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三十八章:岁月,斩杀了多少的天娇

小说:乱古剑帝 作者:一剑酒中醉 更新时间:2020-11-17 11:24
  “老蛇,你就随我一同离开吧,黑水湖里的那块玄冰也要融化了,你继续留在这里,也就没什么必要了。”
  九劫蚕的身影轻飘飘的落在了凤尾鸡冠蛇的头顶,背靠着的肉瘤很软,在九劫蚕的模样之上,很是享受。
  “要开始了吗?”
  凤尾鸡冠蛇的一对蛇眼,注视着远处的一块大石头,它吐露着蛇信子,尾部的三根凤羽也在虚空晃动着。
  在大石头的后面,有一个小女孩,她怯生生的探出了脑袋,睁大了双眼,东张西望着,只不过在看到凤尾鸡冠蛇望来后,小姑娘被吓住了,顿时就把小脑袋缩回了大石头的后面。
  “大石头后面的两个人,你就不用管了,我们先去找大白,你的孩子在大白那里,你也可以见一见,拿走你孩子的人。”
  九劫蚕的一双爪子枕着头,它翘着二郎腿一抖一抖的,模样之上很是惬意。
  九劫蚕懒洋洋的说道,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大石头后,便就移开了目光。
  世间皆是薄情寡义之人,而那两个少年却是不同,所以也就随他们去吧。
  “行,听你的,我在遗迹中待了太久了。伟大的他,还好吗?”
  凤尾鸡冠蛇蜿蜒着蛇身,慢吞吞的驮着九劫蚕离开了黑水湖。
  “无念大姐说过,他的战器崩坏了,世人也都说他死了,那來至远天的战歌,也无人再轻声的吟唱了。”
  血与泪,战与火,生与死,曾经站在他肩头上的九劫蚕,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了。
  “伟大的他,不会死。”
  九劫蚕的嘴边挂着冷笑,它在笑世人的愚昧无知。
  那是一道冠绝了古今的身影,他用双手,横推了整个乱纪时代。而他手中的战器又镇压了万古。
  至于那些无上,不过就只是他眼中,修为稍强上一些的跳梁小丑罢了。
  “他,是世间最伟大的。”
  凤尾鸡冠蛇顺着九劫蚕指引的方向,前行的很慢。“陈无念大姐,那个女魔头真的活出了第二世?可惜了一代天骄,志不在此,就只是为了在滚滚红尘中找人。”
  凤尾鸡冠蛇亦是发出了一声叹息,无情的岁月似刀,斩杀了多少的天娇。
  “你见了她就知道了。”
  随着九劫蚕和凤尾鸡冠蛇的离开,云念依小心翼翼的,又从大石头后面,探出了她的小脑袋。
  眼见四下无人,云念依便挣脱开了云不凡的手掌,她跑向了黑水湖,只是地面不平坦,神情急切的云念依,并没有注意到脚下那些大大小小的坑洞,云念依的身影险些摔倒在地。
  “渊哥哥。”
  而经过湖水洗刷过的地面,少了很多的鲜血,地上横七竖八的断肢残骸,在云念依看来,也就不那么的吓人了,只是湿答答的地面,云念依跑动间,衣摆处溅上了不少的泥点。
  “妹妹。”
  云不凡大惊,也跟着跑了出去,凤尾鸡冠蛇的突然离开,让云不凡始终都不敢妄动,也就只有藏匿在大石头的后面,等待着夏渊的回来。
  云念依倒是没有考虑那么多,在她的眼眸内,此时此刻也就只有,那一道跳进黑水湖内的少年,是那么的奋不顾身。
  “渊哥哥,我来找你了。”
  黑水湖边,云念依并没有停住脚下的步伐,她的眼眶红红的,也是很坚定,只有下了黑水湖,找到夏渊,看见了夏渊,她的心才会定,她的眼角才会笑着。
  “妹妹,你要干什么?”
  云不凡瞪大了双眸,赶紧伸出了双手,把云念依给拉了回来。
  越是靠近湖边的地面就越是湿润,脚下有些滑,怔怔出神的云念依,身体有些站立不稳,她跌坐在了地上,只是望着湖面的眼神有些空洞,而后,云念依便把头,深深的埋在了双腿间,她在轻轻的抽泣着。
  “妹妹,渊弟一定会没事的,你还记得渊弟说过,就是凤尾鸡冠蛇也不一定能杀得了他。你把金铃拿着,哥哥下去找渊弟,倘若有人在靠近这里,你就摇动铃铛,哥哥就会出来,知道了吗。”
  云不凡弯下了腰,他把手里的金色铃铛,放在了云念依的手中,又抬手轻抚着云念依的秀发,他的这个妹妹,有时候真的很傻,也是一根筋。
  “噗通!”
  云不凡转身,便跳进了黑水湖内,那溅起了的水花,有一滴滴落在了,云念依抬起的面孔上。
  云念依泪眼婆娑的望着黑水湖的湖面,她紧紧的抱着双腿,口中轻轻的说了一句。“哥哥,你要小心啊。”
  周围寂静无声了,风吹动着湖面,刮在了耳边,同时吹动了云念依鬓角的发丝,也带起了眼角边的一串泪珠儿,在空中泛着光芒。
  云念依手中握着金色的铃铛,上面还有哥哥的温度。
  “嘀嗒,嘀嗒,嘀嗒。”
  一处断崖上,从岩石表面渗出的水,慢慢汇聚成了一滴一滴的小水珠,从上至下,滴落在了夏渊的额头上。
  夏渊浑身的衣衫都已经湿透了,他的身下亦是打湿了一片。
  在夏渊的身旁,放着一枚灵兽卵,乳白色,在上面隐隐有些光芒在萦绕着。
  进前,一头长着一对翅膀的白虎,正直立着身躯,它用虎爪捏着下巴,一双虎目望着夏渊,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奇怪,这个少年身上的气息,怎么和无念大姐有些像?难不成,这个少年就是无念大姐要找的人?”
  大白思来想去,却是怎么也想不透彻,它放下了宽大的虎掌在地上,摇了摇沉重的虎头,便绕着昏迷的夏渊在走动着。“样子又和白落玉如此的相像。”
  大白的目光一直落在夏渊的身上,它的口中亦是在啧啧称奇。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跨越了时代,竟有两朵如此相似的花,白落玉也是一代人杰,只是可惜了啊。
  “大白,你摇头晃脑的这是要做甚,你若是实在没事做,你去守着阵眼吧。”
  九劫蚕从凤尾鸡冠蛇的头顶一跃而下,它的身躯便迎风而涨,至到体型和大白一般无二。
  九劫蚕抬起了爪子,拍了一下大白的头,没好气的道。
  “大白,很多年没见了,你倒是长胖了些。”
  凤尾鸡冠蛇埋低了蛇躯,吐着蛇信子,又用蛇头蹭了蹭它产下的兽卵后,便就盘旋着蛇躯在一旁,望着躺在地上的少年。“小九,你说就是这个少年吧,很不错,天远者的体质,和伟大的他是一样的。”
  “老蛇,相处了这么多年,你竟然是一条母蛇,还产下了兽卵。我曾经还和你同睡过一张床,男女授受不亲,这难道就是人族口中的晚节不保!”
  大白用一对虎爪捂着脸,时不时的抬眼,看着凤尾鸡冠蛇,而它脸上的白毛,竟然变得有些红了。
  “你给我死一边去,挺大一老爷们儿,竟然还害羞了。”
  九劫蚕抬手就是一巴掌,虎虎生风,“啪”的一声,呼在了大白的头上。
  “大哥,你下手能不能轻点,很疼的,我是一个老爷们儿不假,我活了这么久,可是连母虎的毛都没碰过,我的第一次就这么给了老蛇。”
  大白有些委屈的咕哝着,它说的其实也不假,曾经还小的它,哪里又懂得了这些,至到长大之后才明白,只可惜年轻气盛时,已经不再了。
  “以前修为很弱小,不能口吐人言,难道还要我用尾巴给你写出,我是母的,让你离我远点吗?”
  凤尾鸡冠蛇白了一眼大白,九劫蚕和大白皆是一路货色,都跟着段重九那个老小子学坏的,不管是否打的过,它们都使些阴险的招数,并且跟着段重九又四处掘坟,盗取了多少宝物,又被多少人追杀到了天涯海角。
  “你们两个还是这般模样,死性不改,若是哪天惹得无念大姐不高兴了,把大白拿去填阵眼,再把小九丢进时间长河,反正你是四神之一,不是那么容易就死掉的。”
  凤尾鸡冠蛇有些讥讽道。
  “老蛇,往事就不要再提了,归根结底,还是段重九那个老小子带的。”
  九劫蚕端坐在了地上,风吹动着它脖颈间的鬃毛,威风凛凛的样子上,怎么看都有着一股子痞子气。“大白,手艺没有生疏吧?找到段重九的坟,掘了它!”
  “大哥,且放宽心,这是一门吃饭的技艺,我又怎会忘记。”
  大白嘿嘿的傻笑着。
  “懒得跟你们两个废话了,这个少年的身体很怪异,天选者的体质好像也有着瑕疵。”
  凤尾鸡冠蛇直接无视了它们两个,看着夏渊目露疑惑。
  “不错,这世间的功法包罗万象,有一种逆天的功法便是移魂,只不过移魂后的人,也就只有百年时间可活,并且到了一定的年龄时,便会身染厄难,若是打不破,晚年就会不想,种种的表相来看,这个少年的身世很不一般啊。”
  九劫蚕正色道。“只是体质的问题,我却怎么也想不通,或许只有无念大姐才知道吧,毕竟这个少年身上的气息,和无念大姐有些像。”
  “其实也不尽然,这个少年应该是有大气运的人,又集多种厄难于一身,他日若是撑开了压着他的巨石,或许能比肩那些无上。”
  大白的话倒是有些中肯,倘若真是这样,眼前的少年便是大腿,得赶紧抱着了。
  “小九,带我去找无念大姐,有一件事很紧急,我要赶紧告知她。”
  人看了,挺不错的,凤尾鸡冠蛇的孩子跟着天选者,也挺好的。
  “无念大姐在仙宫,只是未到时候,仙宫就不会浮现,我如今也不知道仙宫的具体位置在哪里,只有用阵盘把我们送进仙宫才行。”
  九劫蚕的爪子上握着阵盘,它挠了挠头,话语说的有些轻。
  “哼,在阵盘还是完好如初的时时,你便鼓捣着阵盘把我们都传送丢了,更何况现在的阵盘已经残破了,此法不行,还有没有别的路通往仙宫。”
  凤尾鸡冠蛇紧紧的盯着九劫蚕爪子上的阵盘,随后,它的头便就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
  凤尾鸡冠蛇怕了,那是一段蛇生的耻辱。被传送丢了也就罢了,提及起也不是那么的丢人。可恨的是,竟然被传送进了一个茅坑里,现在回想起来,那也是一个有味道的画面。
  “有倒是有一个方法,不过得需要人去填阵眼,让仙宫提前浮现。”
  九劫蚕尴尬的说着,曾经被传送进茅坑里的人中,就有它,好家伙,几人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顿胖揍,到了最后,九劫蚕的脸都被打肿了。
  “我去填阵眼。”
  大白抬起了虎掌,自告奋勇着,很不幸的是,茅坑之旅中,也有它,大白的心里也害怕。
  “我们走吧,在仙宫浮现之前,要赶在那些宗门之前进入仙宫才行。”
  九劫蚕,大白,凤尾鸡冠蛇点了点头,再望了一眼昏迷的夏渊后,它们便离开了断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