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四十五章:换酒,拉下了脸皮

小说:乱古剑帝 作者:一剑酒中醉 更新时间:2020-11-27 08:03
  “哈哈哈哈………”
  酒癫子老道人坐在黄色葫芦上,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咧嘴一笑,模样很是憨厚。
  大殿内,四根巨型石柱围绕的广场中央,摆放着一口青色石棺,而在石棺的四方,各亮起了一盏青色的幽灯,没有灯油,却是异常的亮堂。
  “诸位道友,莫不是真要如此,老夫虽是孤家寡人,也不曾惧过你们人多,从前如此,现在亦是如此。”
  黄色葫芦悬浮在石棺之上,酒癫子老道人似乎有了些许的醉意,说完后,他便侧躺着身子,用手撑着头,灰白的发丝和破旧的道袍衣摆垂落而下,醉眼朦胧的望了望各个宗门的人。
  “当真是好大的口气。”
  散落在四周各个宗门的人里,那些年轻的修士,倒是不认识酒癫子老道人。
  他们之中有的双手环抱在了胸前,饶有兴致的模样。
  而有的,正和同伴窃窃私语着,嘴边挂着戏谑之色。
  想要以一人之力,独战群雄,暂且不说酒癫子老道人的修为如何,而他们更相信酒癫子老道人是口出狂言。
  试问,一个喝醉了酒的人,有何话说不出口。
  “借酒装疯卖傻,笑看尘世人间糊涂。”
  被挤在了角落里的夏渊,抬眸而望,酒癫子老道人倒也不像是一个口出狂言的人,或许还真有那份本事。
  云不凡,云念依兄妹二人,有了夏渊挡在身前,索性就安安心心的藏在了夏渊的身后,躲避着连云宗的人。
  “疯疯傻傻,我三重天虽然受过你的恩惠,这么多年里,却是早已还清了。酒癫子,你若是一再的阻拦,也休怪我三重天不讲往日的情分了。”
  一个弓背老者往前踏了几步,他手里杵着一根泛黄的木棍,在木棍之上挂着三个小铜铃,木棍晃动间,三个铜铃“叮铃铃”直响。
  老者是三重天的带队人,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一个借酒装疯的人,跟他浪费那唇舌做甚,酒癫子既然不把我等放在了眼里,我问九倒是想要掂量掂量酒癫子的分量又是如何。”
  问九皱眉,猛然的踏出了一步,他横眉竖目,浑身的气势攀登而上。
  随后,一股无形的风浪向四周扩散,风浪很大,吹的问苍殿的年轻修士们,东倒西歪着,他们目露惊骇的快速离开了此地。
  各个宗门的带队之人,纷纷抬手,那股袭来的风浪也就近不了他们的身。
  “酒癫子,尸丹又岂是你能独占的。”
  问九托在掌心的中皇塔,随风而起,也迎风暴涨,一时间飞沙走石,中皇塔当空,浩然而立。
  “镇!”
  随着问九的一声轻喝,中皇塔从上至下,向着酒癫子碾压而去,所过之处,虚空都有着扭曲了,气势磅礴。
  “叮!”
  酒癫子老道人的口中打了一个哈欠,也没抬眼看过中皇塔一眼,只是伸出手指一指,那镇落而来的中皇塔便就定格在了虚空之中,便就不能再往下落了分毫。
  “只是问苍殿的一个副殿主,好的不学,竟然学了癞蛤蟆打哈欠,当真是好大的口气。”
  “仿制的中皇塔,炼制也属实不易,只是老夫此次前来寻回祖上的尸丹时,有人送了老夫一坛子好酒,老夫也爱喝,所以,中皇塔便就归还于你,问九,你可要接住了啊。”
  酒癫子老道人懒洋洋的说了一句后,只是伸手随意的一挥,定格在虚空的中皇塔,顷刻间便就倒飞了出去,沿途缩小到了寸许长,落回了问九的掌心。
  黄色葫芦上,酒癫子老道人放下了手掌,他的衣角都未曾动过分毫。
  “噗!”
  接住了倒飞回来的中皇塔,问九顿时张口喷出了一道鲜血,伸手捂着胸膛,在中皇塔的塔身上,存有一股暗劲,而那股暗劲又太过于强大了,问九承受不住。
  “这………只是一击,问九副殿主就负伤了。”
  众人的眼前,酒癫子老道人只是随意的一挥手,竟然强大如斯。
  而周围的目光又看向了问苍殿的所在之处,那流露而出的意思,就不止是幸灾乐祸这么简单了。
  “此间之事,我问苍殿记下了,来日问九再来拜访。”
  问九怨毒的看了一眼酒癫子老道人后,便携着门下的修士,灰溜溜的离开了大殿。
  他是第一个出手,也以最快的速度落败,不仅尸丹无望了,最重要的就是其他宗门不善的眼神,身负重伤的问九,不想死在了这里。
  雄赳赳的来,灰溜溜的走,这便会让问苍殿沦为各大宗门茶余饭后的笑谈。
  待得问苍殿的人走后,大殿内又归于了平静。
  “人心浮躁,难成大器,又小肚鸡肠,一生修为也就止步于此了。”
  酒癫子老道人的酒意似乎过了,他坐起了身体,同时也伸直了双手,活动了一下筋骨,不过还是一副懒羊羊的模样。
  黄色葫芦下,四周各个宗门的人,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身着一袭破旧道袍的老人。
  此时,却无一人敢于开口说话,倒是最开始不曾留下情面的三重天的弓背老者,此刻却是面色苍白了,握着木棍的手在瑟瑟发抖着,他骇然的望着黄色葫芦上的人影,口中尽是不可置信。“怎么会是如此,酒癫子竟然强大到了如此境界。”
  不管信还是不信,问苍殿的败走,就像是一柄寒刀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前进一步就是死。
  “咦,怎么都不说话了,刚才不是都叫的挺欢的吗!你们都是一群欺软怕硬的主,若是老夫的修为不高,岂不是会被你们强行的给五马分尸了。”
  酒癫子老道人的口中碎碎念着,伸手指着各个宗门的人,亦是有着一丝的恨铁不成钢。“我迟迟没有动手拿尸丹,等的不是你们。你们赶紧走,若是有不服的,大可叫你们的帝王,或者宗主前来,向老夫讨要尸丹。”
  酒癫子老道人把酒葫芦往嘴里倒着,只是倒了好几下,却不见有一滴酒酿的落下。
  “没酒了?”
  酒癫子老道人还真就不信邪了,他张开了嘴,又用力的倒了几下,还是不见酒酿。
  而后,酒癫子老道人便把酒葫芦放在了眼前,眯着眼睛看了个仔细,同时也用手戳了戳酒葫芦口,再确认了酒被喝完了后,酒癫子老道人兴致阑珊的吧唧了几下嘴,像是霜打了的茄子。
  他动作有些滑稽,眼下却无一人敢于嘲笑他。
  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啊,酒癫子老道人长叹了一声。
  “我们走吧。”
  尸丹已经失之交臂了,各个宗门的人,最后望了一眼青色石棺,便陆陆续续的走出了大殿。
  大殿的门口,被一股巨力轰出了一个大缺口,在众人离开时,倒也不显的拥挤了。
  那些散修早就退在了一旁,要等各大宗门的人离开之后,他们才会动身离开。
  只是人潮的拥挤,把夏渊和云不凡兄妹二人被挤到了一个很小的角落里。
  “这个………诸位,还请暂时留步,不知你们当中………有谁带了美酒,老夫可以用东西来换取。”
  酒没了,且酒瘾又犯了,酒癫子老道人挠了挠头,唯有拉下了脸面去换酒喝。
  在酒癫子老道人的心里,酒可是实打实的好东西,胜过了世间很多的东西。
  “嗯?”
  众人纷纷转头注目,年轻的修士更是目露诧异,此时有些低声下气模样的酒癫子老道人,和刚才的那个人,就是同一个人吗?
  殿后的各个宗门的带队之人,他们的面色同样有些尴尬。
  这几人也是爱酒之人,闲来无事便会小酌几口,亦会在推杯换盏之间谈笑风生。
  只不过来上古遗迹带的美酒有限,早已喝空了酒壶,去寻酒喝,他们的地位尊崇,却是拉不下这个脸面来。
  “我等所带的美酒早已喝完,怕是要让前辈失望了,如果前辈没什么事了,我等就先行离开了。”
  天朝的三长老拱了拱手,率先开了口。
  “是啊,前辈,若无其他的吩咐,我等便携门下弟子,先行告退了,就不在此地叨扰前辈了。”
  其余几人也是纷纷拱手,弱肉强食的世界,也就以实力为尊,原先称呼酒癫子的他们,现在却是换成了前辈,话语之中更是恭敬了不少。
  “走吧,走吧,你们赶紧走,老夫正烦着呢。”
  闻言,酒癫子老道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口中长吁短叹着,他耷拉着老脸,随后便背对着众人,坐在了黄色葫芦上,似乎是赌气了,倒是有些小孩子生气时的样子。
  “前辈,我等告退。”
  几人再一拱手,便催促着门下的弟子,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众人中,倒是大皇子显得不慌不忙,他的嘴边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妹妹,我们也走吧。”
  各大宗门的人走了,那些散修也离开了,云不凡兄妹二人刚要抬脚离开,就被夏渊伸手阻拦了下来。
  “道友是何意,为何拦住我兄妹二人的去路?”
  云不凡把云念依护在了身后,手中握着金铃,看着夏渊警惕的说道。
  “云大哥,念依妹妹,我是青岚渊。你们在此地等一会儿,我先去给那位前辈送完酒后,再于你们细说。”
  夏渊转头笑了笑,便抬脚走向了悬浮在虚空中的黄色葫芦。
  “哥哥,那是渊哥哥,渊哥哥回来了!”
  云念依瞪大了双眸,那个义无反顾冲出去的少年,又无时无刻不再想念的少年,又再次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云念依激动的脸颊通红,双手紧紧的抓着云不凡的衣角,一双眼眸也在转动着泪水。
  “是的,那是渊弟,渊弟回来了。”
  云不凡看着那个走向黄色葫芦的身影,亦是模糊了双眸。
  “咋的,是老夫说的话不好使吗?你们三个小娃娃怎么还不离开。”
  黄色葫芦上,酒癫子老道人的话语变得森然了,正在气头上,哪里能让人来打扰。
  “前辈误会了,晚辈是来给前辈送酒的。”
  在夜姬的戒指内,有两坛子酒,只不过不好酒的夏渊,看了一眼便就遗忘了,直到酒癫子老道人提及了酒后,夏渊这才回想了起来。
  “酒!小娃子,你说你有酒,在哪里,快拿给老夫闻一闻。”
  一听有酒,酒癫子老道人瞬间来了精神,他纵身一跃,跳下了黄色葫芦,快步的来到夏渊的身前,搓着双手,神色激动的说道。
  “前辈,晚辈也就只有两坛子酒,还望前辈笑纳。”
  两个不大的酒坛子,夏渊一手托着一个,恭敬的递给了酒癫子老道人。
  “老夫说的自然当真,这个残矛就给你吧,换你手中的酒,小娃子,保你稳赚不赔。”
  酒癫子抬手一挥,身前的两坛子酒便就入了衣袖,伸手轻抚了一下胡须后,就把一个寸许长的金黄色的矛,放在了夏渊的掌心。
  身体一跃,酒癫子老道人回到了黄色葫芦上,迫不及待的拿出了一坛子酒,大饮了几口。“好酒,好酒啊,仙湖居的杏花酿,老夫可是好多年都未曾喝过了。”
  “袖里乾坤!”
  夏渊骇然了。
  “晚辈送酒,并没有想过换取前辈手中的宝物,前辈如此,倒是让晚辈有些受宠若惊了。”
  夏渊赶紧开口道,手掌心的金黄色小矛,他并未有收下之意。
  “你这个小娃子的性格倒也敞亮,老夫说话向来都是一言九鼎,送出去的东西,岂有收回来的道理,赶紧拿了有人,别耽误老夫喝酒,等人。”
  美酒下肚,酒癫子老道人一脸满足的打了一个酒嗝,摆了摆手说道。
  “小皇子,酒癫子送给你的东西,你收下了便是,若是再推脱,就显得有些矫情了。”
  大殿内,一道身影突然浮现,只见他双腿盘着坐在了青色石棺之上,笑盈盈的看着夏渊。
  “前辈。”
  夏渊大惊,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鬼林为他指路的黄牙老者。
  “晚辈,多谢前辈相送的小矛。”
  夏渊看了一眼正在喝酒的酒癫子老道人,也就不再推脱了,收好了金色小矛,便走到黄牙老者的身前,躬身道。“晚辈,见过前辈。”
  夏渊抬眸,只见了黄牙老者,倒是没看见童童小不点。
  “大黄牙,我可是等了你很久了,尸丹你要不要,要的话,就拿我说的东西出来换。”
  酒癫子老道人放下了酒坛子,轻瞟了一眼黄牙老者。
  “你要的东西,将军没有同意,我们打上一架吧,你若是输了,就换一样东西如何?”
  黄牙老者摇了摇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