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三十六章:真心,换几个说说心里话的老友

小说:乱古剑帝 作者:一剑酒中醉 更新时间:2020-11-15 09:04
  “我们还是易容一番再走吧。”
  出了林子后,云不凡兄妹二人怕被别人认了出来。
  擅自脱离宗门,那可是死罪,只不过他们所携带的可以易容的面具,太过于粗糙了些,只要遇见实力稍强的人,就会被一眼识破。
  林子外,三人围聚着,云不凡手里拿着两张可以易容的面具,看了看夏渊,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
  也是,连云宗只是一个黑铁级宗门,能给门中弟子修炼的资源,是有一定的限制,而一些较好材质可以易容的面具,是需要花费很多的功勋点,这对于那些修为低下的门中弟子来说,是非常不愿用功勋点,去换取作用有些鸡肋可以易容的面具。
  “还是用我的吧。”
  夏渊在离开天朝时,留了一个心眼,多备了几张画皮,可以变化成不同的模样,而眼下,这些画皮也就派上了用场。
  夏渊先是自己带上了画皮,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面色蜡黄的青年,样子很平凡。
  而后,夏渊又拿出了两张画皮,递给了云不凡兄妹二人。“云大哥,你们用我手中的画皮易容吧,只要实力不是高出我们太多,就不会发现我们易过容,但是你们身上连云宗的服饰有些扎眼了,要去林子里面换掉了。”
  “渊弟,多谢了。”
  云不凡双手接过夏渊递来画皮,他道了声谢后,便和他妹妹走进了林子。
  林子内,他们兄妹二人,各寻了一处隐密的地方,换掉了身上连云宗的服饰。
  “这画皮,果然要比我之前拿出的面具,戴着舒适多了。”
  不多时,云不凡兄妹二人便从林子里走了出来。云不凡变成了一个鼻毛大汉,不协调的五官很丑陋。而他妹妹则是变成了一个模样不算丑的小姑娘,扎着两个羊角辫,皮肤有些黑。
  易容后的三人,站在了一起,咋一看去,倒成了一个有些奇怪的组合。
  “噗呲。”
  三人皆是身着灰色素衣,倒是易容成了鼻毛大汉的云不凡,惹的他妹妹在一旁掩嘴偷笑着,笑的都弯下了腰。
  妹妹笑了,夏渊和云不凡对望了一眼,也是发出了一阵的笑声。
  “渊弟,容我介绍一下,这是舍妹,云念依,方才是我疏忽了,渊弟不要介意啊。”
  云不凡哈哈大笑着拍了拍夏渊的肩膀。
  一旁的云念依闻言,顿时止住了笑,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夏渊后,瞬间就别过去了头,看向了别处,目光有些慌乱。
  “舍妹脸薄,就是在宗门内,除了我和师傅,她很少和人说话的,舍妹性格使然,渊弟不要见怪才是。”
  云不凡的性格倒是大大咧咧的,比较随和,和他妹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云不凡伸出手掌,搭在了夏渊的肩膀上,看着云念依笑着说道。
  “云大哥这是哪里话,既然你我二人兄弟相称,那念依也就是我的妹妹,我又怎会见怪。”
  初见时,云念依有些怯懦,永远都藏在她哥哥的身后,只是难以忍耐住好奇的她,便偷偷伸出小脑袋观望的模样,让夏渊打心眼儿里喜欢上了这个小妹妹。
  “渊弟,连云宗来上古遗迹,最后的目的地便是仙宫。据传言说,仙宫内有大道丹,还有天阶修炼功法等等,基本上来遗迹内的人,都是奔着仙宫去的。”
  顶着头顶的烈日,夏渊三人一边走,一边说着。仙宫很神秘,云不凡只是听连云宗的长老提及过,至于在哪里,他就不得而知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仙宫上,那应该就会有一场好戏看了。”
  夏渊的嘴角挂着一丝有些莫名的笑意。遗迹之大,又要去哪里找寻陈无念。
  而仙宫,或许只有在那里,夏渊才会遇见陈无念。
  “渊弟莫不是也想要去仙宫看看?”
  云不凡的眸间闪过了一丝诧异。若是换成了其他人,明知道有危险,也就只会在远处观望,不过看夏渊的模样,怕是想要深入仙宫吧,云不凡笑着,夏渊此人倒是有趣了些。
  “云大哥说的不错,这人嘛,难得在世上走一遭,若是放过了沿途的风景,岂不是会在心中留下大大小小的遗憾。”
  夏渊望着前方,咧嘴笑着。
  远处,有一个小山包,在山包上,有一个身穿僧袍的小和尚。正在山包上打坐着,他的光头亦是在烈日下反着光。
  只是距离有些远了,夏渊看不清其面貌。
  “好,渊弟的一席话,胜过了为兄苦修十年,若是我有渊弟的胸襟,又岂会拘泥于现状,踌躇不前。”
  云不凡眼前一亮,他脚下的路似乎变得宽广了些。
  云念依紧跟在他们的身后,张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夏渊的背影有些疑惑。
  前方的山包上有人,易容后的夏渊三人,也就不怕遇见了生人,他们倒也不用再绕路了,就这么经直的走着。
  “前面坐着的是一个和尚,观其样子,年岁应该和我差不多大。”
  三人中,云不凡的修为最高,看的也就最远。
  “嘘,三位施主还请小心些,小僧在此枯坐了几日,就为等灵参现身,三位施主可莫要让贫僧的苦等付诸东流了。”
  还未走近,耳边便传来了小和尚的声音。
  夏渊三人也就顿住了身影,驻足而望。灵参,中一品的灵药,狡猾如狐,又滑如泥鳅,想要逮住灵参,眼前的小和尚,怕是得大费一番周折了。
  “罢了,罢了,遇见而得不到,也就只能说你和小僧有缘无分。”
  小和尚自言自语了一声,随后他便站起了身,向着夏渊三人作揖道。“小僧和三位施主在此相遇,这也说明我们有缘,小僧送给三位施主一场机缘,也算是结下了一场善缘。”
  “灵参跑了?”
  夏渊和云不凡对望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眸内看出了一丝的笑意,小和尚久等下的结果,倒也在他们的意料之内。
  “小师傅,不知你要送我们一场什么样的机缘?”
  夏渊来了兴致,走近后,夏渊也对着小和尚,施了佛家的礼数。
  云不凡,云念依亦是如此,只是面前的小和尚,一副古波无惊的样子,隐隐有些得道高僧的模样,只是小小的年纪,又在摆在了那里,却是给人一种很怪异的错觉。
  “三位施主,从这里一直往东走,便会看见有一处黑水湖,在黑水湖内,有一枚灵兽卵还没有孵化,三位施主若是有幸得到了,也算的上是给自己增添了一大助力。”
  小和尚口齿轻启,缓缓的道出。
  “契约灵兽,也就只有在灵兽未孵化之前才能和人签订契约。只不过我等有一事不明,那是一枚什么灵兽的卵?”
  云不凡心生了疑虑,也不由的多看了两眼小和尚,天下没有白拿的机缘。
  夏渊凝眸而望,并没有开口说话。
  “凤尾鸡冠蛇。”小和尚说道。
  “嘶…………好家伙,中品四阶灵兽,凤尾鸡冠蛇!”
  夏渊的瞳孔缩了缩,难怪小和尚会好心的说出灵兽卵的地方,中品四阶的灵兽,就相当于人族地阶的修士了。
  同等阶下,灵兽有着先天的优势,即使是地阶修士来了,一个两个还真不敢正面掠其锋芒。
  这小和尚,有点坏了。
  “小师傅,这哪里是机缘,这分明就是让我三人前去送死啊。”
  云不凡苦笑道。
  “这小和尚刚看着还好,现在嘛…………”
  云念依别了别嘴,面前的小和尚她不喜欢了,他并不如表面一般。
  “三位施主,小僧还未说完,凤尾鸡冠蛇因刚产下兽卵,修为大打折扣,又被一群修士给联手击伤了,沉入了黑水湖内,三位施主若是小心些,还是有机会得到灵兽卵的。”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
  小和尚的双手合十,放在了胸前,一脸虔诚的模样。
  “还有………一群修士?”
  云不凡惊愕了。
  就单论一个凤尾鸡冠蛇,即使是修为大减,也不是他们就可以比拟的,若是再加上身负重伤,更何况,一旁还有一群虎视眈眈的修士。
  那群修士,则是比凤尾鸡冠蛇更加的可怕。
  “小师傅,如果我所料不差,那群修士中,应该也有一些人是你指引过去的吧。”
  夏渊沉声道,有的人,渡人放下刀,成了佛,一心向善。而有的人,渡人拿起刀,成了魔,造就无尽的杀孽。
  而这,也就只是在一念之间罢了。
  “相遇就是缘分,多结善缘,对于小僧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小和尚作揖道。
  “噗呲………”
  小和尚的一番话,倒是把云念依给逗笑了,只不过见夏渊望来,云念依红了脸颊,也收了笑声,她低下了头,双手摆弄着衣角。
  “那我等就先谢过小师傅了,不知小师傅可否留下名讳,若是我们得到了灵兽卵,好去找小师傅了却了这庄善缘。”
  夏渊的眸光在流转。
  “小僧愚笨,所以师傅给小僧取了一个无尘的法号,让三位施主见笑了。”
  无尘小和尚笑着说道。
  “多谢无尘小师傅的指引。”
  无尘,无尘无垢,亦是不染红尘气息,法号倒是一个好的法号,只是这愚笨,无尘小和尚也并不愚笨嘛。
  夏渊作揖后,他们三人也就道别了无尘小和尚,便按照无尘小和尚指引的方向走去。
  待夏渊他们走后,无尘小和尚又重新盘腿坐在了山包上,他闭上了双眼打坐了起来,亦是在等待着下一位结缘之人。
  “渊弟,那无尘小和尚明摆着把我们当枪使,黑水湖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
  走在路上,云不凡皱眉说道。
  “念依还小,我们也总有会分离的时刻,凤尾鸡冠蛇成为念依的契约灵兽,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夏渊偏着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云念依,还是那般的害羞模样,一直低着头,看着他们的脚底。
  “这…………”
  夏渊不惜以身犯险,竟是为了云念依在考虑。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云不凡也不可能一直守护在云念依的身边,只是他这个做哥哥的没有想到的事,夏渊却是考虑的周全。
  “渊弟,认你作了兄弟,我云不凡此生无悔了。”
  云不凡只有这一个妹妹,从小相依为命,在连云宗若是有谁欺负了云念依,云不凡定会上前与之拼命。而刚结交不久的夏渊,便能如此,云不凡也就掏了心窝子,这天下,难能可贵的,便是那真心相待。“念依啊,遇上渊弟是你的好福气,也是我的一场机缘。”
  “云大哥这说的是哪里话,我是真把念依当成了自己的妹妹,你若是再这样说,我可就真的生气了啊。”
  云不凡,云念依兄妹二人,夏渊也相信自己不会看走了眼。
  以真心换真心,在这个世间,有那么几个,可以说说心里话的老友,那也就足够了,云不凡,可以算作一个。
  云念依是妹妹,夏渊和云不凡要共同的保护着。
  “青岚渊哥哥。”
  云念依红了眼眶,她双手紧紧的捏着衣角,淡定从容的夏渊有着一种特立独行的霸气,而那一种只有在她师傅和哥哥身上才有的感觉,在夏渊望来的目光中,云念依也能感受到。
  “云不凡是我哥哥,青岚渊,你也是我的哥哥。”
  老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也是人身上,最不会骗人的地方。
  夏渊,云不凡两人并排的走在了最前,在他们身后的云念依滴下了两滴泪水后,她亦是抬头笑了起来,看着面前的两道身影,想着画皮下的两张面孔,云念依笑的很开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