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一章 进山

小说:敲棺 作者:曹汉生 更新时间:2020-10-21 01:14
  我叫曹傩送,没想到第一次下地就碰见这种情况,二爷说这个斗太凶险,我们,可能出不去了。
  合上笔记,我揉了揉眉心,前两天我还泡着热水澡看NBA决赛,如今已经身陷这座漆黑冰冷的墓室中,他大爷的,真后悔跟老何来趟这趟浑水。
  两天前我发现已经不插手面上生意的老何在整理装备,和他一打听,才知道二爷头些日子已经带人进了山,那边有新发现,急需这批装备。
  说实话,我在拍卖行工作这么久,开门不开门的搭过手不在少数,不过还真没下过地,老何是二爷的老伙计了,没禁得住我死皮赖脸的央求,无奈答应这次带我去见识见识,不过保证只呆在上面,我连忙点头答应,不过心说,到时候你还能把我绑住怎么着。
  当天晚上就出发,老何给我们一人置办了一身旅游的行头,他说不然还没到地,可能就让哨子给扣了。二爷他们干的是地下买卖,我见他的机会也不多,只知道他认识我爸,当年我爸妈出事后,他就成了我的监护人,说是监护人,也就是按时给我的寄宿学校打钱而已,直到这几年我大学毕业后,托他关系进了一间拍卖行工作。在我印象里,二爷就是个固执冷漠的老头,我不是很喜欢他。
  我们一行四人从六里桥上车,坐的长途大巴,老何托人搞了几张卧铺,大巴车驶上静静的高速后,看着窗外闪过的霓虹,我反而有些失眠,翻了几次身都没睡下,老何也没睡,拍了拍我肩膀说:“早点休息,我们下了车还有好大一段山路要走呢。”
  我咧了咧嘴,问道:“二爷这几年不是不下地了吗,怎么,国家不给发退休金了?”
  老何打了一下我的头,又气又笑的道:“别阴阳怪气的,二爷不和你说你父母的事是为了你好,这几年他私下里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关系都在追查当年那件事,而他这次下地,似乎也与他追查的有关。”
  说到这,老何摸出一包白沙,估计想到在车上,又塞了回去,他侧着身,表情有些郑重的道:“小曹啊,二爷平时不让我和你说,包括不让你接触这行,把你排在外面,这些都是为了保护你,这里面水太深,你别埋怨他,你知道为什么我们都叫他二爷吗?”
  当晚老何零零碎碎讲了几个小时,直到他睡去,我似乎才从他嘴里,拼凑出了那么点二爷的形象。
  自古下地最多是父子和兄弟,都怕下面捞上来好东西,上面人见财起意,封了洞口,独吞钱财。
  年轻时的二爷胆大心细,凭着矫健身手,下了不少大斗,跟他一起的是几乎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同村发小,一次俩人发现了一座汉墓,可惜已经被人先下了洞子,不过凭借丰富经验,二爷判断这墓的规模远不止如此,恐怕被盗的只是个虚冢。
  按照老规矩二爷身手好,下去翻斗,那发小负责在上面望风,没过多久,二爷牵下去的绳索有动静,发小拉上来,竟拖上来两块剔透的龙凤环佩,这种稀世珍品在当时绝对是有有市无价的,那发小也不知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竟然狠心的将那个盗洞口用石头堵了起来,又使填土填平了缝隙,彻底封死。
  万万没想到一个礼拜后的一个晚上,二爷竟然出现在了那个发小的床头,只是此时的二爷衣衫褴褛,明显瘦了一圈儿。发小半夜醒来直接吓得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二爷沙哑着嗓子开口,兄弟,你这么做自然有你的道理,人死不能复生,斗下的东西拿了就拿了,可是活人咱得对得起,别人怎么看咱们,咱们管不着,但是你得看得起你自己。说着二爷自兜里又取出一块玉,放在了床头,告诉他钱是好,但还不值他这个兄弟,而后转身离开。
  从此那发小再没在江湖上出现过,后来人们才知道,原来那发小老娘得了尿毒症,医院要换肾,他这才见财失义。同时不少道上人通过这事赞扬二爷为人仗义,义薄云天,堪比古之关羽,这二爷之名也就由此传开了。不仅如此,更多人打破头也猜不出二爷是如何独自从深埋地下十几米的古墓中出来的,后来渐渐有人传二爷习有搬山御岭术,一时间二爷声名鹊起。
  顺着G5大巴车一路南下,看着窗外的黑夜,脑子里回想着老何讲的关于二爷的故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睡了过去。
  醒来后,又在车上度过了一天,这里不多赘述,第三天凌晨四点多,我们在靠近昆明的一个县城下了车,这次四人,除了我和老何,还有一个伙计,另一个则是老何的儿子小何,小何不爱说话,那个伙计反而笑嘻嘻的,他去联系车,我们在车站附近一个包子铺等他。老何买了几个包子,我没啥胃口,摇摇手,没接。大巴进了云南后各种盘山路,苦胆都快晃出来了,此时也就只能苦着脸抽烟。
  二十多分钟,伙计带来两辆越野车,一辆车载装备,那伙计咬着包子跟上去,我们三人坐另一辆,向着云贵交界的乌蒙山脉进发。
  乌蒙山是中国西南部云贵高原上主要山脉之一,横贯整个滇东北,我们这次要去的那部分在贵州地界,由云南一路向东,我们直接扎进老山深处,整个山区群山起伏,我们绕过了两座小山,又穿过深陷的峡谷,于傍晚前在山里面的一个寨子前停了下来。
  寨子里有人接应,看情况应该是二爷他们那批人留下的,专门在等这批装备。下了车老何也没顾得上我,直接领那人去后车点装备,不一会走过来,脸色不太好的说:“我们得快点了,明早就进山,这里水多,寨子里人说这些天可能会有场大雨,我们要赶在它前面出来,不然在这百里林海中,就算是老猎人也带不出我们。”
  这边天黑的早,山里也没什么信号,大家赶路也都很乏,所以仓促的吃了口饭就躺下了。
  一夜无话,早起天刚微亮,我们就被老何拎起来,收拾随身物品,准备出发。直到早上我才发现,原来寨子里留下的不只一个人,而是三个人,据老何讲这几个人专门等在外边,就是以防万一,进去的人发生什么事被困,被连锅端了,在外面还有个支援。除了我们四人,这次进山还有一个当地向导和昨晚那个小伙子。
  向导是一个有些跛脚的老猎户,黑瘦却挺精神,他背着一杆双管猎枪拿着开山刀在前面领路,我们走在中间,后面是那个爱笑的伙计和小何牵着骡子引路,车根本进不了山,我们的装备就只有靠这两头牲口驮着。
  老猎户不太爱讲话,旁边跟来的伙计小声告诉我:“这老汉原本并不打算带我们进来,后来不知道二爷跟他说了什么,老人才勉强答应。”
  “为啥?”
  那伙计耸耸肩,回道:“侗族人都信奉山神,他们觉得我们进山会打扰山神的安宁,而且二爷当时指明要去的地方在当地也不了得,是个邪家洞。”
  伙计看我疑惑的望向他,他便解释道:“这个‘邪家洞’是侗族语,大概是不吉利的意思,他们认为那个洞不干净。听说头些年有个侗族女人出来放羊,有几只没看住跑进去了,那年头几只羊可值不少钱,那女的一着急就进去了,到了晚上也没出来,后来寨子人急了出来找,却发现那女的面无表情的吊死在山上的林子里,全寨人吓坏了,大家都说是被洞里的妖魔摄了魂才死的,后来越传越凶,那就成了这一片的禁地。”
  这伙计说的很不在意,其实我也不太相信,这种事估计都是当地人以讹传讹传出来的,有着很大的夸张成分,正想着,突然觉得眼前有点花,嗯?难道是昨晚没睡好,这时就听前面走的老何也疑惑着问:“怎么起雾了?”
  看了看四周,果然有淡淡的雾气在飘动,回头看去还能隐约看见我们走来的那条路,不是起雾了,是我们走进了雾中,山中气温低,且山谷四周有山阻挡的话,就会使空气很难通出去,这样空气基本上是上下对流的,雾气升到一定高度时就会受阻,被压回地面,我们现在应该正走向洼地。
  前面开路的老猎人这时回头看了我一眼,用生硬的汉语道:“小娃子说得对,你们跟紧我,丢了就出不去了。”
  老何让众人等一下,他从包里取出一捆伞绳,让每个人都将绳子穿过冲锋衣上预先挂好的登山扣,这样大家就都串在一起,以防走失。
  我碰了一下前面那伙计,小声问他:“这老猎人什么来路?”
  那伙计摇摇头,告诉我人是二爷找的,这时节想进山只有这老头有这本事。
  我点点头,感觉真的开始走下坡路,能明显感觉到刚刚的地势一路走低。
  林子里出奇的安静,不知道为什么连个鸟叫也听不到,四周越发的模糊,两三米左右就基本看不见人了,我回头看了一眼,大概能看到小何和他旁边那头骡子的轮廓,脚下深一脚浅一脚,这种走在未知道路上的感觉让人有点压抑,特别是这种环境下,想开口说点什么也不敢大声,好像在有意的躲避着谁,生怕对方听见一样。
  这样的山路大概走了三个小时,在我开始有点乏了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惊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