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六章 余萌萌(下)

小说:502宿舍的女生 作者:灵雅丹 更新时间:2018-01-23 08:26
  萌萌负责的清明节主题在胖子的黑板报结束后开始准备,初稿,她按着那些见惯不怪的套路黑板报,画了个牛和牧童,准备借用杜牧的诗《清明》作为主题,但可恶的部长竟然一句话否决了:“不行,这是前几年就用过的了,再想想!”
  “想你个头啊,我想到脑汁都干了。”萌萌很想脱口而出,可是她的理智成功地阻止这场车祸的发生。
  萌萌左想想右想想,再画了一幅初稿,这次她打算用清明纪念革命先烈为主题,把那些英雄画得栩栩如生的样子,如果黑板报做出来,应该很有气势。
  但还是打回来了,理由是:“革命先烈纪念,一般会是建军节,国庆节,五四,九一八等与历史有关的时间才会用,你不能混淆主题。”
  时间一点点过去,萌萌的初稿交了一次又一次,退了好多回,萌萌现在只想杀了这部长,哪有这样子的,你认真归你的事,你就不能可怜我这个菜鸟宣传部成员吗?
  萌萌这些天都忙着黑板报初稿的事,竟然没有跟踪帅哥,全宿舍都感觉她好奇怪,每天回宿舍也在画图,以前可是在看帅哥素描,现在竟然在工作?
  某人好奇:“你怎么抛弃了全世界的帅哥了?”
  “我也不想的,我们部长大人一直不放过我!”萌萌无奈地叹气。
  “欸!你们部长大人是不是在追你啊?”某人露出八卦的奸邪笑容。
  “瞎说,他肯定是玩我,我交了n次初稿,还没让我过。”萌萌长长叹气。
  “我肯定他看上你了,否则为什么唯独对你这么严格?”另一位舍友大胆地提出假设。
  “这不是严格,是发神经,时间都被他拖得快不够用了,竟然还不让我通过。”萌萌一肚子怨气地倾诉。
  定稿最后期限还有一天了,萌萌都已经交了十多张初稿了,但全都没通过,她简直就要崩溃了。
  而可恶的何谦旭竟然天天催她交稿,她简直要死的节奏,压力山大,脑子里面全部的灵感都被挤干了,还有什么可画的?
  她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任人宰割,一定要反击,她一下课以奔去宣传部活动室,用力地推开门,何谦旭竟然也在,低着头在看书,她感觉火山就要爆发了,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发泄,何谦旭就问:“初稿,你搞定了吗?”
  “没有,”萌萌如实回答,心里的火,因为没有底气,一下子就全憋回去了,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敢看他。
  “那你赶紧了,时间不多了。”何谦旭平平淡淡地说。
  萌萌此刻感觉自己快逼疯了,哪有这样子的?别人的好好地通过了,为什么要争对她?为什么老是让她画,她感觉自己无比委屈,眼眶不知道为什么就红了,她努力地憋着,她做错了什么,难道只是因为长得太可爱,所以就不被认可自己的作品吗?越想就越难过。
  “你怎么了?”何谦旭忽然望向她,见她眼眶红红的。
  “没事,没睡好!”萌萌倔强地否认。
  “那你赶紧画初稿!”何谦旭低头看书,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继续补刀。
  萌萌此刻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哗啦哗啦地从脸上滑落,喉咙越来越哽咽,很难受,她紧紧地咬着下唇,使劲地低头,生怕会哭出声音,被发现。
  “你难受就哭出来吧!”何谦旭竟然看见了,还那么淡定地说。
  萌萌终于爆发了,毫无仪态地张大口,大声地哭泣,把喉咙里塞住的闷气全部哭出来,用手使劲擦拭眼泪,却越擦越多。
  何谦旭见这个状况,慌了,不知道怎么才好,自己弄哭了一位女生,还哭得那么惨,幸好在活动室,要是在外面,肯定会被误会他是坏人。
  他站在萌萌的面前,不知所措地看着萌萌哭,萌萌哭得鼻涕眼泪一把来,把他都吓坏了,该怎么办才好。
  忽然萌萌用力地一拉他胸前的衬衫,她的脸撞进他的怀里,萌萌用力地在他衬衫上喷了一通鼻涕,然后松手。
  他一脸惊恐地看着萌萌,这女生哭起来怎么这么恐怖,见什么都当纸巾了。
  萌萌嘴角扬起,然后嘴越长越大,从哭泣声立刻转为大笑声:“哈哈哈哈哈,你~你~你~”
  萌萌笑到说话都不清楚了,哭笑不得地说:“你~真的~好~笨啊~”
  何谦旭见萌萌由哭转笑,心里松了一口气,也跟着大笑。
  两人笑了一会儿,萌萌突然停下来,望着何谦旭胸前那片湿掉的衣服,很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部长。”
  “没事,你哭完,就赶紧画初稿吧~”何谦旭微笑着说,他还是这样不饶人地催促,但是萌萌却觉得这次并不刺耳,而是很温暖的提醒。
  “嗯嗯”萌萌揉揉眼睛,平静下来,从书包拿出工具在旁边的桌子坐下,开始她的初稿创造,而何谦旭继续看书。
  活动室很安静,只剩萌萌不停画画写写的声音,和何谦旭翻页的声音,两种声音却显得很和谐。
  大概一个小时以后,萌萌高兴地说:“画好了!”
  她把画稿递给何谦旭,一脸自信地说:“我要以清明节传统食物为主题,从食物中讲述各种的来源和故事,让大家更加了解清明节这个传统节日……”
  她认真地讲,何谦旭也非常认真地听,并不停提出质疑跟建议,她又是解释,又是说服,这样讨论大概半小时后,何谦旭望着一脸期待的余萌萌,欣慰地微笑:“这个可以!”
  “我没听错吧!”余萌萌怀疑地说,想要确认一下,之前她想的很多初稿都是否决,为什么这次能行,她感觉这个主题很普通很简单,还没之前的好。
  “没听错,初稿过了。”何谦旭看着余萌萌那可爱的小眼神,觉得好好玩。
  “yeah,终于过了!”余萌萌好像中了大奖一样兴奋,手臂做出加把劲的手势。
  “你知道你之前的画稿为什么不过吗?”何谦旭一本正经地说。
  “不知道!”余萌萌像是小孩子等老师解答一样望着何谦旭,她也非常疑惑,难道是哭了一下就把他哭心软了吗?
  何谦旭语重深长地说:“我看过你跟其他部里成员的初稿作品,对比起来,你画工比他们都优秀,想法也很好,可是你没他们自信,当我对你的初稿提出质疑和否定时,你都是接受,或者说改改,对自己的作品根本没有信心,而其他人总会跟我解释或者说服我,让我接受他们的想法,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能够通过,你不行。一个画黑板报的人,不论作品好坏,如果对自己的画稿都没有足够信心,怎么可以征服看它的人呢?”
  所以说,她这次没有被动地说改改或重画,而是跟他耐心地解释,试图说服他,让他看到自己对作品的信心了?她望着面前这位超土眼镜的部长,感觉顺眼了好多,原来他不是为难自己,只是让她对自己的作品要有信心。
  “谢谢部长!”余萌萌非常满足地望着何谦旭。
  “你终于定下稿了,害我还担心了好久。”何谦旭右手捏起眼镜的鼻架,闭着眼睛,左手轻轻按压睛明穴,像是松了一口气。
  余萌萌仔细地看着眼前的何谦旭,眼镜下不是死鱼眼,而是非常漂亮的眼形,白皙的脸庞,高挺的鼻梁,配上那清秀的脸廓,这明摆着就是一个极品帅哥啊~她完全被何谦旭惊艳到了,土到掉渣的眼镜下竟然隐藏着这么俊俏的脸,福利啊~果然她的感觉是没错的,怎么可能对部长有那么强烈的感觉,原来是第六感,对帅哥看多了,所以从黑框眼镜下就能隐约感觉到他超高颜值,实在是厉害的特异功能!哈哈哈哈~证实了自己的眼光没错,松了一口气,何谦旭,下一个目标锁定你了!
  余萌萌死死地盯着何谦旭的脸,当何谦旭睁开眼睛时恰好对上了,非常尴尬,余萌萌脸一下子通红,立刻低头望向画稿。
  “有事吗?”何谦旭见余萌萌怪怪地望着他,有点不自在。
  “没,我通知一下其他成员,明天开始赶黑板报~”萌萌心里暗喜,口上却一点不诚实。
  由于放学后一直呆在活动室画稿子,没吃饭,肚子整个晚修都在抗议,她实在忍不住了,晚修结束后,决定破戒,去吃个宵夜。
  “一双炸鸡翅,一碗云吞面,一条香肠,一个卤蛋,一根玉米,两个肉包”余萌萌一点也不顾及自己作为可爱美眉的形象,一口气吐出一堆吃的,令旁边的男生都有点惊吓,这世道的女生比男生还能吃。
  “不好意思,能再说一遍吗?”卖宵夜的阿姨没听清。
  余萌萌也没有不好意思,提高音量,复述了一遍。
  忽然旁边有人插话说:“再加一碟炒河粉。”
  谁敢妨碍饿鬼吃饭?余萌萌用杀人的眼光转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原来是何谦旭,他也来吃宵夜,眼神一下子变柔和了,还微笑着,高兴说:“部长,你也来吃宵夜啊!”
  “是啊,真巧,顺便帮我打一份,我不想排队!”何谦旭直截了当地表明目的。
  这是天赐良机啊!可以光明正大地看帅哥了,太爽了,暗爽的余萌萌兴奋地说:“是啊!,真巧!”
  正当点的食物全部放齐到两个托盘里时,余萌萌正要伸手去打卡,突然一直修长的手从她眼前经过,帮她打了卡,然后十分绅士地托起那个放了最多食物的盘,说:“走吧,去找座位!”
  余萌萌被何谦旭那么绅士的举动给弄得小鹿乱撞了,懵了,怎么有这样又帅又好的男生!
  何谦旭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下,发现余萌萌站在原地发呆,赶紧提醒一下:“怎么了?还不走。”
  “哦!”余萌萌一下子回过神,赶紧跟着何谦旭走。
  今晚吃宵夜的人还是挺多的,好不容易才找到座位,余萌萌一点也没对今天奇怪多人的情况感到疑问,而是坐下后毫不顾形象地开始大吃大喝,非常满足。
  何谦旭吃完自己点的河粉后,望着眼前这位正吃得开心的女生,感觉真的太可爱了,好奇地问:“你吃那么多,不会撑吗?”
  余萌萌一听这话,停了一下,然后傻笑着说:“我这几天都在想那个画稿,没吃好,今天难得搞定,松了口气,所以一下子就食欲大增,控制不住了!”
  “我这样逼你赶稿,那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啊?”何谦旭非常认真地望着余萌萌。
  “哪有,我感谢部长这么严格才是,否则我哪会进步这么大?”余萌萌客套地回答,顺便瞄多几眼何谦旭,回忆他没戴眼镜的样子,然后心里甜滋滋的。
  何谦旭突然托起下巴,一副认真脸地望着萌萌:“那你喜欢我吗?”
  余萌萌被这问题吓到了,一脸懵逼,怎么部长总不按套路出牌,害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何谦旭见余萌萌一直沉默,望着他发呆,感觉这气氛不太好,打破僵局,说:“你不用这么着急答复我,我等你。”眼神里全是期待和真诚,害余萌萌心跳加速,更加不知所措。
  “继续吃吧,不要浪费粮食!”何谦旭略带宠溺的声音说,眼睛一直望着余萌萌。
  随后,余萌萌并没有不好意思,而是乖乖地扫光所有食物。
  宵夜结束后,他们一起走走回宿舍的路上,何谦旭一直用那种怪怪的眼神望着余萌萌。
  萌萌感觉好不自在,四处望,却发现今天路上氛围怪怪的,到处都是一对对的男生女生在走,什么情况啊?害她真的好尴尬,难道今天全世界中邪了?
  到了宿舍楼下,何谦旭淡淡地说一声再见,然后余萌萌微微点头,进了宿舍。
  回到宿舍,听各位舍友八卦才知道,今天是314白色情人节,什么情况,情人节还有白色的?余萌萌简直懵逼了,今天是被告白了吗?怎么跟前几次不一样?自己慌什么慌,不是应该淡定地回答:“不好意思啊,让你误会了,我只是喜欢看帅哥,不是喜欢你”怎么这次怎么说也说不出来,是不是作死啊?
  万分纠结的余萌萌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事,还有那个黑板报要搞,先搞定那个再想吧!
  黑板报算是挺顺利的,大家按照画稿,把清明传统美食画得非常有趣,大家看到成果后,都开心地调侃萌萌。
  “萌萌你这画的青团子,害我肚子又饿了!”胖子一号说。
  “我想你一定跟我一样是吃货!”胖子二号说。
  “好想吃家里的艾草薄餐”痘痘妹子说。
  萌萌一脸满足地望着自己负责的黑板报,好高兴,尽量躲避何谦旭的眼神,真的好不自在。
  大家收拾完东西,正准备离开时,突然部长大人走到旁边,非常严肃地问:“你能留一下吗?我有话跟你说。”
  到底自己又犯什么错了,被留下来教育,她委屈地回了一声:“哦!”余萌萌像是犯错小孩,跟在何谦旭后面。
  回到活动室,何谦旭望着低头,害怕的余萌萌,嘴角一弯,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很温柔地说:“你没做错事,不用这样一副表情。”
  萌萌一听到自己没做错事,赶紧理直气壮了:“那你找我干什么?”
  “你不要假装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好吗?”何谦旭略微生气地说。
  萌萌突然脑袋里灵光一现,想起来了,这几天为了黑板报忙东忙西的,那天他要的答复没想好,她每次说谎总会轻易地被他发现,答应他,这没想清楚“,拒绝他,又好像有点惋惜,自己毕竟对他还是挺有好感的,她该怎么办啊?
  何谦旭见余萌萌犹犹豫豫地样子,好像意识到什么,然后失落地望向地面说:“你不用回答了,我知道答案了,对不起!我困扰你了!你当之前我什么都没说过就好了!以后我们像以前那样正常工作就好了。”
  然后何谦旭转身离开了活动室,只留萌萌一个人在那里发呆,怎么他这么快就下决定了,她还没想清楚呢?
  余萌萌锁定何谦旭为目标后,开始了自己的跟踪帅哥行动,每天带着素描本,画着何谦旭的一举一动,越是跟踪下去,越是发现何谦旭的真的很不一样。
  一般帅哥都会又偶像包袱,时刻注意自己的形象,而何谦旭只要自己看上去比较清爽得体就好了,他不会刻意地让人家发现自己有一个俊俏的脸,而是用土掉渣的眼镜遮盖住,还对每一件事都十分认真负责,后悔自己当初误解他玩针对。
  某天,余萌萌在小心翼翼地跟踪帅哥的路上,突然杀出了一位冤家池廉:“哟,余萌萌,你是在跟踪何谦旭吗?”
  走在前面的何谦旭听到某人这么大声的话,赶紧回头,发现树丛角落池廉正奸邪地笑着,认真一看,余萌萌竟然蹲在树丛里,一脸厌恶地望着池廉,然后恐惧地望向何谦旭。
  何谦旭大步地走过去,生气地把余萌萌拉起身,然后拉着她的手腕快步地走,余萌萌感觉自己惹了大祸,低头,跟着何谦旭走,这次肯定非常严重。
  到操场傍边安静的大榕树下,何谦旭停了下来,松手,背对着萌萌,害萌萌还没赶紧刹车,轻轻撞了一下他的后背,然后萌萌非常警惕地退后了几步,望着他高高瘦瘦的背影,心里稍微有些害怕。
  何谦旭突然转身,他竟然摘下了眼镜,露出俊俏的脸,黄昏里,斜阳的余晖恰好打在他脸上,微风轻轻吹,他头发微微摆动,萌萌抬头望向他的眼睛,却发现他眼睛里全是怒火,她心里不得不打个寒战,有种不良预感。
  “余萌萌,你到底想怎样?”何谦旭抑制着怒气说。
  “对不起,部长,我不是故意跟踪你的。”萌萌知道自己行踪败露,非常害怕。
  “你不是只喜欢看帅哥吗?那我脱眼镜之后是不是就符合你的审美标准?你就会喜欢我?”何谦旭生气地怒吼,他不希望余萌萌像喜欢其他帅哥一样,只是喜欢他的外表。
  “不是这样的,我~我~”萌萌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辩解,她的确是因为他长得帅才跟踪他,可是他也不应该这样生气啊。
  看着萌萌那无法辩解的窘迫样子,何谦旭一下子心软了,语气一下子变得缓和:“你知道吗?我是多么努力地忘记我喜欢你这件事,可是你为什么不放过我?”他略带忧伤地说。
  “我也不想的,我~”萌萌被何谦旭这么一摆,乱了阵脚,都不知道怎么应付了,以前被人发现后更凶狠的警告都试过了,自己还不怕,依然理直气壮地跟踪,这次却什么底气都没了。
  “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发火的,你不喜欢我,不是你的错。”何谦旭意识到自己刚才无端发火的无礼,非常抱歉地说。
  看着何谦旭那样悲伤的目光,她感到十分心痛,但强忍着,静静地望着他。
  何谦旭不敢直视萌萌的脸,他很后悔自己刚才跟萌萌说的话,见萌萌苦瓜脸的样子,替她心疼,于是补充道:“你不用难过,我只是跟自己过不去而已。”
  何谦旭到底是多伤心?他是多么喜欢自己的?以致于每时每刻都在考虑她的感受,她脑子里面迅速掠过所有跟何谦旭的小细节,内心累积的好感,突然肯定起来了,对的,自己其实很早就喜欢上何谦旭了,在他还是戴着那副土掉渣的眼镜就已经喜欢上他了,一直不肯承认,只是不肯输给自己追求帅哥的原则,直到看见他的盛世美颜,她就用力地把何谦旭归为自己的目标,用看帅哥为借口,抑制自己的心动,可是她分类错了,她对何谦旭的喜欢,不只是那种颜值的喜欢,而是他那个人性格等各方面的喜欢。
  余萌萌明白了,自己一直追求的高颜值都是虚无的,眼前这个喜欢自己并且自己也喜欢的人才是最值得珍惜的,她必须抓住他,想要表达这个心情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我会努力把忘掉的”何谦旭沮丧地说。
  “我就是喜欢你才要克制自己,画你的素描。”余萌萌心里的话突然脱口而出,她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捂住嘴巴,惨了怎么就说出来了。
  这是她那句“帅哥是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的真相,她从小就喜欢看颜值高的男生,看着帅哥,世界就变得特别美好,于是她不停地寻找帅哥,画了帅哥的素描像,但她每次都分得清楚,自己只是喜欢他们的外表,对帅哥一点感觉都没有,她的原则是不可以喜欢上目标,否则就不能画出最真实的帅哥素描像,就要放弃跟踪。
  轻风中,萌萌微微凌乱的长发不停飘着,何谦旭惊讶地望着余萌萌,眼睛里顿时充满希望。
  “你是说,你喜欢我?”何谦旭怀疑地问,又是这样刨根问底地找答案。
  萌萌脸瞬间通红,心跳太快,简直到了无法呼吸的地步,但是这次,她选择诚实回答,害羞地点了点头。
  然后何谦旭松了一口气,满足地微笑,望着眼前这位正在害羞的萌妹子。
  余晖渐渐消失,大榕树下瞬间变得昏暗,突然晚修铃声响了,何谦旭打破这尴尬,握住余萌萌的手,然后红着脸说:“我们走吧!”
  萌萌也涨红了脸,点了点头,跟着何谦旭跑向教学楼。
  余萌萌跟何谦旭在一起后,余萌萌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总是问这问那。
  “谦旭,你为什么选我进宣传部啊?”余萌萌一脸期待地望着何谦旭。
  “因为你看上去比较好控制,应该能多干活。”何谦旭开始毒舌了,自从在一起后,才发现原来他不是一直那么温柔绅士的,他也有这样小坏的一面。
  余萌萌听着不舒服,但是她了解他,他只对自己认为比较亲近的人毒舌,这代表他还是把她看得挺重要的,于是什么气都消了,反而大笑:“看来你选错了!哈哈哈。”
  何谦旭对余萌萌这神逻辑无语了,有时候自己也被感染,考虑事情也变得奇奇怪怪的。
  宣传部一直是学生会吃力不讨好的工作部门,所以申请加入的人只有三个,正愁着人手不够时,在翻看被其他部门刷掉的申请表发现有人在特长一栏写着绘画素描,看来是个可用之才,可以弄过来用用。
  然后他仔细地看了一下,这名字挺好玩,余萌萌,然后认真地看了一下简介,超级真实,一点赞扬自己吃苦耐劳之类的套话都没,直接给自己概括为普通正常学生一名,太诚实了。然后往下看,在最下面的空白处还有一行清秀的字迹:
  不守纪律是我的惯性,如今我决心要改,所以纪检部就收了我吧!
  这简直既是气纪检部部长的,哪有这样填申请表的,把自己写得太真实,还不守纪律。这实在好玩,可能纪检部部长没明白收了我吧这话,但是何谦旭看懂了她的诚意,看来她是一个挺有趣的女生。然后把申请表给池廉看了一下,池廉立刻黑了脸,把这位“色女”奇葩事情给讲了一通,害他狂笑,她真的太有毅力了,竟然能这样跟踪帅哥,锲而不舍地画帅哥素描,这么喜欢画画,可能会真的喜欢宣传部这个部门,于是把她给选了进来。
  经池廉提醒,如果余萌萌发现他是极品帅哥,就会很麻烦的,所以,他听从池廉的建议,戴了副老土的平视眼镜,以免余萌萌发现他的样子而影响工作。
  可何谦旭会忍不住地关注余萌萌的一举一动,爱走神,做错事还理直气壮,没什么自信和主见,喜欢听从别人的意见,但绘画功底很好,工作起来相当认真,非常投入,以致于那天体育课他看着她画画,她都没发现。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可就是没法很好表达,没有自信去说服别人。就这样一点一滴地观察,这个女生的优点和缺点都显得那么可爱,不知不觉中就喜欢上余萌萌了。
  自从何谦旭出现后,余萌萌的色女变态行动终于告一段落了,萌萌在最后一张帅哥素描上写着这样一句话:世界上美好的事情太多了,你永远无法抓住全部,所以抓住身边的美好,就足够你幸福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