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2343章 能创造奇迹吗

小说:妙医鸿途 作者:烟斗老哥 更新时间:2019-11-25 13:14
  这是一条由陌生号码发来的消息,语气是以暗皇凯斯的口吻。
  苏韬不会怀疑他的虚假,因为没有人会拿这个跟自己开玩笑。
  “尊敬的苏韬医生:
  我是凯斯,你母亲的好友。想必你应该听过我,知道我的身份,也知道我和你父亲母亲的渊源。
  你近期在国际医学界的表现让我感到震惊,你创造了很多医学奇迹,我和其他人一样,对你的医术感兴趣。因此我邀请你给一个对你我都特别重要的人进行治疗。
  你不可以拒绝,因为那是你的亲生母亲。
  我会在一个小时之后,安排人到酒店接你,届时你应该从机场抵达酒店,并收拾好行囊。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凯斯敬上!”
  凯斯的这段话很简洁,但却透露了很多的信息。
  第一,如同乔木跟自己所说,自己的亲生母亲的确还没有离开人世,凯斯寻找了各种各样的办法,让她延续生命。但母亲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并没有好转,恢复健康。而且她的病情很有可能在恶化当中,否则,凯斯也不会这么着急,让他给母亲治病。
  第二,他现在正处于凯斯的监控中,否则不可能准确地知道自己现在位于何处。不仅自己被监控,身边的人也处于危险当中。
  第三,后果自负这句话,暗示了很多可能。苏韬并不担心他会伤害自己,但会担心他会伤害别人。或者用自己在乎的人,作为人质来要挟自己。
  苏韬有自己必须前往治疗的理由。
  凯斯抓住了自己的心理,并明确地告诉他,病人是自己的母亲。
  苏韬深知此事的危险性。
  凯斯是恶名昭著的暗面世界第一巨头。
  尽管这些年他销声匿迹,隐藏在幕后,但通过种种事迹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泯灭人性的魔头。
  苏韬同时也难以理解,为何他这么一个魔头,却可以为了自己的母亲,付出那么多时间和精力。
  苏韬忍不住想起远在书山的那个人,自己心爱的人却在敌人的手中,这种煎熬无疑是最为难以忍耐的。
  苏韬和那个人的关系很特殊,既存在对立,又存在联系。
  伴随着苏韬知道当年越来越多的事情,他对那个人更多存有感激和钦佩。
  苏韬做好决定,必须要赴约。
  他与姬湘君道:“我们回酒店吧,等下有人回来接我。”
  “是谁?”姬湘君奇怪地望着苏韬,苏韬所有的工作都是她进行安排,此事不再行程内。
  “我父亲的一个老朋友,刚才找到我,希望我去给他的朋友治病,你就不用跟着我了,给你放半天假,好好休息,去商场买点喜欢的衣服或者化妆品。”苏韬选择善意的谎言,因为不想让姬湘君担心。
  姬湘君没那么好糊弄,她对苏韬的反应很敏感,“你不用骗我,我知道你肯定有事情瞒着我。我知道跟着你,只会成为你的累赘,但是请你千万保护好自己,因为你现在属于很多人。”
  苏韬轻轻地抚摸姬湘君的头顶秀发,笑着说道:“放心吧,我没那么脆弱。”
  姬湘君下意识闪躲,“你疯了吧,这里是机场,可是公共场合,你难道不怕被别人看见吗?”
  苏韬无所谓道:“在我的字典里,就没有怕这个字。”
  姬湘君暗叹了口气,觉得有点感动,又觉得有些心慌。
  苏韬返回酒店,冲了个澡,换上整洁干净的衣服,对着镜子照了照,发现自己不仅五官与那个人相似,甚至动作、表情以及气质,都脱胎于那个人。
  苏韬下了楼,门口早已停着一辆迈巴赫,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士拉开后排车门,“苏医生,请!”
  苏韬坐在后排,闭目养神,坐在副驾驶的男子保持沉默。
  车辆行驶五公里左右,迈巴赫被三辆黑色轿车给拦截下来,副驾驶的男子不动声色,开始拨通电话,用英语调集人马。
  从其中一辆黑色轿车中走出一人,让苏韬颇为意外。
  “请让我下车,对面是我熟悉的人。”苏韬叹了口气,熟悉的人分为两类,一是朋友,二是敌人。
  眼前的人是秦经宇,理所当然属于后者。
  苏韬下了车,与秦经宇默契地走到街口。
  “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知道现在拦了谁的车?”
  “正因为知道你拦了谁,所以我才不让你离开。我可不想让自己的对手,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从人间蒸发。”
  “你又在低估我的实力。”
  “这一次绝对不是低估。你扪心自问,能回来的概率超过百分之十吗?”
  “即使概率为零,我也得必须向前,这是我跟你的最大差别。你现在的表现很奇怪,难道你不是世界上最想让我消失的人吗?”
  “我曾经是希望你以各种凄惨的方式死去……但现在我已经是影子,如果没有了你,没有了光,何来影子?”
  苏韬陷入沉默,没想到强烈阻止自己去见凯斯的人,竟然会是秦经宇。
  “我有必须去的理由,赶紧离开吧,如果我真的回不来,你岂不是有机会从暗处走向光明?”
  “我可不是你的替代品,我是华夏之暗!”
  附近出现数十辆轿车,形成包围之势,秦经宇的那三辆车显得孤立无援。
  苏韬暗叹了口气,凯斯在m国的能量实在惊人。
  “你一定要回来。”秦经宇很快看清楚现实,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应对凯斯的部署,他没有资格带走苏韬。
  重新坐在迈巴赫内,前方的到处很快通畅,又行驶了一个小时,终于抵达一处宛如科幻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建筑。
  苏韬根本不知道自己此刻是在山中,还是在水底,又或者在空中。
  跟随黑衣男子步行十分钟,穿过十多道银色的电门,苏韬被领进一个宽阔的屋子。
  屋子有一面是透明的玻璃,他下意识地靠近,通过窗户看到一个温婉的女子安静的躺在床上,尽管她身上插满了管子、金属贴,但静静地躺在那里,却呈现出一种与众不同的美丽。
  苏韬感觉心脏激烈地跳动起来,眼眸情不自禁地湿润。
  血缘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虽然初次相见,但苏韬却知道躺在那里的女人,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他情不自禁地握紧拳头,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看到你的母亲,心情是不是很激动?”略带磁性,有些沙哑的声音,从身后飘来,浮现出一个高大男人的身影。
  苏韬转过身平静地望着凯斯,觉得他的长相很普通,跟正常的西方男人没有任何区别。
  但这或许是凯斯的可怕之处,将所有的锋芒敛去,没有任何杀气,却透着股让人信服的能量。
  “激动?”苏韬摇头,“应该说是心痛吧。”
  凯斯轻轻地叹了口气,眼中多了一抹忧郁,“是啊,每次我看到她,都会觉得莫名心痛。因此我特别痛恨你,以及你的父亲。如果不是你们的出现,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苏韬冷笑,“如果她清醒着,应该会痛恨你。因为你自私地让她在你身边这么多年。”
  凯斯仿佛被戳中痛点,眼神中满是恼怒之色,“如果不是我的话,她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即使那时候死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让自己的身体处于一种屈辱的状态中。”苏韬叹气道,“她明知会死,但还是会选择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而不是像你这样的恶棍。”
  凯斯呼吸急促,望着那张跟多年前敌人酷似的脸,闪身朝前冲,用手掐住了苏韬的喉咙。
  苏韬很惊讶,以他的身手,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苏韬被直接提起,感觉喉咙随时会被捏爆,窒息感开始席卷大脑,他的气色慢慢涨红……
  当苏韬觉得自己的脖子要被拧断的时候,凯斯松开手指,面色变得平静,“不要再挑衅我,记住!我杀人,从来不手软。”
  苏韬大口大口的喘气,感受到了凯斯强大。
  “你的任务是治好她,而不是过来嘲讽、激怒我。”凯斯的语气变得冷酷,“如果你治不好她,你就得陪她永远地躺在那里。”
  “如果我治好她,你难道会让我们全家团圆?”苏韬缓过气,慢慢站直身体,似笑非笑地问道。
  凯斯发现苏韬简直有毒,多年可以练成的良好修养与超强的忍耐力,在他话语的攻击下,很轻易地便被撕扯出一个巨大的口子。
  “如果你治好她,也是死路。不过,我会让你死得轻松一点,没有丝毫的痛苦。”凯斯不愿与苏韬交流,挥了挥手,立即有两名穿着白色大褂的人员上前,一男一女,他们经过专门的筛选,也精通汉语。
  “我们会协助你完成任务。”女医生淡淡说道。
  男医生表情麻木:“请这边走,我带你去消毒。”
  不仅全身上下要进行消毒,而且连行医箱也要进行无菌处理。
  苏韬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被消毒液浸泡过了一遍。
  苏韬穿上了蓝色的工作服,戴着口罩,来到了女子身边,深吸一口气,开始为她进行搭脉……
  玻璃窗外的凯斯,手里捏着一根雪茄,他面色凝重而冷酷:苏韬真的能创造奇迹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