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653章 平行清穿191

小说:五零俏军嫂养成记 作者:九尾君上 更新时间:2020-08-26 12:40
  “那哪儿行啊,老四忙,老四家的又刚生完;弘晖那孩子最是孝顺了,每次到哀家这里来都顾着他额娘,小小一个人儿还知道护着人了。”
  太后说起乌灵珠的孩子,那是越说越开心,把好些趣事儿都给倒了出来;康熙帝跟着乐和了几回,对老四家的大阿哥很有好感,不足两岁的小娃娃,头脑灵光,聪慧会来事儿,说明老四两口子教得好。
  “这些孩子都是好的。”康熙帝对太子家的庶出子也是满意的,可那出生却让康熙帝看不上;可惜,太子没嫡出子嗣,庶出免不了多疼惜两份。
  “谁说不是呢。这些孩子都是好的。”太后如何不知康熙帝话中之意,不过是对太子偏爱。
  康熙帝笑了笑,“老四忙着,老四家的也刚生产,怕是没时间关心几个孩子;皇额娘若是实在想念,不如将他们三兄妹都宣进宫,如何?”
  “不用了,他们在阿玛额娘身边才好呢。”太后摇头,默默叹息;当初抱养宜妃和德妃所处的子嗣,也不过是膝下空虚,深宫寂寞,再有是因着两人当初位份不如现在,当时皇后势大,她们保不了孩子才送来的。
  “皇额娘还是如此为他人着想,当年皇额娘也没少替朕着想,如今又是老四和老四家的。”康熙颇为感慨,回忆起当初艰难时光,心里对太后的感激就多一分。
  若说太皇太后强势,让康熙帝无法真心将其当做皇玛麽看待;那么,对太后,那就是真的将其当做额娘,太后当年屡屡相助康熙帝。对康熙没有那么多势力的想法,更是在太皇太后跟前也代为说过话。
  两人虽不是亲母子,但也是患难之中走出来的母子情分。
  “皇帝不必多心,老四一向安分守己,老四家的也跟着老四走;他们夫妻两低调惯了,老四家的又是个单纯性子,没有心机,哀家不为他们多想想怎么放心?”太后轻叹,“老四一直在做贤王该做的一切,前些日子被算计了也无计可施。”
  其实,宫里这些人手里都不干净,包括太子;算计老四家的子嗣好处太多了,不仅太子动心、连直郡王诚郡王也是动心的,否则,不会有那么多人齐齐出手。
  康熙帝想到这一茬,讪笑,“皇额娘说的是,老四这个性子吃亏啊!”
  “是啊!老实人总是吃亏的,也不怪哀家总是忍不住为他们多操心积分。”太后摇头底叹又是轻笑,“皇帝啊!太子的心偏了。”
  “朕知道,朕敲打过他了。”
  太后不无失望,太子身为储君,却连储君该有的气度和手段都没有;太子德不配位,皇帝还一个劲儿的想把人扶正,走偏的人,想扶正有多难,怕是比生孩子还难。
  “皇帝心里有数就好,哀家累了,皇帝忙去吧。”
  “是,儿子告退。”多年为帝,康熙帝看过的人数不胜数,太后的失望如何能不知晓?只是,这些年来儿子们都大了;当初的大阿哥、三阿哥封王,心也大了,时不时便于太子争锋。
  太子是他定下的储君,作为兄弟本就该好生辅佐,不想,倒是与太子争起来了;唯有老四安分守己,一直以来做的都是一个贤王做的事儿,该退避就退避,有好处也会让给太子或者兄弟。
  太子啊!怎么就连老四都容不下了呢?
  康熙帝只知道胤禛和太子疏离了,但他不知胤禛是会将好处让一些给太子,却不是全部;太子和胤禛早就离了心,胤禛没参与兄弟们之间的争锋,尽量减少存在感。可惜,他的嫡出子嗣太多了,太子不得忌惮;总不能他和其他两个兄弟争出了高下,最后被胤禛捡漏吧?
  太子纯粹是抱着宁杀错不放过,提前终结所有麻烦的心态在做事。
  .......
  雍亲王府。
  胤禛日日下差回来都会赶往后院陪福晋用膳,顺便看看孩子;叮嘱伺候的人看紧福晋,他也来监督的勤,但晚上休息时多是歇在书房。他在正院还浑身不舒坦,福晋又没出月子,为了少受些罪,就算在书房休息不好他也不得不去。
  时光匆匆,一个月晃眼而过。
  乌灵珠清洗过后躺在床上,让完琦给她擦拭青丝,她则是舒服的喟叹,“完琦,你不打算再生是对的,生孩子太受罪了;生的时候疼的要死,生完了还要受一个月罪,沐浴一回人都轻十斤。”
  完琦抿唇轻笑,“福晋,您呐,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儿,总想着身上脏;就算不脏,您也觉得脏。”
  说白了就是心理阴影。
  “完琦,你是个臭丫头,看破不说破,懂不懂?”乌灵珠没好气的在她额头上拍了一下。
  “福晋说的是。”完琦笑意盈盈的蹲身,“福晋可要用早膳,今日大厨房特意磨了豆子煮豆浆,还有庄子上送来的羊奶;特意用杏仁煮过,一点儿味儿都没有。”
  “都上一些,我要好好吃一顿,哦不对,我要吃一天。”乌灵珠放下豪言。
  一个月的时间,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用,被管制的烦了,还不能说什么;为了身体好,她也只能忍了,为的就是这一刻。
  完琦脸上笑意不减,“好的福晋,奴婢命人传膳。”
  “去吧。”乌灵珠从床上起身,身体不平衡摇晃了一下。
  苏嬷嬷和田嬷嬷忙上前搀扶,“福晋,您小心。”
  “无事,摔不了。”乌灵珠抚开两人的手,不过躺了一个月,哪儿到弱不禁风站都站不稳的地步?
  苏嬷嬷眼中尽是担忧,,“福晋,今儿个梳个什么头?”
  “一字头,简单点儿。”
  “是。”
  到得梳妆镜前,苏嬷嬷和田嬷嬷为她梳起了一字头,穿上一件粉色旗装;因着月子里吃的好喝的好,被照顾的好,她这会儿脸色红润,人略微圆润了点儿,这点子圆润也是相对之前的样子。
  粉嫩的旗装将她的脸色衬托的越发红润,容颜娇俏美艳,身段婀娜;生了孩子以后会经历一些变化,特别是身段上,乌灵珠也不例外,身体好似再次发育一样,胸前隆起不少。
  “福晋天生丽质,怎么穿搭都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