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四十二章:假话,一个真一个假

小说:乱古剑帝 作者:一剑酒中醉 更新时间:2020-11-24 03:27
  人吃土一生,土吃人一次,纵观惊才绝艳的前人,不得长生,也就只能尘归尘,土归土。
  学了墓中之人,道不尽的心酸,也落幕了一世。
  眼前的那具白骨便是如此,没有留下姓名,只有三个木盒,也算是留给后来者的吧。
  山洞内的风有些大,夏渊手中火折子燃烧的速度也有些快了。
  “仙子,既然你要的东西已经找到了,这山洞内不透光,也无人前来打扰,你我二人不妨就在此地翻云覆雨一番,你看如何?”
  夏渊手里握着火折子,昏黄的火光照在夜姬妙曼的身体上,尽显婀娜。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夏渊的嘴角挂着一丝的坏笑,慢慢的走近了夜姬。
  “啧啧啧……这身材,当真是绝了。”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夜姬弯着腰时,浑圆的屁股一览无余,倒是一块生儿子的好料。
  夏渊走到近前,脸上的神色也是越来越玩味。
  闻言,夜姬把已经握在手里的木盒放下了,她直起了身看着夏渊,同时也拍掉了指尖沾染的尘土。“你若是不说话,我倒是可以让你多活一会儿,既然如此,我也只有先杀了你,我的耳根才会落的清净了。”
  “公子,你看奴家的手美吗?”
  夜姬伸出手,在夏渊的眼前摆动着,青葱玉指,洁若白玉。
  “仙子的手很美。”
  夜姬的手在左右摆动着,似水面泛起了涟漪,一串残影突起,很绵柔,美的乱了夏渊的眼眸,那带起的风如刀,刮在脸上有些疼。
  夜姬白玉般的手掌,突然落在了夏渊的胸膛上,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躯,却怀有万钧之力。
  “嘭!”
  夏渊被一掌拍飞了,张嘴就喷出了一口鲜血,他手中的火折子掉落在了地上,溅起了一片的火星子。
  “仙子,这是要对在下过河拆桥了,只是仙子空有一副好皮囊,也掩盖不了那蝎蛇的心肠。”
  山洞不大,夏渊的后背撞在山壁上才,这止住了身影。
  夏渊痛呼了一声,躬弯着腰,额头上也渗出了一层豆大的汗珠儿至鼻尖滚落在地。
  夜姬的一掌很是狠辣,拍碎了夏渊的几根肋骨,骨渣镶嵌在了肺腑,让夏渊动一下就感觉撕心裂肺,狰狞了面孔。
  山壁上的岩石很硬,撞的夏渊的后背也红肿了。
  掉落在地上的火折子并没有熄灭,只是燃烧的火光小了些,倒也能看清山洞内。
  “公子,谁说美人就一定要菩萨心肠了,天下这么多的美人,若是个个都是菩萨心肠,那岂不是家家男有妻,户户女有儿,哪里又会有如此多的纷争出现,公子,你说奴家说的对吗?”
  夜姬的手指轻轻的刮过了一双红唇,她在痴痴的笑着,又用舌尖舔了舔嘴唇,双眸春水四溢,一时春光无限好,当真是羡煞了旁人。
  “可惜了,你若是不带我来这里,你也不会就此死去。”
  夏渊强忍着疼痛吃下了一颗疗伤的丹药后,便盘腿坐在了地上,手里握着粗坯剑胎,对着夜姬笑了笑,只不过那笑容属实是难看了些。
  “呵呵………公子可莫要让奴家笑话了,纳气初期的修为,又拿着一柄未成型的剑胎,就敢大放厥词了?”
  夜姬看着夏渊不像是在说假话,她便双手捧腹的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颤,也笑的眼角露出了泪花儿。
  眼前,一对酥胸在颤抖,夏渊有些看直了眼。
  “未成型的剑胎也是剑,亦可斩尽世间一切魑魅魍魉,仙子,下辈子可莫要如此狠辣了。”
  夏渊露齿一笑,手中的粗坯剑胎,突然脱手而出,似疾电,划破了长空。
  “噗!”
  粗坯剑胎不偏不倚的插进了夜姬的眉心,一朵血花顿时迸射而出,落在了身后的那具白骨上。
  很突然,来不及作出任何的反应,夜姬到死时,在她的脸上还挂着笑容。
  或许夜姬并没有想过,在她眼里算得上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夏渊,竟有如此恐怖的手段。
  “你若是不小瞧于我,又怎会死的如此随意。”
  夏渊看了一眼夜姬的尸体,就倒在了火折子的旁边,女人,香消玉殒后,就只是一具红粉骷髅。
  “我父王给我留下的三道护命之力,如今也就只剩下了一道,上古遗迹内凶险万分,该早做一些打算了。”
  夏渊再次服下了一颗丹药,便闭上了双眸,口鼻处纳气吐息,疗起了伤。
  地上的火折子已经燃尽了最后的火光,山洞内也重归了黑暗,风吹动衣衫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着。
  过了良久,夏渊睁开了双眸,他的口中随之吐出了一口浊气。
  “这处山洞倒也安静,可以说是一座潜心修炼的宝地,只不过太黑了些。”
  夏渊重新点燃了一个火折子,白骨是前人,不管好于坏,三个木盒又是白骨所留,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就凭这点,夏渊也要拜上一拜。
  三个木盒上的尘土堆积的很厚了,夏渊用衣袖擦掉了木盒上的尘土,又把火折子放的近了些,这才看清了木盒上的纹路,似字非字,很奇特。
  夏渊伸出手,打开了第一个木盒,里面放着一块玉佩和一封书信。
  玉佩入手便有一股暖意在流淌,倒是打开的书信中的内容,不由得让夏渊看着眼前的白骨,口中叹息了一声。“前辈,不知你是绝情之人,还是一个痴情郎?”
  书信的内容如下,林木婉是一个青楼的清倌人,她的父亲爱赌,不仅输光了家产田地,同时也输了自己的妻子,最后在赌桌上被人怂恿,便就赌上了自己唯一的女儿,想要一朝翻本。
  只是那一夜,屋外的雨下的很大,赌坊里骰子的声音却是异常的迷人。
  看着开了小的骰子,赌输了女儿,这一刻,家破人亡了。同时也在堵客们阵阵的唏嘘声中,林木婉的父亲便就死在了赌桌上,死在了让他痴迷的地方。
  而他的女儿,林木婉在他们临时的家里早就做好了饭菜,等着她的父亲回来。
  桌上的饭菜要凉了,却是等来了五个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他们只说了一句“你父亲已经把你卖给了我们赌坊的青楼”。
  林木婉黯然的低下了头,她一声不吭,乖巧的热好了饭菜,放在了桌上,又摆放整齐后,便跟着五个彪形大汉走了。
  “你今年多大了?”
  “奴婢今年十八了。”
  “你接待了多少人?”
  “奴婢只接待了你。”
  因为我的身份特殊,在青楼卖艺不卖身的婉儿对我也就扫榻相迎了。
  这是我们初次见面的对话,婉儿也没有骗我,我是她的第一个客人,只不过当婉儿衣衫退尽时,她身上的累累伤痕让我心痛,“我为你赎身,嫁给我吧。”
  这句话,便就脱口而出了。
  婉儿转过身来,她笑着哭了,梨花带雨的模样,惹人怜爱,而她用尽了一生,赌上了我的这句随口玩笑话。
  时隔多年,当我再找到婉儿时,这个傻姑娘已经化成了一座孤坟,无人扫墓。
  玉佩是婉儿送给我的,之后我便带着玉佩浪迹天涯,终身未娶。
  因为婉儿说过,她想要看看这天下的风景。
  ……………………
  铁躯空有一柔情,负了红颜已老去。
  一句话,一个当了真,等了一世。
  一个当成了玩笑,负了佳人。
  “前辈啊前辈,你若是也当了真,那便就是生同行,死亦同穴了,又岂能空流一身遗憾。”
  书信的内容很长,密密麻麻的写了好几页,夏渊看完后,心中更是唏嘘不已,过往成空,回首却成了久叹。
  夏渊把玉佩和书信整理好后,便放回了木盒内,随之就打开了第二个木盒。
  “仙金!”
  夏渊差点跳了起来,第二个木盒内,躺着的是一块拳头大小的仙金。
  夏渊的心骤跳了几下,又是一块仙金,当真是要烂大街了,不过粗坯剑胎想要自然成型,这块仙金显然是不够的。
  夏渊平复了心绪后,便把目光放在了第三个木盒上。
  “十二奇字决中的影决,以身法冠绝世间,练至最后,可分化九道分身,善攻善逃。”
  影决可是要比仙金重要了许多,夏渊伸出了颤颤巍巍的双手,打开了第三个木盒。
  只见一片薄薄的金叶子躺在了里面,影决二字清晰可见。
  “前辈,请受晚辈三叩。”
  夏渊面色郑重的后退了一步,三起三伏三磕头,礼数完了之后,夏渊才把金叶子拿在了手里,三个木盒也被他收进了戒指内。
  “后生晚辈,怀着虔诚叩拜吾,方能获得吾之传承,传承既然传了下去,吾也能安心去寻婉儿了,对你不起,下一世必偿!”
  风过,声起,眼前的白骨也在顷刻间化成了灰飞,随风而逝,夏渊再一磕头,恭送他最后的执念。
  “前辈一路走好,且早日心安。”
  眼前,还留有一撮骨灰,夏渊上前,小心翼翼的装在了玉瓶里。“他日若是寻得林木婉前辈的埋身之所,定将两位前辈葬在一起。”
  夏渊来到了夜姬的尸体旁,伸手拔出了粗坯剑胎,手中的火折子也要燃烧殆尽了。
  夏渊拿出了一个阵盘启动了禁制,封住了洞口,他想要在这里参透影决,同时也多了一个保命的手段。
  纳气初期修为的他,终究是太弱小了些。
  更换了一个火折子后,夏渊便就盘腿坐在了一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