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六十四章 出奇制胜

小说:狂鳄海啸 作者:关中老人 更新时间:2020-10-21 12:10
  第六十四章出奇制胜
   但如果有别的出口,姜芃完全可以溜之大吉,没必要从正门走出来啊。
   “你想交易什么?我警告你,别想耍什么花招,我手里的家伙可不长眼。”
   比利说着,舞动了一下手里的枪管,威胁意味十足。
   看着比利小心谨慎的模样,姜芃直接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好一会,才喘着粗气说道:“放心,我可没胆量跟子弹过不去。
   交易的内容很简单,我知道你们的货物就是这条鳄鱼。
   现在我们可以把鳄鱼给你们,条件就是请你们带着鳄鱼离开。
   已经有人死在鳄鱼的口中了,你们的目的已经达成了,没必要再让更多的人送命。”
   “……”比利沉默一会,看着眼神清澈的姜芃,还是不太相信他说的话。
   “你是怎么捉到鳄鱼的?”比利依然不放心,开口问道。
   姜芃笑了笑,指了指夫子庙内,半开玩笑地说道:“很简单啊,不信,你跟我进去看看,鳄鱼就被困在庙中。”
   听到姜芃的邀约,比利立刻犹豫起来,他隐隐感觉到不对劲,可又想不到姜芃他们会做什么。
   姜芃现在的样子实在有些可疑,但他接下来的话让比利没法拒绝他的要求。
   “不会吧,不会吧?你们一群带着枪的雇佣兵,不会真的怕我这样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况且来这里避难的都是老弱病残,你们这些刀口舔血的雇佣兵还怕这些普普通通的小市民?”
   听到姜芃阴阳怪气的嘲讽声,比利的火气立马就上来,他冷笑一声,说道:“小子,不要说大话了,如果让我发现你没有捉住鳄鱼,我发誓,会一枪打烂你的脑袋。”
   比利说完,吩咐手下收回电网电枪,再次靠近了一些夫子庙,跃入水中,上了岸。
   比利终于上钩了,姜芃心头狂喜,心跳都加快了许多,但现在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异样表现出来,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姜芃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每艘船上留下两人,其他人跟我走。”
   比利高声说道,立刻有几名雇佣兵带着枪跳入水中,剩余四名雇佣兵则是分别在两艘快艇上待命。
   “我劝你老老实实的,不然我会第一个送你去见上帝,听见了吗?走前面,带路!”
   比利狠狠地推了一把姜芃,牵动了后背的伤口,让姜芃差点摔在地上。
   但姜芃没有任何怨言,揉着肩膀站起身,老老实实地转过身,走在前方。
   “等会有你们好果子吃。”
   姜芃心中在想什么,比利肯定是不知道的,因为他没看不见的是姜芃转身前那微微扬起的嘴角。
   比利一行人算上他一共八名雇佣兵,以比利为首,呈一个品字型,慢慢走近了夫子庙。
   所有雇佣兵都谨慎地端着枪,提防那随时可能出现的巨鳄。
   夫子庙内安静无比,没有丝毫的声响。
   “别那么紧张吗,我都说了,鳄鱼已经被我们捉住了。”
   姜芃扭过头,看着颇有防备的雇佣兵们,笑着说道。
   “别废话,带路,最好不要让我看到你耍什么花招。”比利挥舞了一下枪口,示意姜芃赶紧带路,姜芃耸了耸肩,回过头,不再说什么。
   众人的靴子踩着满地的木屑碎石,发出“沙沙”的摩擦声,在夫子庙安静的氛围中,显得异常清晰。
   庙门口的地面上还能看见不少巨大的脚印,显然是先前古斯塔夫留下的。
   一行人从庙门走进院中,立马就看到了满地的狼藉。
   一间厢房的大门已经被撞碎,地面上满是干涸的血迹,还有不少的房间墙壁直接就被撞碎了,露出里面破败不堪的模样。
   比利走到那间刚刚古斯塔夫吃过人的房间外,低下身子,轻轻摸了摸地上暗红色的血迹,确实已经干涸很久了。
   “你自己看吧,这间房刚刚古斯塔夫才吃了人。”
   听着姜芃的话,比利看向屋内,果然发现了些许踪迹。
   “走吧。”不再理会地上的碎肉,比利又看了屋内一眼,终于是回到队伍前端,示意姜芃继续带路。
   经过一间房门虚掩的厢房,踩着满地碎石,比利等人立马就看到了被毁坏彻底的主庙。
   破碎的佛像,散落的桌椅,倒扣在地上的香炉,满地的香灰,一切都证明这个地方曾经被古斯塔夫狠狠地蹂躏过。
   主庙很大,但被破坏的很彻底,几尊佛像都被毁坏为碎片,最重要的是,比利没有看到古斯塔夫。
   “姜芃,鳄鱼呢?庙就这么大。鳄鱼在哪?”环顾了一圈,比利都没看到古斯塔夫,他立马举起手中的枪,对准了姜芃的脑袋,开口问道。
   冰凉的枪口顶着自己的额头,姜芃的心也一阵发虚,他知道这些雇佣兵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人肯定是杀过的,不然不会有这么强的杀气,但姜芃心中也有一些把握,他在赌这些雇佣兵不敢随意开枪杀人,这里毕竟还是多猜市。
   “别急啊,还有后院啊,跟我来。”姜芃高高举起的右手指了指废墟后已经被古斯塔夫撞烂的后门,继续说道:“你看,这不是有个后门,后门刚才被鳄鱼撞烂了,后面还有后院,鳄鱼就在后院里。”
   姜芃的配合让比利完全没有理由开枪,扎昆也下过命令,除非是生命受到威胁,否则一律不准开枪杀人,子弹的伤口太容易暴露了,他们用的枪都不是泰国本地的,几番调查就能查到察沃的身上。
   “我再相信你一次,如果后院没有鳄鱼的,你知道后果会是什么,快走。”比利端着枪,面若寒霜地命令着姜芃。
   姜芃无奈地摇摇头,示意自己根本没说谎,随即绕开断壁残垣,走出了后门。
   比利跟在姜芃身后,绕开碎砖断瓦,走出后门,立马看到了一段长长的阶梯,阶梯连着后院,姜芃已经上了台阶,慢悠悠地往上走。
   看着闲庭信步的姜芃,比利沉吟了片刻。心中还是有些放不下,转身看了看身后,说道:“你还有你,你们两个留下,守在后面,有什么事,立刻警戒,其他人跟我上去。”
   比利指的那二人立马点点头,站在主庙后门内部两侧,负责警戒身后,以防万一。
   “喂,你们能不能走快点啊。”已经走了一半的姜芃扭头看了看还在台阶底部的比利等人。继续说道:“我说你们这些雇佣兵开过枪吗?杀过人吗?连台阶都不敢上,一身肌肉都白长了。”
   “废什么话!”比利骂骂咧咧,带着剩下的五名雇佣兵上了台阶。
   比利也知道,这处台阶也有些危险,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如果上面有人埋伏,自己等人很可能会遭重。
   但转念一想,姜芃这些人又没有枪,自己这么多虑,真的是太高看姜芃了,什么东西再快,能快过子弹?
   这样一想,比利的心就安了下来。
   看着开始移动的比利等人,姜芃的嘴角扬起一个不可察觉的弧度,转身继续上台阶。
   比利等人走到一半位置的时候,抬起头,突然看不见姜芃的身影,比利立马喊道:“姜芃,你人呢?”
   只听见头顶不远处传来姜芃的声音。
   “赶紧上来,鳄鱼就在这里。”
   比利心急之下,放下枪,正要快步上台阶之时,异变突起。
   漫天淡黄色的液体带着袅袅青烟当头泼下,直接淋在了毫无防备的比利脸上。
   一股强烈的灼烧感立马从脸颊上传来。
   随着一阵青烟,比利面部的肌肤因为高温的缘故直接紧缩在一起,然后爆开,然后就是一阵焦香传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比利的惨叫声响起,闭着眼睛怒骂道:“该死的,是油,是油。”
   比利因为站在最前方,他受伤最为严重。
   整张脸直接溃烂开来,最表层的皮肤已经被炸熟了。
   随着面部肌肉的牵动,炸酥的脸皮直接脱落,露出里面的血肉和青筋。
   脸越疼,比利的表情就越狰狞,越狰狞,面部肌肉活动就越强烈,这直接形成了一个恶性循坏,他现在的脸是碰也不是,不碰也不是。
   不仅如此,他身后的雇佣兵也没有幸免,身上,手臂上,脸上,都多多少少沾上了滚烫的热油,同样尖叫起来。
   姜芃站在台阶顶端,看着痛苦惨叫的比利众人,心头也是狂跳,比利脸上的伤口历历在目,姜芃自己的脸都情不自禁的痒了起来。
   更让姜芃有些胆寒的是,作为泼油人,几名小师傅全程没有任何的表情和犹豫,一铁锅的油直接倒了下去,似乎根本没有听见比利等人的惨叫。
   比利等人的噩梦还没有结束,两名小师傅又端着一锅热油顺着台阶的下方浇了过来。
   这些热油散落在台阶和比利等人的大腿上。
   纵然有裤子的保护,比利等人还是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刺痛,更糟糕的是,腿上的烫伤会让伤口和裤子粘在一起,只要走路,那皮肉拉扯的感觉更为痛苦,每走一步,就会扯下一大片血肉。
   不仅如此,热油散落在台阶上,台阶立马变得滑腻不堪。
   比利等人再也维持不住平衡,纷纷滑倒朝台阶下方滚落而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