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八百三十九章

小说: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作者:东亚重工 更新时间:2018-08-11 05:02
  
  拳山驴看着他的好基友皇二狗前去撕咬吕幽幽,他自己也是坐不住的主,当即挑衅推尤小天主。
  然而,推尤小天主也是争强好胜之人,你来寻我麻烦,难道我还能将脸递过去,让你打不成。不会的。“起。”只听推尤喝道,他手里的瓶子陡然飞起,而瓶盖早已打开,哗啦啦,瓶子的油迸涌而出,汇成九九八十一道油河,向拳山驴涌了过去。
  铺天盖地,方圆万丈内,都是神秘的油水,它们将空间壁垒都给熔化了。
  “推尤,这就是你赖以成名的油水吗,让我拳山驴来领教一下。”皇二狗的基友冷笑道,他也没祭出小天柱。因为暗魔小天主将仙鸿天柱都给放出来了,其他的小天柱祭不祭出都是陪衬角色,何必自讨无趣。
  拳山驴,人如其名,他擅长拳术神通。面对八十一道迸扫而来的油河,他衣带飞舞,猎猎而动。遽然间,他右臂抡起,五指如剑,向前劈去,“拳镇山河。”只听拳山驴喝道。
  刷!刷!刷!刷!刷!一道道剑气迸飙而出,而每三万道剑气又凝聚成山,山高万仞。也有八十一座山,轰隆隆,向着八十一道油河横撞而来。
  对决。这是强势小天主之间的对决,罗子与茂侣根本无法想象,他们自认为是天才了,可与拳山驴、推尤小天主一比,他们真是白菜之余灵芝了,不由自惭形愧。“原来吾与他们之间的差距这么大,无法拉近。”茂侣忖道。
  罗子亦然,总算明白为何师尊偏爱小飞天了,因为小飞天比罗子强太多。
  哗!哗!哗!
  每一座剑气凝成的山,当空镇下,将油河都给撞得断流了,油水似沸,冲天飚射,浪涛翻滚,吞天噬地。
  明显的,剑山占据优势,而油河渐渐溃败下来。拳山驴却不开心,也没表现出骄纵的样子来,他始终冷静,尽管他出口仍是狂言,此君心思细腻,绝非泛泛之辈。“不对,推尤能在候选天主排行榜中名列第二,绝不会那么简单就被击败。有问题,他放出去的油河有问题。我的拳镇山河神通,只是普通的大神通。”拳山驴对自己对推尤都很了解,所以才倍感疑惑。
  轰隆!
  蓦地,一座山炸裂开来,山石迸舞,再次化为剑气,仍是三万道。
  可这三万道剑气却被一枚水珠给收走了。那这枚珠子看上去不过如小孩的拳头,其白似玉,闪烁着寒光。
  崩!崩!崩崩崩!更多的爆炸声传来,剩下的八十座山也都炸开了,随后化为剑气,亦被一颗颗珠子都给吞噬了。
  八十一颗珠子,吞噬了八十一座山。而油河早已干涸,剩下的只是八十一颗珠子。
  “这……”拳山驴陡然惊道。
  “珠子?从哪里来的珠子,茂侣,你看清楚了吗。”罗子问道。
  “不知道,像是突然就出现了,毫无征兆。”茂侣也奇怪道,“兴许,这就是推尤小天主神秘之油的秘密,我们若是知道了,他就没那么神秘以及稀罕。”
  茂侣的话让罗子与拳山驴都深以为然。
  “拳山驴,怎样,让你吃惊了吗。”空中,推尤小天主冷笑道,在他上方,瓶子还在呼呼旋转,它是载体,盛放油水的器皿,而且本身就是一件稀罕物,否则推尤也不会视之为珍宝。
  腾!
  拳山驴腾啸而起,身在高空,与推尤小天主遥遥而望,“吃惊,你看我像是吃惊的样子吗。推尤,你的这八十一颗珠子也并无什么稀奇的地方,看我如何破了它们。”
  “仁妻抓耐手。”只听拳山驴喝道。他的右掌向前抓摄,登时,五道指劲迸射,化为一只大手,这只手甚至可以遮天,投下无尽的阴影。
  “竟然是仁妻抓耐手。”茂侣惊道,“拳山驴从哪里学来的,这可是原谅界失传的拳术神通。”
  “因为他是拳山驴。”罗子道,“所以他学到了仁妻抓耐手,我一点也不感到吃惊。”他再道,“如果拳山驴只有寻常本事,绝不敢叫板推尤小天主。你我现在都是丧家之犬,早已没了斗志。”罗子一针见血,道出实情来。
  茂侣安静了下来,因为他知道罗子说的都是真话。可正因为是真话,所以才伤人。
  咻咻咻!八十一颗珠子都在逃窜,躲避拳山驴的“仁妻抓耐手”,它们似乎明白,如果被擒,只有被炼化的下场。
  可态度最奇怪的却是推尤小天主,他看上去一点也不担心,像是全部的珠子都被拳山驴摄走,他也弃之如敝屣,丝毫不珍惜。
  “是故意的,还是另有隐情。”拳山驴有些困惑,他正因为想多了,所以下手时才有些迟疑。
  几个腾纵,那只巨大的手抓住了三十枚珠子。当当当!珠子在“仁妻抓耐手”里面不停撞击,可仍然不能逃出去。
  “嗯?”拳山驴奇怪道,仁妻抓耐手是他的神通所化,与他有种血肉相连的感觉。可现在他丝毫感觉不到三十枚珠子的存在,它们像是空气。“怎会如此。”拳山驴心忖。
  “珠子与油河,与推尤小天主,它们之间究竟有什么牵连,如何在一起的。”拳山驴思忖起来,可毫无头绪。
  “皆破!”
  骤然间,拳山驴喝道,他管不了许多,先毁掉三十枚珠子再说。
  陡见“仁妻抓耐手”攥紧,咔嚓咔嚓咔嚓,里面传出迸裂之声,三十枚珠子应声而裂,并无任何异常之处。
  可越是平常,越是有妖。
  呼!
  拳山驴念头一动,仁妻抓耐手陡地摊开,掌心里什么残渣都没有。有的是三十柄长剑,每一柄长剑都由三万道剑气凝铸而成。
  即便能看到,可拳山驴仍不能感到长剑的存在。“荒谬!”他喝道,因为他已经认出来了,三十柄长剑,九十万道剑气,都是他之前释放的,如今却被推尤小天主控制了。
  “哈哈哈,拳山驴,你还是不了解。”推尤小天主大笑,“我最擅长的是接纳别人的杀招,然后返还过去。你也尝尝死于自己神通之下的滋味。不,这招还杀不掉你,最多让你受点小伤。”
  锵!锵!锵!锵锵锵!
  三十柄长剑,遽然斩出,荡尽数千里内的云气,而剑气犹如洪流,澎湃不绝,叠起数万丈之高。
  拳山驴也是一怔,因为他之前施展的拳镇山河神通,也没像现在这么夸张。
  “你的仁妻抓耐手神通,休想擒下我。”推尤小天主喝道。他念识如水,遽然涌出,余下的五十多枚珠子,砰砰炸裂,里面飞出五十一柄长剑,与之前的三十柄加在一起,共有八十一柄。
  正面攻击,背面也有攻击。
  高空之中,那只巨大的手,即仁妻抓耐手,它被八十一柄长剑斩中了,当当当!发出金铁碰击之声。而五根手指,更是有三根手指被劈断了,化为齑粉,抛扬而去。
  拳山驴目光陡寒,刷刷,他的眸子绽放两道原谅之光,绿油油的,带着恐怖的原谅气息。“你敢小瞧我,推尤!你会付出代价的。”
  原谅之光一闪而逝,没入仁妻抓耐手之中,将剩下的两根手指也给染绿了,异常刺眼。
  “哪怕只有两个手指,我也要扼住你命运的咽喉。”拳山驴喝道。
  轰隆!
  仁妻抓耐手遽然飞起,同时拍下,将五十柄长剑都给拍碎了,崩!崩!崩!崩!一团团剑气散开,彻底消散了。
  而剩下的三十一柄长剑,忽地凝成一柄,陡然斩下,铿锵,带着开天辟地的气势,斩向仁妻抓耐手。
  当是时,仁妻抓耐手的两个手指,忽地掐出一奇怪的印诀。嗡!碧浪迸舞,向天涌起数十万丈高,挡下了斩下来的巨剑。“推尤,你不该试图激怒我的。”拳山驴道,“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可怕。”
  轰!
  仁妻抓耐手忽地飞起,手掌向上,手背向下,像是秉承天运而生,煌煌之威,将那柄长剑都给震慑住了。当当当,发出一声声金属颤音。
  “给我碎掉吧。”忽然间,拳山驴喝道。
  只见仁妻抓耐手陡然升起,还在不停加速,瞬息之间,来自那柄长剑之前,一掌按下,崩的一声,长剑寸寸皲裂,化为剑气,像是雾水般散去。
  “反转了,形势反转了。拳山驴还有这种能耐,他的仁妻抓耐手神通,还是技高一筹,破掉了推尤小天主的油河。”茂侣道。
  “看来天主候选榜,也不能只看名次,还有很多不能以名次来划分的变数。皇二狗与拳山驴就是这样的人。而你和我终究是落了下乘。”罗子道,感慨万千。
  震碎巨剑之后,仁妻抓耐手只剩下一个手指了,即是食指,而且这截手指也不再完整,只剩下一部分。“推尤,怎么样。”拳山驴冷笑道。
  呼!
  拳山驴向仁妻抓耐手飞来,并且站在断指之上,他像是居高临下的神王,又像是俯瞰冥冥众生的造物主。淡漠而又无情的气息从拳山驴的身上传了出去。
  大道无情,天道无情!
  气势,拳山驴的气势也能与推尤小天主持平了,甚至是盖过他。“我的一切都是凭自己获得的,我忍受的痛苦没有任何人能明白,我的孤独也是你们想象不到的。而我终将会成为天主,人上之人”
  砰!砰!砰!砰!
  拳山驴又打出数百拳,而且用的都是仁妻抓耐手神通。
  几百个大手一起飞出,向推尤小天主抓了过去,要将他捏死,甚至是连他的灵魂都给切碎。
  这次,推尤小天主也微微动容,不由叹道:“拳山驴,你虽然长了一张驴脸,可我看你却是越来越顺眼了,甚至想与你gao基。真是奇怪,我以前对丑人从不感兴趣的。”
  倏尔,推尤小天主脑袋上方的瓶子停止了旋转。哗,瓶子里又飞出一道油河,只是这道油河和之前的八十一道不同了,更为大,更为久。
  油河之中,同样有很多手浮了出来,它们都是金色的,而且有些类似与仁妻抓耐手。
  “难道他们想以拳法决出胜负?”
  “不会的,拳山驴已经向我们证明了仁妻抓耐手的可怕。而且他这次打出了了数百个仁妻抓耐手,岂是那么容易破坏掉的。”
  “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能小瞧推尤小天主,他既是暗魔小天主的基友,同时也是当今原谅界界主的宠物。他能左右逢源,而且排在天主候选榜上第二位,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罗子等人的瞩目之下,空中,那道油河最终还是与三个仁妻抓耐手相遇了。
  轰!轰!轰!
  三个仁妻抓耐手遽然拍下,要将油河给拍散。可是油河之上,飞起上千个手,它们与三个仁妻抓耐手对决,砰砰砰,数分之一个刹那,已将仁妻抓耐手们更轰碎了。
  而余下的仁妻抓耐手终于飞扑而至,将油河给围堵住了。当是时,一只只小手飞了起来,它们的数量十倍,百倍,千倍,万倍于仁妻抓耐手,并且反围剿,厮杀惨烈。崩!崩!崩!毁灭般的力量陡然散开,像是末日降临原谅界。
  茂侣与罗子可没想到推尤与拳山驴的撕比会这般恐怖。
  “他们真的是小天主吗。”
  “同为小天主,他们为何如此优秀,而吾却……”
  当然,受到刺激也是免不了的。茂侣与罗子都觉得一天之内受到的打击比他们前半生加起来还多。甚至动摇了他们晋升天主的信心。
  而另外一边,皇二狗也在和吕幽幽撕比。
  这两尊小天主打斗的残余能量风暴,丝毫不逊于拳山驴与推尤小天主。
  “哈哈哈,吕幽幽,你果然够狠,这样的你,才配被我咬。”皇二狗疯狂道,他的狗耳朵都烂了,明显的是被吕幽幽撕扯坏了。可越是如此,二狗越激动,斗志越高。
  吕幽幽冷着脸,一点也不开心,他想速战速决,可结果并不如他所愿。“暗魔小天主现在就懂得收买人心,开始学习天主之术了吗。”
  恼火。吕幽幽越想越是恼火,因为暗魔小天主真的站在了他无法想象的位置上,并且以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审视着众生,这是天主才有的感觉。
  “皇二狗,你这疯子,真要与吾决出高下来吗。”吕幽幽吼道,“吾不惹你,你主动惹吾,吾有好脾气,可也被你消耗的差不多了。”
  飕的一声,吕幽幽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扫了出去,在天空留下一道道残影,基动战士神通。吕幽幽又一次施展了他在高达界学来的神通。
  “吾之大姬姬,会让你绝望的,疯狗。”吕幽幽喝道。
  “呵呵。”皇二狗冷笑,“我有皇家风范,高端且上档次,怕你作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