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说网

第八百四十章 忍不住发笑

小说:盛世鸿途 作者:鹅城知县 更新时间:2019-04-30 16:15
  第八百四十章忍不住发笑
  陈功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办公室工作上的事了,老女人一听,眼里不一亮,闪烁出一种光芒,这种光芒很有穿透力,也可以说是智慧的光芒。
  只是她没想到陈功要比她还有智慧,可以说是聪明绝顶了,居然在这种会议上,在不动声色之间向她提出了交易,虽然其他领导班子成员,对陈功突然提起办公室工作的事感到莫名其妙,但是老女人却是知道为什么,是怎么回事,这个事只有他们二人才能领会的到,其他人根本不知道里面是怎么回事。
  陈功在这个时候为了把杨虎顺利地调整到花河区担任公安分局长,不得不做出让步和妥协,与老女人达成交易,而这个交易的内容便就是把路艺当成了牺牲品,因为他知道老女人一直对路艺不满,是他把路艺给强留了下来,现在他要向老女人示好,把路艺给牺牲掉,然后取得老女人对他的支持。
  陈功采取这个办法的时候,其实心里头是感到很不是滋味的,因为他想到当初自己在市政府办公厅工作的时候,他作为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随时都会成为一种牺牲品,任人宰杀,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现在路艺也是,他在这里发了话,老女人事后把路艺给发配到基层派出所去,路艺能发出声音来吗?根本发不出,只要他不听,没有人会听,这就是路艺的宿命啊,与他当初的宿命一样。
  在陈功作出这样决定的时候,心里头感到在滴血,同时他下了决心要把老女人给调离市公安局了,老女人的存在,已经让他无法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搞好人事上的调整,那么整个公安系统就不好由他来顺利的控制,他就没法干出一番大事来啊。
  老女人眼睛的光芒渐渐变小,嘴角甚至露出一点得意之意,她本来也不是非要阻挠杨虎去担任花河区公安分局局长不可,只是她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讲原则的人,如果不讲讲话,表示一下反对,那就没法凸显她的存在,而且这个事确实是有漏洞可提啊,杨虎担任兴远县公安局长不久,按理就不该再调动的,这完全是陈功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的结果。
  “办公室的工作我现在真是不想管了,确实是乱了,王功名这个办公室主任是老好人,该管的不敢管,不该管的乱管,我说他几句,他也不听,我也向陈局你提过议,你说我还去管什么?”老女人是一块老姜,不榨出一点味来,是不会轻易被人丢弃的,所以她要再将陈功一军,好让陈功知道她的厉害。
  看到老女人并不是立刻抓住他递过去的橄榄枝,便是与他达成交易了,而是还要与他周旋一番,把他当成耗子来玩呢。
  这个老女人,陈功暗恨了一句,必须得想法把她给调走了,但是此时小不忍则乱大谋,这当一把手的人必须要有度量啊,而所谓的度量不就是吃一点亏,受一点闷气吗?
  老女人说完话,以一种挑衅的眼神看向陈功,陈功真想说一些少儿不宜之语了,可是此时是党委会上,心里头可以是多么的龌龊,但是语言上却是必须高大上,爆粗口那是没有文化的表现,他不愿意当一名没有文化的一把手,所以他要保持心里平静,面带微笑,用文明的语言解决问题。
  “陈主任,王主任不听你的话,我马上批评他,但是办公室的人事工作你还是要抓好了,当然,不只是办公室的人事工作,还有其他部门的人事工作都要做好,这方面的工作陈主任你就费心了。”陈功还要继续给老女人说好话,暂时当一回孙子,好以后再当大爷。
  看到陈功在他面前态度比较谦虚,面对她的话,不急不恼,颇有大将风度,这让老女人感到陈功是孺子可教,在她面前,陈功就是一名孺子,别看陈功现在已经是副市长了。
  “既然陈局你这样讲了,那我就不多说了,办公室的工作我该管的还是要管,谁叫我这人就是一个cāo)心的命呢,在家里头cāo),到了单位还要cāo),我这人闲不住。”老女人自嘲了一下,终于与陈功达成了交易的合意了。
  “既然陈主任这样讲了,我也就不多说了,其他同志在杨虎的任职上还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陈功听了老女人的话之后,便是看向其他领导班子成员,其他领导班子成员一个个跟摇货郎鼓似的,直摇头。
  看到其他领导班子成员没有不同意,陈功便直接说道:“那这个事就这么定了,陈主任,你给花河区委组织部去一个函,再商量一下此事,把这个事给定下来。”陈功看向老女人,向老女人安排道。
  让其他领导班子成员感到奇怪的是,老女人此时居然没有反对,而是点了点头道:“回头我来做这个工作吧,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一听到老女人这样讲,其他领导班子成员大为惊讶,心想这老女人怎么不反对了,难道刚才有什么玄机?要说老女人并不分管办公室的工作,但是陈功却是与他谈起办公室的工作,而且谈来谈去,交锋了几个回合,真是让他感到奇妙也。
  听了老女人的话,陈功微微点了点头,表是极为肃穆,这是一把手的表,一把手开正式会议的时候,态度都是非常的严肃,陈功当然也不会例外了,何况他这么年轻,不严肃一下,大家还会把他当回事啊?
  只是陈功严肃的有些滑稽,其他领导班子成员看到后,忍不住想发笑,可是又不好笑,只好忍住肚皮,等到陈功站起,大声地说散会的时候,才回到办公室捧腹大笑起来,陈功无意中听到其他办公室有人发笑,他的表变的更严肃了,刚开完会就说说笑笑,成何体统?
  老女人也是表严肃地走了,老女人表严肃,没有人说什么,但是陈功看到她的这种严肃表,回到办公室之后,回想半天,自己却是忍不住发笑起来,心想有一个老古董在单位是不是一个很有趣的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