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四十章:天选,有时候会成为阻碍

小说:乱古剑帝 作者:一剑酒中醉 更新时间:2020-11-19 23:01
  “黑水湖啊,好像从凤尾鸡冠蛇离开之后,那里就不是很太平了,灵兽卵还在不在就另说,不过黑水湖下的一块玄冰,也是能够让他们红了眼。”
  黄牙老人走在前面,慢条斯理的说着,脚下的路本应该是直着走的,黄牙老人却是绕了路。
  “这鬼林,当真是不简单啊。”
  走了一段时间后,夏渊才发现,四周的景色正在慢慢的发生转变。
  又一个绕路,静谧的鬼林中,便多了一声声的清脆的啼叫,是鸟叫虫鸣,林子中,也有过了活物。
  “云不凡,云念依,希望你们不要在黑水湖边傻傻的等我。”
  凤尾鸡冠蛇的离去,让夏渊始终悬着的心放下了许多,不过黑水湖内还有玄冰的存在,这人啊,若是狠辣起来,比之灵兽要恐怖多了。
  人多了,即使云不凡兄妹二人也觊觎玄冰,想必也不会冒然的去淌这浑水,毕竟云念依的修为,还是弱了些。
  灵兽卵在夏渊的手里,等见到云念依再送给她,这个小丫头,应该会很高兴的。“前辈,不知鬼林距离黑水湖又有多远?实不相瞒,晚辈有两个朋友还在那里等着晚辈。”
  眼前,黄牙老人用手里的镐头,一边除掉半人高的杂草,一边走着,动作很轻柔,黄牙老人怕吵醒了怀里的童童。
  脚下的泥土有些松软,偶尔还会瞧见一两块白骨的散落。
  “黑水湖在东边,鬼林在西边,即使是不停歇的赶往黑水湖,最少也需四五日。他们既然是小皇子的朋友,那就应该是吉人自有天相。”
  黄牙老人突然正色道。“小皇子,我们相逢便是缘分,鬼林虽然在上古遗迹内,却是不属于上古遗迹,还请小皇子不要再次踏足鬼林,老夫能帮你的,也就只有这一次了。”
  “前辈,你说的可否是将军?”
  夏渊沉声道,鬼林的特殊性,也就相当于是一处禁地,能进不能出,或许是存在着很大的秘密。
  “不错,鬼林原本就是将军的府邸。那时候,将军府邸门庭若市,又宾朋满座,说不出的繁荣昌盛,只不过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也让将军的府邸落进了上古遗迹内,形成了天然的迷阵,变成了鬼林。”
  黄牙老人摇了摇头,他此刻的身影有些萧条,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童童,正睡的很香甜。“难得遇见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小皇子可不要嫌弃老夫的嘴碎啊。”
  “前辈此话严重了,前辈能教导晚辈,便是晚辈三生修来的福气。”
  夏渊笑了笑,拱手道。
  “出生于皇家,却没有那股皇家的傲人之气,这一点就已经超过很多的同龄人了。世人慌慌张张,也不过就只是图那碎银几两,这人啊,有了权势之后,变得嚣张跋扈,盛气凌人的人,也不在少数,而难能可贵的,便是那颗处事之心以平常。”
  黄牙老人摇了摇头。“教导?还谈不上,老夫只不过活的时间长了些,见的也多了些,只是一些感叹罢了,小皇子听听就行了。”
  “前辈谬赞了,晚辈只是遭遇了一些事罢了。”
  夏渊苦笑了一声,谁又能想到,两个素不相识的少年郎,却是同病相怜,反观命运,又将两人拧成了一股绳。
  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寻苦难人,比间之苦,又能道于谁听。
  “娇而不燥,实属不易,若是一味的谦虚,倒是显得有些懦弱了,不争名利,不图荣华,小皇子,你说你图的是什么?”
  黄牙老人突然转过头来,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用剑指天,能喊出问心无愧就行了。”
  夏渊的话语铿锵有力,问心无愧,这便是他的道,他修的法,他脚下要走的路。
  黄牙老人顿住了身影,转过身来问道?“以前,有一个人和你说过同样的话,你猜他后来怎么样了?”
  “那人如何了?还请前辈示下。”
  夏渊不解的说道。
  “众叛亲离,鳏寡孤独,一生也就只有残鼎陪伴,而他了却了残生之时,这世间也就多了一座孤坟。”
  黄牙老人的目光幽幽,口中亦是叹息了一声。
  两人眼前越来越亮,鬼林的边缘到了,黄牙老人也就停住了脚下的步伐。“小皇子,且听老夫一句劝,天选反而有时候,会成为一种阻碍你的存在,得失也就在一念之间。”
  “前辈………”
  黄牙老人摆手截断了夏渊口中的话,“山水有相逢,小皇子,再见你时,希望你能让老夫看见你的问心无愧。”
  黄牙老人转身就走,抱着童童,去寻将军了。
  夏渊伸出的手放下了,口中没说出的话咽下了,问心无愧,为何会换来众叛亲离,这一点,夏渊却是怎么也想不通。
  走出了鬼林,外面的空气也就多一抹炎热。
  眼前,是一片平原,夏渊回头看了一眼鬼林,这是一块并不属于上古遗迹的地方,而是一名将军的府邸,夏渊也看了一眼黄牙老人离去的背影,他怀抱着童童,走的很慢。
  “要赶紧去黑水湖了。”
  夏渊运转了功法,便向着东边跑去,鬼林距离黑水湖很远,而黑水湖边,有夏渊记挂的人。
  穿过了脚下的平原,夏渊的眼前也就出现了一片枯树林,满地的落叶被风吹的“唰唰”直响。
  只不过,在一个比较粗壮的枯树下,坐了一道人影,他的衣衫和发丝上,落尽了黄叶。
  那道人影就这么坐着,宛若一个死人般,不见丝毫的生机。
  “还是一个老熟人。”
  从侧面,正缓步的走来了一个小和尚,夏渊抬眼望着,嘴边亦是露出了笑意。
  那是无尘小和尚,只见无尘小和尚手里掐着佛印,他走到了那道身影前,口中也念念有词着。不多时,无尘小和尚的周身绽放着金光,也在几个呼吸之间,那些金光也就尽数的涌进了,坐在枯树下人影的体内。
  无尘小和尚的光头上,渗出了一层细小的汗水,他的口鼻处亦是喘着粗气,半晌后,那个坐在枯树下的人影,突然消失了,变成了一根黄色的毛发,在空中飘飘而落。
  无尘小和尚伸手,接住了黄色的毛发,握在了他的掌心。“大威天龙,世尊地藏。”
  无尘小和尚虔诚的一语后,也就轻步向着夏渊走来。
  “无尘小师傅,我们许久不见了。”
  临近后,夏渊也就施了一个礼数。
  “晃晃几日,未曾想到竟然在此地遇见了施主,不知施主在黑水湖可有收获?”
  无尘小和尚回礼道。
  “收获暂且不提,我倒是在黑水湖边,见到了一副炼狱的景象,地面都被染的血红。”
  夏渊嘴边挂着笑意,眼前无尘小和尚的僧袍,有几处地方破碎了,亦有被火烧过的痕迹,有些狼狈的模样。
  “小僧的这副样子,倒是让施主笑话了。”
  无尘小和尚的模样很虔诚,他向着夏渊躬了躬身,郑重的说道。“施主,方才看见的事,还望施主不要告知他人,小僧在这里先行谢过了。”
  夏渊的嘴角边闪过了一丝玩味,无尘小和尚并不是表面上这样简单。“敢问无尘小师傅,方才有发生什么事吗?只不过在下有一事不明,坐在枯树下的人影,为何会变化成了一根毛发?”
  无尘小和尚的行踪很是怪异,有机缘,他便指引着他人去寻,而他自己,却是没有把这些机缘看在了眼里,无尘小和尚来上古遗迹,并不只是渡人这么简单啊。
  夏渊的眼眸内流转着霞光。
  “施主方才看见的人影,其实并不是人,而是我教中一个前辈高人,其中的一个化身罢了。小僧来此,是要寻回我教前辈的三具化身,也就仅此而已。”
  夏渊既然看见了,无尘小和尚倒是没有作何隐瞒。
  “化身?”
  夏渊皱眉,在玄天真解上似乎记载过有一个人,能身化万千,并且修为通天,手中的一根铁棒,可擎天,可镇海,身后的一面妖旗,便是一个世界。
  记忆有些模糊了,夏渊能想起来,却是叫不出名字,也不可能当着无尘小和尚的面,翻阅玄天真解。
  夏渊也就只有试探的开口询问道。“无尘小师傅,你教中的哪位前辈,所使用的武器,可是一根铁棒?”
  无尘小和尚抬眼,诧异的看着夏渊说道。“施主怎会知道我教前辈所使用的武器?”
  夏渊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我在一篇古籍上看过有关化身的记载,古籍上所说,古往今来,也就只有一人,能身化万千的分身!”
  “施主说的不错,还望今日之事,施主不要告知他人,小僧还有要紧之事未办妥,就先行一步了。”
  无尘小和尚施了一礼后,便就绕过了夏渊,向着远处走去,怎么看都有些落荒而逃的样子。
  “这就走了吗?”
  夏渊抬手摸了摸鼻梁,无尘小和尚走了,他也不停留,穿过了枯树林,就来到了一处小溪边,只是流淌而过的溪水泛着红色,空气中也有着一股血腥的气味。
  那是从上游流下的。
  夏渊小心翼翼的寻了过去,不一会儿,眼前就浮现了两具倒在小溪边的尸体。
  无一例外的是,在两具尸体的眉心,都有一个手指般大小的血洞,正在往外淌着鲜血,他们瞪大了双眼,不曾闭眼。
  “这两个人刚死不久,会不会是无尘小和尚所为。”
  夏渊皱眉起了身,两具尸体上还残留着余温,四下无人,见过的人也就只有无尘小和尚一人,若二人真是无尘小和尚杀的,这一击必杀下,对于那个宗教来说,倒是显得狠辣了些。
  一日后。
  “硑砰…………轰隆隆………”
  一阵金属交加的声音突然传来,前方有大战。
  夏渊扔掉了手中咬了一口的野果,把粗坯剑胎握在了掌心,他弓着身,小心翼翼的摸索了过去。
  “看这两人的服饰,应该是同一宗门的人啊,又为何在此打了起来。”
  正在战斗的两人身旁,还躺着三具尸体,皆是身着同一装束。
  夏渊的身体半蹲着,藏匿在了一块石头的后面。“宗门内斗乃是大忌,此地无人,死了也没人知道,不过两人皆是纳气中期修为,隐隐占了上风的,还是一个手持玉笛的女子。”
  夏渊屏住了呼吸,能对自己人下了狠手,都不是什么善茬,一男一女斗的如火如荼,夏渊倒是乐的观一出好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