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二十章 追踪

小说:敲棺 作者:曹汉生 更新时间:2020-11-25 22:28
  我突然感觉有些嗓子发干,全身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抬头看他俩,也都脸色青着,显然被吓得够呛。
  这件事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难不成这世界上还真有狐狸精一说?
  随即我想到在村里看到那种装着孩童尸骨的罐子,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民间传说狐狸可以通灵,各地都有一些“上身”传说,比如某个人家里摆了堂子,就能请“狐仙”上身,帮人看病预测吉凶之类的。还有一种传说,某些“神婆”可以通过逝者所留的遗物,将逝者灵魂通过“叫魂”的方式喊来,并且附身在狐狸身上。
  我在想村里那么多装尸骨的瓶罐,日积月累之下,难免会有些怨气,是否就是和山里的狐狸产生了某种关联。
  我心里苦笑,这些已经涉及到了信则有不信则无的地步,当然我心里还是更倾向有某种科学可以解释的原因。
  大头又指着地上的石龛问道:“这些又是什么。那么多路不走,它偏偏往这跑,我感觉那只臭狐狸好像是故意引我们过来的。”
  我把薛冬青昨晚见过狐狸的事和大头讲了,他一听就咬牙切齿道:“不用猜了,那一定就是这些王八蛋搞的鬼,它把我们引来也没憋什么好屁。”
  说着他把目光投向我们身边这座石龛,薛冬青看他要伸脚去踹,就赶紧去抱住他,着急道:“这些东西不能碰啊。”
  “我不确定是不是,不过小时候听村里老人提过这边的瓦罐坟。据说这里的人很难有寿终正寝的,晚年大都死状怪异,会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不能葬在自家坟地里。他们会将这些不能寿终正寝的人在还活着的时候抬上山,送进这些石坟里,每天送一顿饭,同时也加一块砖,直到门口被封死,人也死在里面,这样他们就不会在死后再来作闹。”
  听了他的话,大头挠挠头一时间也不敢轻易下脚,就问他什么不祥。
  薛冬青摇头说不知道,这个事只是早几年流传出来的,是真是假都不知道。
  我说:“是真是假咱们都后说吧,既然那东西把咱们引过来肯定不是好事,咱们先离开这,免得节外生枝。”
  出了这片林子,我们继续进山,只是路上大家都格外留心起来,大伙一致认为下面那座村子不干净,这山里再蹦出个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也都不足为奇了。
  下午日头大起来后,林子里闷热的不行,大头好几次都吵着要休息。其实我们今天没赶多少路,要比预计的少走很多,不过看他满头大汗的还是找了个阴凉地方坐下休息。
  我对他说:“回去搞点甲鱼补一补吧,你这有点虚的过分了。”
  大头擦了擦汗,还顺带捋了捋他的油头,“胡说,凭小爷这身宝体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都不在话下,可能是这天忒热了,搁平时这点路闭着眼都走完了。”
  正说着,刚刚去捕猎的小何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一个墨绿色的登山包。看到那个包的瞬间,我心里咯噔一下,立马认了出来,那是汉生的背包。
  大头也嚯的站起来,“这……”
  小何把背包放到我们面前说道:“别担心,在那边的一个树上发现的,还用树叶做了掩盖,应该是他主动放在留在那里的。”
  我们把背包打开,检查了一下,除了手电电池和食物不在,其他的装备基本没有损耗。
  小何判断说:“他应该一直追踪着对方队伍,否则也不会连帐篷都没用过。”
  我点点头,说道:“能在这发现汉生的包就说明我们走对了,不过情况也不容乐观,丢掉背包说明他已经潜近对方,带着背包可能存在暴露的风险。对了,痕迹,汉生丢弃背包的地方一定离对方不远,我们或许可以通过他们的行进痕迹跟过去,现在敌明我暗,如果能追上他们,就能找到汉生,或许更可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小何眼睛一亮,我们迅速整理好装备随他来到发现背包的地方,这是一片茂密的黑麦草丛,凭借着小何过硬侦查经验,没用多久就让他在附近找到了对方的行军痕迹,并且通过露营痕迹推断出了大概人数,可能在三十人出头的样子,说到这的时候他顿了一下,我好奇问怎么了,他表情有些奇怪说在上一个露营地点也就是我们发现那些装备的地方,他粗略算下来对方人数保守估计也应该在四十人左右。
  我迅速反应过来,对方减员了!而且人数不少,差不多有十人,随即有些惊讶,他们一定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情况,否则不会一下子减员这么多人。
  跟着对方的痕迹,我们一路进山,一直跟到起了月亮,大伙才停下来休息。我说这么走也不是办法,看天还挺好的,只要不下雨,痕迹还能多留几天,咱们晚上还是不要赶路。
  大伙都没意见,我们开始就地扎营。我和薛冬青准备帐篷,大头忙着点火烧水,小何去周边下了几个套子,他说明早没准能逮住几只小家伙,也够我们改善伙食的。
  众人吃饱喝足准备休息,我看大头今天格外困乏,蔫了吧唧的也不吱声,就说我和小何守夜就行了,让他俩先去睡,大头确实没啥精神,也就没推脱。
  我和小何抽了会烟,就让他回去睡吧,后半夜再来接替我,他说还不困,要陪我呆会。
  我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会,小何突然说:“我开始根本不相信你会加入我们。”
  我楞了一下,哑然失笑:“我原本并不相信某些东西,现在却信的虔诚。我几个月前还是个混迹在出租屋,每天看看球,打打游戏,幻想着什么时候能在五环边上首付个四十平房子的宅男。然后莫名其妙的被拉进这个圈子,神奇的就像活在小说里一样,好像有个人拿着笔在写着我的人生,你能说这一系列不是宿命吗?老天要教你的,逃也逃不掉,我认了,这就是我曹傩送的命。”
  小何盯着我看了半响,那眼神就好像从这一刻才开始认可我一样。他收回目光,耸了下肩膀,又问:“你觉得咱们这次能找到什么?”
  我沉默了半响,开口道:“可能是关于曹家的线索,或者是二爷和我爹一直在追查的东西,再或者是那些所谓的真相。”
  我犹豫了一下又说:“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我们仅凭二爷生前的一句口信,就跋山涉水钻进秦岭这老林子里,与其说来找什么,我更觉得这像是在完成他的遗愿,虽然我们连遗愿的内容也不知道。但有的人即使已经不在了,我们还是选择会相信他,如你如我。”
  我们又聊了许多,直到他也有点累了去休息。
  我坐在帐篷外面,星空很清朗。这是我第一次与小何交心,直到许多年以后,他告诉我,就是从今天开始,他才相信我会成为另一个二爷。
  早晨我迷糊醒来,小何已经准备好了食物,他昨天下的套成功逮到了一直田鼠。
  我见大头还没起,就纳闷这家伙睡了一宿怎么还赖床,昨晚睡觉也不老实,翻来覆去的。我过去招呼他起来吃东西,他睡眼朦胧的睁开眼,脸色差的很,显得没精打采。
  我摸他额头,并没有发烧,就问他怎么了。
  大头坐起来说可能昨晚睡得不好,总梦见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问他是啥,他挠挠头,吭哧半天说不记得了。
  我们吃了东西继续上路,从痕迹上来看,对方直入大山深处,我们当然也义无反顾的跟着扎进去。
  这一路大头脸色不见好,不过他也不吭声,自己硬着头皮跟着我们走。我实在不放心,就问他哪不舒服,他揉揉肩膀,说就是觉得浑身没劲,后背酸疼,可能前几天累着了。
  我和小何替他分担了一些装备,开始他还有些逞强,不过看我俩态度十分坚决,也就答应了。
  到了中午,我们路过一条小溪,决定在这休息一下,顺便还能补充水源。
  我生火烤了点之前剩下的肉,刚要招呼他们过来吃,突然发现小何不经意间把手背在后面冲我招了招手。我心里略微惊讶,心道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不能当面说,随即假装拿着水壶去水边打水。
  小何见我过来,从兜里掏出几块泥巴递给我,低声说:“涂在眼皮上。”
  我发现他眼睛周围也有一圈泥渍,接过来后问他:“什么鬼东西,防晒霜啊?”
  他抬头隐晦的瞥了眼大头:“死人泥,刚刚咱们路过一座野坟时,我在下面扣出来的。”
  我小声惊讶道:“搞这不吉利的东西做什么?”
  他说你先涂上,我强忍着恶心往眼睛周围抹了抹,过了会,他说好了,我睁开眼刚要开口,他就嘘了一声,随即往旁边瞥了一眼,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大头撅着屁股蹲在河边洗脸,一个两三岁大的孩子正趴在他背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