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三十九章:人心,世间人有千千万

小说:乱古剑帝 作者:一剑酒中醉 更新时间:2020-11-18 23:40
  乱古剑帝第三十九章:人心,世间人有千千万爬满了暗青色青苔的岩石上,一滴水珠儿的落下,正中了夏渊的眉心,水花炸开,光芒点点。
  夏渊长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便慢慢的睁开了双眸,透过了茂密的枝叉,缝隙里的光芒有些刺眼。
  “嘀嗒!”
  夏渊的眼神有些空洞,过了好半晌,又一滴水珠儿的落下,夏渊空洞的双眼清醒了,他双手撑着地面,坐起了身。
  “这是哪里?”
  夏渊抬眸环顾着四周,周围陡峭,且绿树成荫,刮来的风有些大,这是一处断崖。
  断崖边,一颗崖柏苍劲有力的扎根在了石缝中,一根绿色的藤蔓环绕着崖柏树干,结下了三个黄澄澄的葫芦,葫芦悬空坠着,正迎风摆动。
  “葫芦,可以做成酒葫芦,拿回去给爷爷装酒喝,爷爷的酒葫芦早就应该换了。”
  万里风雪中,一根木棍上悬挂着的一个酒葫芦已经发黑了,那是爷爷用来装酒的,爷爷也就好这口了。“这个天下,这个江湖,人都是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手握着剑柄,头悬在腰上,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间一场醉。酒,才是好东西,这人心嘛,不提也罢,不碰最好。”这是爷爷喝醉后的胡言,却被夏渊记在了心里。
  “这三个葫芦,要比爷爷手中的酒葫芦大上了不少,能装不少的酒了,即使爷爷贪嘴,也不怕没酒喝了。”
  夏渊起了身,走到了崖边,用脚背顶着一块凸起的岩石,他也就往外探出了半个身子,距离有些远,夏渊亦是有些吃力,努力伸手了多次后,便把三个葫芦给摘了下来。
  “装好美酒,给爷爷送去。”
  夏渊双手捧着葫芦,他也喜上了眉梢,爷爷的酒葫芦发黑了,看着怪脏的。
  “那是,一枚灵兽卵,这不是悬空崖,我在上古遗迹内!”
  乳白色的灵兽卵,就安静的放在了那里,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注意到它的夏渊,目睹了葫芦,思了想念的人,他也就以为回到了悬空崖上。
  那座木屋前,有夏渊最喜欢的玩具,一些被他精心打磨的小石头。
  “是我自己把自己给迷惑了。”
  再一看断崖,夏渊也就露出了一抹苦笑。
  “不知是何人救我来此,也不知云不凡兄妹二人怎么样了?”
  兽卵被偷,凤尾鸡冠蛇必会发狂。夏渊走之前留下的话,云不凡兄妹若是听了,应该会安然无恙,怕的,也就是他们的一根筋。
  短暂的相处,云不凡兄妹二人的心性,夏渊也摸透了几分。
  “管不了那么许多了,要先找到云不凡兄妹,念依那个傻丫头,也就只是看着柔弱罢了。”
  夏渊收好了葫芦和灵兽卵,便风风火火的跑下了断崖,只不过下山的路又窄又陡,夏渊也只有降缓了脚下的步伐。
  断崖不高,也就只在半山腰上。
  半个时候后,面红且气喘吁吁的夏渊,终是来到了山脚下,入眼是一片森林,苍翠一片,林深幽静。
  “那是一个老人和一个孩童。”
  不远处,一个发须花白的老人,腰间挂着一个竹篓,手拿着一把镐头,还有一个小不点跟在了老人的身旁,在小不点的耳边,插着一朵黄色的小野菊,小不点拉着老人的衣角,蹦蹦跳跳的。
  一老一少,在林间慢悠悠的走着,有说有笑的,两人皆是身着朴素。
  “爷爷,你快看,前面有一个小哥哥。”
  东张西望的小不点,眼神倒是很尖锐,相隔了一段距离,也能发现正要绕路走的夏渊。
  小不点拉了拉老人的衣袖,又指了指远处,一张小脸兴奋的有些涨红。
  “小哥若是想出这片鬼林,可否上前一叙?”
  老人起了身,把刚挖出的药材和镐头都放进了腰间的竹篓,他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笑着说道,露出了一排黄牙。
  “鬼林?”
  夏渊抬眸四下看了一眼,树绿花红,很静谧,也不见这片林子有什么特别之处,又为何唤了一个鬼林的称呼?
  来上古遗迹的人,都是紧绷了神经,危险于机缘共存,眼前的一老一少,倒是显得闲庭若致了些,很特别。
  夏渊踌躇不前,他望了望两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爷爷,小哥哥好像在害怕我们。”
  小不点嘴里咬着小指头,一脸认真的说着,之后,小不点便伸出了双手,挥舞着。“小哥哥,我和爷爷只是来这里采药的,并且我爷爷知道离开鬼林的路,你一个人不要瞎跑啊。”
  小不点一边跳着,一边挥动着双手,个头不高的他,卯足了劲,小脸憋的通红。
  “童童乖哦,既然小哥不愿意向我们走过来,那我们就向着小哥走过去就是了。”
  黄牙老人笑了笑,伸手牵着童童,慢悠悠的向着夏渊走了过去。“这里是鬼林,有一座天然的迷阵,若是不知晓离开鬼林的路,将会一世都迷失在这鬼林里,小哥若是不相信老夫,不妨一试。”
  聚集夏渊几步远的时候,黄牙老人便停住了身影,他露齿笑着,同时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前辈,晚辈斗胆一问,这里是上古遗迹,前辈又为何带着自己的孙儿来此。”
  被唤作童童的小不点,几岁的模样上,唇红齿白,且皮肤白白净净的。夏渊移开了目光,拱着手道。
  林子中,也就只有他三人,若是黄牙老人想要对他出手,怕也不会等到了现在,并且一直耐着性子。
  “前辈不敢当,老夫也就只是在这世上多活了些时日,一个山村野夫,又哪里敢让天朝的小皇子,尊称老夫一声前辈。”
  黄牙老人伸手,轻抚着胡须,他眉眼露笑,只是身旁的童童有些不安分,他小跑着,来到了夏渊的身旁,仰着头,瞪大了双眸,仔细的把夏渊瞧了个遍。“小哥哥,你脸上带着面具,是怕别人认出来吗?”
  童童歪着头,一脸疑惑的说着。
  “你们到底是谁?”
  夏渊阴沉了神色,手中握着粗坯剑胎,猛然的向后退了几步,他双眸骇然的看着童童。
  眼前的小不点,满脸的稚嫩天真,并没有任何的修为,却给了夏渊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那是一片滔天的血海,无边无际的在翻涌着,而在血海之下,一具具的白骨尸骸,并没有真正的死去,它们亦是在竭力的呼喊着。
  “呼!”
  聚集小不点远了些,那股极度危险的感觉也就随之消失殆尽了。夏渊的口中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风吹过,他的后背有些凉,竟是在不知不觉中,被吓出了冷汗。
  而那滔天的血海,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
  “老夫只是一个山野村夫,带着童童来此地采些药草回去,换些银钱度日。老夫能能够一眼就认出小皇子,是和老夫修炼的功法有关,所以,小皇子不必害怕,童童也是无意的。”
  黄牙老人伸手把童童拉了回来,抱在了他的怀里,也在童童的耳边轻语了一声。“童童乖,童童先睡一会儿,爷爷先把小皇子送出鬼林,我们在一起去找将军捉迷藏,好不好?”
  “爷爷,那童童先睡觉了,到将军伯伯那了,爷爷可要叫醒童童哟。”
  童童伸出了一双小手,扒拉了一下黄牙老人的胡须后,便乖巧的躺在了黄牙老人的怀里,闭上了眼睛,安静了下来。
  “前辈,你看晚辈像是那么好忽悠的吗?”
  夏渊的嘴角有些苦涩,只是黄牙老人的随意,也让的他不敢松懈了分毫。
  逃,这是鬼林,黄牙老人也没有必要去骗夏渊。
  “信,就有。不信,就没有。小皇子又何必执意于老夫是否骗你,在这鬼林中,四下无人,也就只有老夫能带小皇子出去。”
  怀里的童童睡着了,模样很恬静,也很乖巧,黄牙老人口中的话语,说的轻了一些。
  “防人之心不可无,前辈还请见谅。”
  夏渊拱手道,一咬牙,便收回了手中的粗坯剑胎。
  “这个世间,最容易懂的,是人心,最不容易懂的,也是人心。若是执意去区分对与错,岂不是给自己的心里,划分出了一个正邪之分!放眼天下,何为正,又何为邪?世间的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也都有着不一样的故事,所做的事自然不一样,可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对的。”
  黄牙老人轻轻的拍打着童童的后背,他也转过了身,抬脚便走。“小皇子,请跟着老夫走,若是有想去的地方,老夫亦可为小皇子指路。”
  “多谢前辈的教诲。”
  是啊,人心,何为人心,居心叵测是人心,关怀备至是人心,暗中防备也是人心。
  夏渊的眼前一亮,似是明悟了什么,问心无愧是人心,心安理得也是人心。
  世间人有千千万,人心亦是有着千千万。
  眼前黄牙老人的身影走的很慢,有些躬弯着背,他的年岁很大,也不排资论辈,却是句句在理,反驳不了分毫。
  “前辈可知道黑水湖怎么走?”
  夏渊紧跟在了黄牙老人的身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