏六腑的同时,终于从天空重重的摔落了下来。
  “老祖!”再次传来乌家人悲凄绝望的声音,却不值得人去同情。
  “都是贪念惹的祸啊!悔不当初,噗!”强撑着爬了起来,乌野后悔莫已,一口鲜血狂吐而出,再次跌倒在地,抱着自己心爱的飞剑,彻底失去了生命气息。
  赵风给两名鬼卒使了一个眼色,二人纷纷上前,去了乌华和乌野的储物袋,收回自己的法器。虽然其中一柄飞剑被吕长腿震断,他们也没有弃之不用的意思。
  看到赵风,以及赵风身后的吕、关、张三将,吕家人不敢阻拦,也没有实力和勇气阻拦他们,脸上都充满了死气,期待着赵风能够饶恕他们一命。
  “此二人作恶多端、穷凶极恶,贪图我属下的法器,杀人越货。今日我们前来,只惩首恶。你们身为他们家族之人,受其庇护,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现在,出来一个主事的,带我们去你们的府库,用你们乌家府库中的补偿,补偿我们的损失。”目光扫过乌家众人,最后落在几位炼气十层之人身上,赵风说道。
  明白事情前因后果的乌家众人,再次看向地面上躺着的乌华和乌野,已经不再是悲凄的感激,心中充满了怨恨的同时,又对二人给家族带来的灭顶之灾感到愤怒。
  好在赵风已经宣布了他们可以活命,这让众人心中暗暗一松。可是一想到对方要他们用自己家族的府库补充损失,心有百般不舍的同时,却也不得不满足赵风的条件。
  “前辈,我们家,”乌家二长老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赵风警告的眼神,被吓了一跳的同时,他不得不改口无比客气的继续道:“前辈,请随我来。”
  赵风示意关长生和两位鬼卒留下,自己带着吕长腿和张长吼,随乌家二长老一起前往他们乌家的府库。外面终于安静了下来,安静的大家彼此都能够挺到各自紧张的呼吸声。
  很快,赵风等人返回,却不见乌家二长老,乌家人提到嗓门眼的那颗心,再次骚动不安了起来。只听到赵风死神般的声音,“所有炼气十层,一个不留。”
  “不!”赵风话音刚一落下,便传来众人极为不甘,而又无奈的声音。三大副将和两位炼气十层大圆满鬼卒同时出手,乌家仅剩的几位炼气十层长老,几乎同时陨落当场。
  “为什么还要留下活口?你不担心乌家以后报复吗?”乌蒙镇外,赵风等人回来后,林月阳收回了对乌家的阵法屏蔽,紫羽疑惑的问道。
  “报复?他们找谁报复去?再说了,乌家能够在乌蒙镇屹立多年,不可能与其它家族没有生意上的冲突,也不可能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之前有两位筑基强者庇护,那些人不敢动他们。现在乌家修为最高的只有炼气九层,那些人还会容许他们继续存在下去吗?”林月阳笑道。
  修仙界弱肉强食,在你强大的时候没人敢去惹你,还不得不去讨好巴结你。当你突然从天际跌落深渊,就会有众多麻烦找上你,一口口将你蚕食掉。这是生存规则,没人能够改变。
  “走吧!乌家发生的变故瞒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被烈火宗的强者发现,可不要被这个狗皮膏药给粘上了。”说完,林月阳带上妹妹,施展天行翼,急速远离而去。
  一天后,烟云山,一个隐秘的山谷中,这是炎印在此地的一个秘密住址。林月阳失踪的那七名鬼卒,就被炎印关押在此,日夜不停地遭受审问。
  “怎样?还是什么都没说吗?”来到关押七名鬼卒的牢狱,炎印对正在审讯的师弟问道。
  “炎师兄,死硬死硬的,无论怎么都不肯开口。”那位烈火宗弟子气愤道。
  “同样的修为,同样的装备,同样的修炼功法,同样的战斗风格,甚至是堪称完美的配合作战。我实在是想不出,修仙界中还有哪一个势力,会培养出你们这样的强者。
  竟然连制式装备都是中品法器套装,如此奢华的配置,足可见你们背后的势力不简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只是其中的几个,应该还有更多像你们这样的人。”
  目光扫过七人,最后停留在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位鬼卒身上,炎印说着自己的看法,目光中露出轻视之色,似乎并没有把他们背后的势力放在眼里。
  见几人依旧没有什么回应,炎印接着又说道:“既然你们背后的实力一直做缩头乌龟,说明它根本不够强大,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在修仙界行走。
  你们几个落入我的手中,也是你们的幸运。我炎印一向说话算话,只要你们说出你们背后的势力,奉上你们修炼的鬼修功法,并表示永远臣服与我,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不要寄希望于任何人,这个地方不是谁都能找到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有人十分庆幸地找到了这里,即便他是筑基期强者,若是硬闯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再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如果还是什么都不说的话,我留着你们也没什么用处了,只能送入轮回。好好想想吧!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说完,炎印直接离去,留下七名面如死灰的鬼卒。他们依旧闭口不言一个字,看上去如同死人一般,就算是遭受毒鞭的抽打,身体被打的支离破碎,也没有说过一个字。
  “你们七个,真特么死硬到底,让老子也陪着你们一起受罪,去死吧!”点头哈腰地送走了炎印,那位烈火宗弟子返回来后,又拿起毒鞭,在七人身上发泄自己的不满。
  “炎师兄,按照你的吩咐,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接下来,我们是否要离开这里?”离开牢狱后,立马有人前来对炎印汇报道。
  “不用了,吩咐下去,明面上安排几人守护这里,其他所有人,尤其是那十五位筑基期强者,全都隐藏待命,听候我的统一调遣。”炎印吩咐道。
  “是,不过炎师兄,真的不需要向家族汇报我们这里的情况吗?万一出现了我们无法应对的危险,又该如何?”那人又担忧道。
  “我说不用就不用,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休要再多管闲事。”炎印明显有些不悦,怒道。
  “是是是,我这就去。”见炎印发怒,那人不敢再多劝,连忙灰溜溜地告辞离去。
  在他离开后,炎印目露寒霜,愤怒的自语道:“事事都要依靠家族的力量,真以为我是饭桶吗?没有家族的支持,我炎印同样能有所作为,而且会比所有人做得都好。”
  “这里应该就是烟云山了吧?”经过一天的飞行,林月阳终于来到了烟云山。
  “周边不断有人来回巡逻,应该是烈火宗的弟子,没错,这里就是烟云山。你看那里,正在被人修缮,似乎要搭建擂台。”紫羽指着山顶高处,对林月阳说道。
  “走吧!避开这些烦人的苍蝇,我们到另一边去看看。”说完,林月阳御剑远离而去。
  他们几人的出现,并没有瞒得烟云山周边巡逻的烈火宗弟子。看到林月阳十分识趣,没有主动硬闯烟云山,反而向远处飞离而去,巡逻队自然也懒得前去过问。
  一边飞行,林月阳放出神识,可以避开那些强大气息所在的地方,对整个烟云山进行仔细地搜索。同时,吕长腿也被赵风召了出来,不断感应七名鬼卒的位置。
  因为赵风对手下鬼兵鬼将们的控制方式,主要是通过副将控制来鬼兵。三大副将与各自的部下之间都有心神联系,除非被人隔断,或者距离太远,否则他们很容易感应到彼此。
  “怎么样?可否感应到他们?”赵风问吕长腿道。
  “可以肯定他们并没有死亡,或许是因为距离太远,或许是因为被阵法阻隔,我一时间也感应不到他们的存在。”吕长腿摇摇头,略显无奈道。
  一个时辰后,众人避开烈火宗的巡逻队伍,深入烟云山内,林月阳终于有所发现。暗暗一笑后,他带着众人山中一个隐秘的谷内小心飞去。
  “这个谷内一共有五十七人,十五位筑基期,剩下的都是不足为道的炼气期。这些筑基期修士中,有十位筑基初期,三位筑基中期和两位筑基后期。
  我们的人被关在最深处的牢房内,七人都在,受到了不小的伤害,暂时并无生命危险。牢房内有十人,都是炼气期,不足为道。
  不过,这小子似乎预料到我们会来,竟然在这里设了一个局。大部分人都被他隐藏了起来,牢房门口还设下了阵法,一旦我们进去营救,必会被其困在牢中。
  赵将军,这就是谷内的具体情况。这一次,仍有你亲自负责,我会在外围布下隔绝阵法,将这里的一切与外面隔离,避免惊动了其他人。
  记住,要速战速决,活捉罪魁祸首炎印,把我们的人都安全的带回来。”把谷中详细情况介绍给赵风后,林月阳又对他吩咐道。
  随后,林月阳在谷外八个方位设下阵盘,将里面的一切与外界彻底隔绝。赵风带上三将小心潜入,他们兵分两路,吕长腿和关长生前往牢中救人,赵风与张长吼前去捉拿炎印。
  炎印正在自己的修炼室钻研鬼修功法,越看越觉得自己手中的功法太垃圾,心情难以平静下来,想起牢中的那七个人,又恨意连连。
  “一群死硬分子,我就不行我得不到你们修炼功法。”炎印咬牙切齿,愤怒自语道。
  突然,他设在修炼室外的境界阵法被人触动了。炎印暗感不妙,心生警惕的同时,就要出手抵御,却被张长吼一脚踹到了身后的墙壁上。
  “就这实力,还敢图谋我们的功法?”一把揪起狂吐鲜血的炎印,张长吼嘲笑道。
  “什么人?竟敢偷袭我家公子。”这时,两个筑基初期修士突然上来,大喝一声道。
  然而,迎接他们的是一枪银枪。赵风出手,银枪飞速袭至,二人连忙抵挡。
  “铿锵”一道兵器撞击的声音传来,二人的下品法器一击之下,纷纷碎裂报废。银枪刺入其中一人的身体,从中穿越而过,却并未沾染上一丝的血色。
  另一人见此,慌不择路之下,就要逃离,又被转而杀至的银枪,以同样的方式结果了它的性命。赵风正要收回银枪,突然眉头微皱,双手掐诀,银枪再次折身杀回。
  “砰!”一声巨响,将暗中正要偷袭之人轰了出来。赵风收回银枪,与对方对峙了起来。
  “极品法器?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家公子?”那人被赵风打退,连连后退十数步,暗自心惊,保持警惕的同时,又对赵风质问道。
  “筑基后期,也就这点实力?”虽然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凭借自己雄厚而又精纯的灵力,修炼功法的高明,以及手中极品法器银枪的强大威力,赵风并不畏惧。
  下一刻,他又是一枪刺出。那人舍弃已经被赵风震碎的下品法器,从储物袋中又取出一柄下品法器斩马刀,连忙用来抵挡赵风的银枪。
  “铿锵”,二者兵器再一次撞击到一起。这一次那位筑基后期修士学聪明了,不敢硬抗赵风的银枪,而是选择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接下了对方的攻击。
  这边的动静越闹越大,因为是炎印的修炼室,担心炎印有恙,那些隐藏在暗处的筑基期修士,大部分也都从暗中出来,纷纷前来保护炎印的安危。
  与此同时,吕长腿和关长生也杀进了牢房。这里只有十人把守,而且都是炼气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二人三下五除二,干脆利落地解决掉所有人,救出被抓的七名鬼卒。
  原来,赵风使用调虎离山之计,将那些潜藏在牢房之外的筑基期强者,全都调到自己这边,好让吕长腿和关长生前去解救被抓之人,降低他们两人那边的压力。
  二人救出所有人后,正要离开牢房,这时,被布置在牢房外的困阵突然被人触发,他们被困住了。只见五名筑基期强者,带领三十多位炼气期修士,将牢房门口围的水泄不通。
  “哈哈哈!我家公子早就算准有人会来救他们,故而再次造作准备,设下阵法。没想到一次来了两个,我们赚大发了。今日你们两个,插翅也难逃。”一位筑基中期修士得意道。
  吕长腿与关长生对视一样,只见二人分别向一侧数个点位猛地攻击而去。随着几声爆炸传来,原本坚不可摧的困阵,瞬间消散殆尽,围困牢房的烈火宗众人,顿时傻眼了。
  “杀上去,不要让他们逃了,否则我们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那筑基中期修士大叫道。
  “轰、轰、轰……”迎接他们的是大量攻击符箓,二人趁乱脱离开来,向远处逃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