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番外

小说:重生军嫂在七零 作者:沐二二 更新时间:2018-04-06 23:08
  楼满月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愣怔了一会儿,她扭头看向窗外,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柔和的光线晃了她的眼睛,她一时有些错觉,分不清自己身在何方,自己是谁。
  她眨了眨眼睛,窗台上的那盆多肉植物映入眼帘,她才反应过来。
  她是楼满月,不是王幼齐。
  她长出了一口气!
  这个梦做得太真实了点,她在梦里走完了一生。
  想到梦中的那个男人,那个给了她姓氏,呵护她一生的男人……
  她拍了拍头,感觉梦中熟悉得再不能熟悉的人,就算是闭着眼睛都能说出他任何细微的地方的那个男人,现在却怎么也想不起他的样子……
  楼满月坐了起来,她有些心慌!
  她的手轻轻地盖在胸口的位置,感觉到一股怅然在其中纠结不去……
  她放下手,自嘲地笑了起来。
  真是一个人太久了,竟然做这样一个梦!
  对,只是一个梦而已。
  她一遍遍地告诉自己,那是一个梦……
  楼满月深吸了一口气,拉开窗帘,外面的阳光猛地洒了进来,她微闭上了眼睛,心神又是一阵恍惚……
  她手指紧了紧,静默了一会儿,收拾了一个自己,去做饭,走到厨房她又愣了一下。
  曾经,都是王幼度叫她起床,饭都是做好了端上来……
  她垂下眼睛,轻呼口气,开始做饭,饭做好的时候,她却味同嚼蜡,她看了一眼对面,对面什么都没有……
  她捏紧了筷子,按了按自己的额头,食不知味地结束了早饭。
  收拾了屋子,打开电脑开始工作,她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进去,脑海里一直浮现着一双眼睛,那是王幼度的眼睛……
  她一惊,拎了衣服匆匆地往外跑去。
  跑了很远她才大喘着气停了下来,按住自己的胸口,想着梦中那超乎寻常的身体,她心里滑过复杂。
  她平息了下呼吸,继续往前走。
  路上或熟悉或陌生的建筑与景物,让她恍如隔世,直到那棵粗大的槐树出现在她的面前……
  “槐树胡同。”
  她低喃出声,眼睛忽地就模糊了,透过模糊的双眼,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这里建筑保存得不完整,没有梦里的原汁原味……
  她慢慢地走过去,走到了他们的家,看着完全不同的大门,她的泪“刷”的一下就涌了出来。
  她捂住嘴,低下头无声地哭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哭什么,只是觉得心里很难受,难受得让她觉得呼吸都是那么的痛。
  “你怎么了?”
  楼满月身体一僵,捂住嘴低垂着头摇了摇:“没事。”
  她刚刚说完,骤然抬起头来,眼前那张熟悉的脸让她吃惊地张开了嘴。
  时秋明!
  这么说,她的梦……
  “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么?”
  时秋明笑着问道,说话的同时,他又递过来一个手帕,楼满月看着一阵恍惚。
  时秋明的动作优雅从容,就像他们初见时,只是现在的他比那时成熟很多,对他还算熟悉的楼满月,敏感地感觉到他的眉头跳了一下,并且,他似乎有些疑惑。
  “擦擦吧。”时秋明轻声说道。
  楼满月慢慢地接过来,轻轻地擦了擦被泪水糊了的脸,擦完后,她的手僵住了,不捏着手帕不知道是该还给对方还是不还。
  时秋明轻轻一笑,扫了一眼手帕,再次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楼满月猛地反应过来,扭头就往外面跑。
  时秋明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胡同口,笑容收了起来,这时从不远处走过来一个男人,如果楼满月在这里的话,会认出来,这是她梦中的梁少儒。
  她记不起来最重要的人,在看到这些人的时候,第一眼就认出了他们。
  梁少儒走到时秋明身边,问道:“认识?”
  时秋明收回目光,说道:“走,回去。”
  梁少儒又看了一眼胡同口,跟了上去。
  时秋明走到屋门前的时候,脚步顿了顿,他又看了一眼胡同口,迈步走了进去。
  ……
  楼满月一路狂奔,跑得风衣的带子都开了,她从来没有跑得如此快过。
  她跑到车站,对卖票的人说道:“同志,到张家沟子!”
  “张家沟子?没有这个地方!”
  犹如一盆冷水泼了下来,楼满月的心一下子凉了下来,她趴在窗口急声说道:“你再看看,怎么可能没有?就是在这周边不远的地方……”
  “真没有!我在这里工作这么久了,有了还不卖给你吗?”
  对方不满地说道,楼满月再三确认,对方很不耐烦,直接吼了楼满月一顿,然后头一扭,不再理会她,这时又有人过来买票,挤开了楼满月。
  楼满月忽然觉得鼻子有些酸。
  有时秋明并不一定有王幼度!
  她低下头,眼泪再一次地夺眶而出。
  不远处的时秋明看着她的样子,眉头皱了起来,他正准备上前,楼满月却擦了脸,再次冲到了窗口的位置。
  “同志,我买票!”
  虽然没有了张家沟子,但是不到那个地方去看看,她不甘心。
  终于等到了车开,她焦心地坐在上面不时地看着窗外,窗外完全不同的景致让她的心越来越凉,她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到了到了,赶紧下车!”
  楼满月一阵恍惚,迟疑地走了下来,看着完全陌生的地方,她迈不开步子。
  这还是那个他们两个精心打造的世外桃源吗?
  她记得,因为她喜欢这里,所以王幼度一直在这里没有动位置,他们把这里治理得井井有条,让人羡慕……
  眼前到处一片沙土,很多户人家都在翻修房子,盖的是那种,典型的拆迁赔付房……
  她不由得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流到她的脖子里,让她感觉到透心的凉……
  楼满月感觉呼吸是那么的困难,困难到大口大口的呼吸却依然感觉自己缺氧……
  她忍不住地捂住脸哭了起来。
  真的是一场梦!
  她真该醒了!
  “你怎么了?”
  楼满月不理会,这一刻,她不想理会任何人,也不去想有什么异样的目光,她只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她克制小心了半辈子,很少有这么放纵的时候……
  人来了又走,她也不知道来了几拨,她只知道自己越哭越觉得心痛……
  “幼齐,别哭了。”
  模模糊糊中,她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她僵住了,慢慢地抬起头,模糊中看到了那张她怎么也想不起来,却再熟悉不过的脸……
  “幼度……”她喃喃地喊道。
  “是我。”王幼度轻柔地抹去她的泪,“抱歉,我来晚了。”
  真实的触感,真实的温度从她脸上传来,楼满月哽咽着扑进了王幼度的怀里……
  “秋明……”潘星阳看了看相拥在一起的那对男女,再看看一脸复杂的时秋明,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
  “走,回去。”
  时秋明转身离开,临上车的时候,他再次看了那两个人一眼,这次引来了王幼度的回望,他感觉心猛地跳了一下,收回目光坐到了车里。
  看着后视镜中越来越小的身影,时秋明的手紧握了一下。
  刚那一瞬间,他忽然有种错觉,好像他曾经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一样,就好像错过了很重要的东西。
  时秋明甩了下头,感觉自己今天有些莫名其妙,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犯抽。
  “回头送份贺礼。”
  “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