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六百五十七章 嫌弃

小说:穿越之教主难为 作者:扬秋 更新时间:2018-03-14 05:29
  黎浅浅完全不知道,自己给黎老太太一家子送去的礼,除二太太在黎净净之前挑走的,剩下的全都被黎净净拿走了。
  黎老太太纵使不屑黎浅浅送来的年礼,但不代表她就能容忍,有人当着她的面,把东西全拿走,可身子不便利的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不肖孙女带着人把东西全拿走。
  黎二老爷不在意,黎二太太不在场,黎净净是黎大老爷夫妻的嫡女,她做什么,他们夫妻只会护着,而不会说她什么。
  至于两房的庶女们,就算其中有得宠的,可谁敢去跟黎净净比?就算她如今不像小时候那么得宠,但她到底是嫡女,她们根本不敢跟她相比。
  内总管忙低声提醒大太太,“太太,刚刚那些礼里头,有给大老爷和二老爷的礼,还有给老太太跟您及二太太的,那颜色和样式不合净净小姐的年纪和身份。”
  大太太一听暗道不好,悄声问内总管,“老太太知道?”
  “自然是知道的,方才端东西进来就说了,要不然老太太怎么会这么气?”内总管叹气,没提老太太不管自己能不能用,反正礼她收了,就得全进她的库房去,只轻描淡写的解释她为何这么生气的原因。
  大太太抚额,黎浅浅很大方,送的礼不只出自锦衣坊和天宝坊,那些食材杂货可是有钱也买不到,食材等物,一进门就送到厨房去了,也就只有衣服和首饰是送到婆婆房里来。
  结果被黎净净全拿了。
  作孽啊!大太太如是想着,拔腿就出去找女儿。
  黎大老爷跟着寻思找了由头走了,二老爷则哄老太太喜笑颜开之后,也跟着走了。
  至于各房庶女,更是早早寻机溜之大吉,等老太太回过神来,满屋的儿孙早已成空,气得她再度抡起拳头捶床,只把自己的手捶得生疼。
  黎浅浅送过礼后,又去水澜郡王府,近年了,郡王府忙得很,黎浅浅只让车夫送了帖子去门房,然后就走了,反正年礼已经送过了,她再上门一趟以示尊重之意。
  郡王忙碌没空见她,合情合理,双方都没人能挑理。
  黎浅浅却不知,水澜郡王直等到年后,闲暇时才翻到她的拜帖,得知当时除刘易奉命来送年礼外,她还曾上门来,十分扼腕,怎么就这么错失与之交好的机会呢?
  隔天,黎浅浅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叶庄主的温泉庄子叨扰了,同行还有云少庄主和柯少庄主,不想行到半路,商少堡主竟然冒出来,赖着要和他们同行。
  云少庄主派人去询问黎浅浅,黎浅浅对来人笑道,“那是叶庄主的庄子,怎么会来问我的意思呢?”顿了下又问,“云天堡不是就在附近,商少堡主难道不回家过年?”
  霸刀山庄和另两位少庄主家都有点远,叶庄主夫人要安胎,无法回婆家过年,想来公婆不会有意见,当然,老庄主夫人现在是再也不敢有意见了,毕竟她还在娘家窝着呢!
  但云天堡正如黎浅浅说的,就在水澜城附近,离叶庄主的温泉庄子更近,大概只要一天半的路程就到,为什么他要跟他们去庄子过年?
  来人哪晓得这些主子们心里想什么啊!他要知道,他也当主子了好吧!见黎浅浅问起,只得苦笑摇头,一问三不知。
  黎浅浅也知问他是得不到答案的,笑笑着打发人走了。
  “让人先给叶庄主送消息过去,免得一会儿要让叶庄主夫人劳累了。”
  其实叶庄主夫人这次身子损耗有些大,纵使服过蓝海精炼的补血丹,但还是要小心调养,因此招待客人这些琐事,叶庄主根本不可能让妻子去做,而是自己来。
  黎浅浅派人先送信给他,让他心里有个底,叶庄主接到消息后愣了好一会儿,商少堡主出门的动静可不小,也不知自家这小庙容不容得下他那尊大佛啊!
  “庄主放心,商少堡主随行的人再多,也是男的,让他们挤一挤就成,倒是黎教主这头……”庄子的管事有点愁,黎教主她们三个都是娇滴滴的姑娘家,之前匆匆来去,随行的人不多,这可以理解,可这会是来过年的,带的人肯定不会少。
  内院住不住得下她们,那才是问题吧?
  叶庄主听完一个头两个大,他没想过这些啊!现在听管事这么说,他也觉得问题不小。
  等啊等,终于等到黎浅浅他们来了,看到先下车的商少堡主及其身后的阵仗,叶庄主和管事相视苦笑,真被他们料中了!商少堡主随行的人还真不是普通的多啊!
  管事领他们去安置时,听到他们的对话,方知他们还有人被派去保护柳青青了,管事立时感到头皮一阵发麻,强撑着跟他们打听情况。
  云少庄主和柯少庄主的人也不少,不过他们把大部份的人留在分舵,因为想着温泉庄子应该不大,可能容纳不了他们这么多人。
  叶庄主摆手让人领他们去安置,然后就看到黎浅浅等人,他愣了下,左右张望了半晌,才问,“你们就带这么些人来?”
  “是啊!她们都是我平常用惯的,分舵的人我就没带来了,鸽卫们也留了大半在分舵。”刘易和春江他们对叶庄主一笑,叶庄主想到商少堡主的大阵仗,再对比黎浅浅一行人,忽然感到有点不太懂这个世界。
  “叶庄主真要跟我们在大门口讨论这些问题吗?”黎浅浅轻笑提醒他。
  “请,快请。”叶庄主这才回过神来,忙将黎浅浅他们请进庄子。
  领她们去内院的路上,叶庄主按捺不住好奇问了,“你身边只这么点人侍候,够用吗?”
  “为什么不够用?”黎浅浅反问他,“春江她们个个能干,一个可抵十个,而且她们武功不弱,我觉得比叫一堆没啥能力,遇事只会鬼吼鬼叫,却不顶事的人强。”
  最重要的是,遇到事情,春江她们个个都有能力去应对。
  黎浅浅想不明白的是,主子身边明明围了一大堆人,可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派得上用场的没半个,不止没护好主子,还会让主子在混乱中受伤,而她们却毫发无伤。
  叶庄主听她这么一说,不禁想到了当年跟在他们身边侍候的人,随行侍候的人是不少,但正如黎浅浅说的,遇事只会鬼叫,根本就不顶事,尤其是当初妻子身边的大丫鬟。
  他明明就让妻子躲好别出来,就因为那丫鬟害怕而惊声尖叫,引来杀手暴露了妻子的行踪。
  事后,她说她是无心之过,可妻子生命垂危,自己也受了重伤,都是不争的事实,最后妻子看在她自小侍候的份上,给了她一笔嫁妆让她远嫁了事。
  妻子良善,他自是支持她没有二话,可他实在对此无法释怀,那人远嫁后,仍派人去注意她,不想那人才在边城安家落户,隔天就被人杀了,他震惊之余叫人追查下去,最后竟然让他发现,那人与家里的老姨娘有往来。
  叶庄主若有所思道,“看来我们夫妻得向黎教主多多请教才行。”
  “别,你们夫妻两都是聪明人,我脑子装的全是浆糊,哪及得上二位,又怎说得上什么请教的。”黎浅浅笑嘻嘻的推回去,叶庄主直笑,章朵梨和蓝棠跟在其后直咬耳朵,“他们两在说什么?”
  “不知道,不过大概不是什么好事吧!”
  “是吗?”边讨论边停下了脚,春江和云珠两看着暗抚额,催着她们两赶紧走。
  春寿和杨柳几个负责行李,仆妇们把箱笼拿进内院里的客房,从春寿手里接了红包,一个个笑吟吟的道谢告退,黎浅浅她们去见过叶庄主夫人后才过来。
  蓝棠对叶庄主夫人目前的状况很满意,看到叶庄主派来侍候她们的丫鬟时,忍不住问起那对表兄妹的情况。
  能在温泉庄子里当差的,自然都是叶庄主的亲信,听蓝棠问起,笑得很是开心,“那对黑心肝的兄妹啊!当兄长的被庄主的表姨父带走了,可那个妹妹却是逃出去了。”
  “逃出去了?”蓝棠一脸,你们是不是都是吃白饭不干活的啊!怎么会让那样一个歹心思黑心肠的女人逃走的表情,逗笑了黎浅浅她们,也让温泉庄子的丫鬟涨红了脸。
  “她是逃出去了,可您以为她逃出去就没事了?”丫鬟笑,“若像她哥那样老老实实的,咱们不好对他出手,反倒可能保下一条命,反之,那就怪不得人了。”谁让她自个儿找死呢?
  丫鬟不知道,那位表妹之所以想逃、会逃,都是经人精心计算的结果。
  她要不逃,让表姨父带回家,他们想找她讨回公道,反会碍于亲戚关系不好出手,她这一逃,等于丢弃了自个儿的身份与出手。
  黎浅浅眼珠子一转想明白了,蓝棠却还没闹明白,章朵梨凑到她耳边跟她解释情况,她才恍悟,“原来如此,那她现在……”
  表妹那个脾气外加她那脑子,一旦抛开自己的身份,没有家族长辈护佑,她能走多远?根本用不着叶庄主的人出手,她就会一路作死下去。
  至于她的那些丫鬟和仆妇,在表姨离开时,叶庄主就让她把人带走了,而表弟那些侍从和护卫,叶庄主面对表姨父和表弟讨要时,很光棍的两手一摊,来个死不认账。
  他们不是说在路上摔车了吗?那么有所损伤是必然的,有什么好生气的?难道要怪他们,没有把路铺好,才让他们的马车翻了?可别人来往这条路,都没出事啊!为何只有他家马车出事?
  表姨父也只问问而已,能够捞出儿子,已算很好了,谁让他们兄妹竟然想去灭了人家老婆和还没出世的孩子?没当着他的面,把他的儿子给灭了都算客气了。
  至于女儿?表姨父真不敢多想,在他面前明明就是个温驯知礼的小女子,哪晓得背着自己,竟是这么歹毒的心肠?
  蓝棠知道那位表妹今生都不会有机会再对叶庄主夫人出手了,心里松了口气,老实说,她一直揪着心,就怕好不容易救回来的叶庄主夫人母子,又会被那女人所害。
  毕竟那一幕实在太吓人了,蓝棠连着几天闭上眼,就会看到那一幕重现眼前。
  黎浅浅推了她一下打断她的思绪,“别想了,还是好好想想,等孩子生下来之后,你要给孩子准备什么礼。”
  “还要准备?你不是才买了一堆?”蓝棠惊骇不已。
  章朵梨笑嘻嘻,“那不过是年礼,等他出生后,还有见面礼要给呢!”
  耶?蓝棠心说,亏大了,亏大了,认个干儿子竟然这么花钱!怪不得叶庄主要给他儿子拜三个干娘,每个干娘送一点,这孩子将来吃穿都不用愁了!
  商少堡主这厢好不容易安罝下来,就想着要去看柳青青,几个执事忙拦了他,“少堡主,就要过年了,柳家今年事事不顺心,就盼着借着过年的时候冲一冲,您这会儿找上门去,岂不是让柳小姐又想起旧事来,这大过年的,心情不好可不成啊!”
  商少堡主愣了下,道,“是这样子吗?”
  “是啊!”
  “那她怎么还让人传话给我,说要见我呢?”
  当然是想趁着过年,好伺机灌你酒,好成就其事呗!执事们已知柳青青母女想趁年前拐个女婿好过年,可他们怎能让柳青青那样的人成为他们的少堡主夫人?
  把回来送信的侍卫打了一顿后,拘了起来,那封信自然也被他们扣下,只是他们没想到,原来送信的还不只一个啊!真是失策。
  “年关到了,她家里这么多口人等着钱过年,怕是要跟您周转吧!您是体贴人,既然知道就别露面让她难堪了。”执事建议道。
  “那,是让人送钱过去给她就好?”商少堡主没想太多,他没想到柳青青母女会算计他,而执事们为了防他中计,而使尽浑身解数,阻止他去见柳青青。
  “最好是如此,少堡主打算送多少钱给她周转?”
  商少堡主对钱没概念,身上也没带钱和银票,把带着钱和银票的小厮喊过来,命他把身上的银票全掏出来。
  小厮拿出来后,商少堡主略感羞涩,因为小厮身上的银票只余一张一百两面额的,其他的都被他散光了。
  “这样会不会太少?”他不好意思的问执事们。
  “怎么会呢?这多少是您的心意,她要嫌少,就对不起您的这番好意了。”
  嗯,说的也是,这一百两银票是他身上仅剩的了,是他的全部,都给她了,她怎好嫌弃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