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十九章 狐脸儿

小说:敲棺 作者:曹汉生 更新时间:2020-11-24 23:11
  外面大风骤起,吹的栅栏“哗啦啦”作响,由于这座房子很久没有人修缮,到处漏风,尖锐的风声吹进来犹如恶鬼在吼叫,让人听了心烦意乱。
  前门后窗的敲门声已经由开始的慢条斯理变得非常急切,一下一下像是捶在胸口。小何提起枪就要过去,薛冬青拦住他,神情恐惧的说:“别去,千万别去,你忘了它们村的传说吗,咱们不出声它们就不会进来。”
  小何回头看看我,说实话面对这种未知的存在,我现在也毫无头绪。他低声问:“怎么办?”
  我看了眼手表,凌晨三点半,再有不到三个小时天就亮了,我咬牙道:“就在这耗着,不管是什么,它们要是敢进来,就让它尝尝无产阶级子弹的威力。”
  “咯咯咯……”
  后窗发出一连串刺耳的抓挠声,有什么东西再用指甲挠玻璃,听的我直起鸡皮疙瘩。
  腹背受敌,我紧了紧手里的95式,问大头:“你们起尸匠就没什么方法和外面那几位聊聊吗?”
  大头差异的看向我:“你他娘说的是人话吗?老子是有赶尸法,但是谁知道外面是什么鬼东西啊,这个村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依我看村里的人八成就是被这些鬼东西搞死的。”
  小何摆了一下手,示意我们静音,他听了一下说道:“没声了,走了?”
  我侧耳听了一下,好像真的只剩下风声了,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东屋传来“哗啦”一声,我身体一紧,意识到那屋窗玻璃被打碎了。与此同时,屋外的风呼啸的灌进来,虽然和东屋隔了一间堂前,不过我们还是立马感觉到温度降了下来。
  我的心一下吊到嗓子眼,连大气都不敢喘,与他俩同时将枪对准门口,准备一会不管什么东西从那进来都先给它来一梭子。
  我们的注意力都在门口,心里没个准备,突然后窗户也被人“咣咣”的砸了几下,吓得我差点蹦起来。
  我们就这么围着熬了几分钟,还不见正主进来,我端枪的手都酸了,心道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这时大头也有点坚持不下去了,就说道:“要不咱们先下手为强,再耗下去一会可连动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看了看小何的表情,也同意大头的说法,就咬咬牙说道:“成,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今儿就看看到底什么妖魔鬼怪。”
  大头打头阵,我们跟着他小心翼翼靠近门口,我把手电交给薛冬青,自己也端着枪和小何帮大头压阵。
  走到门口时就已经能清晰的感受到东屋的过堂风呼呼的吹过来,薛冬青打起手电照过去,可以看到不仅是玻璃被打碎了,连窗户也被撞开,正如小草一样在风中“吱嘎吱嘎”的摇摆。
  屋内一片狼藉,满地的碎玻璃,原本的陈设也都被吹的到处都是。我们从窗外望出去,并没有看到什么出人意料的东西,显然“它们”已经离开了。
  大伙长出了口气,退回西屋,抽了会烟,又硬挨了会。这时风势渐渐也小了,到了五点多,天开始发青,我们坚持了一个小时,当朝阳刺破云层照射进屋内的时候,大伙紧绷的心弦终于放下了,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我们一刻也不愿意多呆,收拾好东西后赶紧离开此地,明媚的阳光洒向大地,可是当我们走出房门,看见四周那些离奇而又死寂的民宅时,却又感到一阵阵的寒意。
  我们决定当即上山,再在村里呆下去就要精神崩溃了,这座小村的夜晚有一种无法言说的诡异,折磨得人心力交瘁。
  对于昨晚袭击我们的是什么“东西”,我们不得而知,也无力探究,只知道村民的消失,和“它”必然脱不了干系,这座大山深处的古村,当真如薛冬青他们当地流传的那样,是一处不祥之地。
  整理完装备,我们发现一个不太好的状况,由于在路上耗得太久,当初准备的干粮和备用电池已经快告竭了。粮食还好说,在山里怎么都能解决,电池不足就真的让人头疼了,在漆黑的古墓中没有照明那绝对是要人命的事。
  我们几个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小何提议可以提前准备一些“火把”。我知道他的野外经验很丰富,记得之前他有讲过,每次拉练,他们部队都会被空投到一片无人岛,或是荒山野岭中,反正就是环境很恶劣的地方,基本上就是一人一把匕首,一个空水壶,一张地图,规定时间内必须赶到指定地点,否则便是任务失败。
  按照他的建议,我们这一路就不再吃压缩食物了,充饥靠摘果子或是打猎,最关键的是收集动物身上的脂肪,到时候用布条绑在树枝上,就可以当做临时的火把来照明。
  上山途中小何根据动物痕迹,逮到两只啮齿类的动物,有点像鼠兔,还挺可爱的,我开始还有点下不去手,不过当油滋滋的肉送到我面前时,我想任何人也摆脱不了“真香定理”。
  虽然充饥足够了,但是可惜的是这种动物身上没有多少脂肪,小何说能猎到野猪就好了,只要一头就够我们的脂肪需求了。
  下午上路后,大头经常鬼头鬼脑的回头,起先我还没在意,后来实在是很频繁,我就问他怎么了。他开始还说没什么,不过没一会他突然说:“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
  我脸色一变,“你是说……”
  “不不不。”大头摇头说:“好像是什么动物,兔子还是什么,我没看清,嗖的就过去了。”
  我松了口气,笑道:“上午就数你吃的最多,是不是其中有一只是人家的媳妇啊,找你报仇来了。”
  他嚷道:“你也没少吃啊。”
  没过一会,大头耿劲上来了,就对我们小声说:“一会你们到了那个坡继续走,我埋伏一下,看看到底是啥东西。”
  上了坡,按照预先说好的,大头躲在草丛里,我们继续前进,不到半支烟的功夫,突然听到他怪叫一声,看样子还真让他给逮住了。正当我们回头望时,一道白色的影子嗖的从我们后面跑过来,它一见我们挡在路上,顿时改了方向,加速朝另一边冲过去。
  我吃了一惊,虽然那东西速度很快,可是我还是看清了,那可不是我们上午吃的鼠兔,而是一只白毛狐狸,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那还是一张人脸,带着毛的人脸。而且虽然只是一瞥,不过那只狐狸的表情却看得我直起冷汗,它的五官缩在一起,抽巴的像一个老妪的脸,特别是两只眯着的眼睛,闪烁着诡异的寒光。
  薛冬青在旁边啊了一声,指着那只狐狸的方向:“就是它,我昨晚在窗户外看见的那张脸。”
  话音未毕,小何立马窜了出去,我也意识到这只狐狸可能就是导致昨晚糟糕境遇的元凶,必须要捉住它,否则我们很有可能再次经历昨晚那种诡异的遭遇。
  大头也从后面跑了上来,一见面就问我:“逮住没。”
  我一边跟着小何方向跑,一边喊:“小何去追了,快跟上。”
  来不及解释,我们三人在后面拼命的跑,也只能吊在小何屁股后面,这时大伙也顾不得沟沟坎坎,只要不撞树上,就是一顿猛冲,裸露在外的皮肤不知不觉被划了多条口子,却也不敢停脚,生怕跟丢了。
  跑了大概十几分钟,就在我快要不行的时候,发现小何在前面停了下来。我以为他跟丢了,就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安慰说:“没事,也不一定就是那东西搞的鬼。”
  谁知他冲我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着不远处一座石头垒起来的半球形石龛,小声说:“就在那后面。”
  这时我才发现,我们周围还有不少这样的石龛,有的用石片加黄泥溜的缝,有的是用青砖叠起来的,大大小小几十座,分散在这片山坡上。
  大头好奇问道:“这弄得跟碉堡似得,该不会是……”
  我虚了一声,指了指石龛,示意他那只人脸狐狸就在后面,他对小何做了个包抄的手势,后者点点头,俩人轻手轻脚的摸过去。
  就见他俩接近石龛的时候,小何伸出一只手掌,突然握拳,大头看到信号,与他同时扑向石龛后面,可是俩人却突然停住了。就在我纳闷怎么停手的时候,大头摆摆手让我们过去,我跑过去,见他俩脸色有些不对劲,就问怎么了,是不是跑了。
  大头点点头说“是跑了”,他又指着地上一串脚印说:“你自己看。”
  我看过去,当即浑身一震,心脏狂跳不止,只见一串凌乱的狐狸蹄子印跑过石龛,而另一串很清晰的小孩脚印则顺着石龛背面延伸出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