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四十三章:踏天路,只手荡尽天下敌

小说:乱古剑帝 作者:一剑酒中醉 更新时间:2020-11-25 02:20
  铭刻影决的金叶子很薄,就跟蝉翼似的,握在手中轻若无物。
  “叮!”
  夏渊双腿盘坐在了地上,双手合放在了双腿之间,他正闭目参悟着影决。
  金叶子突然腾空而起,在夏渊的眉心位置滴溜溜的旋转着。
  在金叶子上,金光萦绕,它伸出的一条条金色的丝线,如触手一般在舞动,同时也慢慢的凝聚成了一股金芒,瞬间刺入了夏渊的眉心。
  “嘀嗒,嘀嗒。”
  不多时,一个古文由虚化实,浮现在了夏渊的头顶,发出了水滴落的声音,在山洞内清晰可闻。
  那是一个影字,再次的由实化虚,也就在一个呼吸之间,缥缥缈缈,让人难辨虚实,丝丝缕缕,又神鬼难测。
  不知何时起,火折子灭了,而久坐在山洞内的夏渊,感受不到岁月的流逝。
  当那片金叶子落尽了最后一点金粉后,夏渊也就睁开了双眸,而悬浮在他头顶上的影字,化作了一道流光,转瞬之间,没入了夏渊的体内。
  “呼!”
  突然,一阵清风起,只见夏渊的衣角被掀起了一点,而盘腿坐在地上的夏渊的身躯,就被风吹的消散一空了。
  再凝眸一望,夏渊的身影却是突然出现在了洞口边,他的嘴角正露着笑意。
  “残影也就只能留下片刻的功夫,还远远达不到迷惑人眼的效果,不过这也够了,保命已足以,若是要求过多,岂不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了。”
  夏渊点燃了最后一个火折子,他也走到了夜姬的尸体旁,弯腰伸手,便褪下了夜姬手中的戒指。
  人死了,夜姬留在戒指内的神识也会自动消散,而夏渊的神识自然是轻而易举的探了进去。
  “宝贝倒是挺多,也不知道你残杀了多少人,才能有此收藏。”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同时也有一句谚语就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用手中的清酒,换美人腮边一抹红胭脂的人,放眼天下也不在少数。
  “夜姬,多谢你了,你戒指里面的东西,我倒是可以送给云不凡兄妹。”
  夏渊收好了戒指后,便轻步的走到洞口,他手里掐着印决,收起了阵盘后,也就走出了山洞。
  “嘶!”
  习惯了山洞里的阴暗,这猛然一下的踏出山洞,刺眼的光芒瞬间就让夏渊眯上了眼睛,他伸手挡在了眼前,片刻后才缓了过来。
  “怎么地方不一样了,进去的时候还有三块巨石,出来后就变成了平地,眼前还有一条河?”
  抬眸而望,熟悉的林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便是一条河流。
  奇怪的是,河面上是静止不动的,就似一坛死水。
  “这是………难道我来到了一处被封印了的空间?”
  夏渊凝眸,眼前的一切景象都被定格了一般,天上的鸟儿不再振翅了。
  地上被风吹弯了腰的草木,也不再挺立了。
  河里的鱼儿作摆尾状,却不再游动,四周没了声音,彻底陷入了寂静。
  事出反常必有妖,夏渊惊住了,想要回到山洞内,只是一转身,山洞也消失不见了。
  而身后则是一处断崖,往下看去,黑的深邃,亦可吞噬了人的心神。
  夏渊后退了一步,双眸内闪过了一抹骇然。
  “踏天路,脱凡尘,只手荡尽天下敌。”
  “寻仙道,莫回头,敢问青天可有仙。”
  “身为尊,魂为帝,瘟疫之下我为天。”
  一艘小船,在静止的河面上轻轻的滑动着,就那么突兀的出现了。
  小船由远而近,在船上,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双手撑着船桨,而船桨的摆动间,却是不见水花,更不见河面起了波澜。
  踏天路,声如仙音,从九天宫阙中落下,在夏渊的耳旁回响。
  那就像是一首战歌,白衣女子一边划动着小船,一边在轻声的吟唱。
  “这…………”
  夏渊目瞪口呆,他抬手指了指前方,却是张口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景象太过于诡异了些,夏渊如芒在背,脚下如履薄冰,他更是不敢妄动了分毫,双手早已经拽出了掌心汗,湿漉漉的。
  “这是……在哪里………”
  九世轮回经文运转不了,影决施展不了,就连手上的戒指都打不开,一切都被封禁了,只有夏渊的身体能作出动作。
  夏渊的额头两侧滴落下了豆大的汗珠,同时也吞咽了几下喉咙,口干舌燥之下,只因眼前的景象太过于骇人听闻了。
  “停住了。”
  夏渊定眸。
  白衣女子把小船停在了河中央,她翘首以盼着,而那又是怎样的一张面孔。
  千秋无绝色,
  悦目是佳人。
  倾国倾城貌,
  惊为天下人。
  “还在远方的人儿啊,你们还有多久才能归来,鱼儿掉了泪,苍鹰褪下了羽毛,每个早晨醒来,那面破旧的战鼓就会擂动,铿锵的战歌,我们亦是在轻声的吟唱,你们决然离去时的身影,也就再没有回来过,哪怕是一个人也好。”
  白衣女子的手中,拿出了一叠厚厚的书信,她一封一封的拆开,在诵读着书信里的内容,像是在读给他们听一般。
  小船上的白衣女子读了很久很久,岸边的夏渊也听了很久很久……
  “这是家书,寄托着思念之情,寄给出征在外的人儿。”
  一字一句,都在思念着远方的游子归来,只不过他们手中握了刀剑,又出门在外,身后是家,前方亦是家。
  那里曾有号角连营,烽火连天,而他们死在哪里,便就葬在哪里,这天下的青山都一般模样。
  唤子归,望子回,那远方的游子,你们出门在外,还好吗?
  这是最后的落款。
  “噗通!”
  夏渊脸色苍白的跌坐在了地上,口中亦是在喘息着粗气,在夏渊的心里,更是翻涌起了惊涛骇浪,他红了眼眶,望着小船上的白衣女子。
  “我们是神国的子民,却被他们唤作了瘟疫,这显然不是一个好听的名字,你们的英魂长存,神国的战歌不灭,我们定当卷土重来。”
  “黑暗来临之时,瘟疫降临之际,就是你们英魂,回归故里之日。”
  白衣女子划动着船桨,小船又调转了船头,一人一船便就驶向了远方。
  突破,一道黑色的光芒在闪烁,它划过了长空,瞬间没入了夏渊的眉心。
  而在夏渊的眉心处,一个黑色五角星的印记浮现,之后便一点一点的淡化了,至到彻底的消失不见。
  夏渊瞪大了双眸,只能看着黑光入体,却不能做什么。
  “眼前的景象又可以动了,那个白衣女子也消失了。”
  夏渊吸收那道黑光之后,眼前的一切也就恢复了常态。
  河面在流淌了,草木在风中摇摆了,鱼儿在水中嬉戏了,鸟儿亦是在空中畅游了。
  夏渊回眸,身后黑黝黝的洞口还在。
  “难道刚才看见的,只是错觉吗?”
  夏渊抬手摸了摸眉心,又揉了揉双眸,同时运转了九世轮回经文,并没有发现身体内有什么特别之处。
  不过那首踏天行的战歌,还萦绕在耳边,而白衣女子的样貌,铭刻在了夏渊的心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夏渊摇了摇头,随即便站起了身,方才那都是真真切切发生的,那个白衣女子,或许和那个男人一般,都來至远古。
  又为何会相逢于他,这一点,夏渊却是想不明白,他也索性就不想了,路一步一步的走,船到桥头自然就直了。
  若是想不通,还要执意去想,岂不是庸人自扰之。
  “这个山洞莫非还是一个传送阵,进去的地方,和出来的地方完全不同。”
  夏渊望了一眼身后的山洞,有些惊疑不定,只不过让他喜悦的是,左侧有一处矮树林,那应该就是黄牙老者口中的短沙所在。
  而短沙,距离黑水湖就很近了。
  倒是托了山洞的福,原本还需好几日的脚程,如今却是大大的缩短了。
  夏渊放松了心态后,就抬脚离开了这里。
  此时此刻,夏渊也有一种感受,在参悟了影决之后,他的修为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在这上古遗迹内,当真是机缘不浅。
  只是不知何时才能见到秦岚。
  夏渊脚下的步伐很快,他穿过了一片矮树林之后,眼前,便就浮现出了一处不大的黄沙之地。
  黄牙老人说过,曾经有一个名为短沙的人,死在了这里,同时也葬在了这里。
  而埋葬他的地方,原本是一片绿草茵茵的土地,只不过葬下了短沙之后,这里也就变成了一片黄沙,便就取名短沙。
  黄牙老人说的,夏渊也就信了。
  “得赶紧离开这里才是。”
  夏渊的脚一踏上去,就感觉沙地很松软,就像是踩在棉花上。
  夏渊施展了影决,一个呼吸间,他的身影便就出现在了黄沙之外。
  抬眸而望,黑水湖也就遥遥在望了。
  只是短沙还有个传言,夏渊却是不敢去证实罢了。
  …………………
  “天地幽幽,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呵呵………那个时代又要来了,谁主沉浮,是你,是你,还是你?”
  从夏渊走了之后,也就一盏茶的时间。
  一缕幽影便就慢慢的浮现在了河边,他身着一身染了鲜血的盔甲,横眉冷目间,杀意盎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